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大陆新闻

鄙见: 给扬澜的一封私人公开信

【博讯1月12日消息】 扬澜小姐,你好:

自从“吴征扬谰事件”发生后,我一直在为你说话,你在我心里有很特殊的地位。我觉得你和吴征应该不是同类人。只是魔鬼身边容易站着天使。你被爱情玷污,金钱迷惑,虚荣降伏。我是女人懂女人,也欣赏女人。男人中我偏爱政界的朱鎔基,艺界的周润发。女人中我多爱了一些,有前辈舒秀文、张瑞芳和今天仍在舞台上活跃的张曼玉、斯琴高娃,还有你。你们不是特别漂亮的那种类型,但属于实力派。有滋味,很有特点。

然而《南方周末》对你所做的关于“诚信问题”的采访,你从容不迫的机灵,再次体现了当年在《正大综艺》的风采,其语调令人喜欢,思维令人崇尚,措辞也很有选择。不显焦躁,很稳稳当当。扬澜确实很无与伦比。

但是我的血却被你的解说凝固住了。你把一个反面角色竟能演到如此的炉火纯青?与以往一样的深民心,在那狭小的险境里,做丝丝入扣的思辩,我想像不出还有谁会比你表现得更出彩头?我突然想起“扬澜视线”这个历史名词,我应该转“视线”了。我觉得吴征这辆战车该不是他拽你上去,是你有天然属性。“阳光新浪”这个平台超越了你以前的中央电视台,它带给你闪闪发光的申奥形象大使、中国富婆的称号。但是你的道德理念却沦丧了。

你不要再说什么:谎言一句就够。也不要再说:巴林顿博士学位美国不承认。如果你没有做错什么就请继续往前走。即便前面是万丈深渊,也跟着朱鎔基总理“壮士一把”,证明你扬澜连做丑角也能做到那样的绝顶!

你以为你的神指一点,吴征这条浊流即变清河?你们俩今天谁更浊?没人再想分辨、常言道人以类聚,物以群分,该是应验这句老话的时候了。

写下这些文字,我仍在为你惶然,我不明白扬澜不惶然,为什么我要为她皇然?扬澜发达了我不发达,扬澜倒霉了我不倒霉。她在大风大浪里,那胜似闲庭信步的样子,我多什么愁,善什么感?你天塌地陷,我可以归然不动。所以你要清楚,评论你们的人并非都患有红眼病。

你所谓的那些网上弟兄,近日很忙。求和,招降,挂白旗。想大事化小。更有谩骂曹长青,赵平波、何频之流做事绝,错一张文凭就把人往死里打,前辈没冤,后世没仇,什么事不能做,偏要“干”上你们。

其实人跟人之间的智慧之距不是很大。高人也就是高一点而已。资本运作过程说起来隔行如隔山,但是戏文一旦铺开,吴征假文凭演什么戏?跟他今日之发达有什么关联?能够看得懂的可有普天下之人。

回过头来再说到文凭。吴征确实大智。他走了别人不走、不敢走、也没有想到要去走的捷径。他对人生的精心设计像一场战役,三步五步之外,他先于别人已经考虑成熟。他不是读书不好,拿不到文凭。只是他把别人读书的时间省下来去做其它的事,而文凭也不肯真的没有,所以他走在今日时代之前就成了必然。

吴征有多少错?不就是做了一些不登大雅之堂的芝麻事?想成功,耍了一些大小花招,动了动时间,改了改范围,说大了一些事情,或者有些无中生有。他防碍了你们?值得你们大家要这样对他穷追猛打吗?

当然,如果是普通人,兴许还有人会站出来同情你。因为人性都爱护弱者。然而你们是公众人物,你们的形象已经被你们“运作”得过于丰满了,所以老百就把你们看成是社会道德和诚信的代理体。

也许你不同意我这样的说法。认为有名有姓站出来说话的,都不是些什么老百姓。这个问题我不想在这里做讨论,即便你说不是,那么如果他们的言行代表了广大老百姓的利益,就是老百姓对你们的要求。所以今天你们挨打不是老百姓对你们苛刻,跟你们过不去,而是你们“运作”了那么多事情以后,“运作”本身出现了机制问题。

如果你要告诉我,你们的成功跟文凭没有关系,我相信。如果你还要说,你们圈来那么多钱跟文凭也没有关系,我仍然相信你。吴征和你,绝对不是一张假文凭就能拥有今日成功的简单过程。但是你们俩仅仅在假文凭上骗了人吗?而以吴征最明显的长处,他绝不会浪费自己任何方面的一招一式。他把每一步骤都做得具有商业价值。所以我不仿把你们那些似真似幻,甚至连逻辑也混乱的言论和流言都罗列在一起,让大家都来做一次福尔摩斯。

一, 吴征是吴佩孚的孙子。出生在外交世家,另有爷爷读法学,做了律师,在中国历史上有过重大贡献,因而吴征跟中央上层的关系在过去、现在都表现得非同寻常。

二, 恢复高考后,吴征是当年直送复旦的唯一保送生,他去法国留学是法国总统密特朗夫人亲自做的安排。吴征的法语说得象跟法国人一样好,几乎没有口音。读了几个月法语就在法国萨伏大学的法语系毕业了。

三, 吴征在美国密蘇里做保险生意,骗了很多中国人钱牟取了暴利,结果引起告发,吴征就写诽谤信,把中国学者博士都说成是一批盗匪。他夫人明白吴征的骗术后,就跟他离了婚。他退赔了一些中国人的钱,离开密蘇里去了纽约。

四, 扬澜跟吴征1995年认识,而中央电视台的袁鸣,据吴征自己介绍已经采访过他,吴征那时候已经是电视行业的专家。所以扬澜同吴征第一次见面就产生了好感。只是没人知道吴征拍过哪些片子?

五, 吴征同扬澜在美国穷的老是搬家。但是哥伦比亚大学的“校董”没有150万美金捐款拿不下来,而捐了款还不能叫校董,只是院长助理委员会成员。选举之说根本不存在。所以扬澜的“哥大校董”称号不知是哪个“他们”给贴错的。

六, 吴征的巴林顿博士,他自己也常搞不清楚读了什么专业,哲学?金融?但吴征得了个论文优秀奖,他记得很清楚。后来去中国以美国学生的身分读复旦博士,上课和成绩单记录在哪里没人不知道,但他同时又成为北大、清华、复旦的客座教授。

七, 吴征以前在美国参加过台湾的双十节升旗仪式,他用违法的方式在美国进行非法的政治拉款募捐,他的第一个妻子虽然长得很难看,但她的继父是一名美国官员,吴征企图通过联姻打入美国政界。因为诈骗案离婚而计划失败。

八, 吴征以赞助的形式获得了国际艾美奖主席的荣誉,把“国际”拿掉,直说“艾美奖”,再套上“电视奥斯卡”的桂冠。把1分45秒的讲话,演译成发表了祝贺“演讲”,把没转播说成有二亿人看到。

九, 吴征说:對於這次持續並存組織的做法,我無興趣給予其不配有的重視。扬澜说:行动的规模、持续的时间,有组织,不是一个人干的,而且大陆、香港、美国一起干,有明显的商业用意。是些反动人士。但我不想去猜测和指证他们。

十, 网在持续报道“吴征扬澜事件”的过程中,曾给过吴征机会。希望他出来解释。但是吴征熊胆直面国内读者,无胆面对海外华人。因为中国媒体对“吴征扬谰事件”保持沉默。令中国读者不知内情。给了吴征淋漓尽致发挥骗术的机会,有网友赠吴征“骗子院士”一帽。

要举的例子可以有很多。你扬澜可以说这是别人在诬告、诽谤、造谣。但是你的话是真是假,我不想再辨,我只想看看网友对你们分析如何。如果你说“吴征扬谰事件”跟诚信没有关系,是有商业目地的。而你们是有能力,有成就,有商业头脑的杰出将才,你说吧,我不听就是了。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