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控告涉警涉黑诉状(中英文)/李凤华
(博讯2012年01月05日发表)

    
    The homicide charges not stopping
     Langfang city in hebei province DaChengXian 13 innocent young fell asleep almost 7 years, public security bureau intentionally secreens kill gangs. (博讯 boxun.com)

    Accuse people; LiYunHua id number, 131025195511070028 laid-off workers, live in langfang city in hebei province DaChengXian shu ping town construction street in the morning star 1 row 1 call: 0316-8198845
    Accused man: DaiJianHua then DaChengXian public security bureau chief
    FengShuang just then DaChengXian public security bureau director of the criminal investigation
    LiuBaoHe DaChengXian criminal investigation as captain
    XingZheJie current DaChengXian public security bureau chief
    YangRuiTong current DaChengXian criminal investigation bureau chief
    July 28, 2005 at noon, my 13 year old son ZhaoQingSong a person at home lunch break is LiGuFeng (the victim sister ex-husband) colluding with his brother, and a few people from the home a cheat, kidnappings killed. From my body into the road outside the black dragon port in 28 river a covert sump, and false cloth scene. The criminal suspect LiGuFeng woman Yi LiJing at the time of the crime and the victim sitting with a car to receipt of and see the whole process of ZhaoQingSong was killed, and for this case provides witnesses' testimony. She said: "my father and uncle and li jie and wynn, cheating the uncle say go out to play, in cars they hold uncle arms and legs, dad use hand over the mouth with a bottle, uncle to nose eyes, uncle also bit water father's hand, bleeding. Later uncle and did not move. Then the car quickly back to my grandmother's house. Father play I, scare me, do not let me say uncle." (we have a witness's testimony was recording) public security bureau has let LiJing Yi to lead the way, identify the scene. Players in Interpol intentionally go wrong cases, the child still can be corrected, and has been leading the way to the scene. And LiJing Yi oral LiGuFeng the time of the crime scene after the false cloth.
    Immediately after the crime DaChengXian public security bureau intentionally wasting time, shield the criminal, to the scene did not do any survey, lead to the evidence all lost, even asked local salvage the victim of the local villagers burying the dead.
    DaChengXian tianjin the south road up is the criminal suspect zhao toll vehicle the only road. Toll booth surveillance video is the key evidence, but the criminal investigation LiuBaoHe who made captain CD. Cut out the suspicious vehicle through surveillance video of that time. For the criminal suspect destroyed evidence
    The half a year later, the victim families on the request the dead in the dead man's clothes that's pants at obvious blood. At that time is responsible for the warehousing of forensic ChengQuanLe clothing also witnessed the above blood. The second day when the victim families prepare to use camera) down for evidence, blood color obviously becomes shallow. Through the ministry of public security after the appraisal appraisal material evidence, found out it has NA, MG, AI, SI, S, CI, K, CA, FE elements. The victim's pants blood, overnight by the public security destroyed!
    In March 2008 the university professor of public security WuBoXin hire five suspects for polygraph, further lock suspects. Criminal investigation bureau chief also said: "this case will come out soon, a few suspects have a great suspicion, we will be a bamboo pole in the end, we associate bureau to, you at home and news!" Three days and three nights of waiting for indefinitely delay, deception and dropped.
    Provinces and cities and county public security bureau forensic appraisal department has two autopsy is wrong in the stomach solution for inspection. Before to hurt, physical fight injury, and do not write in more bleeder autopsy report (leave scar the victim family members more photos) forensic malfeasance has denied this.
    On 21 September 2010 (hebei political organization carries PingZha hundreds of PingZha results are "not ruled out, he continues to investigation, handling the defects of" PingZha results. PingZha results come out DaChengXian public security bureau and the case is given in the investigation off conclusion. Criminal gang so far at large.
    The current DaChengXian public security bureau chief XingZheJie, director of the criminal investigation YangRuiTong for not, confusion as to this case has the responsibility, forced by money nets, networks continue to shield kill pressure group, to the case to continue perfunctory.
    From July 28, 2005 to November 9, 2007, the victim family members had knelt tiananmen flag, through well, a few years like one day desperate rush about in the performers on the way to appeal, and finally got the procuratorate leader attention in hebei province, and shall be supervised put on record. The victim family members to appeal to sell the housing, return borrow many account, to all nothing now, still borrow live in relatives. Difficult way to appeal through 7 years, just for son cause, and in the end of the DaChengXian is change to return to the public security bureau in malpractices for personal gain.
    At all levels of leaders to protect victims and the families of the legal rights and interests, and justice, and abandon money to victims of family relationships nets. Request leadership focus on the case, for years only 13, now also lie in freezers in innocent victims to get back on children for justice. Paren
    ZhaoGuoQi LiYunHua victim
    December 4, 2011
    控告涉警涉黑诉状
    质问河北省委政法委案件评查组,这件案子公安机关是否应该立案侦查?并向政法委索取案件评查结论书 。
     为依法讨回公民在自己家中安居生存的人权,特以此控告。
    控告人:赵云,男,1964年8月6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住河北省高碑店市方官镇方官村409号,身份证号:132404196408061313,联系电话:15010783065。
    控告人:李凤华,女,1967年11月17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住河北省高碑店市方官镇方官村409号,身份证号:130694196711171321,联系电话:15010783065。
    案件起因:是我同村村民,赵田、赵洪亮父子为富不仁,仗其两个女婿与黑恶组织头目的关系多次强行要买我家商业门市房,因遭到我家拒绝而怀恨顿生报复强占的恶念,继而对我家实施暴力的行为犯罪以及强行为控制我住宅而霸占田地至今日,其种种性质恶劣的行为刑事犯罪等暴力手段血腥、卑鄙、残忍,且危害面广大。给社会造成非常恶劣的影响。
    案发经过:2006年6月15日上午8点45分,朗朗乾坤、光天化日之下,以赵洪亮、王伟、王胜利为首的暴力犯罪组织三十人,分别驾驶黑色福特轿车、白色金杯面包车、红色普桑和一辆车牌号为冀O-14643黑色桑塔纳2000型轿车为犯罪交通工具,分别手持砍刀(管制刀具)、铁管、钢钎、镐把儿等凶器,在这一天之内三次聚众非法私闯两户民宅,使用暴力随意殴打、追砍十名无辜公民及证人。持刀入户抢劫索尼录像机、联想手机、穿镰等财物,故意毁坏财物等经济价值三万多元。王伟、王胜利、赵洪亮在犯罪现场挥刀威胁围观群众。王伟扬言:如果他们发现有人敢给我家“帮忙”,就照着砸我家的样子把给我帮忙那人的家也砸了。
    在2006年6月15日一天之内的三次犯罪现场,先后有四名受害人拨打“110”求救十余次,每次接警都说“马上就到了”。可事实却始终没有出警施救和控制案情。不仅如此,方官派出所与我家被砸住宅同在一条马路的两边(我家与派出所相距不到一里路),在接到警情和多人报案后,也始终没出警和勘验现场。
    因公安机关漠视的态度,不仅放纵了暴力犯罪分子,反而更加助长了其邪恶残暴的嚣张气焰。案发当日晚10点16分,一名白天来我家滋事的男子来到高碑店市医院,到护理站对值班的护士谎称是我丈夫的朋友,骗取到病房号,将门推开一条缝向屋内张望然后匆匆离开。那个值班的护士觉察出不对,忙过来问情况,当她听说我们不认识此人后显得很紧张,连忙告诉我,让我将门锁好,再用我儿子躺的病床将门紧紧顶住,这家医院已经发生过好几次白天在人家里打、砸后,晚上又潜入医院再犯罪,还弄得医院也卷入是非中,非常麻烦。那位好心的护士叮咛说:“有事用呼叫器叫她,听见有人敲门千万要问清楚了再开门。”她还说要把这一情况向院长报告,今晚增加保安。并让我们自己也警惕小心些。说完她急忙向院长报告去了。
    6月16日上午8点半左右,主治医生和护士等人查房时,一再婉言劝我们转院,并断然拒绝继续为我丈夫和我儿子治疗,就在亲友陪伴我们还在医院坚持的时候,我朋友(任有林)打来电话告诉我说,我家已经被赵洪亮、王伟等人看住了,早上他到我家门前路过时下车子向屋内看了两眼,立刻被赵洪亮、王伟用轿车挤到马路边沿上,并恶语威胁任有林说:“他要敢掺和这事,就把任有林的双腿砸折了。”
    由于我们报案,公安机关根本不管,更拒绝给予人身保护,医院又拒绝收治我丈夫和我儿子,有家又不能回。6月16日下午17点半左右,在众亲戚的帮助下,我只身带着重伤的丈夫来到陌生的石家庄,一边为我丈夫治疗,一边控告。
    我只好把我儿子托付给我弟弟带到北京建筑工地治疗。不曾想到的是,就是那个被砸得破烂不堪的安身立命之所,我们从此再也回不去了,全家四口人从此背井离乡、流离失所。并走上了漫长的上访维权之路。
    正当我们为6月15日遭遇的暴力打、砸、入户抢劫、追砍行凶、故意毁坏财物等犯罪侵害而奔走控告之时,以赵田、赵洪亮、王伟、王胜利为首的黑恶组织的犯罪手段越来越邪恶,2006年7月4日中午,上述四人又带领二十余人驾驶包括铲车、卡车共六辆车为犯罪交通工具和运输工具,第五次再聚众非法私闯民宅,首先将我家吃水浇地两用井和污水井填埋,用铲车毁掉我住宅出入道路,还推毁男女厕所,并将男厕所内存放的财物盗窃一空。之后又翻墙入室把屋内所有电源毁掉,从而使我住宅彻底失去居住使用性能。
    为了达到长期控制我家住宅目的,赵田、赵洪亮、王伟、王胜利等人又非法霸占我家二轮合法承包地贰亩并由他家耕种,从此赵田把自家合法承包的六亩地非法扩种到八亩多至今日。仅是7月4日又给我家造成直接经济损失两万多元,从6月15日至7月4日十九天时间因各种行为多次的犯罪共计给我家造成直接经济损失达到近六万元。间接损失已达百余万元。我丈夫身体伤残和我全家人的精神损失巨大。已经不是能够用金钱来衡量等价交换的程度。
    当7月4日中午赵田、赵洪亮、王伟、王胜利等人正在我家实施行为犯罪当场,家人电话告诉了这一情况,李凤华立即拨打了方官派出所所长(杨建东)的电话,向他报案并要求他立刻带人去现场制止赵田、赵洪亮、王伟、王胜利等人的犯罪行径。然而,当杨建东听完却说:“你们远在石家庄,消息不可靠”等为理由拒绝出警,故意放纵犯罪组织恣意实施五个多小时的犯罪行为直到其认为满意后才拉着满载的盗窃财物扬长而去。
    后来我们又多次专程向高碑店市公安局领导报案,一直无人理睬。2006年10月15日,李凤华再次以书面(控告材料之二)分别寄挂号信给方官派出所所长(杨建东)和公安副局长(朱立新)连报案再控告。可是,高碑店市公安局自从知道我家发生案件的2006年6月15日起至今日一直没有勘验登记现场毁坏财物等各项侦查办案程序。
    必须说明的是:自2006年6月15日至今我家人从没有私自回过家,有关这个黑恶组织多次在我家故意毁坏的财物大多数都是房上、地上的附着物、基础物品。虽然案发已经五年了,但那个多次犯罪的现场仍保留着原貌,任何时候都不影响侦查勘验登记物品,至于被砸的一些浮动物品,现有6月15日我拍下的照片为证。
    以上陈述是原发生案件的事实经过,我愿为以上控告事实提供大量各种证据佐证。
    就是这样一桩公开明朗的警匪勾结暴力入户犯罪案,在发生后多年的逐级上访控告、申诉中,却引发了河北省高碑店市的几家政府机关联手串通、伪造枉法文书屏蔽刑事犯罪事实,恶意阻挠案件依法解决,导致受害人多年来不仅被犯罪组织侵害,更遭到一些执法办案人的不作为在先、伪造鉴定、逼取证人证言、栽赃陷害、打击报复信访人在后。
    还有河北省保定市公安局和保定市人民检察院都共同包庇下级办案部门,使受害人悲惨冤案无法走出人情网、关系网的腐败魔掌之下。
    更使河北省公安厅先、后四位厅长的指示如同耳边风刮过,又有河北省人民检察院先是督办无结果、后又受理今已近三年了,就是不敢作出“公安是否应该立案的审查决定”书。河北省政法委对本案也进行督办多年(四年了),如同石沉大海。详情见以下各项事实:
    1、2006年6月15日一天之内先后四人报110求救十余次,接警后始终没有出警施救。
    2、2006年6月15日至7月4日,由受害人和路遇行人向公安机关报案九次,该机关始终不作为,置之不理。
    3、在案件发生11天后,在保定市政法委书记的指示下,高碑店市公安局才勉强委托没有取得法医鉴定资质证的“黑诊室”为赵云、李凤华、赵红亮作的非法伤情鉴定,这是一个有预谋的“轻微伤”鉴定结论的阴谋陷阱。
    在得知赵云也被鉴定为轻微伤后,李凤华立即向高碑店市公安局提出异议,要求到上级法医鉴定中心去重作伤情鉴定,高碑店市公安局副局长(朱立新)不仅强词拒绝受害人的合法请求,还多次让李凤华到联合国去告。(关于这段对话有录音为证)
    4、在本案发生159天后,2006年11月21日下午,李凤华到河北省公安厅上访反映情况,是李云隆副厅长接待,李凤华反映的问题是“要求高碑店市公安局依法履行办案程序,立即勘验犯罪现场,登记毁坏财物经事主签字确认后,委托合法部门进行物价鉴证”。李厅长听完,当即给高碑店市公安局打电话,指示该局尽快落实信访人的合理诉求。
    2006年12月6日,高碑店市公安局在没有履行毁坏财物勘验、登记册、更没有让受害人签字认可的情况下,唆使陈立涛、焦燕等人非法伪造出978元的涉案资产价格认证书。
    2006年12月8日上午,公安局通知李凤华来取物价鉴证结论书。下午李凤华见到鉴证结论书当场提出不服,写申请要求重新勘验、鉴证:2006年12月18日高碑店市公安局方官派出所向保定市涉案资产价格认证中心出具委托书并盖章签字后,仅仅是一夜过去,高碑店市公安局竟如同市井无赖一般,毫无事实理由和根据,否定为本案重新勘验、鉴证程序。
    从此,任凭受害人怎么依法上访反映上述情况,一直未得到任何部门的依法支持。受害人被逼无奈,只能走弯路找各种渠道上访。
    5、2007年3月11日、12日、15日受害人三次闯北京两会,高碑店市公安局这才于本案发生312天后,向受害人出具了捏造事实的《高公刑不立字(2007)04号不予立案通知书》,又于325天后又枉法出具《高公复决字(2007)001号复议决定书》。
    6、2007年5月10日,李凤华依法向高碑店市人民检察院提出《不服公安机关不立案的“申诉”》,被高碑店市人民检察院无数次徇私枉法拒绝受理。向上级反映,又说李凤华是越级申诉。
    2007年5月23日,欲告无门的受害人赵云、李凤华去新华门喊冤,求见周永康部长,被北京警方拘留七天。2007年6月4日至22日,赵云、李凤华又多次向高碑店市人民检察院依法提出申诉,无奈还是被粗暴拒之于“人民”的检察院门外。
    7、2007年6月25日上午,赵云、李凤华再到河北省人民检察院反映申诉问题,河北省人民检察院指示保定市中级人民检察院受理我的申诉案,2007年6月27日我们不服公安机关不立刑事案的申诉状正式由保定市人民检察院侦监处依法受理。此后,李凤华又向保定市人民检察院递交,转交多套文字证据、录音光盘、照片等,时至今日已经快三年半时间了,申诉人一直没有得到法律文书答复。在申诉期间,赵云、李凤华曾数十次去保定市人民检察院催要审查结果,负责审查申诉案的(牛远明)多次踢皮球说他已将我的申诉案上报省里,现由省检院负责审理,时间是2007年10月23日下午。后到河北省人民检察院核实牛远明的说法,负责人说不知道,被逼无奈。2007年10月18日上午,赵云、李凤华赶到北京去闯十七大要见河北省代表团团长张云川,被高碑店市公安局李生接回,这次公安局让我们去法院打行政自诉,李凤华趁机向高碑店市公安局要犯罪人名单。这样高碑店市公安局才在案件发生514天后交出7名犯罪人。并且第七名犯罪人竟是高碑市公安局团结路派出所的(干警),此人的身份恰好与2006年6月15日来我家犯罪人驾驶的冀O-14643警用牌号车是人车身份吻合。
    同时于我家案件发生514天后,高碑店市公安局还作出信访答复意见书。整个信访答复理由前四项内容字字句句皆为编造案由,完全没有事实依据。至此,案件已经不是被高碑店市公安局一家单位造假,另有高碑店市农业局也故意帮助犯罪人伪造土地文书进行转嫁刑事罪责。
    8、2007年11月29日,赵云、李凤华不服高碑店市公安局信访事项答复意见,向保定市公安局提出《行政复查申请》,30日负责人(时冬红)告诉李凤华已经受理我的行政复查案,一个月内就作出复查意见书交给我。可是直到2009年7月时冬红调走,她也没有作出复查意见。2009年7月16日接管我行政复查案的又一个负责人(王章泽)又向我要去一份行政复查申请书等资料,至今日仍不敢作出复查意见书交与申请人。其真正原因就是高碑店市公安局的信访答复意见书连半字的合法事实依据都拿不出来,并对本案中还有许多重要关键性程序至今日都还没有依法作为。
    9、受害人所指的本案重要关键之处是:
    ①犯罪分子在十九天里,为来我家实施犯罪而乘坐的四辆交通工具至今仍没有得到落实;
    ②犯罪分子手持的凶器、两把砍刀(管制刀具)铁管、钢钎、镐把儿等凶器在证言、物证、书证具全的情况下公安至今仍拒不追查。
    ③被抢劫的“索尼录像机、联想手机、穿镰”等至今下落不明,公安没给出合理说法。
    ④在2006年6月15日至7月4日十九天里五次私闯两户民宅,真实具体犯罪人数没查清,且受何人组织?为什么从距我家十至三十公里以外赶来聚众侵犯我家?以及这些现已查实的十名犯罪分子身份、职业等不详。
    10、根据这些重要程序,办案机关没作为等,以及毫无事实依据的答复事项等,我们逐级依法向检察机关申诉,2008年3月7日,就河北省人民检察院与保定市人民检察院互相推诿、敷衍扯皮,不依法履行职责等问题,赵云来到北京市要向最高人民检察院提出申请督办,出地铁前门站时,被便衣发现上衣内兜里的上访材料后,强行将其拽上警车拉到天安门广场登记后送至马家楼,2008年3月8日被高碑店市公安局接回送至拘留所拘留十天。后又上报劳教一年。
    高碑店市公安局为非法报复打击信访人赵云,勾结高碑店市人民检察院,在其从没受理我申诉案的情况下,徇私枉法帮助高碑店市公安局伪造审查意见书,用以栽脏赵云是非正常上访的罪名,助纣为虐助高碑店市公安局阴谋打击报复信访人的恶念得以顺利实施。
    11、送到劳教所后,赵云不服,委托其妻子为代理人提出行政复议,2008年5月30日冀劳教复字(2008)第0014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的决定是维持原决定。
    2008年7月2日赵云又委托李凤华向人民法院提出行政诉讼。
    2008年7月14日因当面递交起诉状被拒绝,李凤华到邮局用特快专递寄给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状等相关资料各两套以保留赵云诉讼权的时限。2009年7月17日,听说上级已允许法院受理行政诉讼案了,赵云、李凤华便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十四条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十条选择管辖:向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立案诉讼。
    就是这一合法诉讼权利,却被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庭的男、女法官狂傲、粗暴、蛮横无理拒之门外三十余次。他、她们多次疯狂的挑衅说:“我们就是不受理,没必要跟你解释,我们就是官官相护你能怎么的?你去上边告我呀?”这就是一个地区中级人民法院的法官极度腐败的嘴脸。
    12、2009年11月4日上午,赵云、李凤华来到河北省涉法、涉诉联合接访服务中心,是曹爱平副厅长接待,李凤华将主要事实案情陈述,5日曹厅长亲自批示调查案卷,之后,不断有省委政法委、公安厅信访、督察和保定市各相关部门的电话打给李凤华,告诉我省厅非常重视我的案件,两个月内一定给你个满意的说法,还询问了我两次向保定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报案的经过和受案人名字让我等待。
    2010年1月7日14点42分,李凤华接到自称是河北省公安厅警务督察处电话:“说王胜利不是团结路派出所里的人,是高碑店市公安局写错了。”我问:“既是高碑店市公安局写错了,三年来为什么高碑店市公安局没有文字说明原因,他都没承认写错了,你公安厅督察处为什么说是高碑店市公安局写错了呢?他为什么要写错了王胜利,怎没把别人也写错了呢?还有犯罪现场那辆冀O-14643黑色桑塔纳2000型警牌轿车,难道也是我告错了吗?”那个人犹豫一下说:“是有这辆车,但是要把这辆车纠出来事情就太大了。”“不如我让他们多给你些钱,你就别盯着告这辆车的事了。”李凤华说:“行,那你得先告诉我:河北省公安厅是多少钱一条卖国家法律的,我才好有谱让他们赔我钱。”听了我这话,对方把电话挂了。这个来电号码是:0311-66622024。
    2010年1月15日下午4点多,高碑店市公安局交管副局长(我的案件负责人)给我送来一份用“日立牌摄像机代替被真正抢劫的索尼录像机”按照被毁坏财物作出的评估鉴定报告结论书。
    说这个就是2006年6月15日案发当日被抢的录像机,在案发时,车建宇明明多次说自己被抢的录像机是索尼牌的,在2006年6月15日下午,她向方官派出所报案时说的也是索尼牌录像机被抢,而这个评估鉴定的是日立牌的,完全是驴唇不对马嘴,这是在案件发生1305天后,关于本案被抢劫的索尼录像机被掉包换上日立牌摄像机的又一公开造假事实,将罪犯暴力抢劫的索尼录像机按照毁坏财物作评估。
    这是本案自发生以来,河北省公安厅第二位厅长进入调查此案后,唯一的一点点进展,60天过后,办案机关再无任何作为。
    13、2010年3月10日上午,赵云、李凤华又来到涉法、涉诉联合接访服务中心,付获生副厅长接待了我,听完李凤华的事实诉求,付厅长约定3月12日召开案件调度会。会上,李凤华将重要诉求简短说明后,付厅长在会上亲口指示,高碑店市公安局和保定市公安局限期在一个月内解决本案,如再解决不了,他将上报张越厅长。付厅长答应如这次案件再解决不了,赵云、李凤华可以再来找我。30天办案时间很快就过去了,高碑店市公安局和保定市公安局联合办案,30天只是又交出两名犯罪人,对于其他控诉事项再无作为,至于给受害人解决案件,仍是阳奉阴违,没有一丝真诚解决案件的态度。
    开始,犯罪头目赵田还把霸占我家那贰亩承包地撂下没种,十几天之后一见平安无事只不过是又一场虚张声势、虎头蛇尾的走形式罢了,就又耀武扬威地把我家的承包地种上,并丰收入仓。
    14、2010年4月19日在北京沙河邮局寄特快专递给付厅长预约再接待。但是,付厅长却再也不肯见控告人李凤华了。
    2010年5月26日上午到河北省涉法涉诉联合接访中心上访,挂的公安号,得知我的案件被转到河北省委政法委案件评查组进行评查,6月底就能出评查结果。一听说案件进入省委政法委评查,作为受害人赵云、李凤华没有一点高兴。因为案发过程中的许多重要侦查程序至今五、六年多过去了一直没有得到依法落实,对于高碑店市公安局已经出具的《不立案通知书》、《复议决定书》、《信访答复意见书》及其四份落实了十名犯罪人的处罚决定书、伤情鉴定、物价评估等,都是笼统答复中包含着百分之九十九的造假案情,省委政法委如今依据造假案卷能作出公正的评查决定吗?
    身为受害的上访人,经历了被掌法者,办案人多年欺骗的惨痛经历,恐怕再遭受执法不公的评查,便先后五次来到河北省公安厅预约厅长接待,并强烈要求河北省公安厅依法为国家、为社会、为百姓打黑除恶,将盘踞河北省高碑店市十几年的黑恶势力组织头目深挖黑根、一举铲除,还老百姓在自己家中安居生存的人权。也使我全家人早日结束背井离乡的苦难日子。
    时至今日,我的案件还没有得到评查结果。不管我的冤案走到哪一级,失去公平、公正解决方案我们永远不向黑社会组织和腐败分子妥协,更是永远不屈服于自甘以奴性嘴脸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的腐败官僚们妥协。直到将警匪勾结的黑恶势力绳之以法为止。
    15、补充:从案件发生至今日高碑店市公安局一直强调李凤伍被抢劫的联想手机犯罪人没人承认,可是,2007年10月11日下午,高碑店市公安局方官派出所所长杨建东利用职权扣押证人刘强二代身份证,待刘强向杨建东索取身份证之机,威逼刘强作伪证言说李凤伍的手机是自己丢的,而不是被犯罪人施暴抢劫的。
    高碑店市公安局办案人(蒋平、毛继春、杨建东)故意把2007年9月6日在北京西客站战前派出所取的合法证言隐匿销毁,为犯罪分子掩盖暴力抢劫手机的事实。事后,刘强把被杨建东威逼作伪证言的全部过程写下《证明》作为证据要求一并在本案中提出控告。
    杨建东还两次教唆方官村委会法定代表人范水林替黑社会组织犯罪分子作伪证言,详情见2009年7月1日范水林的录音证言。
    
    
    
    此致!
    中共中央政法委!
    中共河北省委政法委!
    河北省公安厅!
    
    控告人:赵云、李凤华
    2010年9月23日
    附:控告涉警涉黑诉状案件证据目录清单!
    本案中还有许多违法犯罪行径,写全了太多,希望领导联系信访人,我将详细禀告,恭候您的来电!联系方式:15010783065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yuanqing/2012/01/20120105152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