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广州市第二工人疗养院成了黑监狱
(博讯2019年07月03日发表)

    
    广州市第二工人疗养院多么高档温馨的名字,但对于我黄启平来说是一个愕夢。是一个刻骨铭心的黑监狱,网友们你们觉得很有讽刺的意思吗?被广州市彩虹街每月收取西郊村4万多元的买凶钱,出动彩虹派出所警察、彩虹街恶城管、社会上混混秘密绑架关押在这里十多次了,最初关押在雁河楼B座那里较偏辟人迹罕至,我有时受不了大喊救命,也无人理。
    
    最近一次是2016年5月26日绑架了我三次关押在广州市第二工人疗养院200多天(后来又关押在我家西华路小桥涌基35号1002房),至今己关押三年多了,说来你们网友很难理解你们那里绑架关押无罪公民是大罪,可是彩虹街是很平常的事,彩虹街综治办负责人胡汉生有的是恶城管,西郊村有的是钱,没出人命,广州市公安局、荔湾区公安分局是不会理的,他们有持无恐,广州110是治安守护神也向贪官低头,我打过无数次110,有时不出警,有时叫彩虹街派出所去敷衍我,彩虹派出所是胡汉生的综治办的下级,大家都清楚能帮助我吗?
    
    胡汉生怂恿恶城管汤子良打我是平常事,打伤了我我儿子去找胡汉生论理,胡汉生却说“青年人火气大打了人也是正常的“。只要不出人命就可以了,到派出所报案也不登记,不给报案回执,下民易虐,没收你治病的药,不给吃饭,落芥辣下饭菜给你吃也经常事,但他们有一件事是最害怕的就是证据,他们要毁灭证据,哈哈他们在第二工人疗养院埋单报销是用彩红街的名义不敢用真名彩虹街!看守我的人不给你知道真实姓名,安假名,例如看我的一个人自称是西郊村的保安叫小王,其实他不叫小王他叫潘振波(音)知道他的名字很难,只能很久偶尔听到别人叫他名字才知道。彩虹街综治办负责人胡汉生和彩虹街西园社区居委会副书记尤镜昭(已调走)千方百计只给你知道姓不告诉你名字,其他看守我的人员也一样,有时连姓都是假的例如“小王“,我开玩笑对“小王“说:“吕布是三姓家奴,你连自已的姓也不要了,是二姓家奴“要知道他的名字要很多时间去打听,他们知道了自己是在违法犯罪将来出大事或者出人命要毁灭证据防止坐牢。胡汉生也是说谎大王,有一天我偶尔遇见胡汉生做墙纸宣传我怒气冲天大骂胡汉生你已经关了我三年多了,还要关多久?胡汉生一路退后说;“不是我关押你是西郊村关押你,你有事找西郊村,这两个人我也不认识。”哈哈胡汉生指着他派去监控我的在我傍边监控着我的小王(潘振波)和刘学文说不认识他俩人。他知道这是犯罪不敢承认他是主谋!而我去问西郊村两个书记也不承认,:推说是“彩虹街关押我”他们知法犯法!但你奈何?······在那里我被日夜锁在房内关好窗帘不见天日,而且经常换房子怕我的家人四处寻找我下落被找到了我,先住春晖园一个月后搬留香园A后来又搬翠园2102房······访民水深火热之中,我的災难何时了。很有讽刺意味的是胡汉生做这些买凶关押人,关死人同买凶杀人没有什么区别,却努力去做墙纸宣传社会主义核心价值“民主、自由、友善、和谐、平等、公正、爱国、敬业······”
    
    中国人是贪婪!第二工人疗养院的老板却乐意挣这些黑心钱而配合彩虹街胡汉生这些披着人皮的野兽,丧心病狂无罪关押76岁老人,他们为了钱人格都扭曲了。我希望政府严惩黑监狱,中国才能依法治国。
    
    我大声疾呼、呼天抢地彩虹街还要关押我多久?还无罪76岁老人黄启平人身自由!!!
    
    广州市西郊村十六社社员黄启平电话13265923823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yuanqing/2019/07/20190703075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