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螺杆:王炳章等三人到底现在哪里?

【博讯7月30日消息】    王炳章等三人的去向,成为海外民主网络上的谈论中心,除了中共走狗帮凶们兴灾乐祸,弹冠相庆外,凡是拥戴和同情民运的人士,都在关心这三个人的下落。那么他们到底是吉是凶呢?一般来说,人们公认这三个人的下落不外三个可能:一,被越南当局秘密逮捕;二,被黑社会或土匪劫持遇害;三,被中共秘密绑架。

     第一个可能,现在已经不成立了,最早提出这个可能的,是海外民运石磊集团,但后来他们自己又否定了这个可能。从政治上讲,海外民运与越南政局毫无相干,越南政府也没可能替中共打击民运。唯一的可能是中共方面出于政治需要,要求越南政府合作,但这是违反国际惯例的,以越南与中共目前的关系,这个可能是微乎其微,再说这类合作也没必要制造一大堆假象来掩饰。如果王等人真是如有人期待的那样,是参与了走私贩毒等刑事犯罪活动,越南政府就会公开逮捕他们,并向中国方面发出照会(因为这三人尚属于中国公民)。但越南方面最近的姿态已经否定了这个可能。

     第二个可能,也是对王等人东南亚之行目的定性为参与贩毒活动为前提的,和第一个可能有一定的因果关系。这是根据王等人深入到越南的蛮荒地区,并且是与当地黑社会打交道而判断的,响应这个判断的有如下议论,以下是摘自《大家论坛》的一个发言:

     “送交者: 危险山路 于 Tue Jul 23 21:12:34 2002:

     大家知道越南的电讯通讯很落后。中越的边境区域根本无法进行手机通讯。越南的北部和中国云南的南部边境乃苗族居住区。那里连电话都没有,更不要说手机。王柄章一行三人在二十六日夜晚所下宿旅馆的城市离开边界还有一段距离。所以方园还能和王柄章在二十六日夜十一点用手机通话。王柄章一行三人的路线就是上次杨建利的路线。王柄章一行三人准备在二十七日早晨乘汽车去中越边境的一个越南小镇。它和中国的边境小镇只有一桥之隔。汽车大约要开四个小时的山路。如果顺利,下午大约一点多可到。然后用假护照在镇上的中国办事处办个签证。过了边界,立即坐汽车开往昆明。由于中国境内的交通条件比较好。二十九日上午可到昆明。在昆明就可以用手机再一次和方园恢复通讯了。这一段路,最危险的就是在越南边界区域那四个小时的山路,土匪随时会冒出来。根据方园说是在二十七日早晨七时出的事。所以很可能土匪在汽车刚开出不久就下了手。

     如果真是如此,结果是很惨的。王柄章和岳武恐怕已经死了,张奇女仕恐怕会遭到。。。。。 假使王柄章一行三人被越南政府逮捕或被中国政府逮捕,至少生命是没有危险的。 如果被土匪抢劫了,那就可惨了。苗匪杀人越货是有名的。当然也可能土匪本来并不要杀人,但是土匪看见张奇女仕长得漂亮,要抢人,王柄章和岳武为保护张奇女仕而丧了命。(1089 bytes) Tue Jul 23 21:12:34 2002 (7346) (1)”

     这是摘自《博讯论坛》的发言:

     “送交者: vnn 于 北京时间July 27, 2002 12:44 (53 hits)主题:越通社称在越中边境附近发现三名外国人的尸体

   [博讯论坛] VNN([email protected]

     据7月27日上午9点25分法文稿报道:越南警方7月25日在越中边境附近的一个小村庄Tranh Thoi附近的森林中,发现三名外国人的尸体,其中两名美国人,一名法国人。由于当地正是雨季,尸体已严重腐烂。经现场勘察,死亡原因初步断定是枪击身亡,死亡时间超过一周以上。Tranh Thoi位于越中边境最大的城市Lao Cai西南15英里。由于受害者是外国人,根据规定,这起事件已作为A2(A级2类)案件,由当地警方移交给越南公安部处理。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外交部已于7月26日将有关情况分别通报给美国、法国驻河内的大使馆。(完)

     所有跟贴:

     这个编造的谣言,已经向美国务院查核否定,但是一种值得高度警惕的动向。 - 转贴联总之声 (125 bytes)21:51 7/27/2002 (3)

     博讯的论坛和发稿不记录IP,很遗憾。但此新闻确实动机复杂 - 编辑C (0 bytes) 22:06 7/27/2002 (2) ”

     这两个贴子对比其它同类消息,还是比较煞有介事的。但人们也看到,散布这类消息的目的,是要人们相信王等人已经离开人世,要人们打消追查下去的念头,或者将一埸政治暗杀嫁祸于越南的苗寨土匪,但这种欲盖弥瘴式的假消息,反而确定了人们对王等还活着的判断。人们应该知道这样的常识:虽然通往中越边界关防的路线并不都是阳关大道,但毕竟是交通线,越南好歹也是个国家,不可能在通往关防的交通要道上土匪出没频繁。根据王等人于失踪之前一直与方园保持联系的情况判断,他们的目的应该是闯关,或者在大陆内线接应下进入国内,而不是偷越国境(后者的风险更大)。散布这类假消息者,不外两个用意:一是仇视民运的人士在兴灾乐祸或栽脏民运。二是为中共政治服务的人士在制造假象,企图转移人们对中共在这一事件中特务活动的注意力。

     笔者观点,倾向于第三个推断。先谈谈为什么海外民运人士近期频频闯关?与杨建先生的动机一样,王炳章一行主要目的主要也是回国搞民运活动,比如营救同志或组织建设等,至于与什么人或者哪一方面的内线联系,都是与颠覆中共政权有关的”罪行”,都没有超越民运活动范围。目前时值中共十六大召开前的敏感时期,任何影响政治局势的因素都在严厉控制之列,在局外人看来,王炳章一行显然是有意抢在中共十六大之前回国,利用这个敏感时期。

     网络上的舆论动向可以说是国内外民运的晴雨表,民运各山头的言论,都是在宣传自家的政治主张,俗语说”旁观者清”,从各山头的政治主张来观察的结果,证明中共对海外民运的策反确实是很成功的,而且中共的政治阴谋也无时不刻地通过网络工具对外伸出试探的触角。但不幸的是,网络的舆论自由却能不断地暴露它的策反阴谋,人们已经清楚地看到:每当海外民主力量支持和声援国内工运时,就有人不失时机的呼应中共当局,离间和割裂这两者的关系,由此可见,中共当局最大的担心还是国内工运走团结工会的道路,与”海外敌对势力”勾结起来。

     中共自迫害高瞻夫妇一案,引起国际社会一致谴责之后,开始改变迫害民运人士的策略,不再简单的以落世人笑柄的“间谍罪”和“台特罪”来公开逮捕回国的民运分子,而是采取秘密逮捕的形式,即以黑社会手段将人捉起来之后,对外界扮好人装糊涂,以便下一步向舆论交待时宣称捉的有理,放的有据,这样就不会给事态的进一步发展造成被动结果。杨建利一案目前就是这样,一开始是以假护照罪名逮捕杨建利,但即使这个罪名成立,也应该有相关法律来及时定罪审判。然而,与以往对民运人士迫害所不同的是,杨建利一案涉及了不少工运分子,审判杨建利已经不再是高瞻那样简单的“间谍罪”了,但“颠覆国家”罪,似乎涉及到工运的定性问题,现在的下岗失业工人,毕竟不是当年六四盘踞天安门广场的千把学生,而是百万产业大军,是成熟老练的工人阶级,给工运定性谈何容易?这个胆量,恐怕邓小平活到今天也未必会有。所以中共一直不肯公开宣布杨建利是什么罪行,迟迟不肯审判,说明了中共的底气不足,不敢就这一案件面对国际社会和中国人民。

     因为中共现在正标榜自己的“德治”和“法制”,公开逮捕就必须有公开审判这个法律程序。在公开审判中,如果中共再象过去那样蛮不讲理,导演人治式的法庭闹剧,律师是个摆设,法官是个法盲,公诉人用荒唐的证据指控异见人士,那么只能进一步诋毁自己在国际社会的信誉和形象。这类赔本的买卖,被现代文明教训得越来越聪明的中共是不会轻意再做下去了。

     所以,基于中共在十六大之前政治免疫力低下的关头,当前任何能掀起国内动乱的,任何能与党内“野心家”(江泽民语)勾结的海外“海外敌对势力”,对中共现政权来说都是致命的炭疽菌。对国内工运实行打,压,拉,哄,对海外民运实行“御敌于国门之外”是中共在十六大之前的重要安全举措。

     过去几十年来,东南亚小国特别是印支半岛,基本上已经被中共渗透了,据说象缅甸,老挝,越南这些国家的许多政府官员都是中共特务,更惶论民间黑社会中的中共势力有多少了,所以中共在这些国家里秘密绑架或者干掉几个人,已经不是什么大问题。但如果中共高层内部是团结的,大可不必采用这种黑暗手段,只需在王等三人闯关时,象对付杨建利那样扣起来或者拒绝入境就是了。

     根据王炳章一行最后与外界联系的记录表明,他们显然是在中越边界一带被中共当局诱捕或杀害了,这是一种常见的特务行动模式。如果此事不了了之,造成个冤无头债无主的后果,那么应该说中共干得十分漂亮利落。因为王等一行的特殊个人身份,他们不是美国人,也不是法国人,而是中国政府不欢迎的中国人,如果自己的祖国不关心他们的命运,其它国家除了道义上的支持,没有任何理由追查他们的下落。而对于越南政府来说,除非与刑事案件有关系,除非有外交上的纠纷,此外就没有任何值得追查的价值。况且这之中,谁又能担保越南政府与中共当局这两个流氓政权没有某种默契呢?这种默契,最大的可能就是越方对中方的绑架或暗杀行动装聋作哑。

     但笔者还有第四个值得人们注视的观点:

     另一个与敏感时期有联系的,引起王炳章等闯关的可能因素是,中共内部改革派需要与海外民运的配合,但以海外民运的阵容来呼应配合,显然是力度不够的,这种配合,要来自国内的“民意”才有效力。国内的“民意”武器,最能致中共现政权于死命的,无非是工运这颗定时炸弹。自大庆辽阳出现大规模工运以来,海内外各方政治势力都在开发利用这份巨大的能源,其中最有可能利用工运的,是中共的左派势力或者说是四人帮的残余势力,这显然不是中共党内改革派所愿意的。而有很多迹象表明,大陆工运在实际上从始至终都是由国内民运人士操纵的,那么海外民运能否介入国内的工运?杨建利的被捕,还有中共当局对工运领袖的起诉罪名,已经给人们以明确的答案了。

     江泽民一句“要警惕党内的野心家”,语出惊人,这绝非是个孤立的政治信号,现在人们将王一行三人选择这个时机闯关,行动诡密而且有内线接应,又神秘失踪的异常现象,以及有人在网络上放出“三个外国人被杀害”的假消息,还有其它一连串的反常现象如刘晓庆被捕案,还有网络上流行数月之久的挺胡倒江,劝进倒胡等舆论联系起来,这一切是不是在向人们揭示着一个血腥的信息?是不是在中共十六大之际,中共高层内部会有一埸巨大的权力斗争呢?王炳章博士是老资格的民运领袖,曾在数年前被中共“捉放曹”过一次,当然他未必会背叛民运,但他在近年来的活动低调与六四学生领袖的消沉应该是不同的,那么他会不会是中共高层内部某派革命力量的合作者呢?

     对情冶专业有一定了解的人都知道,最可靠的情报是储存在人的大脑中的,因此最可靠的传递方法也是情报人员的即埸表达。那么笔者的第四种观点就有了新的假设可能:一,王一行已经被某派势力成功地引进国内隐蔽起来了;二,王此行的情报被更强大的另一派获悉之后,出动特务将王等人秘密绑架,或者干脆就在边境一带将他们干掉了。至于中共官方对此事件的表态,其实无关紧要,它是可信可不信的无所谓,因为中共在人权记录上的表现一贯恶劣,从来就无信誉可言。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澳州警方已对王炳章一案的重要证人方圆先生高度保护。
  • 王炳章等已被中共诱捕,自由中国运动向越南政府紧急照会
  • 最新消息:中国民主党联总情报部报告,王炳章确实被捕
  • 香港东方日报:中、越外交部無有關王炳章一行资料
  • 联总之声:越南当局否定拘押王炳章等三人
  • 王炳章一行可能被疑“恐怖分子”在越南被捕
  • 分析认为王炳章、岳武一行在越南出事
  • 【特别通告】中国民主正义党海外总部就“王炳章一行被捕”消息的声明
  • 中国工党关于王炳章博士、岳武副主席及张琦女士遇险的紧急通告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