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控告天津市南开区建委克扣拆迁补偿款
(博讯2009年05月25日发表)

    
      控告人:姜云龙,男 52岁 汉族 家住;天津市南开区嘉陵道沱江里1-3-18号,电话:15822807583 身份证号:
       被控告人:天津市南开区建委法人代表 陈友东 (博讯 boxun.com)

      1989年我家财物被区建委私自砸门抢走,有些东西从楼上往下扔,现在丢失,我一直向各级政府和胡锦涛总书记、吴邦国委员长、温家宝总理等中央各位领导和各部部长写挂号信和特快专递信二百多封。并给人民网、新华网、央视国际、环球网、中青在线、凯迪、天涯, 中国反腐网、中国投诉举报网、中国人民最高检察院举报中心网、市长信箱等网址发表控告信等网站给中央各位领导写控告信,至今区建委不退不赔,知法犯法,胆大妄为。
      2005年10月21日,我芥园房屋拆迁,给我补偿款145670元。
      2006年3月15日,区建委给我答复信,信中认定了赔偿事实和赔偿数额。
      2005年10月24日,区建委拆迁中心刘子涛科长说:“你要多少钱,我们不给你估价,你不说我们不管”。
      2007年两会期间,国家信访局领导同志再次接待了我,对我说:“你的事上上下下都很重视,我给你向天津发公函”。
      2007年4月15日,区建委主任李占国向上级有关部门作假证说:“经我委调查拆迁老同志均无此事”,区建委还销毁篡改了我芥园房屋的分房手续,把我的名字改为李连城,掩盖区建委在89年抢走我家财物的违法事实。
      2007年8月16日,原区拆迁科副科长当事人高树珍签字证明了区建委89年抢劫我家财物的违法事实。我们有高树珍和原拆迁科治安组长当事人陈克清的推劫我家财物的录音为证,证明区建委抢劫事实成立。
      2008年4月下旬一天,区建委拆迁中心刘科长再次认定了赔偿事实和赔偿数额,他说你要多少钱……,我说:“按06年3月25日答复办”,他对身边的杨子说:“咱06年答复给他多少钱?”大杨子说:“205万”,有录音为证。
      2008年5月8日,刘科长刚离任,穆科长对我说:“二三百万怎么给,开什么票,”我说:“按《国家赔偿法》赔”,他说:“你现在回去拿《国家赔偿法》”我拿着它去找领导,(有录用光盘为证),再次证明了赔偿事实和赔偿数额。
      2008年6月23日,区建委拿着我05年10月21日芥园分房手续和我的保证书给国家信访局,国家信访局领导说:“已经给你十一万了你也认可了”我说我从没拿过这笔钱。这十一万元钱是我拆迁应得的补偿款,与建委抢收我财物无关。
      2008年8月21日,区建委李胜科长让我口述我家被抢古画的详细情况他写,他让我在清单上签字,我要复印件他不给,我写信向上级反映,他脑怒把我推出门。
      2008年12月12日,区建委姓周的领导跟我说;“你的事是冤案没人管”我说:“为什么你们不管”他说:“这么多冤案管的了吗”我说:“那你们也不能制造冤案,你们不怕党纪国法?”他还多次说我什么都不怕,这就是说区建委什么都不怕,他们公然挑战法律,目无上级领导和中央各位领导。
      2009年2月12日,区信访办张主任说:“你的事形成不了文字不够立案条件,我无法给你督办”。
      2009年两会期间我三次到国家信访局,三次到中纪委,两次到公安部,他们都收了我的材料。2009年4月3日下午,国家信访局233室两位领导接待了我,对我的事进行了长时间认真细致的了解,所有问题都达成一致的共识,再次收下我的全部资料,并答应给我督办,希望督办得到落实。但遗憾的是我在接谈中得知2006年一年我到国家信訪局上访,国家信訪局又没给我登记。2009年4月9日晚9时人民网我给胡总书记留言,他们说;“你无权在此留言”。我们地方有关部门说要带我精神病院检查、检查。从2009年4月3日至今,国家信訪局两位领导再次收下我的全部资料,说把我的材料转到地方,并答应给我督办,可现在没有一个部门知道此事。不知谁在说谎和骗人,现在市里、市纪检委,区里,区公安分局、区建委还是都不管。从区建委到国家信访局,从各大网站到人民网中央领导留言,一个是踢皮球、一个删除我的材料和“你无权在此留言”。从国家信访局又抓人、又销毁我的材料、到中纪委、公安部、国家信访局再次收我材料没人管我的事,到两部部长马馼,国家信访局王局长,为我说话没人理。宪法怎么讲、法律怎么讲、腐败怎么反,我只好找温总理。2009年5月11日,我再次到区建委,穆科长对我说;“你是找死来了”,李科长说;“我表态给你两百元”。我们非常害怕,在网上报案,请求领导关.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yuanqing/2009/05/20090525212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