[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

胡耀邦智囊阮铭:「江泽民不退 中国必乱」

【博讯10月07日消息】      大纪元按:中共十六大牵涉高层权力转移大事,江为保持“三权一体”身份访美,十六大一再拖延。10月25日布什和江泽民将在德州私人农场会晤,媒体普遍认为这是江在为延续其政治权力最后的冲刺,十六大江泽民退留问题再次成为国际关注的话题,为此,我们转载新唐人电视台对中国问题专家阮铭先生专访。阮铭曾是中共中央前总书记胡耀邦的智囊之一,并参与了邓小平当政期间中国共产党内关于改革开放的最重要的一次会议---十一届三中全会文件的起草工作。他曾经担任北京日报社理论部主任,中共中央党校学术委员会委员兼理论研究室副主任。1988年后在美国多所著名大学如哈佛大学、普林斯顿大学等处及台湾淡江大学作访问研究,现任淡江大学中国大陆研究所客座教授。阮先生是一位著名的评论家,他对世界上发生的重大事件有其独到的见解。


  *乔石退下来时大家共识

     主持人:十六大是中国权力转移关键时段。胡锦涛能否顺利接班?江泽民会不会背信拒绝交出权力? (博讯boxun.com)

     阮铭:现在所谓的权力斗争, 基本上是江泽民退与不退的问题。

     可以说有两种力量,一个是比较正常的,按照制度走。当然中国是专制制度和集权的国家。它没有民主制度。但是它还是有些制度的。比如说邓小平提出的废除党的领导干部的终身制,这一点大家都是同意的。特别是十五大,乔石退下来时大家有一个共识:七十岁退出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那时乔石七十三岁,退出了。江泽民当时七十一岁,他说再干一届。现在江泽民七十六岁了,再不退就变成很大的问题了。

     按正常状况他应该退。他不退的话,那就是非常状况:权力交不下去了,接班人成问题了,胡锦涛成问题了。只有这样,才会出现江泽民要继续干下去的情况。就象毛泽东当年发动文化大革命,他原来已退到第二线,刘少奇接班,他突然发动文化大革命,又重新回到第一线,打倒了刘少奇。象邓小平也是这样,他废掉了胡耀邦,又废掉了赵紫阳,让江泽民当选,把总书记和军委主席都交给了江泽民。现在如果江泽民不退,不交出总书记和军委主席的权力,那就表明他对胡锦涛不放心,他还要找别的接班人。那样中国就会产生不稳定状况。

     主持人:您提到:“江泽民可能拒绝交出权力的个人因素,是出于内心恐惧。”您能再进一步谈谈这个问题吗?

     阮铭:江泽民如果不退,大家一定会怀疑,造成人心惶惶,造成局面不稳。江泽民自大又缺乏自信心。他的讲话前后矛盾。比如两年前他接见美国记者华莱士。事后他曾在香港对记者发脾气时说,他同华莱士谈笑风生,华莱士的水平比你们不知要高出多少倍。其实华莱士提的问题是很尖锐的。他问:“你是否是最大的共产主义国家的最后一个独裁者?”意思是问他是否要改革政治制度,是否实行民主化选举?江泽民回答说他两年后退休,他说:你看世界上哪有自动退休的独裁者?他的意思是说他不是独裁者。他还说他两年后退休去教书,乘风归去,等等,这话他都讲过。

     但后来他突然又变了。在APEC会议后记者问他这个问题时,他不高兴地开始是不回答,后来说要按制度办,要听从党和人民的需要。这就很奇怪了,那他可以找一批人拥戴他,说党和人民需要他,就象邓小平当年找王震等一批人说,邓小平不能退,应保留军委主席,邓小平说自己要服从党和人民的需要,继续干下去。后来他把胡耀邦搞下去,把赵紫阳搞下去。江泽民现在也说党和人民需要,总书记没有任期期限,等等。言语中他闪闪烁烁地,表明他担心,心虚得很。


  *心存恐惧不敢放最高权力

     主持人:他心虚什么呢?

     阮铭:他心虚的事情很多啊。 他怕六四翻案,因为他是六四事件的既得利益者。如果翻案,会对他总书记的合法性产生疑问。他还怕赵紫阳。

     因为赵紫阳六四时反对镇压。江泽民不叫赵紫阳有自由,把赵软禁起来,他派一个连队的人监视赵紫阳。怕他说出真相,对自己不利。因为江泽民是靠六四起家的。另外他对法轮功也是语无伦次。四二五事件,朱总理已经接见了法轮功学员,说是人民内部矛盾,解决了问题。江泽民后来却写信给政治局,开始说是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的问题,那不过是学术问题。可很快的,又说是邪教,后来又说成是恐怖组织,进行毫无道理的血腥镇压,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了这些问题。他担心如果新的领导不是他能控制的、信得过的,可能会翻案。大家都知道,将要担任总书记和总理的胡锦涛、温家宝都是历经胡耀邦、赵紫阳到江泽民的三朝元老,,资格并不比江低。而这些人都不是他培养的人,他不放心。他自己带来的人,像曾庆红、吴邦国,实际上威望不高,现在不一定进得了所谓权力核心的最重要部分。这使他心存恐惧,所以不敢把最高权力轻易放掉,也是他担心、动摇不定和反来复去的原因。


  *多数人不赞成江的极端手段

     主持人:有人认为江泽民是独裁者,在他执政期间,党内腐败达到了顶峰,百姓怨声载道;可有的人却认为他为繁荣经济,提升中国地位做出了成绩,您是怎么看的?

     阮铭:按我看他是继承了邓小平晚年改革开放的遗产。江泽民本来要搞所谓“反和平演变为中心”的方针,邓小平南巡批评了江泽民,指出还是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要继续改革开放的路线。江泽民妥协了,接受了批评,所以从十四大开始继续改革开放的路线。我认为这不是江泽民的功劳。邓小平当时一方面提出十三大路线不能变,坚持改革开放,他曾说过:“谁不改革开放,谁下台!”,另一方面他也知道江泽民和李鹏不懂经济,担当不起这一重担。邓小平说,我不懂经济,我推荐一个懂经济的人,朱懂经济,让朱当国务院副总理。朱一当副总理主管经济,李鹏就犯心脏病了。世界上都说朱是“经济沙皇”。

     实际上从十四大以来这十年基本上是朱在掌握经济。所以如果经济上有成绩的话,也是朱而不是江。当然我们不去讲经济上还存在很大的问题,虽然外资引进与中国廉价劳动力结合,使经济有所增长。但国营企业也好、农村经济也好存在很多问题。连朱熔基自己也承认农村是他最头痛的问题,所以这方面要有一个清醒的估计。

     至于政治改革方面,朱在当总理后讲过要村民委员会选举慢慢提升到乡镇委员会选举,然后提升到县级,扩大政治方面的民主改革。但江泽民一直压制乡镇选举,甚至对村民委员会选举他也不放心,要加强党支部的控制。再加上镇压法轮功、镇压异议人士、镇压民主党人等,可以说政治改革方面从邓小平引退后是天天倒退。在胡耀邦、赵紫阳时代,我们这些人都可以写文章、有自己的言论自由,现在都没有了,我们连回国都不行了。这些方面在大大倒退,倒退是从八九年镇压开始的。现在经济上好转了,政治上应该宽松一点,很多人都有这方面的要求,但他一点也没有做到。有的时候他做一点姿态,大家以为开放了,说“北京之春”来了等等,结果镇压越来越厉害。到了镇压法轮功,我看到了顶点。对江泽民的评价,我认为正面的东西不能归功于他,经济改革朱的作用比他大;负面的东西到主要是他的,特别是镇压法轮功,他个人罪责难逃,因为我看大多数人都不赞成他这种极端的手段。


  *中国富是假象

     主持人:有人认为,外国人到大陆投资实际上是冒险,大多是只赔不赚。

     阮铭:中国每年外资投进来的有几百个亿,今年上半年就投进来422个亿,中国内部自己也招商;同时中国每年资金外流出去的也有几百个亿。这些资金是从哪里来的?当然是从国家,人民身上出来的,把国营企业变成自己的资产,拿到国外去投资,到国外买豪宅。

     现在美国,加拿大许多豪宅都是中国的一些年轻人买下了。这些年轻人,父母有特权,中国对他们来讲真是天堂。对下岗工人,农民来讲,中国难道不是地狱吗?农民每年种地,生产的价值连付农村摊派的钱也不够,往往要派一个人到城市去打工,用打工的钱付摊派费。那些工人的工作生活条件很差,如矿工连安全措施都没有。

     过去农村还有赤脚医生,现在连赤脚医生也没有,一生病到县城看病贵得不得了,负债累累。更不用说新疆,西藏少数民族和一些有自主意识的知识分子的境地。新疆不是有一个富婆,美国杂志把她列为富人之一,她丈夫是一个教授,写了几篇文章,中共认为他是疆独分子,把他关起来,到现在也没有放出来。人权组织正在想办法营救他。农民,下岗工人,独立知识分子,他们是没有自由的。天堂是少数人的,地狱是多数人的。

     中国现在看起来很富,北京,上海发展那么快,是假象。北京要召开奥运会搞建设要拆房子,选中哪个地方写个“拆”字就拆了。别的国家或地区可做不到,台湾就做不到,民众会起来抗议。中国不可以抗议。你抗议的话,武警就出来了。中国完全是靠集权的力量来做的。大多数人是贫困的,中国十三亿人,年产值一万亿美元,人均收入800多不到900美元,富人就占去了很大一块去。下岗工人,农民平均每天一美元都不到,生活在贫困线上,更不用说煤矿上每天死掉的人,献血得艾滋病的人。那就是地狱。这是中国特色,全世界都没有的。


  *江泽连任中国可能崩溃

     主持人:您认为中国即将崩溃。无独有偶,作家郑义先生不久前出了一本书,名为“中国的毁灭--中国生态崩溃紧急报告”;另一华裔美籍律师章家敦也出一书名为“中国即将崩溃”。为什么诸多人基于不同方面的分析却得出了共同的结论?这结论是否比较悲观?

     阮铭:我倒并不同意他们俩人的结论。我认为中国不会崩溃,也不会毁灭。中国是那么大的一个国家,有十三亿人口,而这十三亿人口都是很有活力的。改革开放后,给了中国农村一点自主权,人民公社解散了,农业就发展起来了。城市一实行市场经济,就有了很大的活力,全世界的制造业都跑到了中国去,这说明中国是有活力的。中国过去只能生产便宜的产品在外面卖。现在你到纽约第五大道看看,很多高级服装也是 Made in China。中国人是有智慧的,有了自由就有了创造力。

     中国的问题,不是中国人的问题。我不赞成有人说,中国人质量差。那为什么中国人到了美国就能发挥很大的才能?你们的孩子到美国学校学习,不是比美国孩子课程学得还好吗?中国是制度问题,制度性的腐败,制度性的贫穷,制度性的贫富悬殊。所以说中国的问题是要改革,进行政治制度的改革。这样中国不但不会崩溃,不会毁灭,还会成为一个伟大自由的国家。如果还让江泽民这样的人继续连任下去,继续专政下去,中国就可能崩溃,就可能毁灭。但现在为什么没有崩溃呢?如果没有外国资产救中国共产党,共产党早就崩溃了,毁灭了。“六.四”以后是江泽民最不稳定的时候,是克林顿帮了江泽民最大的忙。

     专制制度下,工人没有工会,工时增加,可工资不提高。国际资本财团贪图中国的廉价劳动力和专制制度带给他们的利益。中国工人在韩国人开的工厂里不是有累死的吗?这种中国特色的专制制度,外国那些唯利是图的资本家最喜欢。

     所以中国今年上半年就有400多亿美元外资进去,一年有500到600亿美元进去。说即将崩溃也好,即将覆灭也好,就象一个白血病人,甚至是一个植物人,你天天给他输血,输食物,输营养,他不也能活著吗?何况他确实还有这么多廉价劳动力供你剥削,所以中国可以在专制制度下继续存在下去。如果外国资本家和这种专制制度结合起来,共同剥削压迫中国工人,那么这个制度还可以苟延残喘。但是这不是中国的未来,中国的未来应该由民众来对政府施加压力,让他进行政治改革,使民众有自由权利,也能象全世界绝大多数自由的国家一样,选出自己的领导人,享受宪法规定的人民民主权利,能够自由发挥自己的创造力,那样我想中国的未来是光明的。所以我比那两位作家,应该说是乐观一些的。


  *克林顿战略失误

     主持人:刚才您提到,克林顿当政帮了江泽民最大的忙。我在您的一些文章中看到您说,克林顿政府犯了一些错误,现在的美中关系正在从假稳定过渡到真稳定,而布什政府纠正了克林顿的一些错误。这些问题您能解释一下吗?

     阮明:克林顿时代是美国千载难逢的最好的时代,因为那时苏联崩溃了。美国最大的敌人,拥有核武器的敌人自动消失了。而美国的经济正处在欣欣向荣,发展最快的时期。在这样一个时代世界人民希望他把自由事业向前推进。过去阻碍自由事业的是所谓两霸对峙,也就是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的冲突。现在社会主义崩溃了,那你当然应该去扩大自由的力量。

     但是克林顿很奇怪,他不但不去与苏联瓦解后的俄罗斯、东欧等国家组成一个自由的联盟,反而是一个霸权没有了,他去扶持一个新的共产霸权。当时天安门镇压以后,是中共最没有办法的时候,他去支持中国,自己跑到天安门广场去检阅海陆空军部队,这样他等于把中国支持起来。然后又把中国与俄罗斯推向一起。俄罗斯本来需要帮助,他不去帮助俄罗斯,让中国帮助俄罗斯。中国做生意赚了美国的钱,然后向俄罗斯买武器,把中国武装起来。使得叶利钦也要依靠江泽民买他的武器来生存。江泽民从89年上台以后,军费每年呈两位数字增长,最近两年是17.8%。而他的经济增长,即使有浮夸,也不过是7%。那他的经济增长部分不都变成武器了吗?这样扶持起来的一个霸权,就是克林顿所谓的战略伙伴,一个共产战略伙伴。这样一个局面持续到20世纪最后年代,明明当时中国也可能一起演变成一个自由的国家,我认为丧失了一个很好的机会。

     主持人:关于中美关系,您在文章中提到,“今天的美、中关系,正处于柯林顿时代的假稳定到真稳定的过程之中。”“布什纠正柯林顿的历史错误”。可以看出,在美国对中国的政策方面,您对柯林顿是诸多批评,而对布希是褒多于贬。为什么您说柯林顿时代是假稳定?您认为柯林顿犯了什么历史错误?布希是如何纠正柯林顿的历史错误的?等等。您能再进一步谈谈这些问题吗?


  *江泽民政权欺软怕硬

     恐怖主义的兴起,有人怪布什。布什刚上台,恐怖主义发展的哪有那么快!这些恐怖主义国家差不多都与中国有瓜葛,如伊拉克、伊朗、阿富汗、北韩,这些所谓邪恶国家都与中国有各方面的关系,包括军事转移、毁灭性武器的转移,都跟中国脱离不了关系。所以这些事情克林顿绝对是有责任的。

     布什上台后美国有转变,布什提出这三、四年时空已经发生了变化,过去美苏是飞弹对飞弹,是恐怖主义对立。

     在俄国已经是自由主义国家,将来可能是伟大的自由主义国家。布什不把俄国当成敌人。而克林顿当政时把俄国当成敌人,把中国当作伙伴。布什把它改变过来,美俄逐渐接近。当然有些时候,俄国单方面希望与中国团结,但是总的趋势是俄国依照“莫斯科条约”,“罗马宣言”,同美国慢慢接近。这样使得中国军事霸权逐渐孤立起来。

     江泽民政权的特点是欺软怕硬,克林顿越软,江泽民越硬,要价越高。江泽民要什么,克林顿就给什么。现在就不同了,布什比较硬,江泽民也就只好软下来。比如当年对李登辉的“两国论”,江泽民神气得不得了,在新西兰和克林顿一起召开记者会。那个招待会上最突出的两件事,一个是克林顿宣布,美中两国共同认为,李登辉的两国论给美中两国找了麻烦;第二件事是江泽民送给克林顿一本小册子“邪教法轮功”,克林顿恭恭敬敬地接下来了。那江泽民回到中国后不是更威胁台湾,更加镇压法轮功吗?这方面克林顿是有责任的。

     现在中国从布什那儿什么也得不到。陈水扁的“一边一国”中国说比李登辉的“两国论”还厉害。美国说,我们相信台湾的解释,我们没有观点,我们只希望你们和平解决,不要打仗就好。江泽民没有耀武扬威的空间了。他只是弄了几个国台办的人讲几句话,他自己老老实实地一句话也没讲,要是过去早就不得了啦!布什希望同中国维持和平与合作关系是因为美国主要任务是反恐怖,中国是个大国,他希望中国不要捣乱。但这种关系绝不是战略伙伴关系,除非中国演变,和俄罗斯一样变成一个自由国家。现在中美关系越来越趋向正常化。克林顿时代中美关系表面正常化,实际不正常,是对中国人民不利的,因为他支持的是独裁者。(大纪元)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