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大陆新闻

韩东方大庆工人抗议行动采访录

【博讯4月18日消息】 中国劳工通讯编者按:这篇采访告诉我们:

一、大庆石油管理局的领导们,在成功的大批解雇了工人之後,自己立即获得了可观的个人利益,企业领导们得到了十几万,几十万的年度奖。企业利润的迅速增长,不是靠管理的改善,而是靠大批解雇工人以减少工资开支。正是这种卑劣的做法,激起了被欺骗和被伤害的工人的愤怒。那些还在责怪大庆工人"不顾大局",有"吃大锅饭习惯"的干部和知识分子们,听听工人的声音吧!而且,这种"合法而科学的腐败",绝不只是在大庆发生。

二、当局以谈判为名,诱骗工人派出代表,然後将之逮捕。手段是划时代的下流,卑鄙!它正在将社会的不满,激荡成爆炸性的愤恨。到底是谁在破坏稳定,这不是有目共睹吗? 工人与韩东方谈话录 (2002年4月1日广播) 一位一个月来每天都到铁人广场的买断工龄职工,详细介绍了大庆的情况: 职工:现在的工人非常愤慨,都要烧企业领导的车,(要能找到的话)浇上汽油就把它给烧了。前些天闹的挺凶的,有一个当官的汽车的四个轮子的气都给放了。车上面用钥匙给画上"王八蛋"几个字,还冲击办公室,把窗户门也给砸了,闹的是挺凶的。三月十八号那天,又冲击了工会,财务科,办公室。 韩:这些天大夥有没有心情平静一些了?

职工:没有,没有平息。现在贫富不公平,老百姓能不起来反吗?社会不公导致社会不稳定。 她还介绍说,由於对愤怒的工人不放心,所以政府派出800名武警每天24小时轮流守卫着高干住宅区,以防不测。 女工:我们交养老保险最低是(每年)两千六百多,老百姓交了养老保险还吃不吃饭了,还活不活了?大庆这地方豆角都三块多钱一斤,黄瓜一块五,柿子(番茄)一块五。我们是吃糠的,当官却都小康了。他们当官的这一年多来的确是"减员增效"了,一年发几万几十万,有的上百万的奖金。他们这家伙腐败楼200多平方米住着,也不给老百姓办事,像公安局领导这样的高干,他们住的高干楼,大庆现在增加了800武警,一天24小时站岗保护他们,这些人晚上害怕,他们睡不著觉。 她紧接着介绍了,她亲眼见到的3个被抓的工人,现在一人放了出来,今天又来了广场,另外两人还被关押,其中一名50岁左右的女工目前正在狱中绝食: 女工:有抓起来的,都在看守所关着。

韩:现在都放了吗?

女工:没有,还有一个女的正在绝食,没放。 好像姓马。今天传出信儿来说这几天绝食,不吃饭了。她其实就是拿着喇叭在广场上对大夥儿说,大家都是买断职工,不要打砸抢,不要让坏人利用了,不要让法轮功给操作了。你们一定要遵守治安秩序,不要砸窗户砸门。就说了些这类的话。我一直在那儿听着呐。这一个多月我天天到广场上看,我觉得她讲的都是对的。当天到下午4点多钟让3个便衣警察给抓走了,抓的时候有人看见把牙都打出血了。今天听说是在里面做绝食斗争呐!

韩:她哪天被抓的呢?

女工:3月4号或者5号那天。

韩:就是人最多的那两天?

女工:对对对。

韩:就是说当天她演讲完了在回家的路上被抓走的?

女工:对。还有一个叫李岩的老头儿,他是退休的,不是买断的,大概有60岁左右,今天在广场山海关还看见一个小子,在里面(看守所)关了20天,一共交了200块钱刚出来了。他是因为打横幅,他好像是3月4号被抓的。

韩:他挨打了吗?

女工:挨打了,他说打他把拖布把都打折了三、四节。在里面买一盒"大庆"牌香烟要50块钱,是在东风拘留所。

韩:他给关了20天现在还接着去? 他不怕吗?

女工:不怕,他说他要死在广场。 她还见到另外3人,因为当众朗读了一些打油诗,便从此消失了: 女工:有个女的也给抓起来了。她在广场上说:曾玉康嘴起泡,大把大把去吃药,尿黄尿,晚上睡不着觉,盼着刮沙尘暴,刮了沙尘暴,下岗职工不来闹。他们说这人现在没了,抓起来了,就是因为反动言论煽动吧。还有一个人也没了,他说,石油工人天不怕,地球钻出石油花,为了甩掉贫油帽,人拉肩扛带滚爬,盼着东方出红日,流血流汗出大厦,牛打江山马坐殿,领导一年发了家,老来都盼夕阳红,晕头昏脑滚回家,今日醒来已经晚,一夜变成要饭花,铁人振臂高声吼,还我工人一个家。

韩:这个人呢?

女工:这人没了。那疙瘩还有一副对联:跟随铁人苦干几十年,被骗引诱赶出大油田,横幅是,铁人坚决不答应。我这儿材料可多了,我天天看见有好的就抄下来,回家做个纪念。 她说,3月5号10名工人代表被骗进石油管理局大楼後便没有再出来过,她还说,她曾见过的4、5名张贴过临时工会小字报的人,後来也失踪了: 女工:3月5号,政府让选出10个代表,结果10个代表进去就被扣下了,抓走了。进去就再没出来,抓走了,关了好几天才出来的。这10个代表抓了之後,由原单位的领导给领回去了,写的保证,按了手印儿,保证不出屋儿,如果再去还抓。

韩:所以这就是为什麽在这之後大夥儿就再也不选代表了?

女工:对,谁还敢去呀?已经抓走了10个。

韩:那头些天说咱们这儿有人贴小字报,说是以"买断职工临时工会委员会"的名义贴出来的。

女工:有,就在管局前边儿那个大门的东南角,这个临时工会也被抓去了,没了。凡是写小字报粘小字报,贴标语的,打横幅的,都抓去了。这些临时工会的人可能是研究工作贴横幅、小字报,完了就没了。再贴出来的小字报下面落款就只是年月日了,就没有工会的名义了,买断职工临时工会的落款就没了。

韩:现在还有没有陆陆续续的往外贴吗?

女工:贴!礼拜五一天,礼拜六一天,贴了一墙,一共19张。结果礼拜天就都给刷掉了。

韩:大夥儿是公开的贴还是偷偷的贴呢?

女工:公开的。

韩:当初贴临时工会小字报的那几个人也都是公开贴的?

女工:公开的,都是公开贴的。

韩:那这几个人都被抓走了?

女工:我以前见过,现在贴完以後就见不着了,他们说可能是给抓起来了,看不着了。他们都是工人,年龄都是40-50岁。参与示威的人里面有大学生,还有高级工程师,还有处级干部、科级干部、副科级干部,高级教师。光大庆师专教师就有40多,中小学教师还有2000多,都是买断的。还有大庆的技校,也有好几百教师,都是业务骨干,文化档次都挺高的。这里面有好多年轻骨干教师。

韩:临时工会你当初看到的大概有多少人呢?

女工:也就四、五个人。那些人看起来都是有文化档次的,能写能说的,都懂得法律的那些人。 就前不久发生的一辆轿车将几名示威工人撞伤的事件,她说: 女工:当时我们都在现场,那天达到3万多人。有一个个体司机把示威职工压倒七、八个。故意的!有个叫朱大勇的个体司机,开着一辆黑色的桑塔纳,瞎撞横撞。

韩:他要干嘛?

女工:找事儿呀!大夥儿都说是政府派来的。这个人後来让交通警用警车给保护起来了,要不就叫大夥儿给打死了。最後,大夥儿把他的车给掀翻了,四个辘朝上了。

韩:这个人现在怎麽样了?

女工:人在东风拘留所圈着呐。

韩:那这几个被撞的工人呢?

女工:还在医院住着呐,龙南医院和第四医院,撞的挺重的。 最後,她说,现场不少职工不时表现的异常激愤,有时更说出一些令人不寒而栗的话来: 女工:工人们非常愤慨呀!就是因为他们当官的拿的太多了。工人的文化档次都低,啥事儿干不出来呀?那天好多工人都在说,美国的五角大楼白宫都能给炸了,管理局大楼像个大石碑,算个啥!放点儿炸药说炸就给它炸了。工人们说的是气话,但也能干得出来。现在这年头急了眼怕什麽呢?啥都不怕。

http://gb.china-labour.org.hk/gb/article.adp?article_id=2156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大庆市周一又有几千工人上街示威
  • 大庆下岗工人今天有上万人示威,两名工运领袖死亡
  • 大庆石油管理局紧急通知:几天前买断工龄人员集会和请愿被定性为政治事件
  • 大庆和辽阳工潮非同寻常 中国收入不平等扩大的趋势难以逆转
  • 大庆工运4月4日情况
  • 大庆工人示威星期三仍然在继续
  • 星期一万余大庆工人于铁人广场继续聚集抗议
  • 星期一:大庆工人继续聚集示威抗议
  • 大庆工人继续聚集抗议
  • 大庆辽阳示威进入第四周
  • 胡萝卜大棒辽阳抗议平息 大庆抗议活动仍继续
  • 中共官方不愿证实辽阳大庆两地爆发工潮
  • 大庆、辽阳工人示威升级、有冲突
  • 中国工党大庆支部致戒严军警人员的公开信
  • 凌锋: 大庆怒火,恐延烧全国
  • 万名武警进入大庆石油管理局宣布戒严
  • 大庆失业工人组独立工会
  • 大庆工人示威抗议进入第三周
  • 两万名大庆石油工人星期四继续举行示威
  • 《中国劳工通讯》就大庆工人抗争的声明
  • 上万工人抗议 当局严防大庆辽阳工潮连成一片
  • 大庆油田连日示威没有警方逮捕情况
  • 大庆五万下岗工人示威 据称政府已调来解放军坦克团
  • 大庆油田二万失业工人包围机关大楼抗议
  • 刘晓波:为了饭碗和公正--简评大庆辽阳等地的工潮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