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支持博讯,请点击广告条!十分感谢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大陆新闻

大陆农民的国民待遇问题

【博讯8月04日消息】 梁京

  自北京申办奥运成功以来,中国大陆的媒体大量报道了各地的欢庆活动。但是,在铺天盖地的报道中,几乎看不到大陆农民的表态。难道是大陆媒体忽视了对农民庆祝活动的报道?非也!中国大陆的农民对申办奥运成功,确实不象城里人那么激动,这些经常被侮辱与被损害的二等国民,看不出这件事对他们有多大的意义。

  在申办奥运的竞争中,北京一再强调自己是十三亿大陆中国人民的代表,这个理由也大大增加了对北京的支持和同情。而在这十三亿大陆人口中,农民占了九亿。可以想象,2008年的北京奥运,将是一个举世瞩目的庆典。尽管九亿农民是北京争得主办奥运的一大砝码,但是,在2008年北京奥运的庆典中,能有多少大陆农民能够躬逢其盛呢?历史的经验告诉大陆农民,凡北京进行任何重大的庆典,大陆当局第一个安全措施就是把农民清除出北京城。两年前,为了建国五十周年的大庆,大陆当局从北京清除的农民,不下二、三十万人。为了确保2008年北京奥运的成功,大陆当局一方面欢迎世界各国的客人到北京来作客,另一方面,可能不得不故计重施,再次把大量的所谓"盲流",也就是农民赶出北京城.

  绝大多数外国人对于中国大陆农民缺少基本权利的地位知之甚少。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大陆的媒体都知道这是一个敏感的问题,因此尽量避免触及这个问题。

  最近,在大陆七月号的"财经"杂志上,我们难得地看到了一篇文章,直截了当地把大陆农民无权的问题提了出来。文章的题目是"工农联盟与国民待遇",文章的作者是大陆农村改革的主要领导人之一,赵紫阳的主要[]济参谋,杜润生老先生。

  杜老先生的文章指出了中共政策中一个长期不敢正视的矛盾。中共一贯以工农联盟的口号,强调农民和工人享有同等的地位。但事实又如何呢?杜老列举了十条农民低人一等的事实。

  其一,农民没有自由迁徙的权利,改变身份非常困难。

  其二,农民在接受教育上不享有平等的权利。农家子弟考大学,录取分数要更高些,结果,虽然其人口比例占百分之七十,但在高等学府中的比例仅占百分之三十。

  其三,几十年来,农民对大陆政府的财政一直是净贡献,累计高达六千至八千亿人民币。但是至今仅仅城市居民有社会保障。农村失业人口不能叫失业人口,也没有失业救济。

  其四,农民税负比城市居民重,而且,随著大陆农村政府的日渐庞大,农民的负担有加重的趋势。其五,农村医疗保健体系极不健全,原有的农村合作医疗体系现在已经荡然无存。

  其六,农民在城市就业遭到系统歧视。因为城市户口的限制,农民在城里只能打短工,有的工资仍然是十年前的水平。

  其七,农民对土地的权利没有保障。中共宣布的家庭承包制30年不变缺乏法律规范,也缺乏法律咨询组织和争议仲裁机构。

  其八,农村贫困问题严重,目前大陆的3000万贫困人口,主要在农村。

  其九,农民生产资金短缺,但是大陆当局一方面不准农民用土地作抵押,另一方面,国家的银行又规定贷款必须有抵押品,结果,农民告贷无门。

  最后,第十条,也是最重要的,农民在政治上处于最无权的地位,无法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杜润生把这十大权利差别,概括为农民没有与城市人享受同等的国民待遇。国民待遇一词,对许多大陆中国人还是一个颇为陌生的字眼。这个概念,首先是外国投资者根据国际惯例,要求在各方面享受和本国企业同等待遇而提出来的。殊不知,在中国大陆根本不存在平等的国民待遇,而最突出的问题就是农民的地位低下。

  二十年改革开放,中国大陆确实比过去富裕起来了。中国大陆的权势阶级有了钱,于是渴望得到更多的国际荣耀,这是推动大陆官方积极申奥的一个潜在的动因。问题是,一个对自己的国民实行种种不平等的国民待遇的国家,真的能够得到世界的尊重吗?2008年,当外国记者向大陆官方提出,为什么要把成千上万的农民赶出北京城的时候,他们将如何对答呢?(大参考)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