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我是怎么被逼到联合国上访维权的?/丁华
(博讯2012年12月25日发表)

     我家住在上海市虹口区107弄28号。我爸爸在1945年用金条鼎下房子后翻造了大小卫生加盖了三楼。这家是我们姐弟三人童年的摇篮和避风港,也是我们的子女宋斌,秦伟和丁浩的诞生地。2004年这块宝地被前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的弟弟陈良军看中,2000多户的动迁工程,当时就价值五个亿的地租项目被陈良军以”零地租”拿下,也就是说未开工开发商陈良军就赚了五个亿,摇身而成为“旧城改造”第43号地块。这不是腐败是什么?
    
     2005年我们全家三人(爱人和儿子)不远万里从美国赶回上海想和动迁组沟通签定拆迁协议,却被如狼似虎的动迁组赶到门外。扬言“不和外国人谈”!我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我们如此配合”旧城改造”运动,但动迁组却不和我签动迁协议书?
    
     一直到2006年7月房子被开发商偷拆。邻居对我告发后,我才知道动迁组的种种卑鄙下流的勾当和煞费苦心的黑箱操作就是为了赖掉我家的动迁安置款!他们有了如此图谋不规的肮脏念头后怎么敢和我们光明正大的签动迁协议?时隔一年后,于2007年9月我回上海市打官司状告开发商伪造“动迁协议书“,是非法拆迁。但官商勾结的法院政法委却操纵法官张忠信口开河地胡说八道这是有效协议。司法不公成了压倒弱者的最后一根稻草。从此我就走上了上访的不归路。
    
     在百忙之中我在2009年其间在美国给上海市侨办写了整整一年的上访信,他们很客气但是无能为力,但他们总算帮我向虹口区房地局要到了动迁组偷拆的凭证(见图)。去年我回上海市去了上海市信访办,北京的国家信访办都无济于事,亲眼目睹了和亲自领教了中华共匪国的公务员的无耻和无赖。回美国后我被逼排除了万难来到了联合国维权上访。我相信贪官污吏终将垮台,我们一定能要回我们的房子和财产!!
    
     我的邮箱地址:[email protected] 电话号码: 619-663-0912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yuanqing/2012/12/20121225100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