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毛海秀向中央巡视组张文岳揭露上海拆迁腐败和行政暴力
(博讯2011年04月07日发表)

    
    中央第四地方巡视组
     (博讯 boxun.com)

    张文岳、马瑞民、刘卒等诸领导:
    
      你们好!
    
      欣闻中央巡视组进驻上海开展监督检查工作,这几天来,巡视组驻地门外天天排满长队,从早上六点至晚上九、十点钟,大家苦苦等着北京来的干部亲自接待我们或预约谈话,有当场哭晕的,也有集体下跪的……凡此种种,暴露出上海底层百姓有冤无处伸,有理无处讲,官民尖锐对立的真相。中央巡视组的到来,给了上海地方政府一个纾解民怨的机会,也给了我们百姓一丝解决问题的希望。
    
      我叫毛海秀,也是众多拆迁受害者中的一员,本月4日上午8点半我到江苏路888号排队,一直等到晚上9点半终于填上登记表,有了预约号。对这样的排队我并不陌生,但对于这次中央巡视组的接待,我是抱着希望的,我相信中央巡视组会给上海弱势群体一个公道。
    
      以下是我向中央第四巡视组反映上海地方官员违法行政、倒卖土地、官商勾结、违法组建房地产开发公司的腐败事实,恳请巡视组领导为民办事,为民伸冤:
    
      我们一家原住上海市虹口区华昌路99号,这是一幢二上二下祖传私房,楼上两间是居住房,楼下两间是我们全家赖以生存的营业用房。本人具有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虹口分局颁发的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经营服装加工和买卖。我的丈夫王荣庆因企业改制于1999年3月待岗在家,2000年6月被通知正式下岗(失业)。因此,我们的服装店(沿街私有门面房)成了一家三口的主要经济来源。1999年10月,我们的居住地被列入虹口区43号旧区改造地块,开发商是虹口区曲阳街道自行组建的上海光阳房产开发中心(以下简称光阳房产),该房产中心无任何房产开发的资质证书和资格证书。1999年11月,光阳房产正式进入我们居住地实施建设项目开发与拆迁。
    
      2000年3月,光阳房产在其进入该基地实施拆迁未满半年时,就把虹口区华昌路43号基地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和建设项目开发权以1560万元人民币的价格转让(倒卖)给了上海宏亮房地产开发经营公司(以下简称宏亮房产)。依照《城市房地产开发经营管理条例》(1998年7月20日国务院令第248号)第二十二条明确规定:“房地产开发企业转让房地产开发项目时,尚未完成拆迁补偿安置的,原拆迁补偿安置合同中有关权利、义务随之转移给受让人。项目转让人应当书面通知被拆迁人。”根据这项规定,房地产开发企业变更后,光阳房产理应退出基地,并公告尚未搬迁的被拆迁人,但由于光阳房产是曲阳街道组建的房产公司,官商们无视法律与事实,恶意隐瞒真相,与区政府相关部门串通一气,继续冒充拆迁人在华昌路43号基地从事非法拆迁活动。
    
      事实上,对于光阳房产的退出,市和区相关部门都作出了房地产开发单位变更的行政批复:2000年3月29日,上海市计划委员会作出《沪计投便字(00)第083号函》,同意虹口区华昌路43号危改地块的建设单位由光阳房产调整为宏亮房产,并要求宏亮房产编制可行性研究报告报该委审批;2000年4月6日,上海市虹口区规划管理局作出了虹规(2000)第54号《关于调整虹口区43号危改地块建设单位的批复》,同意原《建设项目选址意见书》、《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均由光阳房产变更为宏亮房产;2000年4月13日,虹口区人民政府作出虹府土用〔2000〕字第009号《关于调整虹口区43号危改地块建设单位的通知》,同意光阳房产退出基地开发,由宏亮房产实施虹口区43号危改地块旧区改造。
    
      然而,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虹口区房地局明知光阳房产已经退出,市和区相关部门对此都作出了行政批复,却依旧违法核发《房屋拆迁延长许可证》给早已退出基地的光阳房产,其《许可证》上的建设单位居然依旧写上光阳房产开发中心。2001年4月,光阳房产(已退出我们基地一年多)向虹口区房地局提出申请,要求对我家作出行政裁决,房地局根据其申请,随即对我家作出房屋行政裁决。2001年8月23日,虹口区政府在明知光阳房产早已丧失开发与拆迁资格的情况下,对我家实施强制拆迁,暴力执法,将我丈夫王荣庆活活逼死在强迁现场。惨案发生之后,虹口区政府信访办官员对我说:政府对你家实施的裁决与强迁都是合法的,王荣庆是他自己想不开自杀的,所以政府对此事并没有什么过错……
    
      本人为了讨回公道,通过政府信息公开渠道,逐渐掌握虹口区房地局等相关行政部门官商勾结、滥用职权、违法行政、倒卖土地等事实和真相。从2005年起,我向有关部门提出举报与控告,结果是上海市公安局虹口分局推给虹口区检察院,区检察院又推向市检察院,市检察院再推回区检察院,区检察院转手推给区纪委,区纪委接手后推向区政府,到了2010年,区政府再推给区房地局……五年来,他们就这样彼此推诿,既不立案,也不给我一个公道。
    
      现在我强烈要求中央巡视组彻底调查这桩违法乱纪、逼死人命,致使受害家属至今无生活来源,无社会保障的恶性事件。生存权是老百姓的基本权利,本人首先恳请巡视组将本案中的滥用职权和玩忽职守的渎职官员交给司法职能部门依法处理;其次,依法认定违法拆迁的事实,敦促违法拆迁单位赔偿我家全部经济损失,归还我家两间营业用房。虹口区个别政府官员利用土地财政和房产开发剥夺升斗小民的基本生存资源,依仗强权逼死原住居民,这等酷吏、这种惨案,放在古今中外,都没有合法性、公正性可言。我相信,在中央巡视组的关怀下,我们理应沐浴在和谐社会的阳光下,所有的不公正和冤屈都该画上句号。
                        毛海秀
    
                        2011年4月6日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yuanqing/2011/04/20110407204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