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武汉晶银债权人致中纪委贺国强书记的公开信
(博讯2010年07月17日发表)

    来源:参与 作者:晶银债权人
    
     尊敬的中纪委贺国强书记: (博讯 boxun.com)

    
    
     您好!我们是湖北省武汉市晶银投资担保公司的近2000户平民债权人群体。在此向您投诉青山区公检法为了维护少数官员的利益,一手制造了闻名中外的晶银冤案。
    
    
     由于2008年10月,晶银投资公司拒绝了区政府、公安局官员索求晶银大酒店的要求后,2009年3月10日,法人代表段毅文以“配合建二房地产案件的调查”为由被区公安局抓走;紧接着,一个好端端的民营企业,实体被查封,企业被整垮;两千无辜的平民百姓被拖进了痛苦的深渊,一年多以来,精神煎熬与生存危机已经夺走了八位债权人的生命。退休老人张满枝为了维护合法权益,被警察毒打致残…
    
    
    
     我们认为此案黑白颠倒,公检法肆意践踏法律的症结在于:
    
    
    
     武汉市、青山区某些官员既是晶银企业的直接受益者,又是此案的制造者和办案指挥者。
    
     一、案件历史根源与主观动机分析
     立案背景:建二房地产纠纷——晶银大酒店产权问题
     2004年6月15日,晶银法人代表段毅文与江城商业广场开发商江城商业有限公司签订《江城广场5-8层购房及合作经营合同》(见附件1),以每平方米1200元的单价,买下了当时只有几根水泥柱,连外墙都没有的烂尾楼,并投入数千万元资金交付房款和装修晶银大酒店并经营至今(见附件2)。致使一个烂尾楼,变成了价值7800万元的晶银大酒店。该合同明确约定了段毅文在晶银大酒店的股权比例要达到80%。按照此约定于2006年2月23日,经利德大酒店的全体股东签字同意,借用准备注销的利德大酒店空壳,完成了晶银大酒店的工商注册登记(见附件3)。
    
    
    
     2008年4月14日,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于建二商场状告江城商业与晶银大酒店买卖酒店房地产的合同纠纷,颁布民事裁决书,以诉讼法律主体不符,驳回了建二商场要求取消晶银大酒店购房合同夺回酒店的诉讼请求(见附件4)。
    
    
    
     2008年末,青山区某些政府官员为了夺走晶银大酒店:
    
    
    
     1、酒店在办理注册登记时,由于身居外地的张郁林股东不能回汉签名,且经本人同意代签名的表面现象,制造了职务侵占罪名。
    
    
    
     2、 开发商的原因,不能为已被购买的产权办理两证,晶银大酒店只有在开发商的协助下,将酒店产权在银行抵押贷款,获取部分经营资金。而且贷款按揭费一直由段毅文偿还着。区政府、公检法某些官员不顾事实真相,因此又制造了夺取晶银大酒店的第二个罪名:挪用资金罪(见附件5)。
    
    
    
     在这两个罪名中,被侵占者和被挪用者没有任何的资金和资产损失,被控为侵占者和挪用者的江城商业法人代表和晶银大酒店法人代表也没有获得任何资产和资金。区公安局专案组警官多次在债权人群众中散布:“段毅文买酒店的价格太低,酒店不是段的。段没有交完房款,酒店要收回。”为什么这些官员们不惜践踏法律的尊严抢夺酒店呢?他们知法犯法的动机是什么呢?
    
     立案动机之一:急于要填平挪用公款的3000万缺口
     2009年初,在前青山区委书记黄克强旨意下,以还江城商业广场银行贷款为由,由东方资产出面,将江城商业广场1-3楼商场及商业用房以超低价800万元(每平方米700元左右)拍卖给了鑫红泽公司。半年后,青山区政府又以建二员工闹事为由,出资3000万元从鑫红泽公司将拍卖楼赎买回来。这一卖一买使得2200万元的国有资金白白流失,究竟哪些人从中得利不得而知。因此,夺取价值7800万元的晶银大酒店(江城商业广场5-8楼),借以填平无法进账的3000万挪用资金缺口,就成了青山区官员乱作为办案的主要动机之一。
    
     立案动机之二:官员在晶银大酒店持有隐形股权
     青山区部分政府官员拥有江城商业公司的股权(江城商业公司是晶银投资公司的关联公司,并占有晶银大酒店20%的股份)。
    
    
    
     2009年6月份,青山区信访局陈局长曾在无意中向债权人透露:青山区多数官员参与了开发江城商业房地产的集资,后来集资都转成了股权。经查证,武汉市青山区国有资产经营公司向江城商业公司投资436万元,占10.13%的股份(有工商部门登记为证)。如果晶银公司法人代表段毅文被迫放弃,或被判罪夺走其拥有的晶银大酒店80%的股权,江城商业公司的股权将增至100%,持有江城商业公司暗股的政府官员必然从中受益。
    
    
    
     立案动机之三:索要晶银晶银大酒店遭到公司拒绝
    
    
    
     2008年10月前,青山区政府官员曾要挟段毅文:只要放弃晶银大酒店80%的股权,就可保其逃过一劫,遭到段的拒绝。区公安局高官也曾向段毅文索要晶银公司股权及该公司下属实体风暴酒吧股权,也被段拒绝。
    
    
    
     此后,于2008年10月晶银案立案。2009年3月10日,区公安局以配合建二房地产案件的调查为由将段毅文监视居住; 4月21日段毅文以“职务侵占罪”被刑事拘留;5月23日又因“挪用资金罪”被批捕。显然是先找茬抓走人,再来设计罪名。2009年5月,公安局办案警官说段的两个罪名,找不到定罪的证据,于是他们将矛头指向了晶银投资担保公司。
    
     二、晶银投资担保公司是非法吸存吗?
     1、投资公司是典型的民间借贷公司
     晶银投资公司成立的宗旨是:为解决经营企业实体的资金困难,向内部股东、员工及其亲属借款(见附件6)并按照最高人民法院的法规给予债权人利息(见附件7)。公司向债权人借贷的资金,全部用于实体项目:晶银大酒店、风暴酒吧、光谷房地产、三个品牌珠宝店等的经营(见附件8)。直至2009年3月10日,公司法人代表段毅文被公安局抓走前,公司一直正常经营,正常纳税,没有拖欠过债权人的利息和本金的偿还。
    
    
    
     2008年底,段毅文向公司员工要求:不再接受新客户,公司不想增加欠债。准备在2009年6月开始停止入金,分期偿还债权人的本金。靠公司的资金能经营实体就行了。
    
     2、专线、110联动广告向社会公众宣传晶银
     2007年9月,武汉市市长专线办公室、110联动联合监制,光大银行举荐,“急用钱找晶银——银行举荐机构为您解忧”的105份广告,由110警察开着警车贴遍了武汉三镇的大街小巷(见附件9)。这在武汉市二百多家民营投资公司中,史无前例。正是此广告特有的政府公信力,以及政府官员在公司的投资榜样,吸引了公司员工及其亲朋好友近六百户普通老百姓与公司签订了保本定息的借款合同,他们甚至将拆迁费、养老费、抚恤金等血汗钱、养命钱都借给了公司。
    
     3、特殊债权人群体的资金进入
     武汉市、青山区某些政府官员曾在晶银公司投入了大量资金。证据如下:
    
    
    
     (1)2007年、2008年晶银公司两次组织投资50万元以上的大客户赴港泰、日本旅游,青山区公安局纪委书记岳亚武的妻子和武汉市公安局某副局长的妻子作为大客户客户参加了旅游(见附件10)。
    
    
    
     (2)区公安局纪委书记岳亚武以其儿子的名义在晶银投入了500万元的事实。是区法院魏德华庭长两次亲口告诉债权人群众的。
    
    
    
     要说“制作广告”是涉嫌非法吸存行为的话,站在被告席上的,是否应该是那些涉案做广告,以大量资金投入为鱼饵,吸引老百姓资金,又在立案后抽逃资金的政府官员呢?此案比上海的“钓鱼执法案”实在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简直就是官商勾结,设置金融诈骗陷阱!
    
     三、执法机构违法办案行为列举
     违法办案之一:立案后官员们集体出逃资金
     2008年10月公司被公安局立案后的两个多月中,政府官员债权人却在暗中勾结晶银公司财务总监李炼红,将公司的流动资金,以及被李花言巧语骗进公司的新老客户的资金,洗劫一空。连本带利抽走其所投全部资金。(这些官员在公司客户名单上都是隐姓埋名,由李与他们单独交易并将资金打到李的私人账户上)。
    
    
    
     2009年5月31日,省公安厅经侦大队副队长任丹,在专案组与债权人座谈会上向九名债权人代表揭示了特殊债权人群体出逃资金总金额1200万元的事实(见附件11);
    
    
    
     另有债权人郑爱华于08年10月亲眼目睹岳亚武到晶银公司办理出逃资金手续的证词(见附件12)。
    
    
    
     违法办案之二:侦查办案中李炼红股权转让
    
    
    
     2009年4月17日,公司法人代表被关押期间,在公安部门控制了公司所有账户及财产的情况下,李练红在市公安局副局长二表哥的帮助下,利用伪造的注册登记资料,于4月17日离奇地实现了股权变更,将其在公司注册的51%股权510万元转在段毅文的名下(见附件13)。
    
    
    
     2009年4月21日,公安局以“职务侵占罪”宣布正式对段毅文刑事拘留。已经提前非法转让股权的李炼红,这个占股51%的大股东,公司副总经理、财务总监,竟然变成公司普通会计,公然逃脱了拘留。公安局以监视居住名义将其保护起来了(有人看见她在公安局与办案警官同桌吃饭、谈笑风生的情景)(见附件12)。
    
    
    
     2010年5月28日,公诉人在庭举证时,竟然将2009年4月17日,李炼红的非法股权转让作为合法股权变更的证据叙述,并公开宣称李炼红是公司普通会计的身份,与公司另一出纳张涛同等论处。难道公诉人不知道4月17日是办案期间吗?
    
     违法办案之三:欺上瞒下
     2010年元旦前,区政法委书记魏修祥主持召开债权人代表座谈会,魏书记点名让公安局胡队长与债权人代表说:“你们写材料给周永康了吧?周永康批了文要求市公安局查明岳亚武是否在晶银投入了资金,市公安局委托我们区公安局调查,‘查无此事’的调查结果我们已经通过市局交到中央去了。”让区公安局调查自己的纪委书记。这符合刑事回避制度吗?
    
     违法办案之四:非法查封民企实体
     2009年4月16日,当时将晶银公司法人代表监视居住的理由是:配合建二房地产案件的的调查,公安局却将与此案毫无关系的晶银三家珠宝店、光谷中心花园房地产粗暴查封了。北京总店愿意九折回购剩余产品,专案组胡队长以:“我们公安局的领导不同意卖剩余产品”拒绝了。就这样我们债权人投入珠宝店的1000万元的血汗钱被区公安局糟蹋得全军覆没。一直正常经营并按期支付投资人本息的段氏企业被活活整垮了。他们查封实体的法律依据是什么呢?
    
     违法办案之五:极尽威胁、欺骗手段逼民报案
     2009年5月14日,区公安局专案组将“蓄意不报案者,后果自负”的带威胁性的通知贴到晶银投资公司的办公室(见附件14)。
    
    
    
     接着将公司所有业务员传唤到公安局。威胁员工如果不通知债权人来报案,就不许他们回家。要把业务员都抓起来。开着警车到公司员工家里威胁员他们。直接打电话欺骗出差外地的债权人。公安局甚至决定两名警察监督一名业务员,极尽威胁、恐吓手段逼债权人报案。警察还亲自登门,逼迫债权人报案。导致债权人雪上加霜,许多人夫妻反目,家庭关系崩溃。农民债权人费立群被老公拿着菜刀满街追杀(见附件15)。甚至以权益登记为由骗取债权人的登记表后,背着债权人偷偷将他们事先准备好的报案书附在表后,作为报案材料。
    
     违法办案之六:将维权的受害群众毒打致残
     在长达半年的时间里,债权人多次提出合理请求,青山区政府却一直置之不理,被逼无奈的债权人群众,走上艰难的维权上访之路。债权人群众先后到市、省政府上访,均遭到大批警察的围追堵截、监听电话、甚至殴打、辱骂…(见附件16)。
    
    
    
     2010年2月8日春节前,债权人群众在省政府请愿。区政法委副书记胡怡君清早就在省政府大门口与警察商量如何打人。几十名武装警察冲向手无寸铁的老弱病残群众,抓住年近六旬的退休老人张满枝拳打脚踢,打得她遍体鳞伤,膀胱尿血,左腿关节积水伸不直,至今已成残疾。当债权人要求放人时,区政法委付书记胡怡君凶狠地说:“你们必须都解散,我们才考虑放人。”(见附件17)各级公安部门互相推诿。至今凶手仍逍遥法外,张满枝的疾苦无人过问。
    
    
    
     在温总理强调“公平正义比太阳还要有光辉”的今天,青山区部分政府官员身为“运动员”又兼“裁判员”,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昨天还在为晶银公司宣传鼓吹,带头投资;今天却挥起司法大棒,要定其“非法吸存罪”。将执法矛头对准手无寸铁的老百姓。这让我们哪里看得到公平公正的一丝阳光啊!
    
    
     祁望您指派与本案无关的调查组负责调查此案,查明事实真相,惩处作恶官员,确保司法公正,督促湖北省认真贯彻落实国发〔2010〕13号新36条文件精神,还青天于青山,还公正于人民,还公信力于政府!
    
    
     武汉市晶银投资担保公司债权人(签名附后)
    
     2010年7月1日星期四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www.canyu.org)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yuanqing/2010/07/20100717025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