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比黑帮更凶残的是“红黑帮”——河南固始县人民上书胡锦涛
(博讯2009年11月20日发表)

    来源:参与 作者:河南省固始县人民
    
     给中共中央胡锦涛书记一封信 (博讯 boxun.com)

    ——固始县几十万人民的血泪状
    
    
     我们是河南省固始县受害农民的上访代表,胡主席在十三届四中全会的反腐倡廉的讲话,是否落到实处?我们不看广告做得好不好,关键看疗效。
    
     首先讲四个问题:
    
     A:为什么国务院信访办信访不接待?
    
     2009年8月14日(正常信访接待日),固始县共23人(都是逐级且多次进京上访的)去国务院信访办群访但拒不接待,是被买通?还是固始县不在国务院领导之下?还是为所谓的固始县是“全国解决信访问题的先进县”,扯起一块“伟大”的“遮羞布”?他们23人分别是城郊乡六里棚村:孟宪明、洪先学、向明礼、杨继云、宋文群、马德珍、柯建芳、向明营;陈集乡臧集村:李传富、蒋国乐、冷佃华、冷佃友、付春侠、汪成敏、丁士杰;汪棚乡大皮村:许尔南、王岐言、汪登友、汪永发、邓言俊、邓云龙、杨怀兵、易成学。
    
     B:为什么信访问题得不到解决?因为河南各级地方“官匪”才是制造许多上访问题的“元凶”,从事发起就决定了上访问题永远得不到解决,正如一份报纸报道的赴京上访解决率不到百分之一。中国的一级管一级信访制度——天大的问题还是转制造上访问题的地方贪官自己处理。古往今来,哪个贪官会把自己送上“断头台”呢?中央对下信息通道被严密封锁。
    
     C:践踏人权。河南各级官员解决上访问题,实施拖哄、打压或黑道殴打、非法关押。每逢国家大型节日,为了阻止人民上访,更加血腥的镇压。人民群众在为自己维权的同时,也在维护着党的政策与法律的尊严,他们手中拿的不是枪炮,而是有贪官罪行的人民群众的血泪状。为什么如此镇压黑道殴打不准上访呢?怕人民群众要人权、要正义。
    
     D:固始县是苏区,当年固始人民跟随着英明的、伟大的中国共产党浴血奋战,推翻了三座大山。可现在反过来,地方“官匪”把“枪口”对准人民(到处动用警力、黑帮),来抢人民群众的责任田、强拆农民房屋,稍有反抗,强加“妨碍公务罪”、“故意伤害罪”抓捕入狱且罚款。敢上访者,受到更残酷的打击、摧残。天理何容?正义何在?
    
     下面结合固始县的实际谈以下几个问题:
    
     A:固始县政府文件证明了“固始县是全国解决信访问题的先进县”纯属骗局。信阳市委常委、固始县伪书记方波,恬不知耻地坐在《人民网》大吹特吹固始县如何很好的解决信访问题,公布了所有县领导的电话号码,被授予“固始县是全国解决信访问题的先进县”,成为全国学习的旗帜,纯属骗局。从以下几个方面分析:
    
     一、《中共固始县政府办公室(通知)》固办文[2009]41号(后附)证明了纯属骗局。该通知是为了阻止国庆前赴京上访人员而发,其中有几个问题共列出了五十九大项长期“群访”未结“案”,上访时间起码在三、五年,有的近二十年之久,应该涉及几十万人。
    
     二、其中绝大多数都是涉及土地的上访问题。他们是以原县伪书记郭永昌(现被捕)、原县长(现任信阳市委常委固始县伪书记)方波为首的“官匪”抢霸几十万亩良田,而引发的土地被官霸又得不到补偿的被逼上访群众代表,因为连续两届县伪书记(都被捕)是匪首,连续任约十年的县长方波不但无事,还提升为信阳市委常委、固始县伪书记。他们一大批“官匪”得不到处理,这些问题肯定永远得不到解决,就我们了解的部分内容仅举几例:
    
     第8项“杨集乡田湖村许建德长期无理缠访”,几十名群众一起联名上访,反映自2003年以来的每年171.5亩退耕还林钱共七年276115元被贪,群众得到的不足十分之一,多次强烈要求但拒不公布退耕还林明细账;种粮补贴钱长期被贪;克扣了五保户供养钱(2005年每人1000元,实得200~300元不等);乱收水费:每年每亩最多不超过10元,但每年每亩收30~40元不等;不但问题得不到解决,而且县伪书记方波等指使县公安局办假案,强加许建德“滥伐林木罪”非法关押三个月并罚款伍仟元;借土地普查之机搜刮民财:今年每户收了五十元土地使用证费,但大半年过去了什么证也没办,即使办,工本费最多几元钱。
    
     第10项“汪棚乡大皮村群众反映河源学院征地问题”,在没有审批手续的情况下,于2006年抢征大皮村一千多亩良田,投资了上亿元建“河源学院”,现在学院没建成,地荒房空。
    
     第12项“草庙乡沈塘村王心志反映村占地未补偿问题”。他们反映占地未补偿问题
    
     第15项“郭陆滩镇周德才长期无理缠访问题”,在新浪网或多个网站搜索“固始县周德才”即可看到他反映的相关问题。
    
     第19项“赵岗乡新堰村群众卢先昌反映征地安置问题”,于2006年6月15日早约六点半,因土地被官霸得不到补偿,赵岗乡卢全道被逼吊死在乡政府办公室。
    
     第34项“陈集乡李传富、李学思、李学良等长期无理缠访问题”,李传富与几名群众联名反应村支书朱仕锋贪污集资款130多万元、取消村民委员会换届选举、剥夺村民民主权力等问题,李孝芳因上访被扣上“精神病”帽子非法关押。1998年10月10日县法院强制执行强夺农民土地、房产,群众为了自卫,官方把方具东扣上“妨碍公务罪”判刑2年,把李学田、丁昌凤、方具良三人关了25天并罚款2000元,打伤了潘友英、刘志友、董士付,并把董学国不满2岁的孩子踢进水沟。因此,陈集乡街道李学良等几十名群众反映强拆房子、责任田不给补偿,例如拆了李学良楼房六间、平房十六间、占地5.5亩,上访几年没人管,还成了长期无理缠访。
    
     第52项“我县国企改革引发的稳定问题”,此项涉及数千人。例机械厂,据说是现任县伪书记方波老表买的,几十名职工联名上访多年,要求解决养老保险也没得到解决。
    
     第56项“县法院退休干部许再生无理缠访问题”,共和国一级法官、共产党员许再生,因为给武庙乡十元一亩强征农民土地打抱不平,向县领导理论,被官方非法拘禁10多个小时,要求对侵犯他人身权利立案处理,县法院院长陈锐,先是躲闪,后干脆不上班,拒绝给予立案,一个法院让陈锐放了手。
    
     其实还有很多没有进入这份文件黑名单的,例城郊乡六里棚社区柯营村民组孟宪明等多人,联名多次上访约四百多亩土地被违法官霸,几乎得不到补偿,上千万元被贪污,要求依法收回耕地等问题;方集乡独山社区。官方把依法保卫自己赖以生存的责任田说成是抗法(这与当年国民党把共产党说成是“共匪”,借口不是一样吗)。于2007年6月22日深夜,大批武警与公安人员闯入方集镇独山社区打砸,其中沈子明肋骨打断三根、肺出血,汪厚芳(女)手骨骨折等,抓捕了十几名农民,还有一名看热闹的中学生杜鹏程,农民本是自卫,但沈子付、沈子刚被强加“故意伤害罪”被拘役六个月,强加刘西举“扰乱社会秩序罪”被非法关押七个多月。
    
     从这些可以看出,固始县除有五十九大项还有更多的涉及几十万人的上访未结案,都永远不可能得到处理,从此证明了“固始县是全国解决信访问题先进县”纯属骗局,是怎么成为这一美称的呢?是买通?还是其它地方比固始做的更残忍…差中选优?
    
     B、花巨资(几个亿)建豪衙不能住。详情见网上的《顶风建豪衙伸手要救济》一文,此文报道了在没有审批手续的情况下违规建造了县公安局、国土资源局、县卫生局等多处政府办公大楼,据了解因为超出单位实际用房量的几十倍,如果使用起来,楼层太高,房子太多,据说每天的物业管理费与电费消耗在万元以上,不堪重负,所以只能闲而不住(例如县疾控中心大楼),同时此文在媒体上大量曝光,然而有人管吗?于今年农历2月2日县政府迁入“固始县行政服务中心”入住。
    
     C、草菅人命。2006年5月25日,城郊乡打靶场村八里庄村民组,因强拆群众房屋不给补偿,村民许开林的妻子陈志华呆在自己房内不出来,以示抗争,一个“执法队员”跳上施工车就推墙头,致使陈志华被当场砸死,事后赔偿了许开林20多万元,威胁他不许上访,不准闹事,只允许说她不知道正在施工,而在房间休息才被误伤,
    
     2007年9月13日中午十一点多,国宾大酒店突然倒塌,事后官方报道一死两伤。疑点:当时为什么不采取抢救措施?直到夜里十一点多关灭所有路灯,用铲车铲平?为什么不用警察而用“黄毛”站岗?上面有近二十人正在打混凝土,下面还有几人正在加固支架,难道在瞬间蒸发了吗?因为固始县是省委书记徐光春的联系点,没过几天,徐光春亲临固始,对固始县所有问题给予了全盘肯定,很易看出是何用意。……如此恶性事件,举不胜举。
    
     D、县财政局搞房地产开发。国家规定政府工作人员就不准经商,但于2005年政府机关——县财政局在莲花园小区建了近百间的门面房、几十栋商品房、几十栋别墅,搞房地产开发,利润起码是几千万,归谁所有呢?其中早已建成的据说都是县重要领导的别墅,怕再次暴露他们的贪污罪行,时至今日还有很多别墅空闲无人入住。
    
     综上所述:从我们多年的信访教训告诉我们:
    
     一、县伪书记(连续两任县伪书记被抓)与地方官贪成一片,自然会制造出很多“上访问题”。以县伪书记为首的贪官没有至上摆不平的问题,所以弱小的群众上百次、上千次的上访肯定得不到解决,这就是信访制度一级管一级的悲剧。
    
     二、周永康讲到对于缠访者给予打击。我们群众反映的都是实际的有理有据的具体问题,他们敢把我们的上访件在网上公布接受社会监督吗?可贪官自圆其说,说成是“无理缠访”、“刁民”,那么就可以对我们打击了吗?正如历朝历代末期一样,腐败到了不治之时,越是关押的、镇压的正义人民越多,越能激起更多人民反抗,越是加速腐朽朝代的灭亡!
    
     三、如果按照中央实际惠农政策,为什么只要求村里公开各种惠农明细账?为什么不在网上或电视上公布退耕还林钱、种粮补贴钱、救济款、赈灾款……等所有惠农明细账目?像毛主席那样,充分发动群众监督,不给贪官太大漏洞钻。惠农政策被各级地方官员暗箱操作,必然是产生腐败的根源。
    
     四、当官的意识形态不同了。毛泽东时代,至上而下的官员们,心里装的是百姓,百姓一点问题马上就可得到解决。连毛泽东的警卫员贪了一点点也枪毙了。可现在当官的,很多人都在想着自己如何发财升官,如何勾结起来搜刮民财。
    
     五、那么多反映地方腐败的材料送到中央,还是如“皇帝”看“和坤”腐败视而不见、姑息养奸,还是中央失去了对地方的控制力——无能为力?我们写此文的目的也并不再奢望能解决什么问题,早看透腐败已无药可救!只是为刚刚繁荣的共和国60年出现如此多蛀虫,眼在流泪、心在流血!悲哉哀哉!痛哉惜哉!
    
     人民群众总结说,这批官匪强霸了农民几十万亩良田、殴打群众无数、非法关押群众无数、草菅人命无数等罄竹难书的坏事比“日本鬼子”还凶残,“日本鬼子”杀人——死的痛快,可他们拆了群众房子、霸占农民良田,不给补偿让人民无饭吃——慢慢饿死,用的是慢刀子杀人,让人永远难受!重庆市的除恶打黑,深得民心!何时河南省也进行除恶打黑?特别是除掉比黑帮更凶残更可怕的带着“红帽子”的“红黑帮”。
    
     河南省固始县人民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yuanqing/2009/11/20091120004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