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1976年胡耀邦向叶剑英提建议:停止批邓 人心大顺
(博讯2012年08月12日发表)

    
    来源:人民网 作者:满妹 李理
    
    核心提示:1976年10月10日,胡耀邦给叶帅提出三条治国建议:第一,停止批邓,人心大顺;第二,冤(狱)案一理,人心大喜;第三,生产狠狠抓,人心乐开花。
    
    胡耀邦 资料图
    1976年胡耀邦向叶剑英提建议:停止批邓 人心大顺


    本文摘自:人民网,原载于:《北京日报》,作者:满妹 李理,原题:女儿的视角,独特的史料价值——学者品评《思念依然无尽——回忆父亲胡耀邦》
    
    胡耀邦诞辰90周年的时候,中央召开了纪念大会,再次肯定了胡耀邦的历史功绩。满妹的《思念依然无尽——回忆父亲胡耀邦》一书,是为纪念她的父亲而写的,此书出版后,受到读者的广泛关注和好评,销量已突破20万册。前不久,值此书出版一周年之际,当代中国文学所与胡耀邦史料信息网联合举办了该书的研讨会。曾任中央宣传部副部长、中央党校副校长的龚育之等20余位专家、学者,从学术的角度对满妹这部著作的史料价值进行了研讨。
    
    关于党内重要人物的研究,仅有“五大件”是不够的中央党校原副校长龚育之在发言中指出:近年来,我们党的高层政治领导人去世以后,逐渐形成一个“五大件”的规矩:一是要出版一套选集;二是要出版一部传记;三是出版一部年谱;四是出版一个画册;五是制作一个电视片。这“五大件”是我们党对已逝的领导人表示怀念、表示要继续发扬和学习其精神的一套东西。这一套东西可以说属于正史。但是,只有这么一套还不够。正史的东西有好处,但也有局限性,比如传记、年谱就很难写得比较生动,比较亲切,比较引人。究其原因,是因为缺乏一个角度,就是像满妹写的《思念依然无尽》这样一种角度。她写胡耀邦的一生,有一个特殊的侧面,特殊的视角,就是她作为胡耀邦的女儿,在家里跟他共同生活很长时间,这样的体验是别人(包括在他身边的秘书)所没有的。

《思念依然无尽》:一部有公共价值的私人回忆录
    
    关于回忆录,有一些思念性的回忆是完全私人化的,但对于另外一些人物的回忆则是公共性的,它意味着一个公众关切的人物生命的价值在公众之中的延伸。对于曾经在历史的重要转折关头扮演过重要角色的人物,亲人的回忆就不仅仅是私人记忆的抒发,而且是社会对于他的价值和意义的发掘和认识的重要的部分,是一个人的历史和一个社会的大历史之间扣连的纽带。北京大学张颐武教授认为,“满妹的这本书正是这两种回忆的共同的展开。所以,此书既是私人的纪念,又具有公共的价值”。
    
    《理论动态》原主编、中央党校教授沈宝祥指出:这本书,是满妹蕴积多年,和泪而成的作品,历尽艰难而问世。全书在字里行间,流淌着女儿对慈父的无尽思念。满妹细腻、温婉地叙述了许多家长里短的细微小事,展示了耀邦作为一个最慈祥的父亲,也是女儿最善良的益友的形象。这是耀邦作为领袖人物的另一面。因此,这本书具有独特的史料价值。
    
    史料的价值在于它的真实,与会学者指出,满妹的这本回忆录的最大特点就是真实。中央文献研究室原秘书长高勇在发言中说:“我在耀邦同志身边工作几年,朝夕相处,共同生活,同经‘文革’,同住‘牛棚’,同下干校,根据我的亲身经历,亲耳所闻,可以证实满妹的书写得真实,实事求是。可以说,这是一本真实的书,写出了真实的历史,写出了一个真实的胡耀邦。”沈宝祥强调指出,“满妹在写这本书时,她的哥哥嘱咐她,‘父亲一辈子实事求是,我们对父亲也不能说过头话。’(见《思念依然无尽》,第209页)我觉得,满妹在行文中注意了这一点。”

《思念依然无尽》:胡耀邦研究的“五朵金花”之一
    
    近年来,社会上陆续发表和出版了一些关于胡耀邦的文章和著作,产生广泛影响的有五本,第一本是《胡耀邦与真理标准问题讨论》(原名《真理标准问题讨论始末》),第二本是《胡耀邦与平反冤假错案》,第三本是《怀念耀邦》,第四本是《胡耀邦传》,第五本就是满妹的这本《思念依然无尽》。中央党校党史部教授韩钢把这五本书称为胡耀邦研究的“五朵金花”。他指出,这五本书各有不同的视角,前四本都是胡耀邦生前友好或研究者的作品,后一本则是胡耀邦女儿满妹写的回忆录,格外引人注目。作者搜集大量文献资料,采访了她父亲的许多生前友好和同事,阅读了大量回忆和研究著述。作者由于其特殊身份,在书里披露了许多不为人知或知之笼统的史实,既有党、国大事,也有生活细节。韩钢教授在发言中还举了书中这样一个例子:“文革”中高层考虑重新安排胡耀邦的工作,但要他再做一次检查。对这样的重新“出山”的机会,胡耀邦却倔强地表示:“该检查的我都检查了,没有什么可说了。”还对家人说:“我才不会无限上纲,自己把自己骂个狗血淋头,换个中央委员或候补中央委员当当呢。”这样的史实,只有家人披露,一般读者才会知道。这样的细节非常珍贵。

本书对于研究中共党史和我国改革开放史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专家学者们一致认为,这本书有较高的学术价值和理论价值,书中披露了许多具有思想和学术价值的资料。因此,这本书对于研究中共党史,特别是研究十年文革史、拨乱反正史、改革开放史的学者来说,都值得认真读一读。沈宝祥教授高度肯定了该书在研究关于真理标准的讨论和在中国实践社会主义的讨论方面所提供的重要资料价值。他举出这样两条:
    
    一是关于“科学技术也是生产力”观点的提出。1975年,胡耀邦主持起草的《科学院工作汇报提纲》第一次提出了“科学技术也是生产力”的观点,邓小平特别赞同这个观点。(同上书,第195页)沈宝祥说:这件事,“耀邦也对我们讲过。他说,知道马克思有这个观点,但找不到原话。请教了许多老师,都说有这个话,但也说不清出处。后来花了很大功夫,终于找到了。很显然,耀邦是要以老祖宗的这个观点,并找到原话,去反对轻视科学技术的‘左’的思想”。
    
    二是1976年10月10日,胡耀邦给叶帅提出三条治国建议:第一,停止批邓,人心大顺;第二,冤(狱)案一理,人心大喜;第三,生产狠狠抓,人心乐开花。(同上书,第208页)这三条,反映了党心民心,抓住了治党治国的关键。10月8日,叶帅派他的儿子叶选宁来告知耀邦粉碎“四人帮”的大好消息,并要求他提出治国建议。正如满妹在书中记载,“选宁走后,父亲激动得不说话,只是在客厅里一个劲儿地踱步,久违的笑容在父亲的脸上荡漾”。
    
    总之,满妹的这部私人回忆录,提供了大量鲜为人知的历史细节和重要史事,开拓了史学研究的新空间。( 整理:李理)
    
    本文来源:人民网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z_special/2012/08/20120812153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