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2009年徐汇区政法委跟风重庆“打黑”
(博讯2014年02月07日发表)


操纵公检法司,伪造一起颜氏家族特大刑事冤案
    
    颜凤英已是76岁老妇,44年中共党员,丈夫是南下军人,曾荣获一等军功;颜桂英71岁,丈夫是退伍军人;颜兰英67岁,丈夫原邮局党委书记退休,已见第三代儿孙,应该享受晚年幸福生活。但是,2009年9月8日一夜之间,家族5人(颜凤英、颜桂英、颜兰英、颜秀兰及丈夫陈志方)被刑事坐牢,白发苍苍老妇被定罪“集团犯罪、结伙作案、聚众扰乱”黑社会。颜秀兰被判缓刑(2014年2月1日释放),其余四人被剥夺陈述权和申辩权,被指控、被终审判决是颜秀兰刑事案件“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同案犯(有罪),又是转行政处罚“扰乱单位秩序”的被处罚人(无罪),即“一案二罚”的司法腐败。
    2009年徐汇区政法委跟风重庆“打黑”


    
    案由:2009年因颜秀兰、陈志方夫妇唯一女儿(陈欢颜)在应届高考中,三个月不到颜秀兰夫妇已经二次支付高额学费,被“上海未来路进修学院”个体老板熊晓东、熊一村(父子)、王昕雄等人欺诈骗钱坑害,原本优秀女儿被荒废学业。2008年已经发生熊晓东等人类似欺诈、骗钱应届高考学生案件,上海市教委已经有明确规定:进修学院不得以招生为名,招收应届高考学生。颜秀兰夫妇(8月3日)已经向徐汇区教育局投诉,但是直到(9月5日)该局才发出书面受理通知书,在长达一个月时间里,徐汇区教育局(既得利益)不但不作为,在明知熊晓东等人在个体办学中存在严重过错,反而串通地区“枫林派出所”副所长张海佼、指导员陈国庆等人,用同一件事(二次抓人)的报复手段,故意把民事纠纷的受害人伪造刑事案件追究,而且这样的手法已经不是个案。徐汇区教育局在2010年4月给颜秀兰信访书面答复中写到:我局于9月5日发出受理通知,并于9月7日和相关部门一起搭建平台让双方沟通,你和未来路进修学院副院长均参加了该会,9月8日因你被徐汇分局刑事拘留,此信访处理暂停。
    
    第一次2009年8月14日,由个体老板熊晓东报案“殴打他人”,于是副所长张海佼带队,在没有任何传唤和告知下,警察直接动用刑具反铐颜秀兰双手长达5个多小时,并关押在派出所审讯室里,警号022934警察把颜秀兰打伤后,同胞姐姐和其丈夫闻讯赶到,作为大姐颜凤英也仅仅批评了警察反铐颜秀兰双手不合法,何况颜秀兰是为女儿应届高考被骗的受害人,当晚所有人被警察扣押、指控“殴打他人”。第二天凌晨,指导员陈国庆宣布调查结束,不存在殴打他人,副所长张海佼亲自出面赔礼道歉并承认抓错了关错了。张海佼叫当班民警开验伤单给颜秀兰,张海佼指导颜秀兰说:“个体老板他们是管不了,只要不发生肢体冲突,只要不把老师和学生从教室里拉出来不让上课,与派出所无关”。
    
    在颜秀兰提起“无罪上诉”后,由第二审代理律师从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调取1500份案卷材料,原来副所长张海佼一方面是赔礼道歉后放人,而另一方面已经动用刑事手段进行取证,从(8月18日)开始出动大量警察在与个体老板有直接利益关系,包括未成年学生在内,警察把我们内档身份证照片作“辨认头像的询问笔录”,就连颜秀英女儿刚华师大毕业也不放过,把我们姊妹已经固定为“本案中的违法嫌疑人”,(8月25日)警察又单方面委托做医学鉴定,(9月1日)经所谓鉴定结果:(8月2日)熊一村是陈旧性咬伤;(8月7日)王昕雄是肢体擦伤,这些所谓的“轻微伤”,警察既没有进行核实,也没有与任何人做询问笔录,就在同一天公安机关已经作出了“沪公徐刑鉴通字【2009】304号《鉴定结论通知书》”。可悲的是,我们姊妹还没有犯罪,一直还在相信副所长张海佼诚恳的赔礼道歉,而这起刑事案件的背后已经定性我们姊妹是“暴徒”犯罪。
    
    我们是颜秀兰同胞亲姐姐、是孩子的亲姨妈们,已是白发苍苍老妇,第一次颜秀兰被警察反铐双手、打伤后,我们也只能是出于亲情关心,没有任何犯罪动机和犯罪事实。可怕的是警商勾结、官商勾结,在蓄谋策划“9月7日开学事件”构陷入罪。(9月3日)星期四策划王昕雄故意开车撞伤颜桂英女儿许琴,当晚副所长张海佼接到报案故意不处理不答复;(9月4日)星期五熊晓东勾结《新民晚报》记者造假社会新闻,用贬损的语言攻击家族在9月7日开学一天要放哀乐,故意把颜秀兰女儿高考成绩连大专分数线还相差17分进行报道,甚至把王昕雄肢体擦伤写成被打后的脑震荡等等;(9月5日)星期六休息天,徐汇区政府信访办召集徐汇区教育局、徐汇公安分局、枫林派出所等部门和个体老板熊晓东召开所谓的协调会,在会上周密布置9月7日开学一天的行动,而且已经安排开学当天媒体现场采访,故意隐瞒颜秀兰夫妇。熊晓东在(2009年9月16日)的案卷材料中写到:根据9月5日协调会上的安排准备对颜秀兰等暴徒采取执法行动的时候,却迟迟得不到上级批准行动的指令。由此证明,9月7日我们姊妹不存在任何犯罪事实。
    
    颜秀兰女儿在看到《新民晚报》报道后,孩子承受不住这样的报道用美工刀割手腕,陈志方找到街道、教育局、派出所等部门,被告知领导休息不在。(9月6日)晚上颜秀兰在“嘉悦宾馆(未来路进修学校)”四楼走道墙壁上涂写:“熊晓东是个大骗子、熊晓东偷税漏税、王昕雄故意开车撞人耍流氓、老师请说一句真话”等,仅此而已。
    
    (9月7日)上午,老师故意把学生全部赶出教室在外等候媒体,媒体又故意10点后才到。颜桂英因女儿被撞伤找到王昕雄,颜秀兰拿着《新民晚报》也在找熊晓东,当天街道司法所李亮老师、徐汇区教育局徐佩丽老师已经赶到。颜秀兰在得知有记者要来采访,也在准备材料接收采访。听说媒体要来,我们姊妹也赶到现场等候媒体,大家希望通过媒体报道能促使相关部门尽快出面协调这件事,陈志方从家中也拿了摄像机在拍摄现场。
    
    当天媒体采访结束后,所有学生全部进教室上课,街道李亮老师当场协调王昕雄支付颜桂英女儿1000元先去看病,并通知颜秀兰下午2点在街道会议室双方进行调解。当天下午颜秀兰和三姐颜兰英一起参加,在调解会上(唯一一次)颜秀兰已经认同副院长王昕雄提出对女儿第一次参加高考所造成的伤害给予经济赔偿。但在调解会后(16点55分)熊晓东继续串通副所长张海佼报案,相互勾结作第二次(9月8日)抓人的定案笔录。
    
    2009年9月8日中午13点许,颜桂英与小女儿许斌为许琴看病后1000元医药费在找王昕雄结账,颜凤英因居住在东安二村小区,与未来路进修学院仅相隔一条马路,没有任何犯罪动机,三人无辜被警察绑架到“枫林派出所”被关押起来。下午15点许,颜兰英在接到电话后,把2岁孙子交给丈夫赶到派出所想告知警察昨天下午已经开始调解,警察以进来谈谈扣押了颜兰英;下午16点许,颜秀兰在四五五医院安顿好母亲挂水后,到派出所找副所长张海佼想问明情况,遭到警察扣押;当晚21点许,陈志方在派出所门口找副所长张海佼也被警察扣押,然后警察把许斌放了出去,就这样家族5人、同胞姊妹成了犯罪团伙。
    
    副所长张海佼、指导员陈国庆等人是按照第一次抓人名单开始第二次报复抓人,当晚警察没有告知任何违法事实,警察也没有出示《拘留证》先斩后奏、报复(颜凤英71岁、39年中共党员;颜桂英66岁、颜兰英62岁、颜秀兰及丈夫陈志方62岁)被刑事坐牢。一夜之间,家中6姐妹,其中4姊妹和女婿5人被刑事坐牢,90多岁母亲四处奔走喊冤;一夜之间,颜秀兰、陈志方夫妇被刑事坐牢,留下未成年女儿在家一次次割腕、开煤气自杀的惨状,颜秀兰遭逮捕后,女儿再次受到伤害不吃不喝摔倒头部被缝15针至今留下严重后遗症。
    
    在案卷材料里,第二次《受案登记表》警察赤裸裸写到:案由:扰乱事业单位秩序;案件来源:工作发现;简要案情:2009年9月8日14时许,我局民警经长期工作查证,颜凤英等人涉嫌扰乱事业单位秩序。警察公开伪造熊晓东父子个体办学是“事业单位”,当天副所长张海佼同意立案、批准“颜秀兰等人聚众扰乱社会秩序”刑事案件。
    
    在案卷材料里(9月7日)警察已经在《犯罪嫌疑人权利和义务告知书》上代替颜凤英签名,警察将已经涂改、伪造(9月8日)的《拘留证》塞进案卷材料里,伪造我们5人拒绝签字来伪造这起刑事案件。在我们被关押的三天里,警察以连续、轮流的手段做讯问笔录,颜兰英不肯签字,警察就威胁颜秀兰劝说姐姐们签字,明知我们年纪大了,在看守所特定的环境下,看不清警察手写的笔录,于是警察将已经写好、放大的字迹“以上几页笔录我已看过——”叫我们抄写,警察根据已定的罪名、根据罪名的需要作讯问笔录。
    
    第二天(9月9日)徐汇公安分局治安总队二名警官在向颜秀兰夫妇了解情况后,当即表态这是为孩子读书被骗的一起民事纠纷。但是副所长张海佼不甘心亲自到看守所说:“此事可大可小,搞大了就是要把你们家一网打尽,叫你们全家坐牢”。(9月10日)这起民事纠纷被搞大到同胞姊妹“结伙作案”被延长刑事坐牢30天。(9月18日)颜凤英、颜桂英、颜兰英、陈志方被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名采取强制措施被“取保候审”释放。颜秀兰被继续关押后,(9月28日)徐汇区政法委主任许卫东亲自到看守所,在明知颜秀兰是为女儿高考被骗的受害人,颜秀兰已经表态出去后通过法律途径为女儿高考被骗讨个说法,结果颜秀兰因态度不好,第37天以同样罪名遭徐汇区公检法司举手表决逮捕。颜秀兰不服在《逮捕证》上已经写下控告:张海佼、熊晓东恶意串通,打击报复(冤枉)。
    
    “枫林派出所”警察这样的作案手段也不是第一次。颜凤英居住在东安二村小区,警察打死人不被追究责任,然后换个岗位继续单反警察,由国家赔偿死者家属;65号甲204室姐第为房子闹纠纷,警察伪造暴力协警案,把弟弟判刑一年半;同在2009年8月,67号甲301室张洪祥与相邻302室闹纠纷,起因是302室违章,而且302室用已经蓄谋好的木棍殴打张洪祥,经医生诊断手臂血肿8公分,302室男主人额头是冲出来碰擦在窗口部位。结果第53天将张洪祥已近60岁老人单方面行政拘留六天,因为302室女主人是中山医院医生。
    
    为了把这起民事纠纷搞大到刑事案件,颜秀兰被关押期间检察院还没有被批准逮捕,(9月24日)在上海市电视台《案件聚焦》开始报道,有几名所谓“专家”先肯定了这起案子的性质。徐汇区检察院王嫣检察官在看守所听了颜秀兰二个多小时的控诉后,当晚通知律师马上为颜秀兰办理取保候审把人先放出来。遭到徐汇区政法委和徐汇区教育局等人的反对,许卫东对颜秀兰第一审律师明确说:“颜秀兰出来不戴上帽子,所有参与的人就要被脱衣服”。于是在案卷材料里,没有犯罪事实和犯罪证据,检察官只好在《起诉书》里伪造颜秀兰“投案自首、自愿认罪”指控犯罪;检察官没有与我们4人在“取保候审”中做任何笔录,在《起诉书》里直接指控4人是(另案处理)(均另案处理)的同案犯。
    
    2010年2月1日徐汇法院在开庭之前的(1月29日)强迫颜秀兰未审先写缓刑,在颜秀兰被关押中对许琴被王昕雄撞伤后的鉴定结果已经达到“轻伤”以及徐汇区交通队已经出具王昕雄开车撞人不属于交通事故范畴的情况并不了解,法官强迫颜秀兰代替许琴写放弃追究王昕雄故意开车撞人的刑事责任和民事责任,否则法官开庭就不当场宣告缓刑。还让我们4人写担保颜秀兰出来后不再上访。把颜秀兰关起来作为人质,然后株连九族。
    
    2012年5月,徐汇公安分局自掏腰包赔偿许琴5万元来化解王昕雄开车撞人的故意伤害案,遭到颜桂英拒绝后,颜桂英强调必须依法办事追究王昕雄开车撞人的故意伤害案。
    
    徐汇法院开庭,把我们4人全部赶出法庭不准参与诉讼和旁听,家中仅有颜秀兰小姐姐颜秀英和90多岁的母亲参加法院一审旁听。在庭审中,所有证人不出庭、证言不宣读、所谓鉴定也不质证,原定半个小时结束的简易程序,被颜秀兰一直在强调事实真相而拖延二个多小时。颜秀兰被当庭宣告“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名成立,被“判二缓四”,颜凤英、颜桂英、颜兰英、陈志方被判(另案处理)(均另案处理)的同案犯。
    
    颜秀兰当然不服提起“无罪上诉”并提供8份新的证据已经在法庭上通过双方被质证,这些证据足以证明颜秀兰是受害人,证明办案警察在执法中滥用权力,故意将民事纠纷受害人伪造刑事案件追究,构陷入罪不成栽赃陷害。但是,在(2010)沪一中刑终字第294号《刑事裁定书》里,继续抄写(2010)徐刑初字第38号《刑事判决书》,字字不提已经在法庭上被质证的8份新的证据,继续伪造颜秀兰“自愿认罪”维持一审判决。继续伪造证人证言;继续把王昕雄经鉴定肢体擦伤伪造脑震荡;继续把伪造的419张白条伪造176名学员退费168812元的巨大损失(在案卷材料里,警察没有与退费的当事人作询问笔录来核实这些退费的合法性和真实性)报复、陷害颜秀兰有罪。继续暗箱指控、终审判决颜凤英、颜桂英、颜兰英、陈志方是(另案处理)(均另案处理)的同案犯。
    
    在徐汇区政法委操纵下,这起“自愿认罪”的刑事案件,在一、二审法院已经生效判决后,在颜凤英、颜桂英、颜兰英、陈志方已经被解除“取保候审”一年后,同一个罪名的刑事案件再被公安机关转行政处罚“扰乱单位秩序”再被行政拘留10日,颜桂英、颜兰英、陈志方被折抵刑事拘留11天,颜凤英不被折抵刑事拘留,也没有任何补充说法。
    
    如今颜凤英76岁老妇背负着即是刑事案件的同案犯(有罪)又是行政处罚的被处罚人(无罪)。事后徐汇区法院刑事庭长、即一审审判长王利明在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信访接待室公开承认“这是由徐汇区政法委一手操办的刑事案件,由许卫东多次出面协调,上海滩就你们一家,就是枉法判决了,你们又能怎样”。法官出口骂人:超你娘的B。
    
    颜凤英、颜桂英、颜兰英、陈志方在刑事案件中被剥夺了陈述权和申辩权,被法院终审判决是(另案处理)(均另案处理)的同案犯,徐汇区检察长接待日检察官说:他们从来就是(另案处理)不处理办案,这就是答复。
    
    在法定时效内,颜凤英、颜桂英、颜兰英、陈志方已经向徐汇区政府法制办提起行政复议,结果可以听证就是不给听证,复议结果继续抄写刑事判决书内容;继续不服行政复议决定向徐汇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可以立案至今就是不给立案也不作裁定。
    
    2010年11月,上海市检察院第一分院检察官在听到我们家族控诉后,非常气疯的说:现在不是文化大革命,一切要注重证据。提出以陈志方的名誉代理颜秀兰向检察院提出抗诉,经过一个月的审查已经作出符合抗诉立案条件给予立案通知书。因为是徐汇区政法委案子,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又以几年来没有抗诉案子来保政绩。结果没有组织听证程序审查,被人情、面子、政绩大于一切,检察官再次暗香操作,违背良心作出“沪检一分控申复通(2011)3号《刑事申诉复查通知书》”不予抗诉决定。
    
    2011年4月底,中央巡视组在上海,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已经发出不予受理的案子,在同年9月9日又急于受理,第二天就发出立案通知书,经过二个月的内部审查,也没有召开听证程序,再次暗香操作作出(2011)沪一中刑申字第33号《驳回申诉通知书》。
    
    这起刑事案件由中央巡视组带到北京后,由中央政法委督办,上海市政法委已经交办徐汇区政法委解决。仅仅解决了颜秀兰女儿第一年的读书学费,而其余人的问题根本没有得到解决,刑事案件颜秀兰还没有申诉到上海高院,徐汇法院信访官员李红串通上海高院信访官员杨斌,在督办一年的案子里作出(2012)沪高法信终字第30号《涉访涉诉信访案件终结决定书》。就这样颜氏姊妹再次被逼无奈信访、走访投诉、控告。
    
    五年多来,颜氏姊妹已经信访上万封、走访近千次的控诉、喊冤。诶饿受冻、忍受屈辱,遭到上海高院信访官员徐竹林公开“打死访民不如一条狗”,颜桂英70岁老妇被殴打致中山医院抢救;2013年1月中央政法委已经提出不得拦、堵、截的正常上访,但是4月26日颜兰英在国家信访局门口正常上访,被上海市政府截访保安殴打致骶骨骨裂的案件,事后颜桂英、颜兰英又被赶出上海驻北京救济站在马路上过夜的惨无人道。
    
    今年1月,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四个绝不允许”,上海是司法改革的试点,但是上海高院动用异地保安来维护所谓秩序。自古有衙门击鼓喊冤,1月27日上午9点,是上海高院徐洪祥和徐汇法院李红通知上午9点约谈并再三关照不要忘记,协调解决“关于颜兰英被上海市政府保安殴打致伤的赔偿事宜”,颜兰英在妹妹颜秀英的陪同下赶到法院,结果徐洪祥和李洪应该出面没有出面,颜兰英被上海高院门口年轻保安殴打致头枕部血肿2公分、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颜秀英64岁右手拇指被殴打骨折、脱臼的残忍、残暴。
    
    地区“天平路派出所”在接到报案后,警号022886警察已经出警,但是当天当班警察听说颜兰英、颜秀英是在上海高院门口被保安殴打致伤,就是不接受报案、也不开验伤单。事实证明:公检法司已经连档腐败作案,用公权力对付无权无势的老百姓。韩正在去年政法工作会议上强调:看不到问题是根本的问题,看到问题不解决问题才是最大的问题。难道这些领导还看不到问题吗?去年上海高院法官集体嫖娼,难道不是最大的问题吗?
    
    五年多来,我们已经信访上万封、走访近千次,难道韩正书记看不到问题的存在吗?公检法司开始互相包庇作案,然后问题出现再相互推诿,真正能解决问题的领导根本就见不到,这些信访官员欺上瞒下,捞维稳费,长期以来他们已经成为一条利益链,捆绑一起犯罪,甚至信访官员故意拖上级领导共同犯错或者犯罪。
    
    在权益受到侵害后,普普通通老百姓只能忍气吞声,否则要维权就会遭到打压,然后政府部门不作为或乱作为,要维权就成为了访民。就连我们这样的普普通通家庭,因为姊妹的亲情关心也被看成是一种犯罪。甚至有这样传闻:原企图是打压我们姊妹的团结、然后瓦解我们姊妹。没想到,五年来,我们姊妹还是那样团结,齐心一致,共同诉求:要陈述、要真相、要尊严!关我们、告我们、判我们请拿出证据,否则就是诬告陷害!
    
    上海徐汇区乐山路10弄26号103室“喊冤”老人:颜凤英76岁(44年中共党员)
    
    颜桂英71岁、颜兰英67岁、颜秀兰(无罪缓刑犯)及丈夫陈志方67岁
    
    联系人:颜凤英 联系手机:18001650595
    2014年2月5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yuanqing/2014/02/20140207165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