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成都姜翼、张玉林等私分国资的举报信
(博讯2006年07月27日发表)

    
成都:关于姜翼、张玉林等人涉嫌私分国有资产犯罪的情况举报

     中央、省、市各级纪检、检察机关及在蓉的全国、省、市各级人大代表: (博讯 boxun.com)

    我叫吴所畏(化名),成都市纺织品公司副经理、中共党员,公司党委委员。出于对姜翼等人大肆私分、转移国有资产的义愤,真正对成纺公司广大职工的切身利益负责,我向你们举报姜翼、张玉林勾结司法、物价等部门,公然将成都市春熙路北段5号3-5楼417平方米房产以及82m2国有土地私分等犯罪行为,希望你们依法予以查处。
    姜翼是现任成都市纺织品公司行政负责人和公司党委书记,从1998年6月至今主持成纺公司全面工作。张玉林是原成纺公司所属成都市友谊华侨公司(非独立核算)经理,现任成都六九贸易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2001年12月24日,姜翼召集成纺公司党政班子研究友谊华侨公司、丝绵制品改制问题,姜翼、张玉林等人精心策划并已实施完毕的私分成纺公司资产的情况开始显露出来。
    1、 法院判决成为私分国有资产契机
    由于成纺公司未按期归还建行成都市八支行50万元贷款,2000年12月成都市青羊区法院判决成纺公司败诉还债【见附件1(2000)青羊经初字第770号《民事判决书》】。判决下达后,成纺公司本应在十日内还债,但成纺公司一直没有履行。到2001年6月建行八支行申请强制执行后,成纺公司委托的代理律师,青羊法院原执行法庭庭长蒲恩坤,又继续代理该案的执行。在蒲恩坤的运作下,青羊法院认定成纺公司除在本市春熙路北段5号尚有3-5层,建筑面积417平方米的房屋外,已无财产可供执行(注:当月成纺公司收到拆迁补偿款420万元,见附件2《拆迁协议书》和《关于成都市纺织品公司丝绵制品厂的交接凭证》),并于2001年7月23日对该房产进行了查封【见青羊区法院(2001)青羊执字第591号《民事裁定书》】。
    2、 改制参股为名启动私分国有资产程序,以退出参股完成私分国有资产
    2001年7月在姜翼的暗中指挥下,张玉林任经理的成都市友谊华侨公司向成纺公司递交改制申请,提出由成纺公司等参股友谊华侨公司,将友谊华侨公司改制为有限责任公司等(见附件3《成都市友谊华侨公司关于改制的申请》)。
    2001年8月8日,在未经成纺公司领导班子研究的情况下,姜翼等人在成都市工商局登记成立了“成都六九贸易有限责任公司”,并亲自出任董事长、法定代表人(见附件4,之后变更为张玉林);8月10日青羊法院委托成都市青羊区物价局价格认证中心对上述春熙路北段5号417平方米房屋进行评估;8月15日该中心作出《价格鉴定结论书》(见附件5),对委托评估的上述房屋评估价格为500400元;2001年9月3日,青羊法院下达执行裁定,将上述房屋以500400元的价格裁定给案外人六九贸易公司【见附件6(2001)青羊执字第591号《民事裁定书》】。又于同年10月10日向房产监理处送达了(2001)青羊执字第591号《协助执行通知书》(见附件7)。
    到2001年12月底,上述房屋的产权过户和土地出让、地籍堪丈全部办理完毕(见附件8《地籍调查表》、附件9《国有土地使用权证》)。2001年12月24日所谓的改制会议就是在完成以上运作时召开的。《会议纪要》中最主要的内容是:成纺公司财务将原属成纺公司的春熙路北段5号3-5层,建筑面积417平方米房产及土地入帐金额核销。至此,姜翼一伙挂改制之名,行私分国有资产之实的真面目才得以暴露(见2001年12月25日成纺公司《会议纪要》附件10)。
    3、 迷一样的六九贸易公司,从注册验资到支付购房款,全部由姜翼指挥成纺公司个别人员直接提办
    有关六九贸易公司的情况,当时我完全不知情。现在回忆起来,六九贸易公司的注册验资是由成纺公司提供的虚假进货发票解决的。六九贸易公司向法院支付的500400元购房款,是从成纺公司账上借支的。
    此外,姜翼还将成纺公司几十年来拥有使用权的春熙路北段5号1-2层(近200平方米)、祠堂街针纺门市(近300平方米,均属公产房)无偿交给六九贸易公司用于经营活动,其中春熙路北段5号1-2层每年租金100余万元归了六九贸易公司,2004年政府对祠堂街进行改造,六九贸易公司以房屋使用人的身份获得补偿100多万元。
    成都六九贸易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2001年8月8日,成立时姜翼任六九公司董事长、法定代表人(见上述青羊法院的执行裁定);现在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已经变更为张玉林(见电脑查询信息)。由于种种原因,该公司从成立至今的股东变动情况外人根本无法知晓。
    综上,为了私分成纺公司财产,姜翼等人避开成纺公司党政班子,用成纺公司提供的虚假进货发票悄悄注册成立六九贸易公司(于次年五月红字冲抵);在六九贸易公司获得春熙路北段房屋产权之后,姜翼假借研究华侨公司改制问题,召集了党政班子成员会议,并形成《纪要》,企图将私分成纺公司资产的行为合法化。在《纪要》形成后的第三天,六九公司获得了《土地使用权证》。为了打击犯罪,保护国有资产,维护广大职工的切身利益,我希望你们对以下问题进行调查:
    1、 建行八支行申请法院执行那段时间,成纺公司是不是如法院裁定所说除在本市春熙路北段5号尚有3-5层,建筑面积417平方米的房屋外,已无财产可供执行?
    2、 都六九贸易有限责任公司的原始股东、注册资金来源、验资情况,以及后来的股份和股东变更情况?
    3、 成都市青羊区物价局价格认证中心将上述春熙路北段5号417平方米房屋进行评估为500400元,是否属严重低评低估?原因何在?
    4、 青羊区法院是如何将六九贸易公司列为“受裁定人”的?有何法律依据?
    5、 六九贸易公司购买成纺公司位于春熙路北段5号尚有3-5层,建筑面积417平方米的房屋所支付的500400元款项,其资金来源和支付方式等情况?
    6、 涉及春熙路北段5号3-5层,建筑面积417平方米的房屋的国有土地使用权,是如何办到六九贸易公司名下的?地籍调查为何虚拟伪造法院裁定内容?六九贸易公司与成都市国土资源局所签《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是否合法?
    7、 六九贸易公司按照国企改制规定,它是否属于改制企业?能否享受国企改制的优惠政策?
    8、 成纺公司将自己几十年拥有使用权的春熙路北段5号1-2层、祠堂街针纺门市(近500m2)无偿交给六九贸易公司用于经营活动,是否符合国家有关规定?
    9、 上述无偿移交经营门市是否使成纺公司蒙受重大经济损失?受益人是谁?谁是负责人?
    10、 2004年政府对祠堂街进行改造,六九贸易公司以房屋使用人的身份获得补偿100多万元,是否严重损害成纺公司利益?受益人是谁?谁是负责人?
    成纺公司是成都市的一家特困老国有企业。一方面是广大公司职工生活极度贫困,另一方面是企业的少数实权人物借改制之机,公然私分成纺公司所剩无几的优良资产,大发改制横财。作为一个成纺公司负责人、一个共产党员,我有责任向你们举报发生在成纺公司借改制之名(实际并不属于国企改制范畴)中的经济犯罪。
    
    
    举报人:吴所畏(化名)
    2005年12月27日
    
    博讯记者:yjyxhy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yuanqing/2006/07/20060727111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