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红军母亲领不到补助 河南商城拘留69岁老人(图)
(博讯2010年11月16日发表)

    来源:参与 作者:程复兴
    
    
     控诉人:程复兴,男 ,失去了劳动能力的“五保户”,汉族,1940年8月19日出生,住河南省商城县鄢岗镇山坎村小山坎组。手机:15294826385
    
     控诉人的母亲黄普谣在共产党早期参加了赤卫队,在红军大退却后全家人四处逃命。我清楚的记得母亲凭好心先后救过三个解放军:1947年,我地农民余三成知道我母亲为人心善,就将一个受了重伤的解放军送到我家来。我母亲精心照料这个伤员一年多后,伤好归队。1948年,在攻打商城的战斗中,有两个受了伤的解放军掉队躲进我的家中,我母亲连忙用我父亲的衣服换下了这两个解放军的血衣,这两个人才能出来去找自己的部队逃生。
    
    红军母亲领不到补助 河南商城拘留69岁老人
    
     1991年,上级来调查红军的失散人员时,我母亲凭着铁的证据和事实得到县民政部门的认可。但让人气愤的是主管民政的镇武装部部长徐贤有却以各种借口推诿不给补助,我母亲在101岁时含恨离开人间,去世时还叫我问清楚这17年的红军失散人员补助被什么人领走了。为此,我一个快70岁的孤寡老人为母亲讨公道无数次的奔走于市、县、乡之间。
    
    红军母亲领不到补助 河南商城拘留69岁老人


    
     我不断上访的做法,让地方官十分恼火,他们又扣下了我应得的国家给农民的种粮补贴。我家有近二亩地里栽上退耕还林的树苗,镇林业部门也来丈量、认定了面积,但至今也没有给分文的补助,我100多次到县直各部门反映情况。2008年县长李高岭当面对我说:“你母亲是赤卫队不错,但钱是不该你享受的。”我问:“我母亲17年的红军失散人员补助没有得到,这笔款是该谁享受了。”但李高岭又不答理我,无奈之下我又找到县委书记李绍文反映情况,李绍文又将我推到县信访局,最后也是不了了之。
    
    红军母亲领不到补助 河南商城拘留69岁老人


    
     2008年8月5日,我到市信访局、市民政局反映了情况。8月7日我刚到家,鄢岗镇的镇长马建国就指使武装部蔡部长一行人到我家,将我抓到了鄢岗镇政府,当晚又将我送到进了县拘留所。从(附图)拘留证上可以看出,我一个69岁的老人,什么违法的事实也没有。只是第二天鄢岗派出所的叶所长赶到商城县拘留所里,凭着力气大硬拿我手在不知是什么材料上,按上了我的手印。在拘留所里关了我整整10天。
    
     回家后,我发现家里户口本和1200元现金不见了,左邻右舍的群众告诉我:抓走我后的当天夜里9点多,村支书和乡干部和派出所的人就抄了我家,防止我再上访。后又告诉群众我被判了两年刑期是在监外执行。我到派出所只要到了户口本,1200元现金就被吞下都不认帐了。商城县官员这种黑了天的做法,气得我当时就病倒了。我向村干部借20元看病都不借,乡党委书记陶洪江还威胁我说:“洋,洋我还把你给逮起来。”由于官员恶意收走了我的救命钱,延误了治疗,病情越发严重。
    
    红军母亲领不到补助 河南商城拘留69岁老人


    
     8月19日乡亲们把我拉到了医院住院治疗,亲友们为我筹借了医疗费,各级政府对我这个“五保户”不管不问,盼我早死。商城县这次抓我、非法抄家害得我发病后不断住院五次,一大把药费条子至今没有地方讨说法。现在,我欠了亲朋邻居一大屁股债无力偿还。
    
     商城县官员不公开红军失散人员的补助情况,从中渔利;无故关押上访人;残害无依无靠的“五保户”老人,人神共愤,天理难容。
    
     我现在真恨我母亲当初不该参加赤卫队,帮助了害我们的人,我母亲九泉之下也不会瞑目。
    
     控诉人:程复兴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www.canyu.org)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yuanqing/2010/11/20101116033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