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尹慧敏:要求纪委彻查未予兑现的司法救助款下落
(博讯2013年10月13日发表)

    
    
尹慧敏:要求纪委彻查未予兑现的司法救助款下落

    
    《尹慧敏生活困难要求经济帮助申请》突然在已经被终结的案卷里出现了,这是一份没有兑现的经济补偿合同(另类的困难救助申请)。于2007年9月17日,上海长宁区法院执行庭庭长葛珍明(音)授意下我听写而成,当时法官口述经我本人亲笔写成的长宁区法院欲支付给我解决生活困难和帮助孩子完成学业的10万元司法救助款申请书,这笔款子已于2007年9月17日,在我提出困难申请之后进入长宁区法院的账户内,其中约定了3年内分期给付,支助我女儿完成学业和缓解生活困难的一大笔款子,理应于(07-08-09)3年之中的2009年9月17日之前支付完毕。但至今没有兑现给我申请当事人。(孩子在校期间被所在学校8次催款,甚至被扣押了毕业证书),长宁区法院也没有按照当初自己所承诺的协议行事。
    
    申请书的产生缘起我女儿的两笔抚养费【2004—长—1967号】、【2006—长—3567号】和【2005—长——323号】等27万元生效判决款被长宁区法院强制执行公平抵销于我不服的【2007—长—472号】财产权属纠纷案里,472号枉法判决非法剥夺了我女儿的合法住房份额,称孩子有居住权无份额,4人常住户口的国家公有住房,法院却撇开了我未成年的女儿以3个人分割使犯重婚罪的犯罪嫌疑人(陈荣)多得益,法院拿孩子的抚养费公平抵销我不服的判决,使我母女深陷生活困境,未能体现出法律的公平和公正,也未能体现出法律所规定的“过错方在财产分割时应少分和不分的原则”。
    
    如果法院对以上欲分3年支付的10万元承诺兑现的话,应该是2009年9月17日之前,长宁区法院必须将承诺给我们母女的10万元全部到位,但至今10万元部分余款下落不明,出于对我个人和对国家负责的精神,我继续请求纪委等有关部门彻查2007年9月17日,长宁区法院要我听写承诺书申请司法救助后,法院欲支付给我们特困母女的10万元司法救助款余款的下落。如果查明这笔司法救助款项长宁区法院在3年之中没有全部兑现,那么,我和法院之间的3年承诺兑现的“化解协议”无效,而长宁区法院所称的,尹慧敏的问题已经解决实际上就是一个谎言。
    
    我认为法院没有兑现的“化解协议”是无效的。首先,2007年9月产生的“化解协议”里,原审法院承诺补偿给孩子完成学业的10万元经济补偿款至今没有兑现,其次协议不包括解决我父母被害精神病后医疗事故死亡的问题,也不包括解决我因为维权被多次非法行政拘留的问题。长宁区法院十年前刑事案(重婚案)转民事案(离婚案)还引起了一场我诉上海电视台的侵权纠纷案,最终以庭外调解方式赔偿我壹万伍千元经济损失而告终。长宁法院法官徇私包庇过错方逃脱重婚罪和遗弃罪,帮助过错方在庭审中大笔提现非法转移了夫妻共同财产40万元以后判决我和前夫离婚,并非法剥夺了我女儿的住房份额导致我至今负债5万元,长宁法院非法剥夺了我孩子的抚养费等前离婚判决款近27万元,将孩子抚养费等全部公平抵销法院枉判所产生的债务后,母女俩负债累累并深陷贫困的深渊;(长宁法院连续两次非法剥夺我女儿的合法权益和经济利益),才造成多年来我为维护自己、孩子和父母的合法权益不断上告维权的现状。
    
    2005年判决生效的抚养费等我权利人未得到分文,07年9月《尹慧敏生活困难要求经济帮助申请》诞生至今已经6年多过去了,长宁区法院于07年9月仅给我预支一笔1/3的款子,而10万元司法救助款余款08年和09年都没有执行到位,至今下落不明,上海长宁区法院却编造虚假材料终结我的信访。甚至原立案庭长季立辉等人到处扬言“尹慧敏问题已经解决,我们法院给了她30万元”这就是我舍命要求纪委等部门彻查10万元和传说中的30万元司法救助款的下落的缘由。
    
    上海长宁区尹慧敏
    
    手机15600040056
    
    2013年10月13日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yuanqing/2013/10/20131013193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