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我儿为何惨遭政治迫害
(博讯2004年02月18日发表)

    我儿李建峰系福建省宁德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长,正科级审判员,曾被评为福建省青年卫士称号,并荣立二等功。为什么在一夜之间成为反革命,并被判重刑呢?我作为父亲参加庭审旁听,现将其中原因予以公布:

     一、 公安机关打击报复 (博讯 boxun.com)

    2002年1月15日以前,我儿应社会弱势群众的请求帮助他们运用法律的武器与公安违法腐败现象作斗争,仅就与本案有关连的事件就有:

    1997年间,依法解救林顺安因宁德蕉城区漳湾派出所错定其故意伤害而被关押在派出所养狗的“狗棚”中达三天之久2001年间,林顺成家遭歹徒持枪(发令枪改制)歹徒威胁敲诈,林顺成遂与歹徒搏斗,扭断歹徒的枪管并将其上缴给蕉城区公安局值日侦辑队报案,而接警警员陈某某故意将报案的枪管销毁替犯罪嫌疑人开脱。后经林顺成的请求,经我儿指导其提取现场散落的弹头,提请公安立案,但遗憾的是仍被公安某些人推诿。

    2001年初,林顺汗的亲属为宁德市公安局某中层领导之妻殴打致伤,应林顺汗的请求为其提供法律咨询,最终以调查结案。

    九十年代初,詹功振的儿子为一伙流氓无故打死,而宁德警方故意私放在押的犯罪嫌疑人,致罪犯在逃至今未能归案,老人对此四处上访,应其请求我儿为其提供法律帮助,督促警方履行法定义务。

    2001年底,黄象伟的女友遭流氓调戏,流氓持械伤害前来救助的人员,第二天歹徒为其捉住后送公安部门,却被公安私放,为此,应黄象伟的请求我儿为其提供法律帮助,督促警方履行法定义务。

    除此之外,尚指导向我儿学习法律的学生黄象伟,依法为阮赛莺谈恋爱而被宁德公安以卖淫案非法劳动教养处理;为宁德市蕉城区七都派出所不履行对谌春梅的法定义务而提起行政复议等大小十几起案件提供法律上的帮助。上述事实尚不包括与本案无关的其他与宁德警方违法腐败现象作斗争的大量由我儿提供法律帮助的案例。这些“事迹”早已引起宁德公安的妒恨,“1、15”事件的发生最终导致宁德公安打击报复,阻挠索赔而对我儿痛下毒手。

    “1、15”事件是:2002年1月15日晚,宁德市公安局三位民警来到郑晓华与林顺安合资开办的网吧内,要郑晓华打开一台电脑供其上网。郑晓华走后,他们故意浏览黄色网站,点击黄色图片,而以此栽赃网吧有浏览黄色网页的行为,欲敲诈网吧5000元人民币,这些丑行为围观的群众所目击,因此受到群众的谴责。这几名警员恼羞成怒,调来不明真相的110对前来评理的詹功振、黄象伟、林顺成、林顺安、林顺汗大打出手,致詹功振、黄象伟两人受伤住院20余日,对此事件我儿知道后十分愤慨,依法为他们提供法律帮助,以行政复议和诉讼的方式最终使宁德公安撒销错误的行政决定,并指导他们依法提出索赔。上述行为使得公安决心对我儿报复,栽赃谄害以阻索赔。

    二、 实现公安机关主要领导需要政治目的

    此案之初,公安机关仅因2002年“1、15”事件怀恨在心、,欲整这批“不听话”之人,后经在“文革”中办过此类案并因此提拔的老干警的点拨,使逐级拔高直至上升到颠覆国家政权。表面上看他们是为捍卫国家政权、维护社会稳定,实质上是为了立功提拔需要。李建峰之案尚在侦查期间就向省委分管领导虚报案情,并向公安部报功。期间,公安局缪友灼局长就提为副厅级。此后,案件尚未开庭,刚撤诉(即2002年6月6日),公安局就迫不及待地在2002年6月9日举行庆功会,受表彰人数达24人其中公安局分管副局长、国保支队阮细章等三人荣立一等功。公安局就以此上报要破格提拔这三人,其余的立功人员均不同程度地得到提拔重用,而此时案件尚未审结,当地报纸等媒体就给李建峰一案定性为非法,即先定性后审理。这也正是为何一直无法审结的原因。此后,为了维护这批立功受奖者的提拔,宁德警方多次到福州通过省政法委给省高级法院施加压力、给三明检察院、三明市中级法院钱物,要求按公安移送的起诉意见书上的内容来认定。虽然庭审多次、退补多次、延期多次、在证据不足不清的情况下,因行政干预,无法独立行使审判权,最终只能按领导意图判决,这可谓牺牲一个人,幸福千万家。宁德公安得以荣耀自己所干的恶劣行径,并以此来实现政治目的。

    三、 为了封住当事人的嘴巴,掩盖警方刑讯逼供、诱供

    栽赃陷害的真相,2002年3月31日夜对我儿进行抓捕,在此后的11天内,对我儿实施了残酷的违法犯罪行为。我儿为党工作多年积劳成疾,患有严重的萎缩性胃炎,胆结石等病。三月中旬因胆结石刚出院休息,身体极度虚弱。被捕之后一再要求警方依法办案,以公正查清案情。然而,以阮细章为首的办案人员却一意孤行,置《刑诉法》和公安办案法规于不顾,不由分说地将本人关押在宁德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内活动范围不足1平方米的私设的替代看守所的铁笼子内,长达11天之久,计264小时,在此漫长的关押期间,被控告人阮细章、黄忠钦直接或间接唆使武警采取24小时灯光直射,不让睡觉、不让就医吃药。电击耳尖等肉型与变相肉型的方式七项对我儿逼、诱供,使我儿遭到重创。我儿多次反映,不仅没有引起重视,反而受到宁德警方这批人对我儿的迫害。宁德警方怕我儿及同案人透露真相引起外界关注,因此不惜重金买通司法部门重判这批不听话的人。由于受到刑讯逼供,这批人身心倍受摧残。

    我儿受到肉型、变相肉型以后被送到福鼎市看守所关押期间,出现严重的头脑部受伤症状,头晕、头痛、耳呜、失忆、失衡、迟钝等。一次当场昏厥以后由福鼎市医院进行CT诊断为“脑萎缩,脑囊肿”。2003年4月22日在三明市看守所出现严重的心肌梗死症状后经抢救恢复,此后症状濒发。2003年6月4日,在三明看守所的监督下,到三明市第一医院进行彩超诊断为:左心室舒张功能减弱。而在2002年3月31日以前我儿没有上述病证,每年体检均正常。

    同时,宁德警方还任意更改证据进行栽赃陷害。我儿以所谓的“劳动同盟”一案没有任何关联,如果说与涉案的证据存在唯一的联系,便是在业余时间利用过211房的电脑撰写专著《企业破产与职工安置》等法律实用专著。但宁德警方出于报复“1、15”事件,阻挠索赔的目的,故意违反《型诉法》的规定办案程序而任意对我儿进行栽赃陷害,欲置我儿于死地。

    庭审中控方提供给法庭的211房电脑硬盘的型号与同批电脑的购置型号不同,且网吧现存的电脑中均未配置20G的硬盘,故211房所扣押的电脑及硬盘已不是机主林顺安以及其他被告人所一致陈述的从网吧里搬到公司使用的电脑。控方当庭所出示的硬盘来历不明或已被人调换。控方所主张的该硬盘的来历得不到扣押清单等所有证据印证。应主动回避的扣押人员冯作忠以及见证人辩证电脑硬盘上所显示的具体材料的内容只含糊地以:“有许多材料”进行模糊的概括,同时故意未按规定使用封存硬盘的物证袋,而对所扣的硬盘进行虚封,即不在物证袋上贴封条,也不让见证人签名或盖章,以便扣押后进一步任意栽赃非法数据,同时虚构室内无电缆,机内无网卡、调制解调器和刻录机的211房电脑可以上网下载文件、发邮件、刻录的荒唐事实。

    庭审表明我儿家用电脑在没有被封存的情况下,被警方违反程序搬离现场,另觅他处。在没有物品持有人、见证人监督在场的情况下,由他人对该电脑硬盘上的数据进行操作,杜撰该硬盘有“经过恢复起来的证据”等等。然后进行没有持有人和见证人在场见证的“封存”。此后,组织一批不明真相的人在场对该硬盘当场拆封,并进行所谓的“数据恢复”并让在场人在“现场记录”上签字,伪造成貌似公允的样子,最后将另外拷贝的另一份硬盘也当场“封存”,但为了今后随意更改数据的需要,故意地封装后撕破封存袋,通过对接硬盘任意地将硬盘上的数据进行修改和伪造,满意以后,再由该盘打印出所谓能够起诉我儿的罪行的有关材料。

    四、 因地方的人为干预,影响到司法公正

    据我儿庭审陈述,因给其妻子提供法律咨询,通过渠道解决了宁德人民会场土地出让金的尾数归还和锦服城消防及债务问题,维护了职工和社会的合法权益,使原宁德市委书记荆福生(现已提升为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长)的小舅子欲通过帮助开发商捞取钱财的目的无法实现,同时在闽东制药厂的破产案件中,荆竟不顾柘荣县政府以及企业职工的反对,派宁德市经委副主任亲自坐阵监督,让企业向宁德中级法院申请破产。当时企业还有十几个药品的批号,其无形资产价值三百余万元。这些批号应随企业破产而丧失,依法不能转让变价,但荆所介绍来的收购该制药厂的公司却很有来头,以低价收进该厂,然后通过说不清的手段将这十几个批号收入囊中。荆的这一行为,使国家资产流失三百余万元,当时我儿主审此案,十分清楚内容。

    由于上原因,某些高层领导介入此事,欲借机整人,再加德警方谎报案情骗取省领导签字,使司法部门先入为主,另加庆功表彰,使该案审判违反审判规定,直接由省高级人民法院直接审理本案,三明中级人民法院据省高院审判委员会的研究决定制作判决书。审理期间三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已多次就本案的事实认定以及法律适用、审判程序问题违反请示的内容规定向省高院请示,因而本案事实上的审判组织不是三明中院而是包括刑庭以及全体审委会成员在内的福建省高给人民法院。而此次二审还是由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这违反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刑诉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一款的规定,其目的是实现领导意图,包庇公安的非法行径。

    综上所述,李建峰等人成了政治牺牲品,成了某些人实现治目的的手段而被判入狱,并在狱中受到非人折磨,衣服无法寄达,在严寒冬天忍受饥寒,家中寄去的钱被非法取走,正常生活无法保证,更谈不上就医吃药,人权倍受侵犯。不仅如此,我们家中也受到牵连,惨状目不忍睹,其母因受到刺激,念儿心切,目前神志不清,卧床多日,已进入奄奄一息状态,随时可能西去,年仅四岁的幼女终日盼得父爱,三家老幼深处“长夜漫漫何时了”的困境。惨!惨!惨!!!如此惨境,何时了结,期望苍天还我儿公道!

    李金洪 _(博讯记者:博讯自由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yuanqing/2004/02/20040218143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