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大陆新闻

江西老区农民

【博讯1月20日消息】 lunzhi 于 [博讯论坛] 老家在江西一小鎮﹐離井崗山兩百多里﹐老區﹐現在是很落後的地方。

童年有幾年在文革度過的﹐四五歲後的許多事情記得挺清楚。參加過粉碎四人幫的慶祝游行以及華主席標準像的夾道迎接儀式﹐對上海知青乘客車來我們那裡上山下鄉也記憶猶新。小時候跟在媽媽後面﹐聽她跟鄰居﹐熟人聊天。印象最深的﹐是他(她)們老抱怨那時的年青人特別刁鑽﹐心眼壞。

童年時有多年﹐分不清楚外地人口是中國人還是外國人﹐那時總是想呀想﹐又不敢多問。我們那裡時不時就抓外地人口﹐抓著了就五花大綁﹐看到他們挺可憐的﹐心想若他們是中國人﹐為什麼要抓他們﹐若是外國人﹐他們怎麼能來中國。

一次看到一人被懸空吊在公社對面一戲臺柱子上﹐心想那一定很難受﹐心中有種莫名其妙的恐懼。自家雖不是地主富農﹐可也不是貧下中農。成份是小量﹐不常見的成份﹐總覺得別扭。自知這點出身﹐跟伙玩起來就不敢那麼野﹐要去偷雞摸狗﹐只敢跟在後面。

我們那裡﹐常傳說上海知青強姦﹐殺人的事﹐所以特怕上海知青。若在馬路沒人處﹐聽到嘰哩呱啦上海話﹐或看到上海知青﹐我就往山上跑﹐走山路。

以前回國﹐帶女友一同回老家﹐看看我小時住的﹐玩的﹐上學的地方。小時住的那片地方﹐現在許多都荒蕪了﹐但還有一些老房子在。小時候老家每年都要漲一兩次大水﹐搬東西到樓上很麻煩。我就問媽﹐前人為什麼建房子在這裡﹐媽告訴我說﹐以前不漲水﹐漲大水是近些年的事。我們鎮緊靠一大一小河﹐大小河垂直相交。

我出生的那棟房子﹐現在還在﹐是我爺爺的爺爺那時建的﹐從同住在這房子的家族血緣關係可以判斷出來。我們家族以前都是些極一般的農民﹐我爺爺手上建的房子﹐在解放前幾年給火災燒掉了﹐從地面大小及鋪的地磚還可以看到那房子規模。我們家族另一分支有一房子﹐很大很大﹐小時候那裡住了十多戶人家。從房子的建築結構﹐外面的屋檐﹐繪畫。大概就知道很久以前農民的住房條件。跟女友說﹐看看這房子的建築質量以及屋內外裝璜﹐再看看現在的住房﹐你去比較比較農民以前和現在的住房條件吧。

緊靠故居不遠﹐有一建築﹐能容下好幾百人﹐四面有圍牆﹐解放前是社區活動的場所﹐也是人們看戲的地方。有段時間那戲院被改成我的小學﹐用晒畋(不知是不是這樣寫﹐也許只有我們那裡人知道我指的是什麼了)隔成教室。有一教室﹐一邊是三年級﹐一邊是四年級﹐上半堂課給一個年級講﹐下半堂課給另一個年級講﹐許多老師是拿工分的。之後這一建築被改成工廠。我小時候看電影﹐只能在露天場地。從小學三年級開始﹐我們就是半工半讀﹐新的小學是我們自己建立起來的。那次回國﹐一老俵說﹐我不回國對不起中國﹐國家花了那麼多錢培養我。我說﹐從我小學到高中﹐十年國家只給過我們中學兩千元﹐除了一些老師的工資外。

故鄉那小鎮﹐有幾條街﹐街都鋪好了磚﹐有不錯的排水溝﹐街兩邊都是店面﹐據說解放前有九十多家店﹐每天早晨﹐人們把屋前面的木板卸下來﹐就可做生意﹐家就住在後面﹐每個店都不小。再看看現在人們在馬路邊擺的那破爛不堪的攤子﹐心直發懵。到我姐家去玩﹐帶著女友看看姐那村莊的很多幾十年﹐上百年的老房子﹐那些老房子的建築質量﹐以及屋檐下的畫。

我的感覺﹐與過去比﹐現在交通﹐照明﹐鞋﹐布料﹐雨傘﹐碾米等遠必以前改善﹐但是吃的﹐住的比以前差很多﹐以前魚很普遍。小時候﹐常聽到我嬸嬸責備叔叔不該去弄魚﹐魚弄回來了﹐也沒有油。後來農藥一用﹐幾年下來連青蛙都見不著了。現在甲魚貴吧﹐小時候誰分到甲魚﹐是最差的份﹗老家野生動物很多﹐還有老虎﹐打死一只老虎﹐賣給藥店有三十元講金﹐吉安市人知道有個白駑(別字)洲﹐現在還能見到白駑羽毛嗎﹖江西出產樟樹﹐我們小鎮有很多幾百年﹐上千年的樟樹﹐以前沒人敢動﹐那是鎮上的寶﹐可到了新社會時代﹐干部都賣給外地人練樟腦油去了﹐鎮裡沒人敢反對。錢嘛﹐變成魚肉給干部補革命的本錢去了。現在有人說﹐以前的干部廉潔﹐大概他(她)那時沒出生吧﹐要不就是鍵忘。

記得有一句詩是﹐國破山河在。我心中的詩是﹐國破山河也不在。

老區農民今天混到這一份上﹐也許有人會說是我們那裡的農民咎由自取﹐牽累上十憶農民﹐其實真實情況並非如此﹐至少我們鎮不是如此。小時候聽到太多人說﹐並沒去夾道歡迎﹐而是把門關起來。當時聽到特不高興﹐還覺得他們覺悟低。誰知道中國這國家是怎麼轉﹐希望她能走出周而復始的災難輪回。我是走出那攪肉機了﹐但還有兄弟姐妹在這攪肉機裡﹐希望攪肉者慢點攪吧。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张伟国:农民抗议与农民起义
  • 香港学者谈中国农民问题
  • 中国农民,怎样成为失去土地的农奴
  • 四川农民盗割电线不成四肢反被电击坏死
  • 北京人均GDP逾3000美元 农民纯收入过5000元
  • 万里为中国农民泪流满面
  • 视农民权利如儿戏,强占土地的闹剧不知将如何收场
  • 十亿农民的呐喊:天啊!这就是我的祖国?
  • 民警刑讯逼供拳打脚踢 福建福泉市一农民无辜丧生
  • 我们究竟还有什么权力?让看现在的农民怎么说!【特稿】
  • 中国的法律不保护农民的利益,导致农民实在忍无可忍,抗税斗争在继续扩大!
  • 中国农民申冤流水线
  • 中国农民的九大苦
  • 九亿农民还要忍受隔离和歧视多久?
  • 可怜可怜中国的农民!(上部)
  • 教师下乡“严打” 强抢农民财物--比日本鬼子很过份!
  • 安徽一农民给乡领导提意见竟遭拘禁暴打,上级领导做恶心的保护状
  • 【博讯特稿】你知道中国农民是怎样生活的吗?
  • 这世道!报道《一千四百余农民被逼割阑尾》的媒体和记者被判赔10万元名誉损失
  • 农民揭发三峡工程腐败被扣泄露机密罪
  • 中国什么地方的农民达到了小康水平?
  • 31户农民为何失去了土地
  • 政府摊派“特产税”农民拒交遭拘传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