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支持博讯,请点击广告条!十分感谢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大陆新闻

大策划·自焚·聊天——记北京申奥得逞

【博讯7月14日消息】 (谨将此文献给狱中的秦永敏先生)

1993年9月在赌城蒙特卡罗,北京的胜算并不比昨天少。但是没能成功。几个小时前,当刘淇喜气洋洋地同萨马兰奇签下举办2008年奥运会的合同时,他可能并不完全明白这意味着什么。游戏的规则并未改变。这一次,北京的命运其实同样不是掌握在自己手中。从美国人宣布对北京申奥表示中立的那一天起,包括萨马兰奇、魏京生和王希哲等人在内,已然明白筹码的去向。内心惶然不明就里的,是独裁政权和大陆公民。商业利益、下次选址,更重要的是扳道历史的铁轨,演出了美国人和西方借力发威的拿手好戏。美国人把“鲜花插在牛粪上”(牛粪指专制独裁),不会没有道理吧?!让我们拭目以待,看看在7年之内,历史的烟云将怎样翻腾。

当北京的欢腾响彻云霄之时,在长江边的一座监狱里,牢笼中锁着反对申奥的铁杆人物:秦永敏。比起其他的人来,看看不易弄清黑幕的善良的大陆公民,反对独裁政权申奥的秦永敏、魏京生和王希哲们更值得赢取世人的尊敬。他们所代表的价值取向,恐怕比奥林匹克精神还超前些。北京的输赢,不过是一枚硬币的正反面,民主与自由的潮流总是不可阻挡的。十年前,秦永敏发誓:如果北京申奥成功,即刻“焚身自戕”。这次,他身在牢笼中,缺了火柴和燃料。在这酷热漆黑的夜里,笔者祈求:别去“撞南墙而死”。你应该看到:奥运的火炬将会照亮每个中国人的内心!

在网上,在大陆,上网聊天的占到一半以上。下面是笔者临时起意,用“楚国一男”身份进入一个“网络情缘”聊天室的原汁原味的记录(只是未经网友“惠儿”同意,顾不得了,请她原谅),以博一笑:

〈楚国一男〉 你好

〈楚国一男〉 如何?

〈惠儿〉 请问

〈惠儿〉 你

〈惠儿〉 是谁

〈楚国一男〉XX岁,男的,武汉,你呢?

〈楚国一男〉 在吗?

〈惠儿〉 我,沈阳,XX(岁),女

〈楚国一男〉 天热吗

〈楚国一男〉 我一边在看奥运投票

〈惠儿〉 这几天不太热,你们那热吗

〈楚国一男〉 今天还好

〈楚国一男〉 知道张国光吗?

〈惠儿〉 你说申奥会成功吗

〈惠儿〉 他怎么了?

〈楚国一男〉 可能性很大

〈楚国一男〉 知道张国光?

〈楚国一男〉 你希望成功吗?

〈惠儿〉 我不太希望成功

〈楚国一男〉 为什么?

〈惠儿〉 因为我国财才还不是十分富足

〈楚国一男〉 传言张国光是辽宁的黑社会后台

〈惠儿〉 即使成功了,还不是社会各界捐款

〈楚国一男〉 现到了湖北当省长

〈楚国一男〉 你的观点正确!但只是一部分原因

〈惠儿〉 沈阳的前一任市长慕随新已被捕了,

〈楚国一男〉 我可说出十个不要申办理由,当然希望成功的人也许可以说出更多的理由

〈惠儿〉 能说说吗

〈惠儿〉 你在网吧还是家里

〈楚国一男〉 喜欢共产党吗?有许多人说“它”是“母亲”(“我把党来比母亲”)

〈惠儿〉 不,我认为祖国才是母亲,党是后娘

〈楚国一男〉 我有一篇文章《性命之忧》,是专门谈申奥的,可上网搜索

〈惠儿〉 这样说是不是太反动了呀

〈楚国一男〉 你说得太好了!!!

〈惠儿〉 在哪个网站可搜索到

〈惠儿〉 你不是后娘派来的密探吧

〈楚国一男〉湖北有个人从上届起就反对申奥,这文章是从他谈起的。他说成功就自焚

〈楚国一男〉 如果你怀疑我可告诉你电话,马上试,敢吗?

〈惠儿〉 我才不会那么傻呢

〈惠儿〉 你的电话吗?

〈楚国一男〉 聪明人太多了!!

〈惠儿〉 何以见得?

〈楚国一男〉 正在投票,请等一会我告诉您结果……

〈惠儿〉 好吧

〈_楚国一男-〉 我觉得可以深谈

〈惠儿〉 可以呀

〈惠儿〉 不过,现在我觉得你有点政治色彩吧

〈楚国一男〉 给我电话号?每个人都生活在政治的阴影下

〈惠儿〉 不是说你给我吗

〈楚国一男〉 正在计票……

〈惠儿〉 你希望成功吗

〈楚国一男〉 如果你是网警呢。我的政治观已经出来了!

〈惠儿〉 你戒心太大了

〈楚国一男〉 对申奥心情很复杂!!!!!!

〈楚国一男〉 你先告诉我电话

〈惠儿〉 我真的觉得你是后娘的影子

〈楚国一男〉 每个人都受了后娘的影响

〈惠儿〉 不可以,我们第一次见面的,互相还不了解

〈楚国一男〉 申奥如果成功,这是西方的大策划,请记住我的话!

〈楚国一男〉 以后怎么联系?

〈惠儿〉 再说怎么能随便把电话号码告诉陌生男人

〈惠儿〉 以后你还上网吗

〈惠儿〉 你是在家里吗

〈楚国一男〉 你是对的。以后如何联系。在家。你属于珍贵(稀有)的人

〈惠儿〉 并不是什么珍贵

〈楚国一男〉 结果快出来了

〈惠儿〉 对了,能问个问题吗

〈楚国一男〉 是

〈楚国一男〉 第一轮投票:大阪被淘汰!

〈惠儿〉 中国呢?怎么样了?

〈楚国一男〉 你在家吗?老公不管吗

〈楚国一男〉 开始第二轮投票

〈惠儿〉 在家

〈惠儿〉 他在看电视

〈楚国一男〉 每轮淘汰一些城市

〈楚国一男〉 你老公如何?你的问题呢?

〈楚国一男〉 不着急

〈惠儿〉 我是不关心体肓新闻的

〈楚国一男〉 这会改变一个国家的历史

〈惠儿〉 我俩人的意见相反,他希望成功

〈楚国一男〉 正常

〈惠儿〉 你们全家都在看电视转播吧

〈楚国一男〉 第二轮投票:有点奇怪

〈楚国一男〉 都在看,还有小孩

〈惠儿〉 奇怪什么

〈楚国一男〉 胜者:北京

〈惠儿〉 小孩多大了?你一边看电视,一边上网聊天你爱人不生气吗?

〈楚国一男〉 她不会管。尽管申奥心情很复杂,还是高兴

〈楚国一男〉x岁

〈惠儿〉 是的,

〈楚国一男〉 电视里都是欢呼声。但我担心一个人的生命!

〈惠儿〉 我老公都跳起来了

〈惠儿〉 他去阳台放鞭了

〈楚国一男〉 但愿奥运火炬照亮每个人的内心

〈惠儿〉 我也很激动

……

〈惠儿〉 你要下线了吗

〈楚国一男〉 如果想再聊天,网上见。谢谢!再见!

〈惠儿〉 再见

(希望在海外的中国人多和大陆人聊天。王地2001年7月14日自武汉发稿)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