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 周刊 系列19/杜阳明
(博讯2009年12月26日发表)

    首发
    
     我直接写信给贺德山要求保外就医,没有多久收到妻子的来信,转达了街道政府的意见是:前提是必须不准提要求,不准提条件,给你多少拿多少的化解矛盾,不准再上访,面对政府无耻的胁迫性要求,被监狱当局搞垮的身体已不允许我正面抗拒,必须尽快恢复健康。我写信给贺德山:只要能让我出去看病,什么方案都接受。 (博讯 boxun.com)

     2004年6月6日,大队长王水兵将我叫到大队办公室,又是递烟又是倒茶,叫我要求不要太高,最好不要提要求,给你多少拿多少,早点出去安享晚年,接着狱警豺——陈亮将我带到中队办公室,拿出电警棍放在桌子上,开始训话,训完话后将我带到会议室,
    会议室内已坐着:街道书记贺德山,中房拆迁公司徐云,闸北区督解办丁崇辉,第二劳教所王水兵,芷江西派出所刘建青,另有几名狱警,开门见山的对话按照他们的意图在进行,贺德山先讲了一通大道理后问我有什么要求,我说没有要求,只要能让我出去看毛病,贺德山说给你八万,我说我只要八分只要给我出去看毛病,徐云过来递了一支烟说“这几年我们对不起你,我们中房再拿出二万给你”我说“在劳教所里签字如果有效,签一万次字都可以,我只要八分钱,多一分钱我也不要”我将只抽了二口的烟扔掉,接下来他们去草拟协议书,我开始有一种晕眩的感觉,当我再次感觉有点清醒时,发觉狱警韩超拿着一张要我承诺,签走户口的字条要我签字,被我拒绝。当天晚上,所有狱警都违反上班不准喝酒的规定,进行喝酒庆祝,第二天中队长虞宏建对我说“扳掉你这个大头真不容易”。
     贺德山回到上海后,立即找到我妻子说“杜阳明不会接受这个方案”我曾经明确告诉你们,我接受是为了看病的权宜之计,象这种胁迫性的协议和(挂市政建设的羊头,卖建商品房的狗肉)欺骗性的协议,即使签字一万次也属无效,本人不于认可。你们明知我不会接受,为什么还要强迫我去接受在正常情况下根本不可能答应的条件。
    2004年8月13日我妻子来所办完所外执行的手续,带我离开这个让我蒙受了无尽辛酸和羞辱的场所,我花了一万多元的代价,在我妻子精心护理下,逐渐恢复了健康,但精神和心态极差,原因是所有的访民得知我被提前释放,并接受了屈辱的方案,都远离我,我也找不到他们,感到很苦闷,人开始变得越来越沉闷,一天天消瘦下去,妻子得知原因后,告诉我每周三市信访办是访民聚会的日子,我又融入访民中,提升了自信心,贺德山要我领取钱款并迁走户口,我当然不会去办理以上事项。
    11月3日下午,上海市自来水公司约我在共和四村我母亲家中谈判,公司代表胡说:我继父的工伤死亡(73年签定的)协议书的档案室被造反派(67年)烧掉了,当时我仍然没有摆脱对共产党的信赖,虽然对他的胡说八道很恼火,但不会想到政府以约定谈判为幌子,对我跟踪监控,我回到家刚吃完饭,大约7时左右门铃响起来,芷江西派出所所长刘建青、闸北区公安局蒋亦诚等人已在门外,我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被关在派出所,第二天一早,我被送往大封重新回炉。 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2009年12月24日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yuanqing/2009/12/20091226192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