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写给吉林省省委书记的一封信/马永田
(博讯2013年03月23日发表)

     我是马永田,怀着一种复杂的心情给您写信,过春节了,是合家团聚的日子,我却抛下重病的话孩子背井离乡,逃难到美国,王书记你在长春市任市委书记时,我曾多次找过您,反映我公司财产被政府、法院、开发商违法强抢的问题,但一直没有得到解决。
     2009年1月,王珉任吉林省省委书记,您任副书记时,王珉书记批示,您向长春市原市长崔杰下文办理此案,崔杰市长确实下了很大力气办理,办理的不是给我解决问题,而是多个部门联合造假,颠倒黑白。吉林省长春市从此对我实施镇压政策,无数次把我关进黑监狱、拘留、电话长期被监控、住宅多次被政府、法院、公安人员24小时看守,进京上访不是被打就是被关黑监狱,最可恨的是2009年6月末、7月初,在我没有去北京上访的情况下,吉林省因进京上访人员数量,由全国排名第十四位提高至第七位,长春市市长崔杰给公安机关开会下令,毫无理由的抓捕大量上访人员实施拘留,我同样在名单之中。长春市朝阳区公安分局到处抓捕我,王书记,当地政府这样肆无忌惮、凌驾法律之上,权大于法的行为到底谁是他们的保护伞,又是谁支持他们这样干的,我只是想要回被政府和法院抢走我自己辛苦半生积攒下的财产,又没有任何违法行为,为什么在吉林省就是解决不了,为什么抢我财产的强盗们确连连高升。领导们每天讲反腐倡廉,解决老百姓的问题,到底是真还是假。(我对这些违法贪官的行为曾向王书记多次举报,并向你提供2003年吉林省审计厅审计报告的证据),我的问题到现在不给解决,连管的人都没有。在这种情况下,我在当地没有办法要回我的财产,只有逃脱当地政法的控制,逃避他们的迫害,背井离乡逃到美国,利用一切办法要回我的财产,我给您写这封信的目地,是最后抱着一线希望,王书记是否能再次关注我的案件,依法依规合理解决我的案件,让我能够过上正常人安居乐业的生活!!!
     下面我把2009年1月王珉书记批示和您下文让长春市市长崔杰给我解决问题过程和最后我得到结果向您阐述一下。
    在办理的过程当中,长春市建委是2009年4月份通知我,并要求我进行配合,答应我在调查结束后给我书面结果,包括相关证据,但到最后我只看到五份证据却全部是假证据,和一份假的结果。
     假证之一:南关区法院为建委出具一份带有南关区法院公章的情况说明。
     其主要内容:“我公司已主动搬出,并和开发商达成协议,南关区法院没有实施强制拆迁,我公司产品是因为我公司没地方存放,我要求开发商保管”。
     我公司既然已经和开发商达成协议,证据何在?在强拆我公司房屋时,你南关区法院来干什么?我公司产品是因为没地方存放要求开发商保管,为什么拉走我公司产品时,你南关区法院给我公司出具收条?
     再看假证二:南关区法院法官蒋丽萍出具的
     全文抄录“我厅于2001年10月12日来到被申请执行人马永田家的被强迁房,被申请执行人已主动从强迁房屋中搬出。”
     此证据说明南关区法院是来强拆我公司的,另外,在建委这次给我的答复意见中,说明了南关区法院违法强制拆迁的事实。并且,在2007年1月18日,在政法委督办时,南关区法院用同样的说法,给我召开听证会,我当庭给南关区法院驳倒,南关区法院承认实施强制拆迁违法,当时建委也参加听证,为什么今天还要打假证,我公司主动搬出,那850件产品你们是在哪里拉走的?我公司账本、票据、合同及其它文档你们又是如何灭失的?
     假证之三:长春市地税局为建委出具带有公章的假证。
     主要内容“我公司没有办理税务登记”
     在2002年南关区法院开庭时,市建委是第一被告,我公司向法院出具了税务登记的复印件,市建委明知道我公司在国税局办理的税务登记,却让长春市地税局来证明我公司没有办理税务登记, 明显造假。
     假证之四:市建委涂改我公司2001年在省工商局办理的营业执照档案。
     市建委为了达到减少赔偿,推翻我公司是非住宅目的,徐源江等人勾结省工商局工作人员,将我公司营业执照档案多处涂改,手写部分最为明显,我公司原址是南关区东岭街6委80组,被涂改成南关区东岭街4委80组,而我公司的营业执照、税务登记、房照、地照、评估报告等都是南关区东岭街6委80组。
     假证之五:开发商为了达到强占我公司的目违法进行公证。
     2001年9月10日,市公证处依据开发商违法的26号《房屋拆迁许可证》在我公司不知情的情况下,将我公司厂房进行公正(市中级法院认定房屋拆迁许可证违法),公证处至今没给我任何公证资料,我只在南关区法院卷中复印,长春市公证处的一份公证书和几张照片,很难确认是我公司厂房,长春市公证处的公证,属违法公正。
     就本案而言,一起官、商、法联体腐败,恶意串通,违规办证,血腥暴拆,大肆玩弄程序游戏,导致发生既判力的终审“胜券”竟成一纸空文。从而,将其年产值千万元的个体企业的经营权和申诉权一并侵吞!受害私企对此依法“维权”,据理抗争,理性面对10余年,得来的,竟然是官官相护,上下推诿。每逢敏感时期,官府如林的法治中国,强势既得利益集团打着“维稳”的旗号,裸露着“拒反腐”的高压态势,只许龟壳式的统治阶层践踏法律,强奸民意,不准受害百姓伸冤告状。什么胜诉难执、合理诉求、冤假错案以及枉法裁判等统统拖压拒解!对此,本案痛处在是可忍孰不可忍的沉默中。王书记是解决还是不决绝,我在您收到信件7日内真诚地等待您的回音。
     此致
    
     马永田敬上
     2013年2月19日于洛杉矶
     电话:6262832175
    注:此信我与2013年2月20日寄给吉林省省委书记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yuanqing/2013/03/20130323111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