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广告打扰,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

(左派万言书)中共党员周秀宝关于召开党的十六大几个重大问题的严正声明

【博讯8月17日消息】    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

     现将我对召开党的十六大几个重大问题的基本看法与原则性的立场和态度,严正声明如下:

     一、应当公开面对这场关系党和国家生死存亡的党内政治斗争 (博讯boxun.com)

     去年9 月下旬召开的党的十五届六中全会决定,在今年年底以前,召开党的第十六次全国代表大会。这次党代表大会,完全是在一个非常特殊的国际国内背景条件下召开的。国际上,自从进入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以苏联、东欧社会主义各国的剧变为转折,国际共产主义运动进一步走向低潮。苏修社会帝国主义的垮台与崩溃,使西方帝国主义霸权主义、特别是美帝国主义的霸权主义更加肆无忌惮,横行无忌,恶性发展,到处挑起事端,发动多次侵略战争,进一步加紧推进其整个地摧垮与消灭国际社会主义的武装遏制与和平瓦解的世界新战略。整个资本主义世界处于新的全面危机与动荡之中。以致一直认为我们的时代是一个以“和平与发展”为主题的新时代的邓小平,也不得不承认,当今世界的和平问题与发展问题,一个也没有解决。

     国内,党内外资产阶级自由化与机会主义、修正主义的反动思潮进一步恶性泛滥和发展。以邓小平1992年初的南巡讲话和党的十四大的召开为转折,中国的改革开放进入了一个全面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即全面复辟资本主义的新阶段。党的十五大之后,又进一步加快了这一改革进程。一方面,以国退民进为主要内容的股份化、私有化、市场化、资本主义化的经济体制改革,大规模地加速推进,使我国的国有经济陷于空前的困境,社会主义公有制的经济基础正在发生着全面性质的嬗变;另一方面,社会主义上层建筑领域里的转型(转制)改革,也在相应地加速推进。以2000年初,江泽民南巡广东提出的“三个代表”的建党纲领、特别是去年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八十周年的“七。一”讲话公开提出“全民党”(也即“全民国家”)的纲领和路线为转折,标志着我们党所进行的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改革重点,已经从经济体制与经济基础的领域转到政治体制和政治上层建筑的领域了;标志着我国的政治体制改革已经进入一个建立“全民党”与“全民国家”的新阶段了;标志着我国的上层建筑正随着经济基础的全面嬗变,也在发生着全面性质的嬗变。因而,我们的党,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民族,我们的人民,正面临着一个向何处去的异常尖锐的大问题,一个无比重大的生死存亡的大问题!我们是继续地同以江泽民为核心的机会主义的党中央保持思想上政治上的高度一致,在中国赫鲁晓夫、戈尔巴乔夫们的领导下沿着这条亡党亡国的市场社会主义的和“全民党”“全民国家”的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走下去,走到苏联东欧今天这样亡党亡国的道路上去?还是坚决奋起斗争,彻底粉碎中国赫鲁晓夫、戈尔巴乔夫们所推行的反动改革路线,重新拨正党和社会主义前进的方向,在生死存亡的紧急关头挽救党挽救社会主义,使党和国家重新走上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光明大道?这是中国的马克思主义者、一切革命的共产党人所绝对不容回避、并且必须回答与解决的最为重大的政治问题,也是我们所面临的最为光荣、最为艰巨的斗争任务!

     我们党内最早深刻认识并明确地指出这一亡党亡国的资本主义复辟危险的,还是我们伟大的领袖和导师毛泽东同志。他早在四十多年前就指出:社会主义国家,在生产资料所有制的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之后,社会上仍然存在着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个阶级、两条道路的斗争;这个斗争必然会反映到党内来,产生马克思主义与机会主义、修正主义的斗争;因而社会主义国家仍然存在着两种发展可能性,仍然存在着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性。苏共变修之后,他更加警惕这个问题。早在1960年,他就指出,苏联已经复辟了,中国也可能出现资本主义复辟。1964年1 月,他在批阅修改一个文件时指出:“如果我们和我们的后代不能随时提高警惕,不能逐步提高人民群众的觉悟,社会主义教育工作做得不深不透,各级领导权不是掌握在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手里,而被修正主义者所篡夺,则我国还可能要走一段资本主义复辟的道路。”(《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ll册第17页)我国现在的情况正是如此。今天,中国问题的本质,就是“中央出了修正主义,全国跟上跑”!在复杂的国际国内斗争形势下,党内发生尖锐的矛盾和斗争,往往是无法避免的。这也是一种斗争的规律性。江泽民总书记在去年的“七。一”讲话中,既然向全党、全国、全世界举起了“全民党”与“全民国家”的反革命修正主义叛党黑旗,理所当然地会遭到党内外马克思主义者的公开反对和批判,这就从根本上揭开了邓小平、江泽民机会主义的盖子,揭开了改革开放二十多年来党内斗争的盖子,一场公开化的马克思主义者反对邓、江反革命修正主义的斗争,就不可避免了。

     党的十六大,就是在这样一个十分严峻复杂的历史背景条件下召开的。

     同任何一次党代表大会一样,十六大的议程主要也是三项:第一是党的总书记代表中央委员会所作的政治报告:第二是修改党的章程;第三是选举新一届党中央委员会。这次党代表大会,还有一个特殊的重要议题,就是己连任两届多的77岁高龄的党的现任总书记江泽民的进退问题,这也是这次党代表大会要解决的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因而完全可以说,在目前这种复杂的斗争形势下,党内斗争必然是主要围绕着党的十六大的召开而进行的,并且是围绕着上述几项议程的斗争而进行的。中国的马克思主义者,中国共产党内一切革命的同志们,我们一定要认清当前斗争的重要性质、形势和任务,紧紧抓住十六大的几项重要议程展开斗争,给中国的机会主义者一个沉重的打击,从根本上粉碎他们在十六大上继续把党和国家推向右转的阴谋,粉碎他们在十六大进一步篡权的阴谋,为尔后进一步展开的斗争奠定胜利的基础。

     二、江泽民在党的十六大的基本目标和方针是什么?

     现在看得越来越清楚了,江泽民总书记2000年南巡广东提出“三个代表”的思想和路线,20 01 年的“七。一”讲话进一步提出“全民党”与“全民国家”的纲领和路线,都是为党的十六大召开做思想上、理论上、舆论上和政治上的准备,是为党的十六大确定纲领和路线的,是为十六大的召开定基调的。其后在9 月下旬召开的党的十五届六中全会,单从形式上看,这次全会是专门讨论党的作风建设问题的,实际上会议的主题主要是党的十六大的筹备问题,是具体地确定筹备党的十六大的任务与方针的。江泽民在全会的讲话中,具体地讲了筹备十六大的两项任务与要求。一是组织准备的任务。用江泽民自己的话来说:“从中央到地方都要形成朝气蓬勃、奋发有为的领导层”,即通过各地主要是省一级的换届选举,把坚决拥护江泽民“七。一”讲话提出的路线的人选拔到各地班子中去,不但保证江泽民在中央国家机关和各省的领导权的巩固,而且确保党的十六大代表的纯度,从而为十六大的胜利召开,为十六大选举的胜利,奠定组织上的保障。二是政治准备的任务。用江泽民自己的话来说,就是要“对我们面临的、广大干部群众十分关心的一些重要理论和实际问题,要进一步做出回答”,“要在解放思想中统一思想”,就是要统一到他在“七。一”讲话中所提出的“全民党”与“全民国家”的纲领路线上,从而为十六大政治报告的通过和党章的修改,奠定思想上政治上的保障。在这次讲话中,他具体地提出了十多个所谓与时俱进的新的重要理论课题的研究任务,都是为他在“七。一”讲话中所提出的“全民党”也即“全民国家”的纲领路线作注脚的。

     1997年,在党的十五大召开的前几个月,他曾经在中央党校召开的省部级学员结业典礼上做了著名的“5.29讲话”,为党的十五大的纲领路线定了主调。由于讲话的重要性,中央政治局所有在京的常委以及各省的领导都参加了这次报告会。今年,在党的十六大召开前几个月,他又如法炮制,同样在中央党校的省部级学员结业典礼上,以同样规格的报告会,发表了“5.31讲话”,则更是为党的十六大的纲领路线定调的,是为十六大的召开做思想上、政治上、舆论上的准备的。

     那么,江泽民这位死不改悔的机会主义的总书记,所确立的党的十六大的具体目标和方针究竟是什么呢?

     很显然,对于江泽民自己来说,他所考虑的第一位的问题,当然是他的进退问题。这也是党内外、国内外议论和猜测的一个热点问题。所以,他的第一个目标便是尽可能地争取不退和尽可能大地保权。

     香港《镜报》2002年的3 月号刊登了两篇专题文章,着重分析了江泽民在十六大的进退问题,并表明了他们的期望与看法,希望江泽民能再连任一届党中央总书记的职务,并认为“这也是中国人民和中共内部的共识”。文章指出:“‘三个代表’思想是中共十六大的指导思想,即使江泽民从一线退下来,中国社会的发展,也离不开江泽民的思想理论,无论从哪种意义上说,发展稳定需要江泽民。”文章还指出:“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像江泽民这样在实践中逐步被人接受、被人推崇的杰出领袖人物是不多见的,也是十分难得的。江泽民掌中国的舵,是中国人民的福气。”

     香港《镜报》发表这样的拥江不退的高调宣传文章,也是不奇怪的。这其实也是一种出口转内销的社会现象。它告诉我们,现在国内、党内正在进行的大树特树江泽民及江泽民“三个代表”思想绝对权威的大规模宣传的政治目的及其意义所在。

     事实上,江泽民早就在党内做了大量争取的工作,早就进行了他进退三种可能性的试探性的动向侦察。面对三种可能性的结果,他也有三种目标和对策,也可以称之为上策、中策、下策。

     作为上策,他的目标是争取不退,在党的十六大之后继续担任党的总书记、国家主席和中央军委主席,或者仅仅把国家主席让出来,作为团结和寻求支持的策略,让别的老而不退的常委担任。

     作为中策,他将退而求其次,争取实现半退的目标。他要做我国历史上的邓大人第二,虽将忍痛丢掉党的总书记的职务,但要力争保留中央军委主席的职务,从而可以像邓小平那样,依靠手中掌握的军权和枪杆子,来维持和确保自己作为党中央及全党的领导核心地位不变,继续实行邓小平那样的垂帘听政。

     作为下策,一旦不退和半退的目标都实现不了,他不得不全身而退,那也要争取实现人退而其旗帜立,人退而其思想理论、纲领路线不退、不变、不动摇的目标。要把他的伟大历史功绩,他的“三个代表”的思想和“七。一”讲话提出的“全民党”的纲领路线都写进新党章和新宪法,让进入新世纪的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高高举起江泽民思想理论的伟大旗帜,在江泽民的伟大纲领路线的指引下前进,从而实现他晋升为中国革命史上第四个伟人(孙、毛、邓、江)和国际共运史上第七个伟人(马、恩、列、斯、毛、邓、江)的美梦。在这三种情况下,江泽民显然会认为他都是胜利者,不过是上、中、下与大、中、小之间的不同与区别而已。

     他的第二个目标是,确保新一届中央委员会的选举胜利,使新的党中央政治局、书记处和政治局常委会领导机构的权力,继续牢牢地掌握在江氏集团手里。 在党的十六大召开前,中央国家机关和各地党委的换届选举,对各省、军队以及中央国家机关主要领导的重新安排和调整,实质上也就是对十六大新的中央委员会组成的安排。外电评论说,六中全会提出的“八个坚持”与“八个反对”,形式上是江泽民对党风建设提出的要求,实质上也是江泽民所确立的党的十六大的用人标准。他们把这八条只归结为两条:第一是坚决拥护和贯彻江泽民“三个代表”的纲领和路线:第二是坚决拥戴和树立江泽民作为同毛泽东、邓小平相并列的第三代伟大领袖的地位。

     有的同志指出,六中全会的“八坚持、八反对”,还缺了两坚持、两反对,即一缺坚持马克思主义,反对修正主义;二缺坚持唯物史观,反对个人迷信和个人崇拜。在马克思主义者看来,江泽民的“八坚持、八反对”只是幌子,如果缺了“坚持马克思主义,反对修正主义”这一条,那“八坚持、八反对”便全是假的和空的,是地地道道的骗人东西。其实,那“八坚持、八反对”的本质恰恰是与它所缺少的上面那两坚持、两反对完全对立的“两坚持、两反对”,即:第一是坚持修正主义,反对马克思主义;第二是坚持对江核心的领袖崇拜与迷信,坚持同江核心在思想上政治上保持高度一致,大树特树江泽民及江泽民“三个代表”思想理论的绝对权威,坚决反对不迷信崇拜江核心、不同机会主义的江核心在思想上政治上保持高度一致,而只同马克思主义真理保持一致和只同唯物史观保持一致的“教条主义”与“思想僵化”。这也是外国政治家、观察家把“八坚持、八反对”看作是江泽民十六大的选人标准的根据所在。在这一点上,他们是看得准的。

     因而,江泽民所确立的党的十六大的组织路线,就是要把忠实于这个“两坚持、两反对”的杰出分子选进第十六届党中央委员会,选进新的中央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会。这正是他所梦寐以求的。

     他的第三个目标是,按照“三个代表”的思想和“七。一”讲话提出的理论原则与纲领和路线,从根本上修改党的章程。

     修改党章,这是在党的十六大上,江泽民将要导演的一幕重头戏,一项重要任务。根据江泽民“七,一”讲话提出的理论原则与纲领和路线,这次党代表大会对于党章的修改,是带有根本性质的修改。

     首先要修改的是党章中关于党员标准的原则性规定,即要在党员标准上实现创新,从根本上改变党章中关于无产阶级先进分子,即“工人阶级中有共产主义觉悟的先锋战士”的标准,允许私营企业主等六种新社会阶层中先进的剥削分子入党。正像我国批评派、解放派的理论家石仲泉先生所指出的那样,我们党在组织建设上也要与时俱进,“不能老是穷光蛋党”、“穷人党”,党现在也应当成为富人的党,“要把优秀的、为社会创造财富的”、“富起来后带动帮助大家共同富裕”的富人中的先进分子也吸收入党。党不再以他们私人占有财富的多少、也包括他们私人占有生产资料财富的多少,也包括他们占有百万、千万、亿万生产资料的财富在内,来看他们的社会成份和政治上的先进与落后,只要他们能像江总书记所说的那样,公开声明承认党的纲领和章程,并积极地发挥了先富带后富的先进作用,为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事业做了突出贡献的,就都可以把他们吸收进党内来,从而改变中国共产党老是作为“穷人党”和“穷光蛋党”的可悲状况。

     其次是要修改党章中关于党的阶级基础的规定和论述。要进一步增强和扩大党的阶级基础和群众基础,使党不仅是建立在工人阶级的基础上,而且也是建立在被包括在人民范围之内的其他社会阶级的基础之上;不仅是建立在人民之中的作为劳动人民的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和城市小资产阶级的基础之上,而且是建立在人民之中作为剥削阶级的中等资本家阶级或民族资产阶级的基础之上,还包括了作为爱国统一战线的更为广泛的组成部分的人民阶层和社会集团在内。并且在江泽民总书记看来,不仅中国的千万、亿万级的大资本家阶层,而且像曹思源那帮反共反社会主义的知识分子精英们,显然也都是包括在人民的范围之内,我们党当然也必须同时代表这部分人民的利益与要求,也必须把党的阶级基础和群众基础同时增强和扩大到他们那部分社会阶层的基础之上。

     三是要修改党章中关于党的阶级性质的规定和论述。新时期,中国共产党不仅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队组织,是中国工人阶级的政党;同时也是中国各人民阶级的先锋队组织和中华各民族先锋队的组织,也是一个中国人民党和中华民族党性质的先进政党了。

     四是要修改党章中关于党的基本纲领和任务的规定和论述。进一步从根本上取消反映用无产阶级专政代替资产阶级专政、用社会主义战胜资本主义的斗争内容,进一步取消坚持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的内容的论述,特别是取消坚持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亦即社会主义条件下的不断革命,坚决反对资本主义复辟斗争任务的内容的论述,彻底背叛马克思主义无产阶级革命与无产阶级专政的革命纲领和任务。

     五是要修改党章中关于党的旗帜与党的指导思想的理论基础的规定与论述。在党的指导思想规定中,要加进去或变相加进去江泽民“三个代表”的思想、理论或其他提法的内容,这样,中国共产党的指导思想的理论基础,就变成由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江泽民“三个代表”思想理论构成的新体系了。在党的旗帜的规定上,除了继续坚持高举邓小平理论伟大旗帜的提法外,直接地或间接地把江泽民的“三个代表”也提升到党的旗帜的地位上去,也写进党的旗帜中去。这样一来,中国共产党就完全变成一个高举邓、江旗帜的党了,就变成一个地地道道的邓、江机会主义的党了。前不久,中央宣传部门有人炮制的《旗帜--“三个代表”思想,行动的指针》的大型特别报道,正是为在党的十六大公开举起江泽民的旗帜造舆论的。虽然他们精心策划的这个特别报道一亮相就因遭到强烈反对而不得不作罢而夭折了,但他们的这个努力仍然是不会停止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最近发出的一个通知中特别地提出:江泽民的“‘三个代表’是凝聚军心、统一意志的强大思想武器,是指引我们团结战斗,胜利前进的伟大旗帜,是广大官兵立身做人、成长进步的精神支柱。”并且要求全军“要深入细致地做好用党的最新理论成果武装官兵的工作,进一步把全军的思想和意志凝聚在‘三个代表’的伟大旗帜下”(《人民日报》2002年6 月l0日第6 版)。这是通过中国人民解放军来带头造这个树升江泽民旗帜舆论的。

     从斗争的策略来考虑,在党的十六大上,江泽民总书记也许还不敢全面地提出上述修改党章的硬任务,但关键性的修改他是不会放弃的。如果党的十六大上,江泽民按照他“七。一”讲话提出的理论原则和纲领路线修改党章的阴谋能够得逞,通过了从根本上修改党员标准的规定,通过了修改党的阶级基础和阶级性质的规定,通过了修改党的基本纲领和路线的规定,通过了修改党的旗帜和党的指导思想理论基础的规定,那就意味着由我们伟大领袖和导师毛泽东同志缔造的马克思主义的、无产阶级的中国共产党,彻底变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社会民主党性质的资产阶级政党了,标志着中国共产党的彻底变质。

     他的第四个目标是,把他“七。一”讲话和“五。三一”讲话提出的纲领和路线,作为十六大报告的主题,从根本上彻底地改变党的政治路线,从而以一条地地道道的资产阶级的反动政治路线,来代替党的革命无产阶级的政治路线。

     这一次党代表大会上党中央委员会的政治报告,如果江泽民不退的阴谋能够得逞,那就还会由江泽民来做,如果党中央决定江泽民半退或全退,那就可能是由早就内定的江的接班人,现任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和中央军委副主席的胡锦涛来做。但政治报告的主旨则还要由江泽民来定。按照江泽民的意图,他在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八十周年大会上的讲话所提出的“全民党”也即“全民国家”的纲领和路线,也就是党的十六大的纲领和路线。

     十六大政治报告的任务,主要是两个方面:一是总结党的十五大以来的工作和路线;二是提出党在十六大之后的纲领和路线,以及党进一步领导全党深化改革、扩大开放和加快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任务与工作方针。报告的第一个方面的任务,既是总结和肯定党自十五大以来所取得的成就与基本经验,也是总结江泽民担任党的总书记以来特别是十五大以来的历史功绩特别是思想理论贡献的。就像党的十四大、十五大他为邓小平歌功颂德,并总结概括出一个“邓小平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伟大旗帜和“邓小平理论”伟大旗帜那样,进而总结概括出一个代表党的第三代领导集体核心的江泽民的“三个代表”思想理论的旗帜来,从而为他在党的历史上的地位最终定格和定位。报告的第二个方面的任务,就是要按照江泽民“七。一”讲话提出的纲领和路线、理论原则和方针,来论述党进一步领导全党深化改革、扩大开放、加快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任务与指导方针,论述党在对内对外各方面的工作任务与方针。这都是江泽民所梦寐以求的。

     为了实现以上四个方面的基本目标,江泽民正在发动一次新的解放思想运动,即改革开放以来的第五次解放思想运动。江泽民提出的口号是:“在解放思想中统一思想”,即要全党全国人民在解放思想中,同他“七。一”讲话提出的与时俱进的新马克思主义的创新理论、新马克思主义的纲领和路线保持统一,即保持思想上政治上的高度一致,用邢贲思的话来说,就是绝不允许另讲一套,绝不允许阳奉阴违。

     回顾历史,第一次解放思想运动,从1978年5 月发动真理标准大讨论起,到1981年6 月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的召开和《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的做出,是一场在抽象的非阶级的实践真理标准的口号下,不讲姓马还是姓修的大批判运动,其本质和目的,则是要破马立修,从马克思主义原则的束缚下解放出来,搞修正主义。

     第二次解放思想运动,从时间上说,是从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或党的十二大召开到1992年初邓小平南巡这一时期。这一次解放思想运动,在理论上主要是用邓小平的“生产力论”的新马克思主义理论,来取代无产阶级革命论的传统(正统)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从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不断革命论的原则下解放出来,在社会主义建设时期最终地告别和取消社会主义条件下的不断革命;在实践上,则主要是遵循邓小平提出的生产力标准的原则,积极推行其“姓社姓资不争论”,即不问姓社还是姓资的改革开放与现代化建设的方针,其本质和目的则是要破社立资,在社会主义原则的束缚下解放出来,大力发展个体经济和私营资本主义经济,来补我国历史上资本主义欠发展的课。

     第三次解放思想运动,从时间上说,是从1992年初邓小平南巡到1997年党的十五大召开这一重要时期。这一次解放思想的目的和任务,从理论上讲,就是要从传统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科学原理下解放出来,为在我国从根本上废除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全面发展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即有中国特色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奠定其理论基础;从实践上来说,就是要把已经迈开很大一步的不问姓社与姓资的改革,进一步推进到不问姓计(社会主义计划经济)还是姓市(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改革上,破计立市,在传统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原则的束缚下解放出来,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种有中国特色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

     第四次解放思想运动,从时间上讲,是从1997年江泽民的“5.29”讲话特别是党的十五大召开为起点的。这一次解放思想运动,继续坚持以邓小平“三个有利于标准”为武器,进一步冲破社会主义公有制原则的禁锢,从而把我们一直推进的不问姓社姓资的改革进一步推进到不问姓公与姓私的改革上,大规模地推进以“国退民进”为核心内容的全面私有化进程,进一步地破公(公有制)立私(私有制),在社会主义公有制原则的束缚下解放出来,实现更加彻底的私有化和市场化。

     第五次解放思想运动,从时间上讲,是从2000年的2 月江泽民南巡广东提出“三个代表”思想的建党纲领,特别是从2001年的“七。一”讲话公开提出“全民党”也即“全民国家”的反党纲领为起点的。这一次解放思想的目标和任务,从理论上讲,就是要从传统马克思主义的建党学说和国家学说的束缚中解放出来,而以新马克思主义的“全民党”与“全民国家”的建党学说与国家学说取而代之,重塑我党的立党之本和我们国家的执政之基;从实践上来讲,就是要把我们党从一个无产阶级组织的最高形式的革命无产阶级政党,改造成为一个各人民阶级联盟的和各人民阶级组织的最高形式的“全民党”,把我们的国家从一个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改造成为一个各阶级融合与合作的代表各阶级利益的、给所有人以广泛民主权利的、不再进行阶级斗争与无产阶级专政的“全民国家”。这个目的任务的本质,就是要把我国的改革的重心从经济基础进一步推进到上层建筑,从过去主要回答“什么是社会主义和怎样建设社会主义”的改革,进一步推进到回答“什么是共产党,建设一个什么样的共产党和怎样建设共产党”的改革,推进到回答“什么是社会主义的国家上层建筑、建设什么样的社会主义国家上层建筑、怎样建设社会主义国家上层建筑”的改革。不问姓无(无产阶级)还是姓资(资产阶级),其目的是破无(无产阶级)立资(资产阶级),在马克思主义建党学说与国家学说的束缚下解放出来,建设一个“全民党”的新政党和“全民国家”的新的国家和政权。

     毛主席曾经教导我们说:“凡是要推翻一个政权,总要先造成舆论,总要先做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革命的阶级是这样,反革命的阶级也是这样。”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党内机会主义的头子们,为什么那么重视发动一次又一次的解放思想运动?那么重视在意识形态领域里全面推进非毛化与非马列化的大批判运动?为什么江泽民总书记认为有了第四次不问姓公与姓私的解放思想运动还远远不够,还必须再来一次不问姓无还是姓资的解放思想运动呢?为什么他现在更加强调要解放思想,要与时俱进和理论创新,要全党在解放思想中必须统一到他不问姓无还是姓资的最高理论旗帜之下呢?他们都是为了一个政权。起先是为了能够把党和国家的领导权从马克思主义者手中夺过去,接着是为了把他们夺到的权力巩固住并逐步地从根本上改变中国共产党和社会主义政权的无产阶级性质,为他们所代表的资产阶级夺取全部中国,并把这个资产阶级的政权巩固下去。这就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机会主义领导人所发动的历次解放思想运动的本质,也是江泽民总书记所发动的第五次解放思想运动的本质。江泽民总书记在党的十六大的上述四个方面的目标能不能实现,能不能完全实现,就决定于他前年特别是去年“七。一”讲话所发动的这新一轮解放思想运动的成败。这一仗完全打胜了,他的四大目标就能够完全实现;部分打胜了,就能够部分实现;彻底打败了,那他的目标就全泡汤了。现在看来,结局既不可能是第一种,也不可能是第三种,而很可能是第二种。但不管是哪一种结局,都将是他的机会主义面目的又一次大暴露,这对他的命运来说,都不会是什么好的消息和征兆。

     三、中国马克思主义者的战斗任务

     面对党的机会主义的总书记江泽民公开举起“全民党”与“全民国家”的叛党旗帜,公开挑战党和无产阶级,公开挑战我国的社会主义制度和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政权,公开挑战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企图在党的十六大把他的这一套反动的纲领和路线合法化,从而对我国的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实施全面性质的转型改革,即变性改造。在党彻底变修、国家全面变色的这一生死存亡的关头,中国的马克思主义者,中国共产党内的一切革命的同志们,不能不坚决地公开站出来,亮明自己的革命立场,发表自己的宣言,进行坚决的斗争。

     在当前这场斗争中,我们要紧紧抓住深入揭露和批判中国的赫鲁晓夫江泽民“七。一”讲话提出的“全民党”与“全民国家”纲领和路线这个斗争的中心,公开揭露和批判江泽民在党的十六大的几大反动目标与方针,继“七。一”讲话之后的批判斗争,再给他一次沉重的打击,进一步在全党全国人民面前暴露他机会主义叛徒的丑恶嘴脸,加速他走向彻底失败、彻底灭亡的进程!

     第一、坚决向党和人民揭露和批判江泽民总书记在其进退问题上所玩弄的种种阴谋诡计,坚决粉碎他不退或半退的阴谋,绝不允许在中国共产党和社会主义中国的历史上再出现第二个“西太后”搞垂帘听政。

     第二、坚决向党和人民公开揭露和批判江泽民总书记人退而其旗帜立、身退而其“三个代表”的理论与“全民党”、“全民国家”的纲领和路线进党章、进宪法的罪恶阴谋。第三、坚决向党和人民公开揭露和批判江泽民总书记依据其市场社会主义的新价值论的理论,为我国新生的私营资本家阶级改定社会成份,从根本上修改我党历次党代表大会通过的党章关于党员标准的规定,允许私营资本家等六种剥削分子入党的罪恶阴谋。

     第四、坚决向党和人民公开揭露和批判江泽民总书记大树特树他自己作为党的第三代伟大领袖的历史地位与绝对权威的罪恶阴谋。

     第五、坚决向党和人民公开揭露和批判江泽民总书记将其“七。一”讲话提出的“全民党”与“全民国家”的反动纲领路线塞进十六大政治报告,作为党的十六大纲领路线的罪恶阴谋。

     第六、坚决向党和人民公开揭露和批判江泽民总书记在党的十六大上继续坚持单提高举邓小平理论伟大旗帜的口号,并进一步地直接间接地把他的“三个代表”的旗帜也写进党的旗帜中去的罪恶阴谋。

     我认为,在以下三种情况下,都意味着江泽民罪恶阴谋的得逞和中国共产党的彻底变质。第一种情况,如果党的十六大上江泽民总书记不退或者半退,这个公开举起“全民党”与“全民国家”黑旗的中国共产党的大叛徒,竟然还能被选进党的中央委员会、中央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会,还能当上党的总书记继续专权,或者半退而垂帘听政。

     第二种情况,如果江泽民从根本上修改党的章程和党的纲领的阴谋得逞,新党章中公开把允许私营企业家等六种剥削分子入党的条款写进去,公开把江泽民“七。一”讲话提出的“全民党”与“全民国家”的纲领写进去。

     第三种情况,在党的旗帜问题上,如果党的十六大继续不提高举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伟大旗帜的口号,而只单提高举邓小平理论伟大旗帜的口号,甚至公开地直接或间接地把江泽民“三个代表”的旗帜也写进党的旗帜中去。

     上述三种情况表明,不仅党的领袖已经不是一个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而是机会主义、修正主义的头子,而且党的阶级基础和阶级性质也已经不是无产阶级性质而是资产阶级性质的了,党的纲领也已经完全是机会主义性质即资产阶级性质的了,党的旗帜也已经是公开化的机会主义的旗帜了;同时表明,党的全国代表大会、党的中央委员会、中央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会也都彻底变质了,也都叛变了。很显然,这时的中国共产党,已经完全蜕变为第二国际时期那种打着社会主义旗号的社会民主党了,它同打着“全民党”与“全民国家”旗帜的赫鲁晓夫、戈尔巴乔夫叛徒集团把持的苏联共产党已经没有什么质的不同了。

     当然还必须看到,在这种情况下,固然表明我们的党已经变了质或彻底变了质,但并不同时说明为数众多的共产党员也都变了质。事实上,党内真正顽固地坚持机会主义反动立场的仍然是少数,而跟着走的是大多数。许多人慑于修正主义当权者的淫威,违心地跟着他们走,并不表明他们真心地拥护修正主义的理论和路线;相反,他们从内心是坚决反对的,其中有不少革命的共产党员,他们仍然会高举马列毛的伟大旗帜,以各种形式继续与中国的修正主义做决死的斗争,而且党内大多数的共产党员也必然会在斗争中公开站出来同机会主义进行斗争,这是斗争发展的一种必然的趋势。

     因而,在这种党已彻底变质的情况下,中国的马克思主义者必须坚决地同这个邓、江机会主义集团统治的“党”,从组织上实行决裂。作为正统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共产党的当然的和真正的继承者,作为中国共产党内的布尔什维克派即革命派,我们应当公开举起“中国共产党(马克思主义)”、或者“中国共产党(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或者“中国共产党(马列毛)”、或者“中国共产党(布尔什维克)”的旗帜,而同现在的新马克思主义的“邓江党”不仅在政治上,而且在组织上也划清界限。各地的马克思主义者都可以组织“中国共产党(马列毛)小组”,并在斗争形势的发展和客观条件成熟的情况下,尽快地联合组成中国共产党(马列毛)“全国性组织,有组织地领导党和人民,同中国共产党(邓江)机会主义集团进行坚决的斗争,直到把他们篡夺的权力重新夺回来,最终把他们从中国共产党内清除出去,彻底摧垮他们。

     这一十分尖锐的政治斗争,就如同苏联共产党历史上布尔什维克派同孟什维克派的斗争那样,从总体上来讲,还是属于中国共产党内两个派别(革命派同机会主义派)之间两条政治路线的斗争,并且同样地会经历从组织上统一状态的两派和两条路线的斗争,到组织上决裂后的两派和两条路线斗争的发展。

     采取这种斗争的方针,完全是由客观上斗争形势的发展所决定的。如果不这样做,不根据斗争形势的发展及时改变斗争的方针,那就要犯第二国际时期各国党的马克思主义者曾经犯过的那种继续同修正主义派在组织上讲统一的错误,那就会把斗争引向失败,那是很危险的!曾听到有的党员同志讲:如果党的十六大按照江泽民“七。一”讲话提出的原则通过修改党章,把允许私营企业主等六种剥削分子入党的条款写入党章,我就公开宣布退党。这当然也是对邓江机会主义叛徒集团的一种反抗和斗争;但从根本上讲,应当退出中国共产党的不是中国共产党内的马克思主义革命派,而是那些机会主义、修正主义叛徒们,中国的马克思主义者才是中国共产党的当然继承者,因而此时我们斗争的方针和斗争的任务,不是要宣布退出中国共产党,而恰恰是要公开举起真正马克思主义中国共产党的旗帜,即要举起“中国共产党(马列毛)”的旗帜,而同邓江机会主义集团统治的假马克思主义的“党”划清界限。凡是承认毛泽东党纲党章的,承认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是党的伟大革命旗帜的中国共产党党员,就都是“中国共产党(马列毛)”的党员:凡是承认江泽民“七。一”讲话提出的“全民党”、“全民国家”的党纲党章原则的,承认邓小平理论和江泽民“三个代表”是党的旗帜的“中共党员”,我们都不承认他们是“中国共产党(马列毛)”的党员,都要宣布开除他们出中国共产党。我们要在斗争中,把一切革命的和要革命的中国共产党人团结起来,最终彻底摧垮邓江机会主义叛徒集团,就像联共(布)战胜联共(孟)那样,一步一步夺取斗争的全面彻底胜利!挽救党,挽救社会主义!

     鉴于这封信(声明)所提出和讨论的都是一些事关党变不变质、事关党的生死存亡的重大原则问题,并且是党的中央全会和党的十六大才有权决定的重要原则问题,因而请求党中央将这封信(声明)印发给全体中央委员及十六大到会的代表讨论和审议,充分发扬党内民主,以利于党的十六大能够对这些重大原则问题做出正确决策。山西省委农办干部、中共党员周秀宝 (北京何德普代笔)2002年8月16日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