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政文:南京前湖村民“致国务院总理的一封信”
(博讯2005年09月25日发表)


拆迁/维权/舆论监督 政文:专管天下不平事!

    


致国务院总理的一封信
    
    尊敬的国务院总理:
    
    我们是南京市玄武区中山陵园管理局所属钟山村民委员会前湖村农民。
    1983年市政府将前湖村划归中山陵管辖【宁府马字(1983)196号】。文件承诺村民原来享受的福利待遇不变。
    
    实际情况是在中山陵园接管的22年中,我们没有享受到文件中所规定的任何待遇。从此成了无人管理的孤儿,村民的生活水平直线下降。村里800亩喷灌在两年内全部报废;村干部吃、喝、玩乐,22年从未开过一次村务会,从未公布过一次财务帐目。同时大量的外来户被神秘地插进生产队,又以农民身份分进中山陵上班,1998年曾经出现过将一个浦口区的监外执行犯以前湖农民的身份保送当兵的奇闻!
    
    2000年3月市政府纪要:要求回收被前湖村使用的原来属于中山植物园的80亩土地,而中山陵园弄虚作假,企图乘机将国有土地性质的前湖水面也折算成集体土地一并归还植物园,哄骗农民拿钱,改户口,这样,前湖农民的其它土地(约一百多亩)就名正言顺地归中山陵园所有了。但是,付给农民的补偿却远远低于当时标准,植物园究竟付给中山陵园多少钱?其中农民的补偿(包括土地、青苗、灌溉、电站等)是多少?靠各种关系挂在前湖村的外来户拿了多少钱?因为中山陵园暗箱操作,没有公布任何帐目,本次回收土地的行为受到了村民的强烈抵制。2000年至今,回收5年的土地仍是一片荒芜,农民的损失谁来承担?
    
    2005年3月,中山陵园环境综合整治大拆迁,前湖村在范围内。现在前湖前村早已经夷为平地。但是前湖村民至今没有见到一份拆迁许可证、征地布告。关于拆迁安置,南京市政府明确规定对农民的拆迁:先安置,后拆迁。实际情况是农民拿到的是两年以后的期房,而且没有协议保障。安置房具体地点、领房时间农民无从知道。
    
    那么是没有现房吗?其实中山陵园职工大院就紧邻前湖村,前湖村里也有不少陵园职工,他们却都在“白水家园”拿到了现房,有的人家一下拿到多套现房!还能享受单位的高额补贴!到月领工资,拿到手的现房立即就可以出租给无房的农民,生活可谓蒸蒸日上。而毫无生活来源的前湖村农民(拆迁前多靠种菜、出租房屋为生),却反而拿到的是两年后的期房!失去了土地,失去了家园,没有任何生存技能,还要交付昂贵的房租,我们要靠什么来生活呢?不少人因此失去了生活的勇气,6月21日村民王巧英在多次讨要现房无果的情况下,在拆迁办公室喝农药自杀,现在仍在医院抢救!
    
    房屋拆迁时,说我们是农民,这样,就可以少付给我们拆迁安置费!可是房屋拆迁后,要征收我们的土地,却又说我们是居民了,因为这样又可以少付给我们征地补偿费!
    
    这就是南京中山陵园管理局的“人性化”拆迁!
    
    ----谁来保护农民的利益?农民的利益难道不受法律保护?
    
    在整个拆迁征地过程中,农民毫无知情权!从未见过公告、公示、没开过一次政策说明会、听证会、没人关心农民的疾苦。国土资源部执法监察局副局长常嘉兴说过:“如果两次公告后,村民不同意,也不能征用。要进行听证会,只要有村民拒绝接受赔偿,这个土地征用过程就属于程序违法。”——《中国经济时报》2005年6月20日。
    
    中山陵园管理局在拆迁征地过程中的违法行为远不止这些。既然农民对拆迁征地安置补偿不满意,为什么前湖村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全部拆完呢?原因是:被打怕了!
    
    中山陵园管理局在拆迁过程中,农民稍有不满,就动用公安、经警、雇佣黑社会,对手无寸铁的农民进行惨无人道的毒打!
    
    镜头一:2005年4月14日上午10时,中山陵园管理局副局长许永善以拆违为借口,带领玄武区公安、中山陵经警、及外号“小七子”的黑社会人员约300多人带着自来水管,戴着安全帽,来到前湖村民夏佩珍家,将其推倒在地,其子肖国忠见状上前拉其母,许永善当即大喊:“给我打,打死人我兜着,中山陵有的是钱!”肖当即被“小七子”等一帮人打翻在地,血流满面,昏死过去半个小时无人过问。打人过程中没有一个公安上前阻止,打人者气焰嚣张,无人敢说公道话。后在夏佩珍的一再央求下,派出所民警才用110警车送肖到医院救治。
    
    下午1时许,这帮人在拆除村民姚龙家违建时,竟将姚龙合法有证的房屋也拆了,当时房门关着,有人提醒,房内可能有人。许永善大手一挥:“拆!砸死活该!,死了中山陵顶!”公民的合法房产立即被推倒,万幸的是屋内没人,但是屋里的电视、VCD、冷柜等财产均成废墟。
    
    接着,村民陈桂香家的合法房屋也被强行推倒!前湖村集体拥有的大队部20多间1000多㎡的房子不丈量、不拍照全部拆完。
    
    在强拆村民张宪民的房子时,张的外孙女钱大美认出长期混迹于黑道的“小七子”,气愤地指责许永善黑白勾结欺压百姓,许永善这才带着一群人离开。
    
    镜头二:2005年5月28日,在许永善的带领下,300多人强拆村民任梅花的房子。因为是合法房产,许永善没有合法的强拆手续,任家便上前阻止。许指挥手下,把任梅花这位40出头的妇女打成了血人,肚皮踢破,子宫踢碎缝了7针,当时便昏倒在自家院内;其侄女孙小月耳朵被打掉,缝了14针。
    
    镜头三:2005年6月9日上午7时,村民肖兰英的女儿女婿,因为自家菜地被中山陵园的推土机强行推毁,上前评理,被打伤送进中山医院,参与“执法”的仍是公安、中山陵经警、中山陵消防及社会闲杂人员共计二百余人。
    
    镜头四:因为对土地征收补偿不满(许多人的征地补偿一直未拿到),6月23日上午,前湖村、平桥村、卫桥村村民到自己世代耕种的土地上阻止中山陵园的施工,再次被许永善带领的打手毒打,许永善是这样下命令的:“给我打!只要不打死,我中山陵顶了!”伤者如下:
    肖荣氏,女,83岁,额头被经警用小板凳砸伤,缝数针。
    曹金,女,63岁,手指被打断。
    肖扣香,女,全身处软组织受伤。
    周克芳,女,头痛,腰部受伤。
    肖桂兰,女63岁,手臂被打断。
    徐巧云,女58岁,勒骨被打断,胸内积血。
    
    下午1时,上述打手中的经警又到前湖村,将83岁的老太杨如意摔推倒,导致老太腰椎骨折,血压升高……当天还有两人因所谓“非法组织集会”,被公安部门拘留!
    
    许多路过的行人都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他们不明白怎么能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们高喊着“去告他们!”,对我们表示了同情!
    
    不经历拆迁征地的人,是无法理解“拆迁之痛”的,那么“拆迁之痛”到底“痛”在何处呢?
    
    拆迁之痛,痛在开发商(中山陵)暗箱操作,违法拆迁。拆迁之中的人似乎已经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了,拆迁农民的生命财产已经不受法律保护了!农民不愿拆迁即使违法,中山陵园也没有权利不经法律程序随意推倒农民的合法房屋,何况对农民人身进行如此伤害,更是无法无天,伤天害理。这不仅是对作为弱势群体的农民的蔑视,更是对国家法制的蔑视!
    拆迁之痛,痛在官商勾结,被拆迁人无处说话。中山陵园之所以敢于如此置国法于不顾,其中当然是受到了政府门的支持和默许。打手打人的时候公安就在旁边,不过,他们可不是保护弱者的,相反,只要农民一还手,你就可能被抓!农民只有挨打的份!不是有困难找警察吗?人民的生命财产受到如此侵害,为什么公安视而不见?这难道是正常的法制国家应有的现象吗?上访,谁理你?
    
    拆迁之痛,痛在舆论的冷漠,平时神通广大的新闻媒体,遇到拆迁,一概闭嘴。舆论的社会监督职能在哪里呢?
    
    拆迁之痛,痛在无处说“痛”。拆迁过程中,农民的利益如何保护?谁来监督拆迁的公平、公正?难道仅凭中山陵园这样的开发商自我感觉?
    
    拆迁之痛,痛在政府执政能力、国家法制环境、党的亲民形象在人民心目中受到严重破坏。中国共产党如何保持她的先进性?胡总书记号召建立的和谐社会如何能实现?现在的实际情况是,老百姓呼唤法制,而象中山陵园这样的政府部门(或开发商),象许永善这样的党的干部却总是寻求超越法律,在法律之外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那么,我们前湖村农民的合法利益到底该找谁呢?中山陵园管理局?政府部门?都去过了!没人认真对待农民的呼声,好象农民牺牲一点是应该的,农民反映的问题都是胡搅蛮缠!
    
    找党吧,找中国共产党!我们的国家不是共产党领导的吗?
    
    可是,党在哪里呢?!谁能告诉我们?
    
     南京市中山陵前湖村被征地拆迁的农民 2005-9-24
     _(博讯记者:政文)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yuanqing/2005/09/20050925010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