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遒真言实:《抗美援朝:世界史上最荒唐最窝囊最无耻最卖国的战争》(七)
(博讯2016年10月23日发表)

    
    遒真言实:《抗美援朝:世界史上最荒唐最窝囊最无耻最卖国的战争》(七)
     ——“中国人民志愿军”是什么角色?炮灰
    
    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官兵们,在中共党国,被大张旗鼓颂扬为“最可爱的人”,歌颂了半个多世纪。2010年10月25日,习近平讲话仍然赞颂:他们不愧为中华民族的英雄儿女,不愧为祖国安全和世界和平的坚强卫士,无愧于“最可爱的人”的光荣称号。
    
    志愿军将士真的可爱吗?必须放在历史的镜子面前,认真地照一照。
    
    一、参战官兵可爱不可爱,关键在战争的性质
    
    如前所述,朝鲜战争,是斯大林金日成发动毛泽东参与谋划的侵略战争。理所当然,直接侵略大韩民国屠杀朝鲜半岛人民残杀联合国军的军人,不可能值得尊重,更不会可爱。
    
    二、“志愿军”的名称,就是耻辱的标记
    
    如前所述,“志愿军”这个名称,是1950年10月1日斯大林致电毛泽东要求中国出兵时确定的。
    
    1950年10月8日,毛泽东发布命令,将东北边防军改为中国人民志愿军,迅即向朝鲜境内出动;任命彭德怀为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
    
    明明是国家正规军、国家的国防军,为什么要改自己的大名?如此苟且?
    
    如果真是遭受外敌侵略,真是保家卫国,何不堂堂正正打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军”的旗号?
    
    不敢光明正大地亮明自己的身份,彰显了耻辱!
    
    三、“中国人民志愿军”是什么角色?看看苏联的决策
    
    1950年10月5日,苏共政治局开了一天会,确定:不惜一切代价,哪怕放弃北朝鲜也要避免直接与美国发生冲突。(这就是斯大林的决心。)并决定,撤出苏联在朝鲜的一切机构和人员。会后,斯大林立即致电毛泽东,要求中国出兵。(钱文军先生《朝鲜战争50年祭》)
    
    ——朝鲜战争的主要策划者,不惜一切代价,宁可丢掉北朝鲜也决不与美国发生冲突,坚决不让本国人民参战,却要求中国出兵。试问:中国人民志愿军是什么角色?
    
    **
    
    1950年11月30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决议,要求中国撤军并保证中国的利益受到保护。但苏联立即使用否决权否决了该议案。——此举说明了什么?在朝鲜战场上,中国军队的命运完全听由苏联摆布——不论中国是否会接受该议案,苏联使用否决权意味着它根本不希望也不允许中国退出朝鲜战争,而且不屑征求中国的意见。(钱文军先生《朝鲜战争50年祭》)
    
    ——试问:中国人民志愿军是什么角色?
    
    四、“中国人民志愿军”是什么角色?看看毛泽东的决策
    
    1950年10月6日,中共最高军事会议决定周恩来赴莫斯科向斯大林汇报,拿着出兵与不出兵两种方案。但7日毛却自己答复斯大林,同意他来电的观点并确认出兵且增至九个师。······令人失望的是,9日周恩来拉上林彪见斯大林时,斯却不打算出动空军了。于是周恩来一字不提中方已决定出兵,只说困难。并表示:如果准备不充分,战争僵持不下,还不如不出兵。林彪干脆提议让金日成上山打游击。斯大林激动地高叫:“那么,你们的决定就是不想派军队去朝鲜了,而朝鲜的社会主义很快就会崩溃了!”.11日斯大林、周恩来联名致电毛:苏方军援满足,空军至少两个半月才能做好准备。由于斯大林坚决不出空军,12日毛立即致电彭:“10月9日命令暂不执行”、“不要出动”。同日,周恩来与斯大林确定,放弃北朝鲜,让金日成流亡到中国去。史蒂科夫传达后,金日成痛苦地表示照办。······10月13日中共政治局紧急会议,讨论的结果是决定尽快出兵,但军备要租借、苏联空军必须两个半月内出动。10月14日在得到斯大林答应所给军备可以用信用贷款支付,并将出动16个团的喷气式飞机掩护后,毛同日决定19日出兵,但只到平壤、元山以北,“等候苏联空军的到来,然后再打。”15日15时毛致电彭:“17日出动”。接着斯大林又变卦,两个半月后,苏联空军也只到东北不进入朝鲜!17日17时毛急电彭,推迟出兵并立即返京。18日紧急会议终于正式决定19日入朝作战。我们的军队还是在没有制空权的极度困难条件下,听从斯大林的指挥,开到朝鲜为斯大林和金日成同美国佬拼命去了。(钱文军先生《朝鲜战争50年祭》)
    
    ——试问:中国人民志愿军是什么角色?
    
    五、“中国人民志愿军”是什么角色?看看志愿军战士是怎么冻死的
    
    《60年前朝鲜战争:一场代价巨大的“胜利”》(网易2013—07—27):
    
    严重的人道灾难
    
    志愿军第9兵团的许多将士来自南方,没有经历过北方寒冷的天气,也没有保暖经验。最重要的,由于仓促应战,他们在最冷的冬天进入朝鲜战场,却没有从上面得到最起码的保暖物资。
    
    1950年11月,华东战区的第9兵团在进入朝鲜前到达沈阳火车站,前来检查部队准备情况的东北军区副司令员贺晋年发现其中的第20军战士穿着单皮鞋,带着薄薄一层棉花的冬装衣被。部队本来有两个小时的时间来获得必要的御寒物资。但在兵团部命令之下,三个师还没有得到御寒物资就随列车过了鸭绿江。混乱的军事准备和指挥,最终成了夺命罪魁。
    
    根据2010年《文史参考》第12期,志愿军27军79师235团3连副指导员邹世勇回忆,他曾看到一个连的战士冻死在阵地上。邹世勇提到,他们当时的鞋还是胶鞋,所以在零下十几度的时候,脚都冻坏了。
    
    《血地冰天:抗美援朝长津湖战役纪实》一书记载,1950年12月7日,志愿军第60师第180团投入战斗。但接连下了30多小时的暴风雪,致使阵地上几乎全部人员被冻伤。12月8日下午起,第20军第58师第174团投入战斗。该团警卫连减员到只剩一个排。在零下30多度的寒冷中,该排所有人的手脚都冻坏了。
    
    《血地冰天:抗美援朝长津湖战役纪实》还记载,1950年12月9日,美军进攻并占领了1081高地,未遇志愿军战士抵抗,原因竟然是,阵地上的志愿军战士全部冻死。同样是12月9日,在水门桥附近的一处阵地上,美军未遇一枪一弹,原因相同,阵地上所有的志愿军战士都冻死了。
    
    彭德怀在一九五一年一月三十一日给毛泽东的电报中也谈到了志愿军的情况,“鞋子、弹药、粮食均未补充。每人平均共补五斤,须二月六日才能勉强完成。特别是赤脚在雪里行军是不可能的。······九兵团目前只能出动二十六军共八个团,须二月十八日才能到铁原做预备队。其余因冻伤均走不动(一个师三天只走十五里),到四月才能大体恢复健康,影响了我步兵比敌步兵优势,这是严重问题。······第三次战役即带着若干勉强性(疲劳),此(四)次战役则带着更大的勉强性。”
    
    根据《血地冰天:抗美援朝长津湖战役纪实》一书,20军刚到朝鲜不久就发生了冰冻造成的减员,许多人被遣送回国。在惨烈的长津湖战役中,有数百人因冻伤需要截肢,丝毫没有战伤纯因冻饿而死的有189人。
    
    《韩战/共军士兵命真贱 志愿军入朝4千多冻死长津湖》(阿波罗新闻网2013-02-21讯 作者:忆中思)写道:“1950年11月,中美两支王牌军在长津湖地区展开了一场激战。在零下30-40度的严寒中苦斗20天,但中国军人都只穿着单衣。此役战斗伤亡19202人,冻伤28954人,冻死4000余人。据当时在27军任营指导员的迟浩田(1988年授上将军衔)称,他是全营唯一没冻伤的。”
    
    **
    
    ——试问:中国人民志愿军是什么角色?
    
    六、“中国人民志愿军”是什么角色?看看督战队
    
    朱忠康《在朝鲜战场专杀自己人的志愿军督战队》:
    
    2012年4月30日,时年89岁的抗美援朝老兵李振举,在鞍山养老院面对到访者,开口便道:“朝鲜两年我没杀过一个美国鬼子,自己的人却杀得记不清。”其哭述他在督战队负责枪杀临阵脱逃的志愿军将士的经历,“不开枪自己就会被当叛徒枪决”。督战队见逃跑或后撤的志愿军官兵,就用机枪横扫。可怜这些年轻的生命,前进是死,后退也是死,只得无奈地飞蛾扑火,前仆后继倒在阵地前,尸积如山,血流成河。
    
    ——试问:中国人民志愿军是什么角色?
    
    七、“中国人民志愿军”是什么角色?看看人海战术
    
     人海战术,是联合国军总司令、美国将军李奇微对中国军队作战方式的说法。对此概念他的概括是:共军以密集的战斗队形,采取波浪式的冲锋方法,连续不断地冲击美军阵地,直至被美军密集的火力击退。——李奇微的应对之策是火海战术。
    
     李奇微举的战例是中国军队第四次战役中的砥平里战斗。——这是美军战术发生转变的一次重大转折点。
    
    这次战斗中,砥平里是美军防线中一个孤零零的突出点。坐落在一个直径5公里的小盆地里,周围都是小山包。汉城至原州的铁路从西北向东南横贯小镇,镇上还有公路通向四方。由此可见小小的砥平里实际上是一个战略要点。
    
    砥平里守军是由美军第二步兵师23团团长指挥的23团本部兵力,加上一个法国营在内的4个步兵营,一个炮兵营和一个坦克中队(相当于一个加强坦克连的编制),总共有6000多人。防守面积仅直径1.5千米。一共配备有6门155毫米榴弹炮,18门105毫米榴弹炮,还有一个连的防空机关炮,20多辆坦克和51门迫击炮
    
    本来美国第10军军长阿尔蒙德已经在视察砥平里后准许守军撤退,以免过分孤立而被歼灭。可是李奇微重新下了一道命令:“不准撤退,坚守砥平里!”
    
    攻击砥平里的是志愿军第39军、40军、42军3个主力军的4个主力师5万余人.——5万余人围攻6000人,这是当时的战斗态势。
    
    1951年2月13日,战斗由志愿军40军357和359团首先打响。
    一个当年参战的美军士兵描述:“当夜幕降临,四周响起了凄厉的军号声,他们(指志愿军) 从地平线满山满谷地涌出,不畏生死地往前冲······他们一排排地象麦捆子似的被机枪火力搁倒,后面又一排排地往上冲,又被搁倒······我们的机枪狂吐着火焰,枪管打红,臂膀打酸,看着满坑满谷的尸体,我对自己说,my God! 这不是战斗,这简直就是屠杀” 。
    
    14日黎明,美军的飞机铺天盖地而来,在环形防御阵地周围整整轰炸了一个上午,下午砥平里的美军又兵分5路在坦克的掩护下出来反冲击。志愿军的伤亡巨大。
    
    经过了一个白天的激烈战斗,天逐渐的黑了下来,中国军队向砥平里发起了更大规模更大面积更密集的攻击!志愿军参加围攻砥平里的参战部队都已经到位,完全包围了这个只有面积不到2平方公里的环形阵地。寂静的黑夜,突然在砥平里周围响起了血崩般的喊杀声和凄厉的冲锋号,美军防御部队匆忙发射照明弹照亮了战场。只见原来平坦的雪地中突然冒出了无数的志愿军战士,潮水般涌向美军的防御阵地。美军很快反应了过来,开始集中坦克和火炮阻击,同时轻重机枪和平射的高射机枪在阵地前组成了密集的火力网。悲壮地步兵冲击开始了,尽管前面的志愿军战士成排地倒在火力拦阻网下,可是后面地战士继续冲锋。根据一些曾经参战的美军回忆当年的情景:中国军队高呼万岁,端着明晃晃的刺刀,拼死冲锋。尽管我们的机枪全力开火,枪管都打红了,手臂都打酸了,撂倒了整排的中国士兵,可是后面的中国人继续踏着同伴的尸体进行冲击。
    
    战斗结果,志愿军4个主力师强攻2昼夜,全被打残,伤亡超过1万5千人,而美军伤亡才几百人。战斗到后期,美军突出包围圈,反击匆忙后撤的志愿军。据美军统计,志愿军没来得及带走或掩埋的战场遗尸就有4千多具。
    
    其实,人海战术是中共军队的传统。
    
    人海战术对火海战术,美国兵为此惊呆不已,李奇微将军战后喟叹道:“中国人不仅漠视生命的价值,也漠视自己人的生命。”
    
    ——试问:中国人民志愿军是什么角色?
    
    八、“中国人民志愿军”是什么角色?看看战俘们的悲惨下场
    
    请先看看,美国是怎么对待战俘的——
    
    朝鲜战争中,美军官兵上衣口袋里皆装有黄色尼龙绸质地的降书,上面印有13种文字,中文居首:“我是美国人,请不要杀我,并设法把我送回去。我会通过美国政府交涉,给你们以报答。”中国称其为投降书,美军称其为求救书。美军原则规定:丧失战斗力;敌众我寡战而必亡;继续战斗只会造成无谓伤亡的情况下,可向敌方投降。被俘期间,军饷照发,军衔照授,战俘回国同样受到英雄般的欢迎。
    
    请再看看志愿军战俘——
    
    志愿军共有21805人被俘,其中只有7千余人选择回大陆,另有1.4万余人选择去了台湾。
    
    据中方解释高级代表贺明将军所著《忠诚——志愿军战俘归来人员的坎坷经历》一书透露,在辽宁昌图县志愿军归国人员管理处(归管处)正式处理结论的志愿军战俘只有6064人,其余1046人是怎么处理的?贺明未作说明,官方也未有任何交待。尤其是第二批在中立区经过解释选择归来的440名战俘,不知去向,音信皆无,根本就没有送往昌图“归管处”。这些归来的战俘,在短暂的欢欣后,政治磨难随之而来。集中学习后,要求相互检举揭发,检举者与被检举者的命运其实并无差别,皆属“右倾保命,缴枪被俘”一类。吴成德是被俘职务最高的志愿军战俘,其《美军集中营亲历记》说:归管处领导对被俘人员的讲话始终贯串着以下指导思想:“第一、不管在什么情况下,被俘本身就是右倾怕死,就是可耻,为什么不和敌人拼死或自尽;第二、一个怕死被俘的人,怎能和敌人坚决斗争呢?即是有些斗争,也是迫不得已的反抗,因此只能交代过错不准谈有功,功过更不能相抵。第三、只能在主观上深挖错误原因,不能从客观上找理由。在这种极左思想的支配下,我们拼死回归祖国的6000多人,被认为全是右倾怕死变节。处理结果:除一两人外,百分之百终身控制使用,党员98%开除党籍。”。志愿军战俘张泽石1979年6月,给全国人大写申诉信:“没想到当年敌人的欺骗宣传‘你们回大陆去,只会挨整挨斗,一辈子也不得翻身’竟成了我们六千多人的悲惨现实。”审查战俘的军官对战俘说:“共产党的字典里没有‘被俘’这两个字,你战斗到弹尽粮绝后,你怎么不学‘狼牙山五壮士’跳崖自尽呢?当俘虏活着回来就是人民的罪人!”
    
     当初选择去台湾的战俘,曾被谩骂为背叛祖国和人民,1987年,台湾开放大陆探亲,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当年赴台的志愿军战俘。那些选择回大陆而后劳动改造的战俘,与腰缠万贯的赴台战俘见面后,痛哭流涕感慨万端,自叹天差地别。
    
    ——试问:中国人民志愿军是什么角色?
    
    总之:这些志愿军战士,是被迫参战侵略韩国的,也是受害者,吃苦了,牺牲了,值得深深的同情。但是,可爱吗?连毛泽东、中共中央都不爱,怎么能可爱?一支仆从军的士兵,怎么能可爱?一支侵略军的士兵,怎么能可爱?
    
    士兵可爱不可爱,关键在战争的性质。许多法西斯德国、日本的士兵,都具有浓重(狭隘)的爱国主义思想和强烈的无私献身精神,谁能说他们可爱?
    
    中国人民志愿军究竟是什么角色?——两个字:炮灰。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z_special/2016/10/20161023125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