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再审申诉状
(博讯2009年07月08日发表)

    申诉人:杜阳明,男,1945年12月27日出生,暂住本市同心路765弄7号101室,户籍所在地本市虬江路1466弄38号。
    申诉人因不服上海市闸北区人民法院(2006)闸刑初字第1023号刑事判决及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07)沪二中刑终字第29号刑事裁定,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规范人民法院再审立案的若干意见》第七条第(二)项之规定,依法向贵院提请再审。
     (博讯 boxun.com)

    申请事项:
    1、依法重新审理本案,撤消(2006)闸刑初字第1023号刑事判决和(2007)沪二中刑终字第29号刑事裁定。
    2、依法改判申诉人无罪。
    
    事实和理由:
    2006年2月15日至3月14日,申诉人因维权上访被芷江西路街道政法委书记陈忠为首的基层干部非法软禁一个月,同月15日上午,申诉人上午在市信访办上访,下午去新华社上海分社,欲向新闻媒体反映与揭露街道干部的违法行为。当我到达新华社上海分社时,已有很多警察守候在分社门前。大约在下午三点半左右申诉人感到尿急,因我患有糖尿病史,所以小便根本憋不住。申诉人曾与分社门卫协商如厕不准,再与分社对面的活动厕所女管理员协商又遭拒绝,在万般无奈之下,申诉人只能进入绿化带树丛内小便,马上遭到活动厕所女管理员的辱骂,当我向她解释时,突然跳出一个又高又大的男人来就对我殴打与推搡,他用右拳打我左肩,双手猛推我胸口(庭审后知其名叫陈光杰)。陈光杰打完后就想逃,被我拉住,后来陈光杰向我道歉认错后,我也就放他走了。
    同年5月21日中午,我从上海市信访办回家,在人民广场46路公交站,征得售票员的同意,进入车厢坐上座位,乘了二站到了新疆路,司机以有人没买车票为由停驶,并拨打110报了警,110警察到后,批评了驾驶员,而司机则很快改正了停驶的错误行为正常行驶。
    2006年6月2日下午,申诉人刚从市信访办回到家中,芷江西警署民警周叙带着一位便衣对我说:“新所长要找你谈话,”新所长要我 到派出所去谈,申诉人被迫跟他们上车,诱骗至闸北看守所,随后就莫名其妙地被刑事拘留。同年7月8日又被批准逮捕。2006年12月18日,闸北区人民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决申诉人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申诉人不服,在法定期限内依法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2007年2月9日,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裁定驳回申诉人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2008年12月1日,申诉人服刑完毕出狱。
    申诉人提请再审理由如下:
    一 、本案定罪的主要证据是编造的,不存在的,和模糊不清的,定罪量刑缺乏寻衅滋事的主客观要件。
    证据本是侦查、审判的主要根据,是证实是否犯罪的必要基础,是有罪和罪责轻重以及案件真实情况的一切事实。
    1、本案中,法院根据“打人”、“随地小便”和“乘公交车没有买票“这几种行为得以定性申诉人犯有寻衅滋事罪。申诉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对寻衅滋事罪的定罪标准,寻衅滋事罪的行为必须是随意殴打他人,且情节恶劣或者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行为,其主观必须是无故殴打相识或不相识的人;客观上必须是情节恶劣、手段残忍,造成被殴打人自杀或其他严重后果,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公共场所正常的秩序受到破坏,引起群众惊慌、逃离等混乱局面。只有达到上述程度,才能构成刑法规定的寻衅滋事罪。就本案来说,申诉人的主观上根本没有犯罪的故意,客观上也不存在随意殴打他人且手段残忍的事实。原一审、二审认定申诉人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公共秩序严重混乱,又随意打人,情节恶劣,这与事实完全不附,申诉人正大光明地、平静地、耐心地等待新闻媒体的采访,这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早就见怪不怪,现场除了访民和警察,便衣和国保,更本没有围观者。在同一监控探头的范围内公诉方既能出示申诉人的“闹访”的头象,“随地小便”、和“打人”、“围观群众”的录像证据怎么不敢提供?
    2、法庭一没有出示“被害人”陈光杰受伤的验伤证明,医药单据,毁坏眼镜衣物及维修单据等物证,二没有譲“被害人”当庭质证,三没有出示司法鉴定这一量刑定罪最重要的依据,原一审、二审法院仅仅凭公诉人口说无凭的起诉书,编造的事实,不存在的“罪行”,判处申诉人二年半徒刑的“寻衅滋事罪”,缺乏事实证据和法律依据。
    3、原判决、裁定均认定申诉人以上访人员为由乘坐公交车拒不买票,造成公交车不能正常运行且全线延误30余分钟恶劣影响的事实,已有被害人的陈述笔录,多名证人证言笔录及相关书证予以证实,应予确认。申诉人认为,首先,乘坐公交车和上车买票本是一种民事合同行为,媾不成犯罪,更何况本案已经过110警察处理,得到驾驶员和售票员的认可,“停车事件”是驾驶员停驶行为造成的,仅仅是一辆车没有造成“恶劣影响”。所谓的多名证人证言笔录及相关书证,只是公诉方单方提供的口说无凭的、相互矛盾的没有经过庭审质证的“证据”,,这些证据均不能排除有指供诱供的现象,也无法判断其真伪。
    二、一审、二审法院均剥夺了申诉人的陈述权利
    我国《宪法》第125条规定:“被告人有权获得辩护。”《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11条规定:“被告人有权获得辩护,人民法院有义务保证被告人获得辩护。”这样的规定是保护被告人在诉讼行为中享有的合法权益,是被告人对有罪、无罪、罪轻、减轻或免除罪责的反驳和辩解,是确保司法公正、避免被告人的自由和权益受到无理的限制和剥夺。但本案中,不管是一审还是二审,法院不准申诉人在庭审中为自己辩护和陈述,当庭夺走辩护词,既不同意申诉人一方的证人出庭,也不同意公诉方的证人出庭,整个案件从开始到结束,都让申诉人明知共产党掌控下的公检司法栽赃陷害的故意行为,无可奈何含冤受屈地坐了两年半牢狱。申诉人认为:无论是公安、检察院承办,还是一审、二审法官都不是法盲,本案如果按照国家的现行法律判决我本无罪,但如果我们国家认可公、检、法运用公权力进行“开口罪”,那么申诉人的冤案将石沉大海。之所以作出如此天怒人怨,千夫共指的缺德判决,是因为我本无罪,某些当权者为了集团的利益和政治上的需要,故意制造冤假错案,这是共产党掌控下的政府对付不听话的人民惯用的伎俩,
     综上所述,申诉人认为,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不清,案件缺乏主要证据予以证明,申诉人的行为不具有《刑法》所规定的主、客观要件标准。请求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准予重新审理,依法改判,保护申诉人的合法权益。
     此致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申诉人:杜阳明 ( )具状2009年3月25日
    附:1,再审申诉状一式3份
    2,刑事判决书复印件1份
     3刑事裁定书复印件1份
     4,证人证言三人复印件各一份
    5,申诉人身份证复印件1份。
    
    共党政权及其联锁店公、检、司、法无论是从本案的事实、程序及量刑都是故意的、错误的,不论懂不懂中国现行宪法和法律,都能马上看懂这是一桩典型的冤案,号称以法治国的的大陆中国,千千万万的冤案不仅得不到纠正,还在不断发生.我在经受了2年6个月的精神折磨与人身酷刑伤害的官司后,按司法程序向上海市笫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再审申请,如果二中院知错能改,纠正冤案,我和家人都会改娈对共党政权的看法,那么二中院是如何回复这一严肃的个案的呢?
    
    从以上驳回申诉通知书证明,二中院不仅坚持原先的反动立场,按照市伪领导的指令错上加错地重复愚蠢的判决、裁定、驳回。
     待续 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2009年7月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yuanqing/2009/07/20090708210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