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1999年朱镕基访美“最黑暗的一天”发生了什么
(博讯2013年08月24日发表)

    
    来源:凤凰网历史
    
    1999年朱镕基访美“最黑暗的一天”发生了什么


    
    核心提示:接下来是中国人此行最黑暗的一天。他们后来说,美方公布那个“声明”之前没有通知中方,更未经过中方同意,还说那附件上所谓“最大的让步”,只是美国人的要求,中国人“没有同意”。
    
    朱镕基对于中美关系的真实情感,也是在那次欢迎仪式上突然爆发出来。他的演讲语气婉转,言辞优美:“当我们到达阳光之城洛杉矶的时候是春雨连绵,在我们离开洛杉矶的时候是雨过天晴,当我们到达华盛顿的时候是阳光灿烂。”谁都可以听出,这不是他的一贯风格。他的讲话一向直来直去,极少使用华丽辞藻,但这些话正是他此时的心情。他忧心忡忡却又满怀希望地对美国人说:“我们之间会有不同的意见,只有有不同意见的朋友,才是最好的朋友;唯有诤友,才是挚友。”掌声响起,有人还大声欢呼,他环顾四周,可以听出来,那掌声和欢呼声不仅出自礼貌,也包含着某种真诚,于是觉得受到鼓励。
    
    中国总理抓住每一个机会尽力施展东方式的开朗、随意和幽默,表面在嘲笑自己,实际上是十足的自信。他对着一大堆美国记者拍拍自己心窝,又指指身边的美国总统,笑着说:“我的心跳在加速。我没有他有经验。他对付你们是很有经验的,我没有。”记者们一听就知这个人不好对付,可又没有反感。他在丹佛市十六街的商店里买了两顶美国帽子,然后在科罗拉多州州长举行的晚宴上说,这是为了“帮助消除中美贸易逆差”,听众捧腹大笑,他又说,“不过是你们州长出的钱”。在芝加哥,一个农场主普里茨克送给朱镕基一头牛,有640公斤重。他连连道谢,又说这东西作为宠物有点太大了,只好转送中国农业大学。美国记者一向喜欢幽默,讨厌一本正经,现在都被他迷住了。“共产党的领袖不都是正襟危坐,铁面冷眼的吗?他可不像。”华盛顿一个爱说笑话的人说,“不如选他来做共和党的领袖吧。”
    
    可他还是属于共产党的。他胸有成竹地回答美国记者的提问,告诉他们,他的国家和美国在世贸组织问题上已经清除了主要障碍,“如果要我说老实话,现在的问题不在于差距有多大,而在于目前的政治气氛”。有人提到,香港报纸上说他给美国人“送大礼”来了。他说他正要谈到此事,这种提法不正确,因为“大礼就等于政治献金,对克林顿总统十分不利啊”。然后话锋一转,说中国要加入世贸组织就必须符合它的游戏规则,“不做出让步是不行的”。记者追问中国“让步”了什么,他就不再往下说了。不过,总统和总理都宣布,将要发表联合声明说清这件事。
    
    记者招待会还没结束呢,美国贸易谈判代表办公室的官员就在会场外面散发那份“中美联合声明”了,还有一份长达17页的附件,这是把中国人的“出价”全都公开了。事情在一秒钟里就被搞得一塌糊涂。有人说这是白宫那帮人弄巧成拙,其实也不全对,白宫本来不想做什么,不过是想告诉后院里那些说三道四的人,他们正在逼中国人让步,而且已经大见成效。
    
    但是朱镕基和他的随行人员都被激怒了。接下来是中国人此行最黑暗的一天。他们后来说,美方公布那个“声明”之前没有通知中方,更未经过中方同意,还说那附件上所谓“最大的让步”,只是美国人的要求,中国人“没有同意”。吴仪开始激烈地指责巴尔舍夫斯基,后者反唇相讥,还按照总统指令提出新要求。
    
    如她预料的一样,中国人不仅不接受,还觉得受了愚弄。两个女强人整整吵了一天,谁也不示弱。那个早晨,朱镕基很早起床,跑出来和美国的13个议员一起吃饭,苦口婆心地向他们解释中国的立场,还让每个美国人都说出自己的意见,结果发现国会里很多人根本不明白中国和美国正在谈些什么。他既惊讶又迷惑:既然如此,他们凭什么反对他们的政府正在做的事情呢?
    
    到了晚上,吴仪和巴尔舍夫斯基还没吵出一个结果来。拉德饭店有个盛大的晚餐会,是专为欢迎中国总理的来访举办的,好几百人坐在那里等着客人来临。预定时间过去一个小时了,朱镕基匆匆进来,随行人员中缺了好几位。“今天是个糟糕的日子。你们知道我刚才为什么迟到吗?”
    
    他一进门就向主人解释,“就因为在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谈判出现了麻烦。”大家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听他接着说:“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已经做了很大让步,但是美国方面还要我们做更大的让步,我不是担心要下台,我担心即使我签了这个协议,我现在没办法说服我们中国老百姓呀!”
    
    一听便知他的心情极坏,可是他一如既往,嘴里说的也是心里想的,所以大家全都屏住呼吸,侧耳倾听:“美国的电话现在采用的是CDMA系统,而欧洲和中国采用GSM系统。现在我们决定采用CDMA系统并且和美国合作。这个市场有多大呢?中国去年一年就增加5000万部电话,这个增长的速度会越来越快,所以这是一个难以想象的广阔市场。我认为我的谈判对手不像我一样是工程师出身,他还没有看到这个意义。我想在座的各位能够看到这个意义,因此让我们共同努力,抓住这个机会而不是让这个机会失掉,否则我只好让给欧洲了。”
    
    他讲完这些,回到自己的座位上,400多人站起来为他鼓掌。据在场的记者描述,这掌声持续了半分钟。
    
    拉德饭店里掌声不断,威拉德饭店里两个女人之间的唇枪舌剑也没有完。中美谈判始终没有结果。到了凌晨2点,等在外面的记者得到消息:谈判濒于破裂。巴尔舍夫斯基说她要撤出了,吴仪以牙还牙,说中国总理离开华盛顿的日子不会因为谈判无果而延期。言外之意是中国人打算空手而归了。
    
    如前所述,巴尔舍夫斯基本来不想这样,现在看到这局面,不免遗憾,于是又坐下来,心里打定主意要给中国人一个交代。这样又熬了三个小时,她和中国人就《中美农业合作协议》达成一致,还同意取消美国单方面发表的声明,删除附在声明之后的三个附件。尽管“一揽子协议”没有最后结果,还是让中国人找回了部分颜面。天将破晓时分,朱镕基所说的这位“最难对付的谈判对手”走出来,向等候在外面的记者宣布这一切。她本来就瘦,即使神怡气爽之时,也是一副苦相,现在经此不眠之夜,殚精竭虑,不免满脸疲倦。一个中国记者看了,不禁感叹这美国女人“如此憔悴,面容变化了很多,有点儿不敢认了”。
    
    巴尔舍夫斯基再次扮演强硬角色,把满怀希望的中国人晾在一边,这是代表克林顿政府的,但是她很快发现,冷落了中国人也就是冷落了他们自己。中国人的飞机刚刚离开华盛顿,她就成了克林顿的“替罪羊”。国会议员指责白宫可能失去了与北京达成一项有利协议的机会。
    
    那些最有影响的报纸——《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华盛顿邮报》,几天以前还在指责白宫对北京过于软弱,现在却又不约而同地说它没有弹性,连这么好的协议都不知道拿下来,还说此举造成的后果一时难以估量,但必是非常严重。
    
    那些大公司的老板看到中国人一下子做出那么多让步,以为大功告成,全都惊喜万分,忽然听说白宫还是不肯签约,都说克林顿的愚蠢让美国“错过了火车”。参议院财政委员会打开大门,把巴尔舍夫斯基叫来向他们报告谈判情况。巴尔舍夫斯基早知情势不妙,战战兢兢地说完了,就听见参议员查菲说:“那可不是好消息。他们肯定已经做出很大的让步。”
    
    巴尔舍夫斯基代人受过,有苦难言,赶紧叫他们放心,说她确信最后能与中国达成一项很好的协议。可是批评还是像暴雨一样朝她倾泻。有人说白宫已经失去一次有利可图的机会,有人说白宫正在逼中国人收回已经做出的承诺。参众两院从来都是指责白宫对中国过于软弱,老实说,克林顿这一次接受强硬派的主张,很大程度上就是为了让那些议员满意,可是现在这些议员好像比中国人还要愤怒。
    
    阿拉斯加州的共和党参议员穆尔斯基,索性把克林顿的决定说成是“政治上的胆怯行为”。“我认为,一项好的经济协议可能确实成了政治的牺牲品。”他尖刻地说,“不管是因为愚蠢和无能,还是因为权术。”参议院财政委员会主席罗斯的话倒是比较委婉,只是说“中国的市场开放程度与工业化国家已不分上下”。这分明是告诉白宫,不能指望从那份协议上占到更多便宜了,你要有本事,就走进他们的市场中去好了。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z_special/2013/08/20130824225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