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支持博讯,请点击广告条!十分感谢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大陆新闻

村民直选看中国共产党的民主认知

【博讯6月21日消息】 据美国时代周刊报道,山东省栖霞地区许多经民主选举产生的农村干部虽然三年任期已经过去一大半的时间,但是至今拿不到办公室的钥匙。甚至有些人当选后试图开展工作,却遭到当地雇用打手的毒打,家里的房屋也被破坏。报道以西城镇槐树低村村委会主任于脉通为例,说明农村选举中出现的严重问题。报道说,现年77岁的于脉通1999年5月击败村里其他九名候选人当选为村委会主任。虽然他上任已有两年多,但由上级任命的、把持权力长达24年之久的村党支部书记刘竹强却不给他工作所需要的会计帐本、银行发票和印章等。

根据当地人士的透露,槐树低村曾在80年代开办了一家酒厂,盈利17万元人民币,但是酒厂开办三年后停办,帐上这笔钱至今无影无踪。另外上级有关部门因要通过槐树低村建造通山公路向该村拨款50万元人民币,这笔钱也不知去向。村委会主任于脉通为此曾多次上访山东省府济南有关领导反映问题,但一直得不到回音。当地村民怀疑,槐树低村党支部书记刘竹强可能有后台撑腰。由于担心政治压力,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当地人士拒绝录音。但是,村党支部书记刘竹强本人在接受美国之音记者的采访的时候,否认了对于他的指控。

刘竹强说:他们讲财务不公开,支部大吃大喝,把钱都贪污了,现在市委、省委都进行了调查,帐务按照计委要求一个季度一公开,而不是一年一公开。他们上访说百分之14的帐是假的,不按照实事求是向领导反映问题,也不按照抱着治病救人的态度解决问题,而是 小事闹大,一棍子把人打死。

刘竹强还指责于脉通等村委当选后不干工作,而且从个人的恩怨出发,与支部书记对着干。

刘竹强说:我们是按照实事求是办事,选上了就要干工作,而他们却不干工作,只想把书记整倒完事。他们当中有些人完全是空架子。如果书记在工作中得罪一些人,他们把这些人纠集在一起,一天到晚找事,现在工作全停了。

*村委会干部面临生存问题*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研究中国农村基层选举的专家在接受采访时指出,自从79年农村实行改革,人民公社解体,尤其是82年制定有关农村选举法之后,农村干部制度出现了两套班子,一个是村民委员会,一个是村党支部。按照法律规定,村委会由村民直接选举产生。村党支部则按照党章规定由村里的党员选举产生,但实际操作过程中却是由乡党委任命或提名,这样一来,那些通过村民主自下而上直接选举产生的村委会干部在整个自上而下任命的政治环境中,就面临一个如何适应及生存的问题。

这位研究中国农村选举制度的专家在谈到农村出现的腐败问题时指出,农村实行选举后,有经济问题的原村干部反对选举或是不交帐务的情况非常普遍。他们掌握乡镇企业大权,并且把私吞的钱款分一部分给上面,如果乡里卷入其中,就肯定会站在村党支部书记一边。

美国时代周刊还报道,在槐树低村附近的北路沟村,情况更为严重。该村民选产生的村委会主任王进科因未经党支部的同意,开会调查村里的财务情况,被村党支部书记殴打,而就在王进科在医院养伤期间,一群歹徒打碎了他家窗户和门,王进科在农历新年时盖的第二栋房子和他家的田地也遭到破坏。报道援引王进科的话说,栖霞地区的腐败问题太严重了,不是我这样的小人物能够斗得过的。 在这之前,时代周刊还报道,去年王进科和栖霞地区其他50多名村干部集体致函中国全国人大汇报有关情况。但是,当局把他们的申诉又转回栖霞。结果是,这些村干部家的窗户被砸,电话线被掐断,田地被毁坏,他们被迫辞职。

*选举触及政治权力结构的冲突*

研究中国农村基层选举的专家指出,这些情况反映出中国农村地区社会和政治秩序的混乱,许多地方干部实际上已成为地方上的恶霸。但是,他指出,中国农村地区的贪污腐败以及政治上不民主、不公开由来以久,并不是选举以后才出现的情况。他认为,中国的农村选举不仅仅是一个程序上的问题,而是一个“牵一发而动全身”,触及整个政治权力的问题。他指出,目前农村选举中最大的问题是选出来的干部和党委任命的干部谁是核心的问题。他说,从选票来的权力和从上面授予的权力之间势必要发生冲突。按照有关法律,党支部是农村基层组织的领导核心。一种理解认为,村委会应该接受党支部的领导,但是,村民对自己选出的村干部只能作第二把手表示不满。这位专家透露,目前,中共中央组织部,中国全国人大以及民政部正准备联合提出一个文件,具体划分农村干部各项职能。他说,如果有关计划能加以实施,将是中国农村基层选举中取得的一大进步。(美国之音亚薇报道)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