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因为上访反映乡村干部违法乱纪被判刑五年/山东东明县郝景义
(博讯2010年10月28日发表)

     我叫郝景义,男,年龄39岁,汉族,农民,初中文化,家住山东省东明县小井乡裴子岩村东街。联系电话:13240308516 电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QQ号码:962947395
    
        2001年收割小麦之后,由于多日连阴雨的原因,致使小麦无法晒干,导致很多村民还没有来得及交上提留款(农业税)。6月末的一天早晨,也就遭到了由乡长乔建府与乡派出所所长朱斌带领的突击队(由乡、村干部及乡政府、乡派出所工作人员组成,有几十人)的打、抢、砸、别门撬锁、抄家。他们可厉害了,不管你有什么原因,只要是交不上提留款的,他们就下手抢,郝钢志家的大门也叫他们给别啦,把电视机也给抬跑啦,郝满群的三轮车也给开走啦,车上还有小麦,南街姜姓卖馒头的馒头机也给抬跑啦,抢走的东西多啦,大门、缝纫机、压井头、家用电器、牲口、粮食,机动三轮车等只要是能卖钱的什么都要。我也被抢走了一辆机动三轮车及四袋小麦。那种种场面,只有在儿时看电影《日本鬼子进村》才见到过。乡长乔建府多次在小井乡电视台上讲话说:“对付你们这些小老百姓有的是办法,如该上学的不让你们子女上学,该结婚的不给你们登记,该生育的不给你们办准生证,乡里叫你们交多少你们就得交多少”等等。 (博讯 boxun.com)

      
      我们被抢几天后,天下大雨,造成了特大灾害,中央电视台及全国多家媒体都曾多次报道,镜头中受灾最严重的就是我们村,此时正值西瓜开始成熟季节,别人家都用三轮车把西瓜捞了出来,可我与郝满群的三轮车都被乡村干部抢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家的西瓜全部泡烂在地里,在实在没有任何办法的情况下,我与郝满群只好去上级有关部门上访讨公道与说法,经过多次上访,在上级领导的压力下,乡长乔建府开始找我们谈话,要包赔我们损失,不让我们继续上访,他多次委托乡派出所所长朱斌找我们调解,还委托小井村民李玉发,裴子岩村支书郝吉胜,裴子岩村民郝石夯、焦海林等人找我们进行调解,并且他还多次找我们协商包赔我们损失的数目,有一次他把我们叫到他的司机李铁创家协商时,差一点没让郝满群喝酒喝死。
      
      经过多次调解后,最终小井乡政府在2001年阴历八月十六日,包赔我们二人共两万元,是三轮车损坏及西瓜腐烂的经济损失,但我们必须答应的条件是,以后不能再继续上访,包赔损失的事不能对任何人提起,绝对保密,而了结。
      
      2002年7月10日下午四点左右,我与我妻子正在西瓜地里种玉米,突然小井乡派出所的五名工作人员,强行把我押到了东明县五四楼,于7月11日把我送到了东明县看守所,以涉嫌敲诈勒索罪进行刑事拘留。  
      派出所所长朱彬,是在2001年去我村收提留款时,抢老百姓财物的带头人,在包赔我损失时他又是重要调解人,包陪我损失的全部过程他都清清楚楚,现在他又把我以敲诈勒索进行刑事拘留,岂不是知法犯法,公平公正何在?  
      后因调解人郝石夯、焦海林出具证据证明:给我的一万元钱是经过他们调解,小井乡政府包赔我的经济损失,并非敲诈勒索,东明县检察院才没有批捕。朱斌在我被东明县刑事拘留所关押37天期满后,又利用我上访告下台的村干部郝书杰及其家属做假证,罗列了我一些莫须有的罪名,又直接把我关在了东明县行政拘留所,7天后,给我判了个劳教一年,用只要我不继续上访为条件,给我办了监外执行,临放我出来时朱斌警告我与我的家属说,只要再上访就收监。我获得自由后于2002年9月4日在东明县法院行政庭立案起诉菏泽市劳教委。虽然在开庭的前一天晚上,派出所的工作人员找到了我的部分证人,致使我的部分证人证言有所改变,但经过半年的审查,东明县法院还是于2003年3月3日给我下发了撤销菏泽市劳教委判我劳教一年的判决书。
      
      在我多次上访后,东明县公安局在2003年12月份做出了,郝景义在2002年7月10日至2002年8月22日被关押44天的国家赔偿决定,出具了国家赔偿决定书和2177.12元国家赔偿金。
      
      2004年7月23日下午,东明县公安局给我打电话,以县领导来给我解决问题为由,把我骗到小井乡政府后,把我关押在了东明县红旗宾馆401房间五天,这五天内他们一直反复询问我关于上访的事,有时一天就询问好几遍,在2004年7月27日把我以扰乱国家秩序罪进行刑事拘留,三天后又以流窜作案给我办了延期拘留手续。在2004年9月1日又以敲诈勒索把我逮捕。2005年1月10日东明县法院把我以敲诈勒索罪判刑五年。东明县公安局以扰乱国家秩序罪立案侦查,一直询问上访之事,从没有询问过2001年的事,东明县法院判决书上的敲诈勒索罪从何而来呢?
      
      
      被冤判上诉无果后,于2005年5月份开始,我与我的家属一直向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及有关部门申诉,2007年3月28日山东省菏泽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原一、二审裁判认定事实错误,做出了(2007)菏刑再终字第1号刑事裁定书,撤销(2005)菏刑二终字第6号刑事裁定和东明县人民法院(2004)东刑初字第104号刑事判决,发回东明县人民法院重新审理。
      
      东明县法院于2007年6月22日对本案进行了重新审理,审判庭上公诉机关没有提供一点,关于郝景义有敲诈勒索行为的证据,甚至基本上没有发言。相反本案的所有重要证人全部出庭作证,证明郝景义从未威胁他们任何人,也从未向他们任何人索要过钱财,并且揭露小井乡政府的一些人员及执法者弄虚作假的事实。
      
      2007年7月30日东明县人民法院没有按照庭审事实宣判,又以证人们改变了基本事实为由做出维持原判的决定。在此请问东明县审判此案的法官,证人们在法庭上所说的:“以前的证言有很多虚假,这次的证言与以前的有冲突和矛盾之处,以这次为准”。你们听不到吗?证人们的证言和被告人的供述,你们都不予采纳,那你们的基本事实是从哪来的?你们的原告呢?原告的事实呢?我不服于2007年8月份又提起上诉,在2007年11月8日山东省菏泽市中级人民法院下发了,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从山东省东明县人民法院(2004)东刑初字第104号刑事判决书、山东省菏泽市中级人民法院(2005)菏刑二终字第6号刑事裁定书、山东省菏泽市中级人民法院(2007)菏刑监字第1号再审决定书、山东省菏泽市中级人民法院(2007)菏刑再终字第1号刑事裁定书、山东省东明县人民法院(2007)东刑重初字第1号刑事判决书、山东省菏泽市中级人民法院(2007)菏刑再终字第4号刑事裁定书中可以看出,这几个判决裁定书中自相矛盾,有很多地方是在胡扯八道,强词夺理,自己打自己的脸。
    六年多了,我现在一直在申诉,出狱都两年了,成百上千次的申诉,至今竟然没有拿到立案通知书或不予立案通知书。但我仍坚信真理,邪不压正,丑恶注定要失败。相信有一天我会遇见包青天的。 (我有很多证据可以证明一切事实 ,甚至相当一部分都是来自对方改变不了事实的铁证)
    
    
    冤民:郝景义
      
    
    2010年10月28日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yuanqing/2010/10/20101028221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