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三级法院玩弄法律 河南商城县七旬老人追讨毒饲料损失13年
(博讯2009年03月10日发表)

    
    
     来源:参与 作者:周世顺 (博讯 boxun.com)

    
    我们因1996年6至7月份购买了劣质饲料,致小鸭全群死亡。13年来我们据理力诉,但基层、中级、高级人民法院于真实事实不顾,故意玩弄法律,使我们的诉求长期得不到主张。申诉如下:
    
    申诉代表人:周世顺,男,汉族,1936年1月15日生,农民,文盲,住河南省商城县上石桥镇武桥村。
    
    申诉代表人:许友义,男,汉族,1963年3月21日生,农民,住河南省商城县上石桥镇高庙村。
    
    被申诉人:向军,男,1963年.3月27日生,汉族,中专文化程度,住河南省商城县上石桥镇武桥兽医站。
    
    被申诉人:向成,男,1968年8月6日生,汉族,中专文化程度,住河南省商城县上石桥镇武桥兽医站院内。
    
    被申诉人:彭仁辉,男,1963年7月6日生,汉族,个体饲料经销户,住河南省商城县县粮食局院内。
    
    被申诉人:(一审被告人,二审被上诉人,再审被申诉人。)河南省息县正兴饲料(集团)公司。
    
    法定代表人:王法宾。 系该公司总经理。
    
    申诉请求:不服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认为该裁定书敷衍了事,草率结案。严重违背了“司法为民”的审判理念。请求最高人民法院认真复查案情,立案再审。让38个养鸭户长达13年的赔偿诉讼能有一个正确地说法,有一个充分体现公平和正义的结论。
    此案件是属于鸭饲料技术质量不合格引起的诉讼案,原告饲料公司全价颗粒肉蛋小鸭饲料含铅、盐超标,造成小鸭全群死亡,是不合格产品导致。但法院不依正规检验单位为证,正确判决此案。反而依照被告饲料公司单方搞到检验单判案,并以免交诉讼费草率判案,枉法作了了结。原告据实申诉,而各级法院枉法裁判此案,是有意袒护饲料公司。不依法判案,不据实判决,失去了法院法定的职责。
    一审被告饲料公司提交的鉴定报告,是杂交鸭和麻鸭成鸭的饲料检验鉴定,与原告所购的肉蛋小鸭饲料不相符合,且两种产品鉴定都是非权威性性鉴定,又都是复制的,未加盖任何印章,内中必有勾当。法院有权改变事项,有权改编证言。特依《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35条之规定,提出申诉,请求撤销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民事裁定,确认损害事实成立,判令被申诉人赔偿申诉人死鸭7435只的直接经济损失计61710.50元,并承担本案诉讼费用、误工损失等。
    事实和理由如下:
    一:案件基本事实。1996年6、7月份,原告方38家养鸭户在被告向军、向成的饲料经销店分别购买该店销售的息县正兴饲料(集团)公司生产的全价颗粒肉蛋小鸭饲料,由于向军、向成购进的是本县城关彭仁辉批发部经销的不合格鸭饲料(饲料中的铅、盐严重超标),致使养鸭户小鸭吃了该饲料后成批逐渐死亡。这些养鸭户先后找到被告向军、向成,向军、向成也对上述养鸭户的小鸭使用抗菌素等药物进行治疗,均无效果。又对死亡小鸭进行了解剖,结果发现:小鸭肝肿大,胃粘膜充血。时至96年8月下旬,原告方小鸭共计死亡7435只,遭受直接经济损失61710.50元,为此,原告方多次找到被告人向军、向成协商赔偿损失,但未能达成一致意见。原告方于1996年9月13日,向商城县人民法院上石桥法庭提起民事诉讼,将几个被告人告上法庭。
    
    二:原告、被告双方在原庭审中的诉讼证据和理由。
    1 .申诉人在一审中提供了以下证据和理由:
    (1)申诉人提交的质检报告,是法定质检机构依法制作,检验程序合法,是具有法律效力的证据。
    1996年8月15日,申诉人把鸭子死亡的情况反映到乡司法所,该所进行了调查了解,并报告了乡政府。18日傍晚,被申诉人息县正兴饲料公司人来到武桥乡,第二天上午,该公司职员刘之到武桥、高庙二村查看了死鸭,并当众承认鸭子`死前喂食的是正兴饲料。应刘之要求,申诉人还把二只活鸭逮住给他(几小时后就先后死去)。当时,双方对饲料的费用和鸭子解剖化验费用由谁承担的问题争执起来。申诉代表人因一时筹不起钱,而正兴饲料公司职员刘之推说“做不了主”为由予以拒绝,并丢下鸭子匆忙离去。当月20日,司法所把此情向武桥乡政府作了汇报,并引起乡政府的重视,责成司法所为群众查明鸭子的死亡原因。当天司法所工作人员高立林去兽医站对被告人向军、向成(当时都不在家)的父亲向术明提议:向家出一人,养鸭户选一个代表,司法所出一人,三方联合到信阳市检验鸭饲料,出差费用由各方垫支,回来后请示乡领导决定。向术明表示等向军、向成二人回家后商量一下再说。第二天清早,向成到司法所说:“手里没有钱,他家的人不去。”22日,经申诉人催促,高立林到商城县技术监督局联系送检事宜。技术监督局又指派该局工作人员夏涛当即随高立林共同到武桥取样。二人在武桥村曾宪海家取走其喂剩下的正兴鸭饲料,连同包装袋约10斤重。夏涛把饲料分成二份,一份由他带回县局作存样用,另一份夏涛贴上封条,并出具送检单,由高立林于当天下送往信阳地区产品质量监督检验所检验。该所出具有检验报告,并签署有印章。被申诉人息县正兴饲料公司称“原告送检饲料是哪个厂家生产的不清楚”是毫无根据。因为申诉人持有县技术监督局送检单,所检饲料该局存有存样,在地区质检所也有送检存样,光明正大,清清楚楚。却被被申诉人称谓“原告取样时未通知销售方及我公司代表参加,由此检验程序不合法”,这一说法也不符合实际情况。因为在被申诉人自知理亏都拒绝配合的情况下,才由司法所工作人员和技术监督局派工作人员来进行的,是合法有效的。
    
    (2)小鸭吃了肉蛋小鸭料后大量死亡,原告方先后找到被告人向军、向成,向军、向成对小鸭子进行了治疗,均无效果,后又对小鸭解剖发现:小鸭子肝肿大,肾肿大,胃粘膜充血。
    
    (3)商城县技术监督局夏涛和武桥乡司法所高立林抽样送检的肉蛋小鸭饲料,经河南省信阳地区产品质量监督检查所检验的二份,该报告证实肉蛋小鸭饲料中含盐、铅严重超标。
    
    2.被告方向原审法院提交的证据。息县正兴饲料(集团)公司向向原审法院提供的两份检验报告,分别是杂交鸭料、麻鸭料,为什么要偷梁换柱,其用意显而易见。
    
    3.专家们的权威解答:原审法院走访老专家杰、张国意、杨涛等证实“食盐超标,口感不好,再个引起动物脱水,铅从生理角度,动物要求低些,不能超标准,若人超标就可以引起中毒,从指标来看:动物死亡是由铅超标引起的”。此说法在原审时审判人员故意不在法庭出示,更未在判决书中认定,对法庭调查于不问,而采信了被告申诉人的律师私自咨询的记录。这种行为不但显失公平,于法于理都无法解释。
    
    以上原、被告双方向原审法院提供的证据,及专家的解答,能够彼此印证,形成一个完整链条,足以证实申诉人的小鸭死亡是与喂食被申诉人生产销售的不合格产品肉蛋小鸭料造成的,被申诉人应对此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三.一审法院在审理和判决中存在的严重问题。
    
    1.超越职权,强奸民意。原告方当初起诉的被告是经销商向军、向成,原审法院强迫原告方一并起诉批发商和生产厂家,否则不予立案,故意拖延时间,人为的增加了案件的复杂程度和当事人的诉累,根据《产品质量法》第43条和《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35条之规定,受害人完全可以直接起诉销售者,原审法院别有用心,致使原告方合法的权益得不到及时保护。
    
    2.不按法律规定履行告知义务,对涉及到本案的主要证据不进行质证,严重违反了诉讼程序。原告方38家养鸭户生活在偏僻的老区农村,经济条件差,绝大多数既是文盲,又是法盲。作为国家审判机关的一审法院,更应该结合本案的客观情况,耐心细致地做好各项工作。而原审法院却不然:该通知的不通知;该主持的不主持;该质证的不质证;该认定的不认定;故意拖延办案时间。对一起十分简单的产品质量赔偿案件,竟压了一年多的时间(1996年9月13日立案受理到1997年12月20日判决结案),才人为的形成了一个不伦不类的判决结果。《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135条规定:人民法院适用普通程序审理的案件,应当在立案之日起6个月内审结。原审法院故意违反诉讼程序,严重超出审判时限,克意损害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3.收费有意不移交,剥夺了申诉人的上诉权利。申诉人在原审法院起诉时预交了诉讼费1500元,乡政府为申诉人预交了1000元,共计2500元,一审判决免交诉讼费。但申诉人在1997年12月26日提起上诉后,原审法院仅将上诉状上交,将2500元偷偷摸摸的扣压下来,同时也没有告知申诉人,这才造成二审法院裁定驳回上诉,理由竞是申诉人没有预交二审的诉讼费用,实在是荒唐至极。
    
    原审法院在处理本案时,自始至终都坚持执法不公,徇情枉法,严重损害了申诉人的合法权益,也损害了国家法律的尊严,体现了中国法律的可操作性。
    
    而高级人民法院再审时置真实事实于不顾,包庇基层法院,违背了事实真相,我们38户养鸭的农民不服。请求最高人民法院能够体察贫困山区38户农民养鸭户的艰难诉讼历程。为申诉人主持公道,伸张正义,维护国家法律的尊严。
    
    总而言之,原审法院和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认定的事实不当,处理显失公正,特提出前列。依法请求最高人民法院,根据事实和法律作出公正裁判。
    
    
    
    
    
    
    
     申诉代表人:周世顺
    
     2009年3月8日 _(博讯记者:杨逸)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yuanqing/2009/03/20090310011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