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大陆新闻

"我被警察雇佣当嫖客" 看公安如何为抓嫖罚款雇嫖客诱惑卖淫女

【博讯4月12日消息】 我被警方雇佣当嫖客———神秘男子小许电话提供线索

  2002年4月4日中午1时,天下着雨,在西安兴庆路一家咖啡馆,记者如约见到了给本报打电话要提供线索的神秘男子小许。

  小许今年28岁。他说,3月14日那天,经一位朋友介绍,他认识了西安市公安局灞桥分局十里铺派出所高楼警区的一名民警老张。过了三四天,老张找到他,略带神秘地问:“编K子干不干?”

  老张解释,所谓“编K子”,又叫“编人”(陕西方言),就是扮演嫖客,配合警察诱骗卖淫女上钩,然后当场抓住罚款。老张许诺事成后给小许提成10%,并让小许在警区当临时工,主要工作将是给外来人口办暂住证。

  经不住诱惑,几经思索后,小许和另一名朋友都向老张点了头。

  3月22日晚7时,小许他们在警区办公室找到老张,老张很爽快地拿出600元活动经费交给他们,让他们去找卖淫女。据老张后来对记者(未暴露身份时)讲,这600元钱包括车费、烟酒费、唱歌费等,花多少算多少,实报实销。

  小许他们引着两名卖淫女,直奔和老张事先商量好的地方———十里铺街道办高楼村一家叫“商城招待所”的私人旅馆,准备开“编”。

  进招待所门后,小许给老板交待了一声,早已得到老张电话通知的老板二话没说,免费开了两间房,此时为夜里10时30分。

  半个小时后,按事先约定,老张带领本警区的民警,赶来搜抓卖淫嫖娼人员。从来没有干过这种事的小许说,老张他们办案还是很文明的,绝对不打,只是把人带上车拉到了十里铺派出所。

  到了派出所,他们被安排在派出所门厅的座椅上坐着。办案民警审讯目标主要集中在两名卖淫女身上,小许与朋友则胡乱报了个名字,其他情况办案民警随手填写了事。不明就里的卖淫女自认倒霉,一个被罚款2000元,一个被罚款1000元。为什么会有这个差别呢?小许解释说,和他发生性关系的卖淫女身上没有搜出嫖资,卖淫女不承认是卖淫,搞得老张很被动。小许说当时他留了个心眼,怕以后出问题说不清楚,就说和卖淫女交朋友,一直拖到老张抓获他,嫖资还没有付。这一点让老张大为光火,严厉地批评了他的行为。后来在与记者的谈话中,老张还不住口地埋怨小许:“事也办了,也享受了,咋不把钱给女娃?”

  3月23日下午,在派出所几乎呆了一天一夜后,卖淫女的罚款交过来了,卖淫女与小许他们一前一后出了派出所。老张随后派车将小许接回警区,并请他们吃了一顿饭。饭桌上,老张许诺等派出所将罚款返还后,就将提成给他们。

  从3月25日到4月4日之间,小许总共找了老张5次,每次要钱,老张总是推说没钱。小许认为老张蒙骗自己,在“多次讨要提成未果”的情况下,小许找到报社向记者投诉。

  为了证明小许投诉的真实性,记者进行了为期5天的暗访。

  记者假扮小许朋友进行暗访民警老张埋怨小许未付嫖资影响罚款

  老张所在的高楼警区,位于西安东郊幸福中路的高楼村。这个村以仓储为主业,警区的办公室就在一家摩托车仓库院内,是一栋二层楼房,老张住在一层。

  4月5日中午2时,记者以小许朋友的身份,跟着他进了老张办公室。老张身高有1.74米左右,50多岁,头发稀少,干瘦,咳嗽不停。他正在午睡,但没有埋怨我们的打搅,带着睡意与我们交谈起来。

  小许:老张,啥时给钱啊?人家跟我闹呢!

  老张:我给你说过没钱给你,我又没拿你的钱,你的提成费给你就完了嘛。

  小许:你看我来得都不好意思了。

  老张:给你就完了嘛。不就一百来块钱嘛,不是没钱吗?我也没钱,我也在等钱呢,借出去的钱都没还,我的电话费都没有交。给你就完了嘛。

  小许:这是我伙计,借了150块钱给我了。

  老张:谁?

  小许:就这(指记者)借了150块钱给我了。

  老张:你啥意思?你把他弄来让我给他150块钱?

  小许:张哥,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来问一下。

  记者:张哥,最后罚的那个钱到哪去了?

  老张:啥钱?罚的钱能到我手里吗?都交到所里去了,所里批了才能到我手里。

  小许:你说这次能给我批多少钱?老张:你算算吧?提成7%,一共也就百十来块钱。记者:小许,才7%吗?你原来跟我说的可不是这一点儿。老张:那是啥?小许:我听你原来给我说的是10%。老张:7%!5%是所里给你提的,2%是我这里给你补贴的,知道吧?记者:5%是所里给的?2%呢?老张:2%是办公室补贴的。记者:是咱这里给的?老张:对,是办公室补贴的。小许:抓住烟民能给多少钱?

  老张:抓烟民那就没有“哈数”(陕西方言,“定数”的意思)了,他没有钱,能给你200块钱?

  小许:我前天还看见那个女娃了,人家还把我给缠住了,人家还跟我要钱呢。老张:要啥钱?小许:我说你到派出所要去。老张:给你要钱呢?谁让你不给人家钱呢?小许:我给她干啥呢?老张:不知道你是咋想的,把事办完了却不给人家钱,你说你和人家交朋友。小许:我还没来得及给呢。

  老张:你还没来得及给呢!你听听,把事情办完了不给钱。我知道你是咋想的,以后有问题你想推脱责任是不是?

  记者:张哥,不给钱那后来就不好多罚款了?老张:没办法了嘛!后来那女娃才交了1000块钱。

  记者:张哥,是不是应该把事情办完以后马上把钱给她,那小姐把钱一落下,咱啥话都好说了。

  老张:就是嘛。把人押回以后,从人家女娃身上只搜出来80块钱,那是人家女娃自己的,如果你把钱给人家,咱啥话都好说,你咋想的我还不知道!

  记者:小许,当时你是咋想的?小许:完了以后,我下去……

  老张:他说10点到11点,我们到时候去了,把人逮住了,你还没把钱给人家。好家伙,我给你们活动经费600块,你台费花了190块,你把事办了,你也享受了,你把啥都弄了,最后你不给钱?

  -民警老张向记者传授“编人”秘诀

  大约20分钟后,摄影记者依照事先的安排进到老张的房子,说是要办暂住证,老张讲了一阵办证程序,摄影记者趁机拍了老张给记者传授“编K子”要诀的镜头,随后拿着“办理暂住证通知单”离开。

  随后,老张又给记者讲了一些“嫖客”要诀,他还是从埋怨小许说起。老张认为当时小许不但没有赶快将嫖资交给卖淫女,造成办案困难,罚款不多,而且找的卖淫女也不对。

  他给记者传授经验说,找卖淫女最好找发廊里面的,这些发廊一般没什么来头,如果发现有卖淫嫖娼行为,可以连窝端,收入颇为可观。所以在带卖淫女出台时,一定要给发廊老板交上100元或者更多的台费,抓住卖淫女一审讯,卖淫女招供说老板收了台费,马上可以把发廊所有的人都带到派出所罚款。

  记者表示以后“愿意跟着张哥干”,老张马上表示没问题,跟着他一个月“编几个K子”,平时再勤快点儿,多办几个暂住证,一个月收入1000多块不成问题。

  下午3时40分,记者、小许与老张握手道别,约好有机会就“编K子”。

  记者与老张达成雇佣协议

  4月6日是星期六,小许与老张联系表示想当天“去干上一次”,老张回了西安市北郊家中,所以没有成行。4月7日,小许再次与老张联系,老张说可以,并要记者与小许晚上过去领活动经费。

  下午4时,记者与愿意合作的女性朋友小芸一起来到高楼村。“商城招待所”离高楼警区办公室不足500米远,是一家二层楼私人旅馆。旅馆小小的一个院落,一层旅馆主人居住,二层设为旅馆。记者进去观察发现,楼上左侧是个大套间,一间客厅公用,三面围墙方向开了5间房。摄影记者订了205号房,房间是玻璃门,还有一扇挂着窗帘的玻璃窗户。

  安排好房间,记者晚上7时与老张取得联系,准备领取活动经费开始行动。老张在电话中说,他正在沙坡村地区讨账,暂时回不来,记者只好等待。

  晚8时47分,老张一行回到警区,天很冷,加上讨账未果,老张脾气变得很坏,对记者与小许爱答不理。他让一个小伙儿打电话给欠账者,然后对着免提电话用污秽的语言连声咒骂督促还钱。过了好一阵,他才对记者说:“今天不行了,讨账太忙,明天再说……”

  记者遂与小许离开了。

  惊心动魄的“抓嫖行动”

  4月8日晚8时,记者再次乘车前往高楼村。记者和小芸感到被一种紧张的气氛所包围,小许倒显得较轻松。

  事情往往会在一些你认为很安全的环节出现意外。当记者与老张电话联系时,老张不耐烦地说:“忙着呢,忙着呢!”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老张的话让记者担心起来,暗访是否能有结果,记者心中没有一点底儿,惟一的办法就是死等,一直等到老张回来见面再说。我们在距离警区不远的街边阴暗处藏着。

  一直到晚上10时30分,老张乘坐吉普车才回到警区办公室。小许按照记者的吩咐给老张打电话说:“老张,我现在就在发廊里面,人已经找好了,你看今晚弄得成?”没有想到老张只问了一句:“给发廊老板钱了没有?”小许说给了100元,老张让赶快把人叫过来,准备好后给他打电话。

  记者打电话让摄影记者赶快去“商城招待所”预订的房间隐藏,随即带着小芸和小许乘车穿过高楼村黑暗的巷子,当晚11时到达招待所。

  招待所老板接待了记者。小许对他说:“这是老张安排的,给他俩开间房。”

  老板略微迟疑了一下,说“老张没有打电话啊。”但在询问了记者的姓名、住址后,虽然未收房钱,他还是给我们开了一间房。记者让小许离开,老板随后问妻子老张有没有打电话,妻子也说没有,老板就带着记者上了二楼204号房间。这间房正好在摄影记者的隔壁。

  按照事先计划,老板刚一离开房间,记者就嘱咐小芸赶快换衣服。来的时候,她盘着头发,穿着白色上衣,为了逃跑时不让老板认出来,她换上了随身携带的一身深色衣服,把头发也披散开。记者趁此时间来到摄影记者房间,让他下去看一下老板在不在门口登记室。得知不在后,记者便把外套反穿,飞速逃了出来,站在招待所西边一个巷子口附近等小芸出来。

  3分钟过去,记者突然意识到,如果老张提前来,那么这个巷子口是他的必经之地,万一被他发现就全露馅了,就又跑到马路对面的一家店铺旁边。此时已是晚上11时20分,店铺里透出一缕灯光。记者藏在店铺前面一个露天厕所墙投下的阴影里,等待小芸出门,谁知偏偏这时候招待所老板坐在门口不走。

  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按照约定,接到记者电话通知老张才来抓嫖,没想到他竟然没等到记者电话通知就提前来了。他乘坐的吉普车亮着大灯,出了巷子口停下来,记者拼命缩在厕所墙根处躲避灯光。

  过了一会儿,记者小声给摄影记者打电话时,突然面前出现一个人影。天呀,居然是老张那张干瘦的脸!

  他朝记者看了两眼,万幸的是没有认出来,他开始敲店铺的门,也不知想干什么。记者摸到厕所门,也不知是男厕女厕,马上钻了进去,手机开着却不敢吭声。摄影记者好半天没有听见反应,就着急地催促回话。记者赶快说:“警察已经来了,赶快让小芸出来。”

  从厕所墙上望去,老张已经进了店铺。记者连忙钻出厕所,跑到招待所对面的一条堆满建筑用料的巷子里。记者藏在一垛红砖后面,此时老张从店铺出来,没想到他也来到巷子里。记者屏住气,与他围着红砖垛转了一圈,他点着一根烟,然后就朝马路对面的招待所走去。记者跟着望去,小芸也恰好提着换下的衣服出了门,一边东张西望地寻觅,一边迟迟疑疑地朝西走。记者悄悄跟在老张后面,拼命朝小芸挥舞胳膊,但因夜色太浓,小芸没有看见,她继续朝前走着。

  记者不敢跟着老张走了,折向西跑到厕所旁边的阴影里,继续朝小芸挥胳膊,这时她刚好与老张擦面而过,看见了记者,一路小跑过来。记者帮她提着衣袋,拉着她一直跑到采访车旁边。

  此时招待所里的情形则更加危险。据摄影记者回来后叙述,老张他们上楼后,发现204房间空无一人,马上就在全招待所开始查房。摄影记者开始光着膀子,提着相机守在窗帘被撕破的口子旁等着拍照,一个黑影径直朝这间房走来,连门也没敲,直接拿钥匙开门。摄影记者急忙将相机扔进摊开的被子里,可还有半截相机背带露在外面。进门的老板与另一个人先查身份证,然后捏了捏他带的包,幸亏他事先有准备,把里面的摄影器材全部卷进另外一张床上的被子里,包里塞着刚脱下来的衣服。

  见没发现什么问题,两人带上门出去,摄影记者又赶到窗帘撕开的口子前拍照。照片上,抓嫖的几个人正满腹狐疑地盯着204的房门。

  招待所外面,记者、小芸和小许正坐在采访车里等待摄影记者。大约10分钟后,他提着包出了商城招待所大门,向我们走来,此时已是零时30分…… 2002年04月11日10:10 华商报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清白男子在派出所长严刑威逼下成嫖客
  • 世界日报:为求摊派罚款 公安将处女当嫖客抓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