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请习近平总书记救惨遭迫害的浙江钟亚芳母女!
(博讯2014年06月20日发表)

     冤!冤!!冤!!!
     法治浙江!只是笑话!
     凶手逍遥法外!两核污染被害母女却惨遭迫害!
     请习近平总书记救惨遭迫害的浙江钟亚芳母女!
    
    习近平总书记:
    
     我叫钟亚芳,我的单亲女儿叫钟知含,我与女儿是惨遭浙江桐庐县当局枉法腐败官员残酷迫害的求生不能两核污染事件被害人,为掩盖违法犯罪事实,在中央强调“依法治国、保障民生”的当下,官、警、凶勾结无法无天的桐庐县当局的枉法腐败官员,为掩盖违法犯罪事实却要赶尽杀绝“关起门来”断绝生活来源活活饿死、病死惊天之冤的我病重核污染被害母女变相杀人灭口!无能力又无权力外出讨饭的我与女儿求生不能却又无处伸冤!
    
     为掩盖违法犯罪事实杀我母女灭口,从2014年4月起,官、警、凶勾结无法无天的桐庐县当局的枉法腐败官员,一边继续肆无忌惮地公然违法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下,以“精神病”与“缠访户”名义,每月花几万元雇请俞一丕等监控人员(社会人员)天天24小时轮班以“监视居住”的方法严密监控非法限制我人身自由阻止上访喊冤(见我拍下的几十个视频),同时封杀司法途径;一边又停发了已被残酷迫害非法关黑监狱与精神病院近2年致核污染病体长出几十个肿块、肝脏占位、甲状腺占位、高血压病等多种疾病危及生命我的病假工资、断绝每天需靠服用药物及加强营养等维持生命的核污染我与核污染被害女儿的生活来源,且不准当地任何人帮扶借钱给我们,要赶尽杀绝“关起门来”断绝生活来源活活饿死、病死惊天之冤的我病重核污染被害母女变相杀人灭口!
    
     我原是桐庐县中医院主管护师,2006年12月21日上午去浙江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核医学科做甲状腺ECT检查时被放射性核素氯化89锶误注,造成核污染,失去健康(见附后北京华夏物证鉴定中心做出鉴定核污染的司法鉴定结论)。
    
     在我与浙一医院核医学科主任李林法、检查医生董孟杰以及医务科交涉过程中,结果被报复,2007年10月我当时年仅8岁的女儿钟知含,就被放射性核素投毒致害,造成核污染,失去健康(见附后上海放医所核污染诊断病历与桐庐县公安局自己委托北京华夏物证鉴定中心做出鉴定核污染的司法鉴定结论)。
    
     此后,女儿钟知含被放射性核素投毒毒害刑案,我与律师去浙江桐庐县公安局城北派出所报案,结果桐庐县公安局长周建杭与桐庐县政法委副书记赵华丰等枉法官员包庇凶手拒不同意依法立案侦查、又拒绝信访听证,造成放射性核素投毒毒害女儿钟知含的惊天大案成惊天冤案,凶手李林法等逍遥法外!
    
     我与女儿钟知含先后双双惨遭核污染被害的事实证据确凿,均有苏州、上海放射医学专家的诊断与国家级北京华夏物证鉴定中心的司法鉴定结论,尤其女儿钟知含的司法鉴定是由浙江桐庐县公安局自己委托国家级北京华夏物证鉴定中心做出。2008年12月29日,《民主与法制时报》也曾以《母女遭受核污染谁之责》为题进行过报道!
    
     为给证据确凿的核污染被害女儿钟知含讨公道,我被逼多次进京依法上访,结果冤未伸,反被打击报复,2009年10月1日上午我在北京公话亭打电话时,被控告的枉法官员桐庐县公安局的局长周建杭等抓回当地(周建杭已调任为杭州市公安局滨江分局局长),被在黑监狱(桐庐—上海快乐度假村7102室、公安称之为“学习班”)非法关押67天,在桐庐县第三人民医院精神病病房非法关押1天2晚后,又被互相勾结的杭州市公安局以公然伪造的“扰乱社会治安秩序的精神病人”非法关进了杭州市公安局安康医院(精神病强制所)591天,造成核污染病体长出几十个肿块、肝脏占位、甲状腺占位、高血压病等多种危及生命的疾病发生,而伪造的“偏执型精神障碍”却因钟亚芳言行、思维正常而并没有被精神病院使用任何精神病药物进行治疗。由于我上访“被精神病”的一切,我的亲属概不知情,全由桐庐县公安局等“一手包办”,以致我的父亲因承受不了此打击而早已一病不起。
    
     2011年7月22日傍晚,我从精神病院释放由救护车接回家中后,随即又被官、警、凶勾结无法无天的桐庐县当局的枉法腐败官员公然违法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下,以“精神病”与“缠访户”名义,每月花几万元雇请俞一丕、程晓蔚等监控人员(社会无业人员)明目张胆天天24小时轮班以“监视居住”的方法严密监控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直至今日已长达2年多,且现仍在肆无忌惮地进行中,同时封杀司法途径,使我求生不能!
    自2011年7月22日傍晚起直至今日的2年多中,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下,我被违法花钱雇请的俞一丕等监控人员(社会无业人员)与桐庐县公安局城北派出所的副所长黄鹏(原)、副所长陈中华等警察强制不准离开桐庐镇;甚至是走出家门(后改成走出小区)就被监控人员跟随左右严密监控;敏感时期被强制不准走出家门(如汪洋副总理等中央领导来桐庐县视察);且被不准家人单独陪同病重的钟亚芳接受手术等救治生命变相剥夺其生命; 要离开桐庐镇去杭州法院或看病等必须经“领导”的批准同意后,再由3至5名(违法雇请的俞一丕等监控人员或与桐庐县公安局城北派出所警察或协警或与桐庐县中医院保卫科人员)一起非法押送前往。(见我拍下的几十个视频)
    
     需要说明:2013年12月26日我在忍无可忍下曾逃出无法无天严密监控非法限制其人身自由的桐庐县,逃命到北京,在依法向中纪委、公安部等举报控告上述违法犯罪事实后,于2014年1月30日傍晚(大年三十)自行买票回到家中,回到家中的我随即又被明目张胆继续公然违法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下,天天24小时轮班以“监视居住”的方法严密监控非法限制其人身自由直至今日,且仍在肆无忌惮地进行中!
    
     更甚 ,为掩盖违法犯罪事实杀我母女灭口,从2014年4月起又停发了我本已扣发的病假工资,断绝每天需靠服用药物以及加强营养等维持生命的我与核污染被害女儿钟知含维持生命的生活来源,且不准当地任何人帮扶借钱给我们,要在中央强调“依法治国、保障民生”的当下,赶尽杀绝“关起门来”断绝生活来源活活饿死、病死惊天之冤的我病重单亲核污染被害母女变相杀人灭口!我母女求生不能却又无处伸冤!我的病体在严重的身心摧残中,一次又一次的加重、恶化!
    
     更为荒唐与恐怖的是, 我早已被“土皇帝”浙江桐庐县县委书记毛溪浩“判了死刑”——2012年9月14日下午,持有律师资格证的桐庐县委书记毛溪浩在桐庐县信访局接访我时(注:桐庐当局违法雇请的俞一丕等4名监控人员就在县委书记毛溪浩接访的房门外守候),竟当着桐庐县(桐庐县政法委副书记兼县综治办主任赵华丰、桐庐县公安局副局长汪东、桐庐县信访局局长金焕良、桐庐县卫生局局长吴志忠、桐庐县中医院院长刘柏洪等)各部门领导与桐庐县政府一女法律顾问的面:违法不同意依法撤除当局公然违法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下每月花几万元雇请24小时严密监控非法限制我人身自由的监控人员还我人身自由,且当时桐庐县委书记毛溪浩还违法同意把我交给了我书面与口头强烈要求依法应当回避的被控告枉法官员——一直想置我于死地的桐庐县政法委副书记兼县综治办主任赵华丰“处理”,就等于把“羊送入了虎口”,给我“判了死刑”。被我控告依法应当回避的枉法官员赵华丰又怎么会不赶尽杀绝、给我和女儿一条活路呢?!事实得以证明:自2012年9月14日下午桐庐县委书记毛溪浩接访我后,在桐庐县“违法花钱雇请监控人员非法限制我人身自由的违法犯罪行为”荒唐变成了“合法”,甚至连“断绝维持我母女生命的生活来源”要“关起门来活活饿死、病死我病重核污染被害母女变相杀人灭口”也荒唐变成了“合法”••••••
    
     如果没有远在美国的正义人士暂时捐助救命钱艰难维持生命到今天,我与女儿早已被“关起门来”活活饿死,病死、迫害死,成了冤鬼了!
    现捐助的救命钱已用完,以后的日子,无能力又无权力外出讨饭的我与女儿不知该拿什么来吃?!拿什么来维持生命?!
    
     “官官相护、无法无天”、“官要民死、民不得不死”!今惊天之冤求生不能且又无处伸冤的我,为活命,含着血泪、忍着病痛向习近平总书记求救,人命关天——请求习近平总书记一定救救惨遭迫害中的我与女儿两条无辜生命:1、责令浙江桐庐县委书记毛溪浩立即给我病重核污染被害钟亚芳、钟知含母女生活来源,让我与女儿有饭吃! 2、责令浙江桐庐县委书记毛溪浩立即依法撤除当局公然违法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下每月花几万元雇请已2年多的俞一丕等监控人员,还我人身自由!
    
     求救人:求生不能的浙江冤民钟亚芳
     电话:15306516215.
     2014年6月20日
    请习近平总书记救惨遭迫害的浙江钟亚芳母女!
    请习近平总书记救惨遭迫害的浙江钟亚芳母女!


    请习近平总书记救惨遭迫害的浙江钟亚芳母女!


    请习近平总书记救惨遭迫害的浙江钟亚芳母女!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yuanqing/2014/06/20140620141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