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陕西省高院最黑最大的贪官—副院长田平利
(博讯2005年08月07日发表)

    

    秦风

     2005年5月14日下旬以来,被海外舆论誉为“人权杀手”的陕北榆林市长王登记和榆林市委书记周立波冒天下之大不韪,破坏中国宪法和法律所保护的公民基本人权,丧心病狂地下令榆林市靖边县等地的公安局动用野蛮的暴力手段,以“涉嫌扰乱社会秩序罪”和“涉嫌非法集会”等罪名为由拘捕了冯孝元、仝宗瑞、张万兴、王志军、袁佩祥、任光明、马成功等投资者代表和油农,查抄设在靖边县的律师工作室并抄走电脑和一些资料,更于 5月26日凌晨在靖边拘捕并刑事拘留陕北石油民企诉讼代理主办律师朱久虎(说其罪名是“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和“非法集会”)并以“涉嫌泄露国家机密”为由拒绝其家人委托的律师会见朱久虎。2005内月下旬,王登记继续使用最卑鄙的诱骗手段,故意让警察伪装成中央电视台的记者要采访案件为由,把陕北油农的最后一个代表从北京绑架回榆林。至此,王登记这个邪恶的人权杀手为自己的残暴行为画上最“美丽”的一笔! (博讯 boxun.com)

    为什么这两个被海外舆论誉为“人权杀手”的陕北榆林市长王登记和榆林市委书记周立波冒天下之大不韪,使出如此阴险、狠毒的野蛮残暴手段对付完全合理合法地进行维权抗争的陕北油农代表和代理律师呢?难道是这两个“人权杀手”神经错乱了吗?还是这两个“人权杀手”吃错了药疯狂地杀人而想尽快地自取灭亡?都不是。我们从下面这个小细节就可以看出,王登记和周立波这两个人权杀手之所以有恃无恐,除了陕西省现任的那些王八蛋领导撑腰外,在陕西省高院还有一个最大的幕后黑手在为这两个王登记和周立波这两个“人权杀手”的残暴镇压做后台,所以王登记和周立波这两个“人权杀手”才肆无忌惮地迫害人权。

    请大家看这么一个事实:2005年5月20日和5月25五日,陕西油农代表和代理律师先后两次向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递交了“榆林市、靖边、定边两县投资人状告陕西省政府、榆林市政府、靖边、定边两县政府行政起诉状”,但均被陕西省高院拒绝接受。陕西省高院为什么敢把中国法律踩在脚下而拒绝当事人的合法诉讼请求?因为有个人在背后全力以赴阻止:此人就是陕西省高院现任副院长、陕西司法系统最大的贪官——田平利在奉他主子的命令大肆阻止省高院为这起案件立案。

    田平利何许人也?有如此大的能量?他是谁的走狗?他在奉他哪个主子的命令执法犯法、践踏法律,成为“人权杀手”王登记的邪恶帮凶?

    田平利是当今陕西省官场呼风唤雨、不可一世的陕北帮头头、已被中央撤职、但调到民政部当副部长(特意注明:部级待遇)的原陕西省省长贾治邦的一个最忠实的马崽、打手。原陕西省省长贾治邦是陕北帮的龙头老大,他在当陕西省省长期间,就是省委书记李建国,贾治邦也根本不放在眼里,而是什么都是贾治邦说了算,李建国基本是个傀儡而已。贾治邦当省长期间,豢养和网罗了一大批马崽控制陕西省各级权力部门,这些马崽大都是陕北人,陕北帮在陕西官场气焰嚣张得很,无人能治,就是在省委、省政府大院看门、扫地的陕北帮老头,都不能得罪,否则你很快就会掉乌纱帽,陕北帮的能量可见一斑。

    要不是2004年贾治邦的马崽、榆林市长王登记下令向三岔湾的百姓开枪镇压,说不定贾治邦也不会被中央撤职。即使贾治邦已经被掉离西安了,但今天的陕西官场仍然受贾治邦所遥控操纵。贾治邦的马崽都还是听贾治邦从北京发出的命令,而根本不听省委书记李建国的指挥。

    在贾治邦的众多马崽中,田平利是贾治邦最得力的马崽。通过投靠贾治邦,田平利这个马大哈出身的大老粗,首先被贾治邦从一个普通工人调任西安市灞桥区当检察院副检察长。据检察院的哥们说,一次田平利在与某房地产大老板喝醉酒后透露说,他当这个小小的副检察长也是给贾治邦送了8根金条、60万人民币才换来的。田平利当上西安市灞桥区检察院副检察长后,大肆贪污受贿,很快积累了许多财富,于是又给他的主子贾治邦送美女、送美金和人民币,共达150万。很快,田平利又被贾治邦迅速提拔为陕西省检察院反贪局当副局长!连升两级!

    田平利当上陕西省检察院反贪局当副局长后,仗着有省长撑腰,更是胆大包天,因为田平利所处的位置是政府各部门、公、检、法人员都害怕的位置,田平利占着这位置,不知道捞了多少钱!据检察院的哥们说,田平利在反贪局副局长这个位置上仅仅干了三年,大概捞了两千多万,于是给贾治邦送上几百万,这样,在2003年8月3日,田平利从陕西省人民检察院反贪局一个小小的副局长被陕西省第十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五次会议任命为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又连升两级!田平利成为陕西省官场上像坐火箭一样升官的贾治邦的马崽。陕西官场无人不羡慕他的官运!

    田平利当上陕西高院副院长后,仗着贾治邦的撑腰,根本不把院长放在眼里。什么案子可以立案,什么案子不能立案,大多数时候院长都得听田平利的摆布。田平利在陕西省高院可说是一手遮天。这次陕北石油投资代表起诉陕西三级政府,受贾治邦的指令,田平利阻止省高院立案,还配合王登记把诉讼代表和律师抓起来,这背后都有田平利在出谋划策。因为陕北的油田案子,是贾治邦当省长时搞下的一个严重侵犯人权案件。贾治邦害怕这个案子翻过来他就会彻底完蛋。于是,贾治邦密谋让他在西安的马崽田平利与王登记配合,联合绞杀陕北油农的维权行动。

    那么,田平利是怎样捞钱的呢?田平利捞钱有这么几招:第一,是利用手中的权力,把那些应该判刑的罪犯,在他手中作出不起诉或免于起诉的决定,代价是要罪犯送给他少则10万、20万,有些重大罪犯要免刑,甚至要给田平利送50万以上!光为罪犯免刑或减刑这一招,田平利在短短的几年里积累了巨大财富。

    第二,田平利捞钱还有更绝的一招:田平利的老婆叫梅舒慧,是个律师。大家在西安的话,可以到这样一个地方看看田平利老婆律师事务所的办公地址究竟是和什么部门在一起联合办公:田平利老婆梅舒慧的律所名称叫“陕西新言律师事务所”,地点在西安市尚德路143号冶金宾馆。和田平利老婆在一起办公的国家机关单位竟然是西安铁路运输检察院民事(经济)行政申诉案件检查工作站!田平利老婆就是在这里和案件当事人从事包揽词讼的黑色业务。无论什么案件,只要当事人梅舒慧做代理人或辩护人,田平利都会为了老婆的案件大肆活动,从中为案件当事人进行“权力勾兑”,使自己老婆梅舒慧收取巨大诉讼代理费。无论是田平利在西安市灞桥区当检察院副检察长期间,还是田平利在陕西省检察院反贪局当副局长期间,以及如今田平利在陕西省高院当副院长期间,田平利对他老婆接的案件都动用自己手中的权力和自己在检察系统和法院系统的能量,把案件摆平。

    不仅如此,田平利还暗中暗示案件当事人家属找他老婆做代理。这样下来,在西安,田平利老婆梅舒慧的律所也就成了西安很有名气的法律服务单位。许多案件当事人家属都找梅舒慧做代理。仗着自己丈夫的权势,有时候,即使梅舒慧收了案件当事人的钱不为当事人做事,当事人也奈何不了梅舒慧,因为有田平利撑腰,虽然西安市司法局经常收到举报梅舒慧收钱不为当事人办事服务的信件,但只要田平利一个电话打过去,司法局就吓得不敢碰梅舒慧了。

    我们陕西司法界、律师界有个饭后谈资,大家公认田平利是陕西司法官场的和绅,田平利目前的家产,少说也达5000万以上,有说达1个亿的也有。田平利的家族现在也是富得很。但省高院的通事认为,这次田平利卷入镇压陕北油农事件,一旦此案被翻过来,田平利将吃不了兜着走,他整个腐败罪行就会暴光,田平利也就玩完了,那也是他跟随贾治邦镇压人民的应得下场。

    像大多数贪官一样,田平利的私生活也是极端腐烂透顶,关于田平利的腐朽生活,我会继续详细揭露,详情请听笔者下回分解。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yuanqing/2005/08/20050807032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