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世博年始,中共违法侵权后还要雪上加霜/上海冤民詹荣妹xxx(图)
(博讯2010年01月11日发表)

(上海法院向俞正声脸上抹黑——枉法错判)

上海冤民詹荣妹

     2004年7月9日,我系上海市闸北区“人民”政府组织并实施非法、野蛮、暴力强迁的对象,成为上海最典型的谋房害命实例,造成我在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昏死11天,抢救40天后,转上海市闸北区长征分院继续抢救治疗224天,才起死回生。虽捡回一条命,但造成我终身的残废,直至2005年2月18日,在尚未痊愈下被迫强制出院。
    从此合法拥有的生存住房被非法毁灭,沦为头顶无片瓦,脚下无寸土,我成了在社会主义国家中“改革开放”的难民。俗话讲:冤有头债有主,闸北区行政方为此作出了行政行为的处理,决定由凶手方上海“联富”开发商承担我的生活费及租房金。出院后,由区督解办负责人龚勇(现任区检察院副院长),林峰(现任区督查科科长)送我入住上海市中兴路800号302室。2005年7月16日,上海市闸北区住房保障及房屋土地管理局,为此,作了专项性的书面答复:“你出院后由联富基地负责出资租房金并承担生活费”。
    不可思议的是:本案是中央各有关部门(国家信访办、建设部、公安部、全国人大)多年来的督办案件,竟招致基层政法书记陈平联手司法继续侵权。上级行政方作出的处理决定,在没有解决动迁安置事项的前提下,却被其下级的基层(北站街道)政法书记陈平所否定。上海司法不顾《宪法》大法规定:保障公民合法权利不受侵犯,在行政方作出的处理决定后,已经成为事实清楚的案件,而现在司法不当加入却对我实施再侵权,这岂不是与中央、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对着唱起反调吗?使之我即将面临司法执法违法的强迁,上海这座城市又要新增被行政与司法违法强拆的流浪人员了。在世博新年伊始,上海北站街道政法委书记陈平的低劣作为,让上海这座“世博”国际大都市并不“美丽”!
    2009年11月16日,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公开接受上海电视台的采访,明确了由第三方(律师)介入协调解决行政与开发商联手侵权的问题,引发本案源头的侵权问题亦被列在其中,由于该区北站街道政法委联手司法部门,制造矛盾对我行使司法违法的侵权报复——即上海市市、区两级法院对本案明确地实施枉法错判。
    
    一、体制缺乏司法独立,等于公民合法权利没有保障
    
    2007年,原“6.10”(法轮功)办公室的干事陈平,调任上海市闸北区北站街道担任政法书记职务。陈平执意停止区政府原已作出的处理决定,即2008年2月18日(停止我生活费),4月18日(停止我租房金),同年5月20日,他又唆使出租房屋的房东对我提起恶意诉讼。此属基层行政方躲在幕后介入民事活动,利用一件不具备主体的房屋租赁合同案,却使司法程序经历20个月之久,由一审、二审及重字一审与再上诉构成复杂的司法程序。他不仅增加了社会矛盾,更是浪费了有限的司法资源,就此我的合法权利不仅遭受继续侵犯,更是平白增添了社会不和谐的因素。该政法书记(陈平)的所作所为显然是不具备处理人民内部矛盾能力的人。
    
    以下简述上海市闸北区北站街道政法委一手炮制的恶意诉讼案
    (一)上海市闸北区人民法院与“二中院”对本案庭审共计6次。二审时已经查实原、被告之间不存在民事经济活动而发回重审的。但问题蹊跷的是:在重字一审与再上诉的复审中,该案竟然还是受到北站街道政法书记的影响,重字一审法官居然剥夺被告(本人)反诉权,作出了枉法的判决,这就成了司法不能独立下,司法实践中自相矛盾的判案例证。
    1、上海市闸北区人民法院(2008)闸民三(民)初字第809号,一审庭审二次。二审(上海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庭审一次,正因为原告诉讼实体不明,被裁定:“认定事实不清,发回重审”。
    2、2009年8月24日,上海市闸北区人民法院(2009)闸民三(民)重字第2号判决书,经简易庭审与合议庭再庭审各一次后,审判长朱海燕、审判员卜怡君与人民审判员马慧林,居然程序公然违法,剥夺我的反诉权,构成司法实体侵权。(注:请阅附件二,法院调查取证申请书)
    3、2009年10月18日,上海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09)沪二中民二(民)终字第2195号,审判长王泳雷、代理审判员张志煜、刘建颖,对该重字案的再上诉的复核审案,问题是再次剥夺我的法定反诉权,并故意放弃审核据行政证据(区政府作出处理后的书面答复);搁置审核事实证据(原、被告之间不存在民事经济活动),取证上海闸北区北站街道违法承担上海联富必须依法承担我的租房金事项,有意规避由于暴力侵权的应果关系,屈从于权大于法,违背职业操守在滥用自由栽量权,为北站街道政法委继续侵犯在制造冤假错案,背离了最高院为保民生下达的新规定,显然是为了坦护违法的始作俑者——上海“联富”(开发商)。
    (二)重审案的一、二审法官故意篡改本案的基本事实,违反法官的职业操守。
    1、上海市闸北区人民法院(2009)闸民三(民)重字第2号判决书,第3页的6——9行:“租房亦均由联富公司从北站街道领取后支付给原告。联富公司并非租赁合同当事人,仅是受街道委托将租房交给原告,现街道停止租房……”,该记录的内容是上海“联富”在6次庭审中陈述。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09)沪二中民二(民)终字第2195号判决书,第3页第7—8行:“詹荣妹(本人)出院并入住系争房屋。后联富公司每季度均有工作人员代表詹荣妹与张柏春或张小妹就系争房屋续签租赁协议,并向北站街道借款用于向张小妹(房东)支付租房”。对于北站街道委托上海联富交给原告租房金,还是本案的法官擅自篡改成上海联富向北站街道借款用于支付原告租房的说法,事实上已充分的证明了,本案的法官违反法官的职业操守,充当官商勾结的保护伞。因为法律有明确规定,政府行为不得介入民事经济活动,拆迁人与被拆迁人之间是民事经济法律的关系。2009年5月11日,我在有效期内向该庭提交:“法院调查取证的申请书”,取证的节点所在正是需要查清“北站街道”是否违法滥用公共财政开支,这恰好能证实行政方在违规操作。
    可是本案法官剥夺我“反诉权”与“申请调取证据权”(以重字上诉的庭审词为证据,注:附件三),显然是不予追究原告恶意诉讼的违法责任,作为法官不仅不依法履行法定的责职,反而使用违法手段让司法为“清洗”伪证服务,显然构成审判实体对我的侵权与违法判决。
    2、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09)沪二中民二(民)终字第2195号判决书,第4页的倒数第4行:“张小妹(房东)亦于2008年5月20日要求詹荣妹(被告)迁出系争房屋,未果”,第5页的第7行:“张小妹(原告)不再要求詹荣妹(被告)支付合同期满后的房屋使用费,系其对自身权利处分,法院不予干涉”。原告不再要求被告支付合同期已满的房屋使用费,这就已充分的说明原告已认识到自已的诉讼主体错误的法律关系。原告既然不要求被告(自2008年4月18日—2009年12月17日判决日止)20个月/1100元,2万2千租房费,上海“二中院”受理本案的法官,为什么不审核被告的我,在行政方的证据证明下,合法手续入住该房屋事实。权钱交易下的北站街道与上海联富之间存在瓜葛不亲的经济关系,与被告无关。本案法官不依法认定侵权的责任人,不考虑被告基本的托底生存问题,而判决:“詹荣妹(本人)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迁出上海市中兴路800号302室房屋”,法官的基本职业道德与基本道德的底线到哪里去了?
    
    二、本案的始作佣者为官商勾结,重审有悖于当前社会的政治形势
    
    “世博”在即。而本案在基本事实清楚与行政证据过硬的条件下,判例中的自由裁量权不应该被权利所滥用!而况市委重视世博年间为“保民生、保社会稳定”的工作口号不断地在响着。不协调是:基层执政者不间断地在制造社会矛盾,凭借个人官气就能拆市委领导人的台脚,许多行政干部的基本政治素养太经不起权钱交易的考验了!
    据讲此地块是黄菊女婿作为开发商,该七浦路7号地块不具备拆迁资质,对被拆迁户一概低价收购高价卖出,据不完整计算他至少非法暴利100个亿人民币。那么,我们就应该遭遇非法强拆吗?拱手让出理当属于我的财产与生存住房?那么,保障共和国公民的基本物权究竟在哪里?
    现任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先生原任国家建设部部长,在他行政任期内应该清楚建设部通过了国务院《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305号文件,关于强拆的规定,现在该文件的规定,被地方基层行政所滥用已经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当他再继续担任上海最高领导人职务时,才发现自己原有的施政措施不断经受体制及体制内因政治因素的考验,特别是他提出的具体措施时,又受到或不断地遭遇基层领导们拆抬脚,尤其是提出的具体措施还来不及跟上,由下面街道政法委书记的瞎折腾。况现在所谓的“司法公正”,在事实清楚的行政证据、事实证据、法律证据齐全下,竟然还不及这位搞“法轮功”而升迁的书记的恶搞有效。
    身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的记俞正声,他在1月9日,第九届上海市委十次全会上谈到群众问题时指出:“……必须对群众讲真话,特别是要勇于承认自己的缺点和错误”。接着还说:“……不承认自己的缺点和错误,其结果是丧失群众对党和政府的信任,动摇执政基础”。俞的说法显然是轻描淡写了,而本案的前因实属刑事犯罪的性质!后者则系审判实体违法侵权!两者的恶劣性质要大大超过俞书记所了解到底层百姓被严重侵权的实情!然后,中共的习惯性弊端是:上面说的好,下面做得差,甚至于更加恶劣!这些社会实情,我们高高在上的俞书记可能知晓否?否则怎能会发生上下抵牾以及我被轻易侵权的事实?
    自2004年7月9日至今,本人被非法、暴力严重侵权拆迁已跨越了7个年头,特别需要提醒的是:市委书记俞正声已经委托律师介入本案后,闸北区北站街道政法书记陈平长期对此唱反调的立场应该收敛了!但是合法赔偿与归还私人财产却遥遥无期,甚至变本加厉继续进行侵权,为此,我不得不公开大声地向中共疾呼:还我家园!还我人权!

至此,本次案例说明了因权大于法而司法不独立的丑陋现实。我们从中共行政条线上看:这是该街道政法委在制造与扩大社会矛盾,他凭空给社会增添了不稳定因素,这是给现行政府设置行政障碍。再从中共党委条线上看:此属该北站街道政法委公然抗拒中共中央确保民生,及破坏创导法治社会的政策与方针,毫无畏惧地在拆市委俞正声执掌上海的台脚。这好比“掌舵”的俞正声忙于补船洞,而小小的“水手长”陈平太有恃无恐,却可以任凭其在凿船洞,最终害苦了全体船员与乘客们,这就是中共行政与司法腐败的节点所在之一。
    

由于上述类此内耗事件及其普遍,故而造成中共现行体制上的千疮百孔,那么中共执政是否已经到了不可药救的地步?这问题又远非想象中的简单!就眼下仅限于个案的理解:这还得要看本案的最终处理结果,以及有待于导致本案前因问题的具体解决与能力所在!
    
    
    
    
    注:附件一
世博年始,中共违法侵权后还要雪上加霜/上海冤民詹荣妹

    注:附件二
    法院调查取证的申请书
    
    申请人(反诉原告):詹荣妹,女,汉族,文化中等,身份证:31010519560817466
    
    贵院受理的(2008)闸民三(民)初字第809号,即二审法院发回重审的(2009)闸民三(民)重字第2号的第三人,现申请人(即反诉原告、原审被告)提出反诉下,列为:共同反诉被告(原审第三人“联富”)。因其在原审与重审时一再声明:“2004年7月9日,申请人在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昏死11天,抢救40天后,转院上海市闸北区中心医院,承担继续治疗的224天的费用支付。申请人于2005年2月18日,被强制办理出院的生活费、租房费等,已先支付的几十万的费用。然后(由共同反诉被告)再向上海市闸北区北站街道办理报销……”。申请人则认为:这是共同反诉被告庭审中公然在作伪证!
    反诉被告称:“申请人居住反诉被告的房屋,自2008年4月18日起——至今(13个月),没有取得该房屋的租房金……”。申请人(即反诉原告)反驳:“2005年2月18日入住反诉被告的房屋,是由上海市闸北区人民政府的督解办主任龚勇(职务:上海市闸北区人民检察院副院长)、林峰(职务:上海市闸北区人民政府截访科科长)、共同反诉被告(第三人“联富”的工作人员刘福堂、徐明财等)十多人强制办理出院手续后,被送入该系争的房屋”。上海市闸北区人民政府为确保申请人的安居问题,在2005年7月16日,由上海市闸北区土地管理局作出书面答复:“你出院后,由联富基地负责出资租房金、并承担生活费”(请阅书证),此属“人民”政府行政方已经明确作出的规定,由此推理:上海市闸北区北站街道不可能钟俎代庖,承担反诉共同被告应予承担的法律与经济责任!并认为以上系争为共同反诉被告串通反诉被告下的恶意诉讼。
    2008年2月18日至4月18日,共同反诉被告(第三人“联富”)违反对行政方的承诺,不愿继续承担申请人的生活费、租房金。故连锁导致反诉被告称:“13个月没有拿到该房的租房金……”,并在诉讼主体不明下,状告申请人“强行霸占”其房屋,乃至重审仍为反诉被告与申请人的“房屋租合同纠纷”案。
    申请人遭到该系争房屋的争议,原委于反诉共同被告在继续制造矛盾,破坏社会稳定的当属本案的使作俑者,已经造成申请人再次流浪的时间已长达一年之久。本案已同时构成反诉被告与申请人之间,合法权利共同被侵犯的事实。为此,“申请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证据”,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之规定,向贵院申请调查取证:“申请人自2004年7月9日,生存住房被非法、野蛮、暴力的手段被灭失的同时,人身遭到严重伤害后的抢救费、医疗费、护理费、生活费、租房费……等,及申请人孩子的生活费、租房费……等,申请人出院后的租房费、生活费等……”。并已经履行承担申请人(申请人)一切费用,已经支付用于申请人几十万的资金的来源:是由上海市闸北区北站街道承担支付的,还是由共同反诉被告(第三人“联富”)承担支付的。有必要从而认定:共同反诉被告继续承担的责任所在,以达到排解反诉被告与申请人之间的纠纷节点, 贵院的调查取证,不仅认定违反承诺与违法的责任人,更是在司法实践中积极清除官商勾结,保障公民的合法权利,为和谐社会反腐倡廉在作出贡献,以维护公民合法权利不再继续遭受侵犯。
    
    被调查单位:共同反诉被告(第三人“联富”),住所址上海市蒙古路104弄12号第四幢204室。
    被调查单位:上海市闸北区北站街道,地址上海市国庆路43号。
    被调查内容:一、调取证申请人自2004年7月9日,人身遭受严重伤害后,在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昏死11天、抢救40天,及转院于上海市闸北区中心医院继续治疗224天的:抢救费、医疗费、生活费,护理费,及申请人孩子的生活费、租房费……等。二、调查:申请人出院后的租房费、生活费等,属于支付申请人的支出费用事项,是否是由反诉共同被告支付,共同反诉被告是否涉嫌与上海市闸北区北站街道在作权钱交易?等。
    
    申请人对此则保留进一步提出司法审计的权利。此致
    上海市闸北区区人民法院、民事审判庭
    
     申请人(反诉原告):詹荣妹( )
    
     2009-5-11
    注:附件三
    上 诉 人 庭 审 词
    
    一、本案的原审存在审判实体侵权与违法
    
    2009年5月11日,上诉人依法提交反诉状,可是审判长朱海燕、审判员卜怡君却无故剥夺上诉人的反诉权,从而构成该判决书程序违法与实体侵权。上诉人仍依法现请求“重字”二审给予确认:该反诉成立而有效。
    
    二、本案的原审故意不履行法定审、质职守
    
    (一)被上诉人没有证据证明上诉人非法行为入住上海市中兴路800号302室。上诉人却有证据证明,入住该房屋是合法的手续入住。并已提交的上海市闸北区房屋保障及土地管理局的书面答复书,该答复书证实上海市闸北区人民政府作出处理的决定。这是构成本案证据中最重要的真实性。
    (二)关于原重审违法剥夺上诉人依法提交的“申请调查令”。该调查要求查清上诉人被共同上诉人伤害后,由何方(共同上诉人或北站街道)承担具体责任的单位。现请“重字”二审给予确认该调查令成立而有效。
    (三)正因为共同被上诉人滥用非法的手段,毁灭上诉人合法拥有的生存住房,那么,必需承担违法下提供上诉人的住房责任。上诉人有证据证明共同被上诉人不具备拆迁资质,即在另案追究共同被上诉人的违法责任,已在受案处理之中。
    (四)本案依法进行初审、复审、及重审程序,合计 6次的庭审查证、核实,上诉人不属于非法行为下入住该房屋,司法部门应该秉公保障公民基本居住权的原则,依法公正的解决上诉人基本住所问题。本判决书的第6页第22行 “原告不再坚持要求被告支付合同期满后的房屋使用费”的说法,应视为上诉人反诉状作用下的缘故。被上诉人害怕恶意诉讼行为的大暴露,特别是要求查处与追究其违法行为,故而放弃向上诉人素取合同期租房费的做法,从中证实:被上诉人的诉讼权利已被共同被上诉人所利用。此致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上诉人:詹荣妹( )具状
    2009-11-10
    
    联系电话:13817094728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yuanqing/2010/01/20100111125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