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民主成全希特勒——没有根据的谎言
(博讯2005年01月08日发表)

    张三一言/前注:本文资料从书本和网上有关文章键录、复制、拼贴而成,观点则是我所坚持的。

    德国在1918年德国战败,德皇被迫退位。当时的德国政治台前人物(主要是当时帝国议会多数派的社会民主党人)在帝制、君主立宪政体、民主共和政体之间仓促而偶然地选择了民主共和制度。所以,当时德国人选希特勒上台的民主,不是今天人们指的现实中的民主,例如现今英美法等健全的民主制度,而是相当于新加坡选李光耀和伊拉克选萨达姆那样的民主;或者是现今刚进入门槛而专制意识浓厚、民主文化欠缺的民主。多少有些与俄国、乌克兰相约。很明显,当时的德国民主是不够健全和完善的。

     现在我们来看看当时德国因为民主不够健全、完善存在诸多缺陷,因而希特勒有可乘之机完成其暴君历程。下面是陈述此历史真相。 (博讯 boxun.com)

    希特勒到底是用什么办法,或者说他是利用选举程式,还是利用初期民主之不足、利用反民主的资源和手段取得政权的呢?

    [一] 民主和非民主造就希特勒的史实

    (1)“民主选希特勒上台”的事实

    在意识型态方面,希特勒鼓吹极端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鼓吹日尔曼种族优越,鼓吹废除凡尔赛条约、重整军备,实现民族复兴、恢复大国地位,倡导建立纳粹党的中央集权国家。这种极端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极能迎合战败以来久受压抑、挫伤的民族心理和要为一战的民族受辱报复、雪耻的思潮,所以吸引了很多人成为其支持者。当时德国,一批有骨气的知识份子例如物理学家爱因斯坦、化学家弗朗克,哈伯尔、瓦尔堡等都被迫退休或离开了德国。但是,在鼓吹极端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过程中,德国有一大批出卖灵魂的御用文人、奴才。例如得过诺贝尔物理奖勒纳德、斯塔克,自愿为虎作伥,充当希特勒的帮凶。1933年竟有近千名出卖灵魂的文人,在哲学家海德格尔、艺术史学家平德尔、医学家沙尔勃鲁赫等人带领下,公开宣誓支持希特勒与纳粹政权。为纳粹经济、政治、思想立论,参与纳粹党活动,为纳粹制造原子弹…画出一幅出卖灵魂的历史景象。希特勒纳粹党37%的230席的成就,这些奴才立下的汗马功劳不可抹。看来无耻文人奴才古今中外都存在,他们的丑恶表演大都是一样的。

    其次,是希特勒的借助当时经济呆滞和600多万工人失业之机,提出由国家强力干预经济。开空头支票欺骗工人。如取消不是*工作而得到的收入;将托拉斯收归国有;将垄断性的大百货商店收归公有,廉价租给小商人;取消地租和禁止土地投机;对卖国贼、高利贷者、投机分子判处死刑;等等。相当多的人对民选政府拯救经济危局、解决民生问题的软弱乏力感到不满的情况下,也自然引起了相当一些关注生计的人们的注意和兴趣,遂令其支持率大幅度的增长。

    再次是,希特勒勾结旧政权留下的军官团、司法系统、员警系统、帝国文官系统中的高级官员、控制着大工业卡特尔的巨头等等反民主共和势力。

    当时的德国很大部分民众、政治军事经济势力集团成了支持希特勒的基础。

    希特勒的选票也随着极端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加炽、欺骗力度加强、与反动势力勾结加深而增加。纳粹党从1928年国会中只有占0.2%的12席,到1932年37%的230席成为第一大党。若说希特勒利用民主上台,或者说希特勒从民主选举中赢得政治权力,就上述事实而言,是对的。但是,让他最终让他爬上了专政交椅的就与民主无关了(下面作说明)。

    (2)非民主和反民主造就希特勒的大量史实

    必须说明的是上述提到的希特勒的选票也并不是纯粹用民主程序取得的;民主程序在希特勒走上专制独裁过程中并不占主要地位;希特勒主要是*非民主和反民主的势力和手段完成其希魔历程。

    “不能用和平取得的东西,就用拳头来取。”这是希特勒的名言。

    A、党卫军拳头打出选票

    希特勒纳粹党在1932年成为大党前的十年前就建立了党私有的准武装组织:“纠察队”(后称“冲锋队”)。这些党私有的准武装组织得到正规军支援。这些准武装组织的任务是用恐怖手段对付政敌(主要是针对当时主导政治的社会民主党)。到1932年,冲锋队达几十万之众,它除了保护纳粹党举行的集会外,更捣乱、恫吓其他敌对政党尤其是社会民主党的集会和活动,甚至暗杀政敌。‘冲锋队经常在街头寻衅滋事,与其他政治派别和不支持他们的人殴斗。1932年7月10,也就是在即将举行的大选前20天,仅在汉堡郊区的一次游行中,就有19人被打死。’(王青汉《成全希特勒的是民主制度的不健全》)希特勒的大部分选票就是“用这些流氓冲锋队的拳头”、在恐怖活动中取得的。

    在今天,我们无法想像民主可以存在这样的缺陷;无法想像一个民主政权能容忍一个党拥有私养的军队。但是,它是当时民主德国的现实。

    B、国家军队的枪杆子出选票

    我在上面说,德国是在仓促而偶然之间选择民主共和政体的。这一仓促与偶然表现在如下方面。

    其一,没有认识到民主建政初期枪杆子保政权的必要条件。没有来得及建立一支忠于它自己的民主精神、服从内阁和国会的新陆军。当时留下来的旧政权,未经民主洗礼的德国军队是反魏玛宪法的。它名义上是按宪法从属于内阁、议会,事实上军官集团是反对共和、民主的。“他们中的一部分人(其中就包括了陆军司令冯.西克特将军和对陆军和海军有广泛影响、并能左右兴登堡总统的决策、后来还担任了共和国总理的施莱彻尔中将),一直在暗中进行着破坏,他们秘密提供装备,在德国各地建立了许多的武装自由团,并在一段时间里还建立了秘密的“黑色国防军”,进行推翻共和政体的活动。1920年3月,柏林的一个这样的自由团,就发动了一场后来被称为“卡普政变”的失败了的武装政变。”(王青汉《成全希特勒的是民主制度的不健全》)这是一支为希特勒出选票的军队,是一支军队是民主共和送葬的殡仪队。

    其二,当时德国保留了旧政的反民主共和的司法、公安、文官系统、垄断资本家,新生的共和国处于反民主的势力包围中,也处于摇摇欲坠的危机中。这些势力在选举过程中必然利用手段所握的权力,或明或暗地为布特勒增添选票。

    C、党禁言禁成全了希特勒

    希特勒在1933年1月30日希特勒上台后,做了如下反民主行专制的事:

    他通过冲锋队、党卫军、秘密员警和集中营,进行残酷的种族和政治清洗,实施恐怖统治;

    取缔除纳粹党外的所有政党,并立法规定纳粹党“是德国的唯一政党”;

    取缔了工会和一切结社自由,禁止一切罢工;

    取消言论表达自由权利,并完全控制传媒和舆论;

    扼杀了司法独立;

    取消联邦制,摧毁了在德国历史上一直有地方独立自治权的邦政府和他们的议会。

    希特勒掌权后彻底地剥夺自由和人权、取消民主与共和、破坏法治和传统(希特勒这些作为我们是多么熟悉啊!)。同时也就完成了其专制独裁的历程。

    这个大独裁者独揽全权后,在绝对专权和恐怖的条件下,竟然还表演了两场民主投票把戏。

    其一,1933年11月,举行一党独揽、几近清一色的纳粹党候选人的国会选举;获得92%选票支持。

    其二,1934年8月举行公投。当时总统兴登堡元帅去世,希特勒立即就宣布取消总统职衔,将总理与总统的职务合并为一,称为元首兼国家总理。为了取得其元首兼国家总理的“合法性”,举行了公民投票。结果是取得了95%合格选民中的90%支持票。

    [二] 还“民主选希特勒上台”谎言于真相

    (1)希特勒上台过程的含“民主量”分析

    希特勒到底是不是民主把他选上台的?

    回答是:希特勒上台因素中含“民主量”很少,含“反民主量”极多。上面“(1)民主选希特勒上台的事实”是含“民主量”的史实;也是希特勒上台中仅有的“民主量”。

    希特勒得到这部分狂热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者、垄断资本家、反民主共和的旧政权实力的选票,是按照民主程序行事的,是符合民主程序和民主精神的;实际上这是希特勒得到的唯一符合民主的选票。判断是不是符合民主,不能依内容作准,而应该依程式作准。按今天文明准则判断,希特勒极端民族主义和爱国热情是错误而有害的,但意识型态有害是一回事,这种意识型态是不是依照民主程序取得选票是一回事。纳粹取得极端民族主义和狂热爱国主义者、垄断资本家、反民主共和的旧政权实力的选票,是符合民主程序的。所以在这方面(部分),且仅仅在这方面(部分)来说希特勒取得国会第一大党的优势,勉强可以说是由民主选举促成的。但是,这只是一部分事实,不是全部,即希特勒上台含“民主量”很少,含“反民主量”极多,所以不能以偏概全,把它说成是民主选希特勒上台、或者说民主造就希特勒。第三帝国史告诉我们:希特勒上台过程中含“民主量”的只到1932年37%的230席成为第一大党为止;更种要的是,史实告诉我们,在有含“民主量”的过程中伴随着更多的含“反民主量”。上述“(2)非民主和反民主造就希特勒的大量史实”证明希特勒上台主要是由含“反民量”成全的。

    这个事实告诉我们:民主不是必然的,是要*我们争取和斗争才可取得的;而斗争和争取是可以失败的。当一个国家进入民主门槛之后,若民主精神跟不上(特别是被专制独裁者利用狂热民族主义或爱国主义或其他极端的意识型态蒙骗和误导民众);或者不能消解旧有的反民主势力,巩固和壮大民主势力;或者民主势力方面表现软弱、策略失误;或者对民主制度中各种势力缺少必要和有效的民间或传媒监督,让某一势力独大;或者法治不能同步跟上,等等,都有可能导致民主退潮,专制复辟。

    这个事实告诉我们:初入门槛的民主是脆弱的,一不小心或某一环节出问题,某一必要条件缺失或不足,都可导致民主夭折。人类历史又告诉我们:民主可能失败,但人们不会因为失败而拒绝民主,反而锲而不舍,屡败屡战,到民主成功还不停息,还会为完善民主而不断努力。

    (2)“民主可选出暴君,所以要拒绝和反对民主”的谬误

    谬误一。充其量,民主只协助希特勒成为国会第一大党,在同一时间,希特勒用了更多非民主手段取得选票和权势;其后希特勒完成专制独裁过程全*非民主和反民主手段。这些史实说明:若仅就希特勒上台的史实作证,“民主可选出暴君”是伪命题。

    谬误二。退一步,“民主可选出暴君,所以要拒绝和反对民主”判断成立,民主曾经选出希特勒这个暴君。那么请问:在这个世界你能举出一个“选出暴君可能性为零”的制度来吗?若你能举出,请,请!若不能,就是说所有制度都可能出暴君,岂不是所有制度都应“拒绝和反对”?你可能想像出一个没有制度的现实状况?正如“进食曾经噎死人”,是不是由此就可以推出“拒绝和反对进食”的结论?

    谬误三。既然所有制度出现暴君的机会都不为零,那么,要选哪种制度呢?

    唯一明智的办法是取其害轻者。现今社会制度其本上分为两大类:民主和专制。就算是民主选出希特勒命题正确,但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民主只出现一个希特勒,而专制则出产东条英几、墨索里尼、法郎哥、史达林(及众多的如金日成等史达林们)…民主与专制出暴君之比起码小于1:100。更重要的是二战后五六十年来,在完成过度的民主国家没有一个出现过希特勒式暴君;所谓民主选独裁者的民主国家,都是那些原独裁者和野心家们在民主过度中,借助民主的程式和利用存在的非民主或反民主的势力、意识、手段上台的。这种现象在非洲中美洲表现得粗糙和野蛮,在新加坡表理得精致而娴熟。这是一种过度现象,比如马可斯、苏哈图等人利用民主的直接选举或间接选举的形式实行独裁后,经过若干时间,到阿罗若和梅嘉娅蒂时期就转入正常不出暴君了;可是千万不要忘了,今天的专制制度出的几乎清一色的程度或重或轻的希特勒式暴君或独裁者,所有人权记录坏的多是在这些专制国家里面。

    现在这些反民主人士拒绝和反对偶然或在某一过度阶段出现专制者的民主制度,却选择和拥护出现千千万万暴君和独裁者的专制制度。这里可以看到这些反民主人士反对暴君是假,借反暴君为名以反民主是真,其目的是保住产生暴君的制度,爱暴君之情跃然纸上。可见其对专制制度和独裁暴君情有独钟。

    民主ABC常识告诉我们:民主虽然在不断完善过程中,但是民主的缺陷总是存在的。人们之所以要选择民主并非由于它完美无缺,而是因为民主制度是各种制度中缺陷最少的一种。我们选择民主,是在各种害中取其轻的选择,是一种无奈的选择。现在的反民主人士则相反:热衷于维护为害最多最大的专制制度。

    这些人的思维是这样的:有人过桥掉下河死了,为了爱惜生命(?!),因而反对过桥;涉水虽则九死一生,但是过河是必要,所以,坚持要人们涉水过河。你说,这是什么逻辑?他们是爱惜生命还是想死多些人?

    (3)“民主可被利用,可见民主有害,所以民主不可取。辨析

    希特勒是利用民主上台的吗?

    希特勒若利用民主程序上台,上台后又能坚持和维护民主程序的话,他不但不会成为暴君,而且只能在民主规范下行事。问题是希特勒是利用民主的缺陷和反民主实力、手段上台。民主缺陷是指诸如可让他拥有党的武装力量、利用总统可绕过国会把总理权力交给他的宪法、民主政权没有清除旧政权留下来的军政法警界的反民主势力并建立民主的军政法警系统等等。更重要的是希特勒取消民主制度和程式。例如取蒂政党实行一党专政、封锁讯息和禁止言论自由实行一言堂、以非法手段取消总统制把统总总理集中于所谓元首一身。等等。所以,以希特勒史为证,“民主可被利用”这一命题是伪命题。很明显,反民主人士把利用民主缺陷、用反民主手段的作为当作利用民主程序。

    希特勒是利用民主的缺陷而不是利用民主程序(这个分别重重要)。

    那么,民主可否被利用?

    这里的民主指的是民主程序。民主程序是公平公正公开和有竞争的定期选举行政首长和立法者。在这个程式底下,任何人包括希特勒们都有同等的竞选权利。若希特勒完全依照这一民主程序进行选举,掌权后又不取消民主程序、制度的话,那么希特勒当权和克林顿、梅嘉阿蒂当权一样,是完全合法正当的。我们鼓吹人们利用民主程序,反对利用“破坏民主程序”和取消民主程序。

    “民主可被利用,可见民主有害,所以民主不可取。”这是反民主常见的论调。这论调乎合常识、常理吗?

    回答是:不!它是反常识反常理的。

    人道、和平、爱心、亲情、爱情…等等无不可以被利用来为一己图利、做坏事。是不是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人道、和平、爱心、亲情、爱情…等等可以被利用,可见它们有害,所以不可取”?

    (这种反民主论调就是那么反逻辑、反常理常识。但是那些反民主人士竟能反复咏叹历久弥新,还产生了戈陪尔效应。)

    我认为民主是可以被利用的,或者说民主程序就是为了供人们利用而设的;利用民主是有益的,起码利多于弊。

    (4)成全希魔,谁应负责?

    希特勒上台成为暴君,谁应负责?

    德国人民应负责:谁叫他们接受狂热爱国主义和极端民族主义?谁叫他们相信希特勒是德国人民大救星?谁叫他们认为日尔民族优于其他民族?谁叫他们前想统治全世界?谁叫他们把选票投给希特勒?…

    民主政府应该负责:没有铲除旧政权反民主共和势力;没有取蒂希特勒党军;没有修正宪法漏洞;…

    德国的民主派应该负责:把走议会道路的共产党当作头号敌人而放过纳粹党;热衷于内哄,没有团结一致对付纳粹;…

    德国那些奴才走狗御用文人应该负责!

    …,…,…

    但是要负首要责任的是希特勒及其纳粹党!因为特勒攫取权力的过程中用的手段是是权术、威胁、暴力和欺诈,而且卓有成效。

    “民主选希特勒上台”、“民主成全希特勒”、“民主造就希特勒”等等都是没有历史根据的谎言。

    2005年1月2日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z_special/2005/01/20050108042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