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二十一)
(博讯2013年03月24日发表)

    
再生之日

    
    
     作者:华光
    
    1989年4月19日下午,当一个二十多岁名叫华光的青年,在天安门广场写下《碑》这首诗并在人民英雄纪念碑上朗诵完这首诗后,当六四被血腥镇压之后,更因为他对诗的捍卫,对六四的捍卫,他选择了被开除被关押被离婚,他逃出监牢,隐姓埋名,开始了漫长的逃亡。
    
    二十三年来,他用他的诗告诉世界:独裁有罪!写诗无错!六四血债不清偿,他和他的诗,死也不回头!
    
    我们有幸在飘泊的旅途上与他相识,我们为他的诗他的精神而感动而鼓舞。他告诉我们,他是一个精神的流亡者,他的国家伟大得居然容不下一首小诗!在难得的几次相聚时,他用他疲惫而嘶哑的声音朗诵了他流亡之旅上写下的部分诗作,并将这些诗歌制成简易的音频文件,我们很乐意把他的诗以这样的方式陆续的介绍给大家。
    
    
再生之日

    .
    许多人都在争论
    心脏与大脑,到底
    什么是判断死亡的标准
    .
    街面上悬浮着
    许多行走着的尸体
    IUC病区的氧气
    救活了热乎乎的粪便
    .
    我并没有走远
    在南部亚州毒辣的密林深处
    我空洞的眼窝
    警惕地注视着
    万里之外的苦难
    .
    委屈与忧伤塞满肠胃
    期待与坚定喂养了我二十一年
    我是个营养失衡的孩子
    十五分钟的黑暗过后
    我在脐血中摸爬而起
    没有奶水,甚至
    没有感受过母亲带血的触摸
    .
    我无法借酒
    烧开这个曰子
    我多么希望
    那个生育我的老人
    在这个黎明挣扎着醒来
    可是,我又错了
    我和许多人一样
    分不清大脑和心脏
    到底什么
    是判断死亡的标准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yuanqing/2013/03/20130324021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