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金正日1978年派人将韩国女影星迷晕后绑架至朝鲜
(博讯2011年12月22日发表)

    
    来源:凤凰网历史
     (博讯 boxun.com)

    核心提示:崔银姬是韩国最著名的电影明星之一,崔银姬出差去香港时被骗去与一个电影企业家约会,而这个电影企业家却是朝鲜特工伪装的,在这个约会中,崔银姬被下了药,醒来时她已经身在一艘船上了。
    
    崔银姬(电影演员):船里有一幅金正日的肖像,每当我看到它都不禁感到晕眩,当我被扶下船,我听见一个声音说道,欢迎你,我是金正日。
    
    凤凰卫视2011年12月21日《凤凰大视野》,以下为文字实录:
    
    卢琛(主持人):如果评选现代战争之最的话,在持续战争状态最长这个项目上,朝鲜半岛或许会拔得头筹。
    
    因为从理论上来讲,1950年爆发的朝鲜战争,直到今天也没有结束,交战双方在1953年7月签订的只是一份暂时休兵的停战协定,而不是结束战争的和平协定。
    
    不过朝鲜半岛总算是在1953年进入暂时的和平状态,可是这个相对稳定的局面,在40年后突然失去了平衡点,1994年,由于核问题,美朝之间再次爆发激烈对抗,大战一触即发。
    
    不过,也许是40年前那场战争的惨痛记忆过于深刻,美国还是决定在动武之前尝试一下外交途径。于是前总统卡特飞临朝鲜,3天之后,对抗有了奇迹般的逆转,朝鲜领导人金日成以获取经济援助为回报,同意冻结研发核武器的钚项目,战争之神与朝鲜半岛擦肩而过,空气中洋溢着一丝谨慎的欢乐气氛,然而这种欢乐并没有持续多久。
    
    解说:1994年,朝鲜国父金日成逝世,自此之后被称为“最亲爱的领导人”的金正日独掌大局,外界曾经期待他在葬礼上进行一次不同凡响的演说,但是金正日就像父亲金日成在世的时候那样,依旧保持了沉默。
    
    当然,面对金日成的离去,这个国家的人民似乎并没有像他们的继任领袖那样隐忍克制。
    
    温迪·谢尔曼(工作于美国国务院):当时人们很担心,并且我认为,当时人群中蔓延着,朝鲜正在走向衰落的流言,因为他们认为,金正日并没有他父亲那样的声望,能让人们继续跟着他,把金正日的事业进行下去。
    
    解说:人们的担忧并非空穴来风,从1974年,金正日正式成为金日成的法定接班人,一直到1994年金日成去世,这20年的岁月中,金正日一直笼罩在父亲的阴影之中,如今他虽然大权在握,但是有何德何能,让社会主义朝鲜沿着父亲金日成所创立的道路,继续走下去呢?
    
    唐纳德·格雷格(前美国驻韩国大使):那时候朝鲜整个感觉是,我的天,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
    
    卢琛:父死子继,这样的权力世袭制度在现代国家中十分鲜见,在社会主义的阵营中,也是前无古人的事情,也许是考虑到如此传递权力存在着不小的难度,金日成在世的最后几年,大部分精力花在了筹划长子金正日的接班上。
    
    从1990年开始,金日成就为金正日的接班谋篇布局,甚至提前将军权交给了金正日本人,不过金正日的接班之路并不平坦,他甚至遭到了朝鲜劳动党内部强有力的反对,金日成去世,金正日失去了强而有力的后盾,面对这样一个错综复杂的后金日成时代,他该如何应对呢?
    
    解说:金正日消失了,他淡出了公共视线,据路透社1995年7月份的报道称,金正日在金日成逝世后的一年多时间里,只在公众场合露过两次面,而在随后的日子里,金正日也只是出现在一些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纪念场合中,比如8月15日朝鲜摆脱日本殖民统治取得解放50周年纪念日,还有9月9日建国日,以及10月10日朝鲜劳动党的成立纪念日。
    
    尽管朝鲜并没有显示出动荡的局面,但是金正日的深居简出,还是引起了外界不少猜测,特别是作为朝鲜劳动党的头把交椅,朝鲜劳动党总书记这个职位一直空缺,更是让人对于内部权力斗争产生了无尽的想象空间。
    
    然而1994年7月20号日本《读卖新闻》发表的一篇文章,不但终止了人们的猜测和想象,也彻底揭开了金正日深藏不露的谜团。原来,按照朝鲜民族的自古习俗,要为去世父母守孝三年,以此体现子女的效忠,而在举行葬礼时,丧主不发一言是祖传的规矩,所以金正日在父亲金日成的追悼会上只是沉痛默哀不发一言,此后消声匿迹也是在为父亲金日成守孝。
    
    当然遵从古训,恪守孝道并不代表金正日放弃了权力,相反三年之中,金正日在通向权力顶峰的道路上获得了巨大的成功。由于从朝鲜劳动党那里得到的支持很少,金正日转而向军队寻求支持。
    
    为此,他提出了“先军政治”的思想,简单来说,就是一切以军事工作为先,一切以军事工作为重,用朝鲜媒体的话一言以蔽之,那就是“没有糖果可以活下去,没有子弹就不能生存”,此外,金正日也着手重新改组军队,在高级军官这个层面上大换血,扶持自己的势力,而这些人也享受了权力的果实。
    
    赛力格·哈里森(华盛顿特区国际政策研究中心):他的确在和他们玩游戏,他给他们大把大把的钱,有些将军同时担任朝鲜某些大型企业的头儿,所以他们一起分享权力带来的经济利益,控制原材料的出口,黄金、锰、铁。
    
    卢琛:1997年9月22号清晨,朝鲜中央广播电台的播音员以惯常的激昂铿锵的语调发布消息,我们的党和人民伟大的领导者金正日同志被推举为“党的总书记”。
    
    10月8号,在这个被朝鲜媒体称之为“历史性的日子”里,金正日正式出任党总书记一职,对于金日成去世后形成的权力真空的猜测,到了这一天被终结,而终结者就是韬光养晦具有政治智慧的铁腕人物金正日。
    
    画中音(插播朝鲜纪录片片段):在世界许多国家,社会主义政党崩溃,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经受严重考验的时候,金正日同志指示举行全国党支部书记讲习会,发表了历史性著作,提出了把全党所有党支部,都造就成为忠诚的支部的任务。金日成主席高兴地说,金正日同志是一切成功和胜利的象征,没有金正日同志就没有朝鲜,也没有自主化的世界,只有金正日同志在,世界的自主化才能得到实现,21世纪也才能光辉灿烂,21世纪将是金正日世纪。
    
    卢琛:一位地缘政治学家曾经说过,所谓东方的神秘,更多的是由于社会政治体制不透明造成的,也许正是这种不透明性,也让朝鲜第二代领导人金正日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在朝鲜,金正日被视为神一样的人物,拥有各式匪夷所思的传奇经历,但是在不少西方人的眼中,金正日是身披铠甲的斗士,不但在国内斗争中披荆斩棘浴血奋战,在国际政治格局中,也是不折不扣的强硬派领导人,金正日的这个国际形象多少有些负面的成分,究竟哪一个才是他的真身呢?
    
    解说:自掌权之日起,金正日就时时刻刻处于国内国际的政治漩涡中,不过面对这些看上去纷繁复杂的琐事,他仍然会抽出时间给他的初恋,那就是艺术,金正日创作歌剧、电影,并为艺术理论著书,他还发明了朝鲜标志性的群众表演团体操。
    
    李永国(脱北者、前精英部队保镖):金正日在我们的教育中被描述成建筑、哲学和艺术方面的天才。
    
    解说:不过金正日在外界面前似乎显示了一种双面性格,一方面他对艺术孜孜以求,而另一方面他追求的手段在旁人看来却有点另类,甚至是狂野,这在1978年发生的一个绑架案中得到了很好的体现。
    
    崔银姫是韩国最著名的电影明星之一,崔银姫出差去香港时被骗去与一个电影企业家约会,而这个电影企业家却是朝鲜特工伪装的,在这个约会中,崔银姫被下了药,醒来时她已经身在一艘船上了。
    
    崔银姫(电影演员):船里有一幅金正日的肖像,每当我看到它都不禁感到晕眩,当我被扶下船,我听见一个声音说道,欢迎你,我是金正日。我的心一沉,这才意识到自己真的已经在朝鲜了。
    
    解说:最具戏剧效果的是,金正日让一个摄影师记录下了这一时刻。崔银姫被带到了金正日的一个别墅里住下,而再次回到自己的家中已经是八年之后的事了。
    
    崔银姫:我被完全软禁了起来,那是一个没有柵栏的监狱。
    
    解说:早年间,崔银姫完全与世隔绝,这种平静只在金正日偶尔到访时才被打破。乘坐着他的高速游艇,他们在金正日的一个私人湖上游玩。
    
    崔银姫:当我们在船上的时候,金正日一边喝水,一边自己控制着船,他开的很块,并且船开得晃晃悠悠,当时我觉得船都要翻过来了。这就是他,完全的肆无忌惮。当我第一次去他家的时候,他到门口来迎接我,我当时情绪很不好,他试着让我开心,他说“崔银姫女士,看着我”。说着他便转过身去,然后说“我看起来像个坏人吗”。
    
    解说:在之后的几年里,金正日给了崔银姫一个朝鲜上层人的生活。
    
    金正日:他认为他无所不能,他从不谦虚或者害羞,反而总是骄傲自大。
    
    解说:但是有一件事情他没有告诉崔银姫,金正日也绑架了她的丈夫,她那个做导演的丈夫在她离奇失踪以后一直在四处寻找她。很多次,崔银姫的丈夫申相玉试图逃离朝鲜,但他放弃了逃跑,并且勉强同意为金正日工作。
    
    申相玉(韩国电影导演):我不得不一直说谎,如果我没有说谎的话,人们就不会相信我,我感到很愧疚,但这是我唯一的生存之路。
    
    卢琛:崔银姫事件直到今天还是迷雾重重,人们所听到的也只是崔银姫和他的丈夫申相玉单方面的声音,朝鲜官方并不认同他们的说法,而是宣称,这两位电影人前往朝鲜纯属自愿。
    
    据最新的媒体报道,就在朝鲜公布了最高领导人金正日在17号去世的消息之后,崔银姫也接受了电话采访。
    
    她表示,刚刚才知道金正日委员长去世的消息,对他的去世表示哀悼,同时她还说,金委员长在事业上曾经给了我们很多帮助和鼓励,但是她说从朝鲜逃出之后,被朝鲜称之为“叛徒”,之后就再也没有同金正日有任何联系。其实朝鲜的岁月给崔银姫和他的丈夫留下的也并不都是恶梦。
    
    申相玉:就像任何普通的年轻人一样,金正日喜欢动作片、情感片以及恐怖片,他和大多数男人一样,喜欢007、詹姆斯邦德,
    
    解说:在分开了五年之后,金正日将两人重新聚在一起,随着申相玉的归来,金正日为申相玉与崔银姫建立了亚洲最大的电影工作室,共耗资四千万美元。
    
    他们当时制作的最红的电影就是一个讲社会主义者救赎的故事,背景设在被日本占领期间的朝鲜,电影的名字叫《逃亡》,执行制片人金正日。在被囚禁9年后,申相玉与崔银姫自己成为了“逃亡”的主角,在一次去欧洲的旅途中,他们投入了美国中央情报局的怀抱。
    
    中央情报局为此感到十分高兴,因为他们可以从这对夫妇口中得知他们的前老板金正日的信息。
    
    当金正日正沉浸在他的艺术热情之时,他的父亲眼看着他的国家正在分崩离析,冷战结束,而苏联已无法再为朝鲜提供资金,操控百万大军与韩国和美国人大干一场已经变成了一种空谈,而且从目前形势看,也越来越难以实现了,因此,金日成决定选择另一种低花费的方式来对付美国和韩国。
    
    卢琛:中国领袖毛泽东曾经有一句名言,“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同样经历了二十多年游击战的金日成也深知枪杆子的意义,他也有一句名言“枪杆子要硬”。作为金日成的好儿子,金日成亲自培养指定的接班人,金正日也深諳此道,朝鲜所处的敏感位置和制衡权重的战略地位让朝鲜既左右逢源,也像是在刀尖上舞蹈,在这样一个集权国家掌控大局,光有似水柔情的艺术气质是不够的。
    
    解说:2007年4月14号这一天,对朝鲜民众来说是个特别的日子,因为这一天是大型团体操文艺演出“阿里郎”的首演,也就是在这一天,全世界把目光也都投向了朝鲜,不过并不是为了“阿里郎”的演出。
    
    两天前,美国高级代表团访朝期间朝核问题出现了积极的动向,美国解冻了朝鲜存在澳门汇业银行的2500万美元,朝鲜则承诺按照六方会谈213共同文件关闭宁边核设施。4月14号这一天,正是朝鲜关闭宁边核设施的最后期限。
    
    朝鲜发展核计划,最早可以追述到金日成时代,1994年,由于核问题造成的朝美对抗,在前总统卡特的斡旋之下暂时平息,然而随之而来的金日成的离世又让世界绷紧了神经。
    
    但是金正日似乎并不想挑战世界底线,他遵从了父亲的遗愿,签署他父亲与吉米·卡特达成的协议。但是他暗中又重启了另一个项目,一个更令人不安的计划。
    
    查里斯·卡特曼(工作于美国国务院):我认为,他们想要制造核武器,一方面来说,这关系着朝鲜以及金日成的声望,他们很在意这一点,另一方面也因为核武器是能让其他国家重视你的方法之一。
    
    解说:这个卫星图片表明,这是一个地下设施,然而朝鲜从来没有对此解释清楚,中情局相信,它可能是一个金正日秘密重启核武器计划的地点,这次用的是高浓缩铀。
    
    黄长烨(脱北者原朝鲜中央委员):我们当时选它有两个原因,第一,铀235原子弹制造起来比较容易。第二,与美国人的谈判只是限于再生钚计划。这就是我们用铀235的原因。
    
    解说:正是金正日对军队的依赖,促使他重启核项目。
    
    黄长烨:如果金正日放弃核武器,他将失去身边人的支持,那么,他失去领导地位将只是个时间问题。
    
    卢琛:枪杆子要硬,这固然是金正日从父亲那里学到的政治法宝,但是,此时此刻抓枪杆子也有他不得不为之的难言之隐。20世纪90年代,朝鲜经历了前所未有的自然灾害,经济几近瘫痪,据资料显示,超过200万人民死于非命,而首当其冲的受害者就是儿童,这次大饥荒被金正日称作“粮食短缺”。
    
    解说:朝鲜没有别的选择,只能把自己被孤立的国家对西方开放,当然,如果说朝鲜别无选择似乎过于抽象,因为从某种角度说金正日就等同于朝鲜,他是这个王国的主宰者,2000年,金正日做出了出人意料之举。
    
    克林顿政府的美国国务卿玛德琳·奥尔布赖特亲赴平壤,与金正日进行直接谈判,与她同行的是一个特使团。
    
    温迪·谢尔曼:谈判的目的是尽量看看,我们能不能够与他们达成一个可行的协议框架,以彻底消除它们的导弹,如果我们能够有所进展,那么,比尔·克林顿总统将考虑拜访平壤,签署协议。
    
    查里斯·卡特曼:没有美国人与金正日打过交道,我们对于他仍保持怀疑,他能不能和其他国家的领导人一样是个很认真的人。
    
    温迪·谢尔曼:我们来到他接见客人的贵宾楼,他进来时灯光闪烁,因为我们带了一个记者团,实际上,他进来的时候身边也跟着自己的记者团,他们带着一架老式的电影摄影机,50年前的那种,所以有点超现实的感觉。
    
    查里斯·卡特曼:我们跟着奥尔布赖特也在不停地观察,想看看到底是哪个金正日出现在我们面前,是那个好的金正日,还是坏的金正日。
    
    温迪·谢尔曼:我们发现他是个理性的人,他有一种幽默感,他对外部世界很了解,他看CNN,他上网,最重要的是,他是一个超级自信的人,我想,如果你在这个国家拥有完全绝对的统治地位,你也会这样。
    
    解说:随后轮到美国人震惊的时刻来到了,他们将体验从未有过的人生经历。
    
    温迪·谢尔曼:足足有5分钟或者10分钟,人们在赞美金正日,这的确会让人昏了头脑,杂技、舞蹈、革命口号和招贴书,所有这些展示会让你感觉,你在世界之巅,会让你感觉他们在向美国国务卿展示他们国家的力量、权力和决心。
    
    所以,那确实是属于他的时刻,对我们来说,那个时刻比较难受,因为这里到处是这些人,身着考究的表演节目,想想看,这个国家经济崩溃,人民缺衣少食,穷困潦倒,很显然,金正日利用国家宝贵的资源来做这种宏大的展示。
    
    卢琛:美国人在离开平壤的时候认为,金正日是一个可以与之做生意的人,不过比尔·克林顿的继任者却不这样认为,乔治·布什把朝鲜看作“邪恶轴心国”,他的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甚至提出建议,颠覆金正日的统治,和平曙光昙花一现,金正日再次提枪上马,没错,他父亲说过“枪杆子要硬”。
    
    解说:金正日现在声称,他不仅拥有核武器,还准备把它们卖给任何愿意买的人,除非乔治·布什给他一个保证,它不会被攻击,让美国人犹豫不定的是,他是在虚张声势吗?
    
    申相玉:因为他有绝对的权力,很难说他是否声明,但是他是行动型的,他做决定很快,没有人敢说不。
    
    温迪·谢尔曼:毫无疑问,如果他坚信他必须拥有核武器,那对世界上其他国家来说是个最糟糕的结果,我认为,北朝鲜真的在这上面下了所有的赌注。
    
    卢琛:以“超强硬”对付强硬,这是金正日一贯的态度,2003年1月10号,朝鲜宣布正式退出《核不扩散条约》,朝鲜半岛再次战云密布,这是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国家所不愿意看到的,这一年8月1号,在中国的推动下,朝鲜表示同意参加由中、美、朝、韩、俄、日共同参与的“六方会谈”,并希望在“六方会谈”框架内举行朝美双边会谈,不过“六方会谈”可以说是一波三折。
    
    2005年的第五轮谈判之后,六方签署了共同文件,然而2006年10月9号上午,朝鲜就首次成功举行地下核试爆,这个消息不但震惊了世界,也让朝鲜最忠实的朋友中国震怒,甚至在外交部发布的声明中,破天荒的运用了“悍然实施核试验”的词句。
    
    纵观朝核问题危机的全过程,不禁让人叹服金正日的政治手段,所谓青出于蓝胜于蓝,“枪杆子要硬”固然是立身之本,但是软硬兼施才能在新的国际环境下立于不白之地。
    
    画中音(插播朝鲜人民军建军75周年阅兵式片段):朝鲜劳动党总书记,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国防委员会委员长,朝鲜人民军最高司令官同志,朝鲜人民军阅兵队伍,即将开始庆祝朝鲜人民军建军75周年阅兵式,总参谋长、大将金格植。万岁,万岁,万岁。金正日,誓死拥护,祖国统一。金正日,誓死拥护,祖国统一。金正日,誓死拥护,祖国统一。万岁,万岁,万岁。
    
    本文来源:凤凰网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z_special/2011/12/20111222193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