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支持博讯,请点击广告条!十分感谢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大陆新闻

心丧三年——六四周年专访一名共产党员

【博讯6月04日消息】 (记者王地注:受访人为某中共机关干部,其虽同意发表此文,但不愿公开身份。以下记者问题简称“问”,该名中共党员的回答简称“答”)

问:明天是六四事件12周年,你对当年发生的事是怎么看的?

答:12年了,只要提起1989年,我浑身就会汗毛倒竖、皮肤发紧。那时我已参加工作,家有妻小,没有参加过游行和示威,但我听到看到了事情的发生。我个人始终是同情学生、而不太明白中央的做法。开枪的当天,也就是六月四日中午下班的路上,我看到游行队伍中白发苍苍的老教授嚎啕大哭,看到学生头上 缠的白布条,感到又一次灾祸降临在中国人头上。从那一天起,我对自己所在的这个党,丧失了最后的一点信心。我内心的信仰随之崩塌和改变。当晚两位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主持人一身缟素,神色肃穆地播报新闻,我想这代表了全国大多数人的心情。你知道,我无法公开表达个人的看法,但是,在我的内心,是穿了丧服的,为那些死难的学生和勇者,说是心丧三年一点都不错。

问:中共党内甚至民间有一种说法,意思是暴力(武力)镇压换来往后的稳定和继续的改革开放,这有道理吗?

答:这种说法有一段时间很盛行,现在还在提。但是,当时还有一种说法也得到公认,就是说中央又制造了一起会平反的事情,等着哪一天罢了。以我党员的身份,可能不该打这么一个比方:有人把你家的儿子给打死了,说是换来你下半辈子的稳定和幸福;这已经不是强盗逻辑的问题了!事物在发展中,六四事件的性质只能有一种说法,与其到一定的时候被逼着认罪,不如早些平反确定下来,争取主动,我这是替这个党着想,又有什么用呢?

问:我不明白,你的党龄不算短,受党“教育”多年,怎么会有这些想法?

答:你不知道,有多少人是因为信仰而入党的?不过随大流,形势比人强。特别是现在,入党不过是进身之阶,避免孤立的法则。我相信,真理和正义是一盏明灯,黑暗的东西又有多少人真的向往?现在,党内(吏治)腐败至极,权力狠过一切。心向何方?权宜之计吧。

六四过后,我手上有一本《刘晓波其人其事》的书,是青年出版社出的,名为批判“插手学潮的‘黑马’,煽动动乱的‘狂人’”,封面是刘戴着眼镜面目狰狞的画像。这本书影响我12年。我反复看过此书,认为里面的批判文章都没有力量,而作为“反面教员”刘晓波的言论,倒是提要钩玄,虽然言辞激烈,可没有什么不对的。薄薄的一百多页的一本书,比起李敖在大陆出的20册“大全集”来,更过瘾。你最近一年给我看的刘晓波的文章,比过去的平和成熟。我看他身在北京矢志不让当年,为中国有如此人物而甚幸。

问:这么说来,你是洁身自好、清廉如仪啰?

答:未必。六四过后,我相信凡是有政治良心、有人的良心的人,无不心如死灰而失去方向感。吃喝受礼,曾不断过。再有过分些的事,机会有,我不愿做而已。我虽看穿了,太腐败的事没有做,也不作“伤天害理”的事,本来官场无情,那一天栽进去,后悔莫及。现在说无官不贪,毕竟指的是有权力的大小官员,我早已没有“上进心”,只求安生不思富贵。

上个月,我一个在外省机关上班的同学,谈到会升职到“六一0”办公室管事,我劝他说,你哪里不好去,非要去搞这个事,“丧天害理”,不怕将来反过来,咬你一口受得了?他当时没有作声,后来没有为升职去到六一0办公室,这也就够了。

问:你觉得六四事件会在党内“平反”吗?

答:照现在看来,没有可能。不过话又说回来,中央的事很难说,历史上很多事,翻覆无定。说不定哪一天早上醒来,又出了什么大事呢。你不记得了,六四那天早上醒来,有几个人会真的相信开了枪呢?反正,我已无信心。

问:既然是这样情况,你不认为应该打破现有的政治局面,实行政治体制改革才行吗?

答:谈何容易。我们的中央领导人,不知谈过多少次政治体制改革的话题。你看朱镕基在回答外国记者关于政治体制改革的问题时,支吾其辞,竟说什么机构改革精简人员之类,避而不谈制度的问题,这是哄鬼呢。什么是政治体制改革?根本与机构改革精简人员无关。你想,要从自己身上割肉,是那么容易的?

问:1998年,国内有过组党的事,这不是进展吗?

答:我知道。很多人判了刑,至今还在抓。说实话,全国的资源都在共产党手里,随随便便地组一个党,又能拿什么为老百姓办事。既然无人能为百姓办事,百姓何必去拥戴你?我看气候难成,非一日之功。百姓们只能指望共产党大发慈悲,把国家搞好,过安顺的日子,但似乎又不可能。难说,我说不清楚。

问:既然你对六四事件的记忆这么深刻,没想过做点什么吗?

答:怎么做?做了什么,我会失去职位,失去房子,恐怕还要坐牢,妻小老人怎么办?很恐惧,难过这一关。

问:……(无语)

答:说了这么多,别说是我说的,我也不会承认,到此为止。以后再说,明天还要上班呢。(博讯记者:王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