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朱敦法:瀋陽軍區「六四平暴」秘聞
(博讯2014年06月05日发表)

    ● 本文是大陸讀者來稿,提供一九八九年六四參與鎮壓天安門民運的瀋陽軍區若干部隊的番號與軍官姓名及活動情況。
    
     二十一年前的「六四」,中共黨軍││解放軍「平暴」部隊,對北京抗議民眾進行血腥鎮壓。一九八九年六月三日,集結在北京郊區、城區的解放軍各部隊,荷槍實彈迅速突進天安門廣場進行清場,其中就有瀋陽軍區。
    
    瀋陽軍區派出部分部隊,自五月二十日至八月二十日,長達三個月在北京執行戒嚴命令,當時在瀋陽軍區任中將副司令員職、後任廣州軍區司令員、國防大學校長的朱敦法上將稱此舉「奉中央軍委命令」,但是軍委何人的命令,他沒有提及。當時的中央軍委主席鄧小平、第一副主席趙紫陽,常務副主席楊尚昆,總參謀長遲浩田上將。瀋陽軍區的司令員劉精松中將,政委宋克達中將,他們都是當事人。
    
    少校軍官于榮祿死於誰的子彈?
    
    朱敦法在一九八九年出版的瀋陽軍區主編《制止動亂、平息反革命暴亂英雄譜經驗錄》一書序言中說,部隊經受了「血與火、生與死」的考驗,「圓滿完成了制止動亂、平息反革命暴亂的光榮任務」。
    
    朱敦法提及的一名營級少校軍官于榮祿,六月四日凌晨「光榮獻身」,後被鄧小平授予「共和國衛士」稱號。
    
    實際上,這名軍官來自瀋陽軍區八一零四三部隊,是便衣,為了採訪所謂暴徒襲擊解放軍的第一手資料,獨自從東三環路徒步到天安門,凌晨行至東單附近時,遭到襲擊,中彈身亡。瀋陽軍區的資料宣傳于榮祿遭「暴徒襲擊」卻沒有提出證據。當時天安門附近全是武裝軍人,民眾和學生也不可能得到槍枝子彈,而且解放軍當時的誓言是「人在武器在」,他怎麼可能死於「暴徒」呢?于身著便衣,很可能死於平暴部隊的槍殺。
    
    于榮祿是瀋陽人,一九五七年生,十九歲當兵,三十二歲死。他的孩子生於一九八八年四月三十日,如今二十二歲,長大成人了,他該如何面對自己的父親死於「暴徒襲擊」的歷史真相呢?誰才是真正的暴徒呢?
    
    「神槍手連」和「尖刀連」
    
    瀋陽軍區派出鎮壓部隊,居然還有「神槍手四連」,這個稱號是國防部授予的,瀋陽軍區宣傳他們「令暴徒畏懼、使人民放心」。八九年六月三日晚,八一一八四部隊四連從北京郊區通縣向長安街開進,在北京廣播學院時遇到路障,六月四日凌晨,保護「兄弟部隊四輛坦克、裝甲車」向天安門突擊,四日凌晨五時十分,四連到達天安門廣場清場,在廣場守了三晝夜,七日才撤離,不知道他們一路上遇到多少被稱為「暴徒」的民眾,而這些民眾僅僅是設置路障和用石塊、磚頭、汽水瓶阻攔軍人,其中又有多少人死於他們這些「神槍手」的槍口,二十一年來,更多的真相尚未揭開。
    
    瀋陽軍區不但有「神槍手四連」,還有「尖刀連」,八一一八二部隊七連就是這樣的所謂「鋼鐵連隊」,六月三日晚從集結地到天安門廣場突進,有十二名軍人向中共黨支部遞交了「火線入黨申請書」。他們同樣遭到了數萬北京市民的圍堵,瀋陽軍區政治部的資料卻說他們受到了「暴徒的瘋狂襲擊」,四日兩點三十分,部隊達到北京火車站,三點四十分達到廣場,一路受到阻攔,所謂「暴徒」,不過是扔磚頭、石塊和燃燒瓶,並不持有具有殺傷力的槍枝彈藥,八一零五一部隊的中校團長唐中偉率他的士兵,六四凌晨五時到達廣場也說「沒丟一槍一彈」,可這些「暴徒」不幸成為持槍軍人殘酷鎮壓的對象。
    
    士兵混入高自聯偵查內情密報高層
    
    瀋陽軍區的部隊還參與對大學生學運的鎮壓,其中八一二零四部隊二連「查獲大學生高自聯組織負責人寫的〈我們的教訓和任務〉」等所謂罪證,六月九日二連士兵在商場和街頭巡邏,參與搜捕散發傳單的北京「工自聯」的一名常委,二連士兵又化裝成「工自聯」成員抓捕「工自聯」一名苑姓負責人。八一二三七部隊還參與抓捕一百四十一人,其中有「市民自治聯合會」副會長和後勤部長。
    
    瀋陽軍區八一一八二部隊的上校團長(部隊長)艾虎生,瀋陽人,「六四」前出發到北京,在河北秦皇島受阻,他命令部隊吸取經驗教訓,進行「執勤、巡邏、搜捕、巷戰、重點目標警衛等訓練」,準備突入天安門廣場。三日十八時二十分,艾虎生行至東城八王墳時就遭到上萬民眾阻攔,撤到高碑店迂迴,二十一時五十分在高碑店突進又遇到上萬人阻攔,直到六四這天凌晨二時二十分他的部隊六百人才趕到北京火車站,他要求「不惜一切代價到達天安門廣場,保衛黨中央,保衛共和國。我要是死了,你們抬也要把我的屍體抬到天安門廣場」,三點三十分到達廣場參與清場,「結隊自西向東壓進」,「將盤踞在紀念碑附近為非作歹的人群驅趕出去」,而後又拆除帳篷,堅守廣場,六月七日才撤出,進駐北京慈雲寺。
    
    其間,他積極組織部隊「抓歹徒、端黑窩」。如今二十一年過去了,當年的上校團長,如今已是中將,升任成都軍區參謀長,還有一年時間他就要六十歲退休。
    
    軍官參與搜捕學運工運領袖
    
    瀋陽軍區的部分部隊軍官和士兵不但參與「六四」鎮壓,還親自參與混入北京「高自聯」隊伍,八一二三七部隊中校副參謀長李文江,瀋陽人,一九五三年生,十六歲當兵。他自五月二十六日起就開始化裝進城偵查,到六月三日先後搜集整理三十一份情報,其中有「高自聯組織負責人改組」、「組織五千人絕食團」、「對付戒嚴三條政策」,五月二十八日又混入廣場紀念碑下的高自聯總部,以自己是去「廣播站取稿子的,沒有帶通行證」的名義,摸清高自聯的真實情況然後向上級密報,五月三十日他還趁混亂之機率偵察組混入廣場獲取〈高自聯常委緊急會議紀要〉。六月四日晚十九時他又率部隊轉移部隊,稱「解放軍只能前進,絕不後退」,七日以後又負責搜捕所謂反動組織,抓捕一百二十八人,立一等功。
    
    「六四」部隊鎮壓,由中共中央軍委決定派兵遣將,主席鄧小平是最高決策者,第一副主席趙紫陽已失去權力,常務副主席楊尚昆掌握具體情況,瀋陽軍區八一零五一部隊六四之前突進北京,負責迅速開通通信樞紐、快速準確接轉電話,提前四十六小時到位,在四、五、六、七日最緊張的時期「保證了首長指揮」。
    
    六月五日晚,軍委副主席楊尚昆急需瞭解巡邏部隊遭到槍擊的情況,其工作人員十分鐘之內打了三次電話瞭解,該部及時處置,「保證了迅速瞭解和報告情況」。六日晨,北京市長陳希同十分鐘之內也打了三次電話,均接通,他們後稱「領導非常滿意」。當時北京情況,全民敵視政府,數百萬民眾參與圍堵戒嚴士兵,報紙電台電視台倡導新聞自由,反映民心所向,但中央軍委秘密調用軍用設備,楊尚昆、陳希同也不再使用普通電話,而是用軍區直通專線電話,實施鎮壓。
    
    瀋陽軍區該部隊後來總結六四前後三個月的情況,稱「開設電台四十八部,架設長途線路廿五條,計三十公里,接轉電話一萬九千次,均無差錯」,其中鄧小平、楊尚昆等決策者下達了多少鎮壓命令,目前還沒有具體數據證實,但他們指揮鎮壓的真相不可能永遠蒙在鼓裡。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z_special/2014/06/20140605045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