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被精神病钟亚芳年迈父母致杭州市上城区法院的严正声明书
(博讯2011年12月02日发表)

    
     关于拒绝杭州市上城区法院非法指定
     不担当钟亚芳法定代理人的
     严正声明
    
    杭州市上城区人民法院:
     我们是钟亚芳的父母,已年逾七旬。
     你院寄来的出庭通知书收到,但我们坚决拒绝你们的指定,不担当女儿钟亚芳的法定代理人。我们年逾古稀、百病缠身、自顾不暇,被你们指定出庭代人打官司,你们不怕闹出奇闻?!
     我们严正声明:钟亚芳是正常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2010)浙杭民终字第412号”民事裁定书,认定其无民事行为能力,是完全错误的。我们不仅没有能力去开庭,而且要求你院立即中止对该案的非法审理!
    相关情况如下。
     一、“(2010)浙杭民终字第412号”民事裁定书违法
     1、不具管辖权、无人提出申请、未经开庭审理及质证,违背“不告不理”原则,枉断钟亚芳“无民事行为能力”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170条、第171条、第172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193条的规定,认定公民的民事行为能力,应依“特别程序”,由其近亲属或者其他利害关系人提出,在公民住所地基层人民法院审理,以判决的形式做出。然而,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却“越俎代庖,强行审理”,在“不具管辖权、无人提出申请、未经开庭审理及质证”之下,“自己提出问题,自己做出结论”,以“裁定书”代替“判决书”,凭空认定钟亚芳无“民事行为能力”,司法滥权!
     2、偷换概念,将“无受处罚能力”与“无民事行为能力”混为一谈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卫生部《精神疾病司法鉴定暂行规定》的规定,“无受处罚能力”与“无民事行为能力”是两个概念,法律后果完全不同。但是,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却将两者混为一谈,认为“无受处罚能力”就是“无民事行为能力”,肤浅至极!
     低能法官的“一念之差”,钟亚芳便成了“活着的废人”,被剥夺了公民权利,不能直接行使任何公民权利!
     综上,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司法滥权!肤浅草率!违法认定钟亚芳无民事行为能力,错误严重。你院不辨是非,以此为据,不允许钟亚芳参加诉讼更是为虎作伥!
     二、我们年事已高,身患多种严重疾病,没有能力去开庭
     钟亚芳父亲71岁,因无法接受女儿钟亚芳上访维权遭受公安机关迫害,被关进精神病院20几个月的残酷事实,一病不起。从今年4月至今,没有出过家门半步,不能自理,极其虚弱;母亲69岁,患重度高血压、胸主动脉扩张等多种疾病,一直靠服药维持,且耳聋眼花,农家妇女,识字不多,普通话也听不懂。指定我们去开庭,合适吗?!
     三、本案应依法中止审理
     对“(2010)浙杭民终字第412号”裁定书存在的严重问题,钟亚芳正在向有关部门控告,要求予以撤销。此种情况下,你院对本案的审理,应当依法中止,待最终合法结论形成后,再行恢复。
     四、需要说明的问题
     因钟知含(钟亚芳女儿)遭受放射性核素毒害,钟亚芳要求公安机关立案,桐庐县公安局却百般刁难,既不依法立案侦查,又拒绝进行听证,钟亚芳才被逼进京上访。2009年10月2日,因上访,其被桐庐县公安局非法羁押在度假村2个多月。2009年12月8日,因被强行鉴定成“精神病”,被非法关进精神病医院(杭州市公安局安康医院)20个月,因钟亚芳言行思维正常,没有被使用过任何精神病药物治疗。关押期间,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却裁定:因精神病,钟亚芳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拒绝二审审理,并“倒推适用”,认定钟亚芳一审时也无行为能力,撤销了一审判决,发回你院重审。
    
     钟宜根 许柏凤
     2011年11月3日被精神病钟亚芳年迈父母致杭州市上城区法院的严正声明书
    被精神病钟亚芳年迈父母致杭州市上城区法院的严正声明书


    被精神病钟亚芳年迈父母致杭州市上城区法院的严正声明书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yuanqing/2011/12/20111202125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