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博讯2002年02月17日发表)

  中国农民也许不知道,如果说当今乡村污吏是只狼的话,当今共产党的赋役则猛於虎!这个赋役就是当今的所谓「农民负担」问题。 1996年,新华社主办的时事周刊《了望》罕见大胆地发表了鄂东浠水县散花镇鲁屋村四组农民、前劳改释放犯沈清海写给县长的一封信。来信抨击政府把农民看得比囚犯还不如──「种田不如当囚徒」。这封信说:「我今年不算家庭人口,(有)妻子和一个孩子三口人。一家三口,三亩地,上交费共计1080元。

  这三亩地一年之内能出多少钱?除去上交能落多少?能否维持生活?能否稳定种田人的积极性?」「赌(斗)胆地在县长目前说句直话,三亩地除去上交剩下的还不如一个囚徒的生活水平。囚犯的生活水平每人每月100元左右,医药费报销,水电厂(敞)开供应,不端(担)心什 。」记者调查後发现的情况比这位农民反映的情况还要严重。1995年这个村下达公粮税费镇级五项统筹、村级提留、共同生产费以及各类有偿服务收费平均达179.73元,8月份後,该村又下达中学集资、村变压器修理、浠散公路集资、镇码头集资、抗旱费等,人平均加收106.82元,另外还加上劳务工费人均40元左右,该村人均负担是326.55元。

  1997年5月,四川遂宁市发生了2164户农民一起起来控告县乡两级政府,引爆了全国最大的一起集团行政诉讼案。这个镇1996年农民全年收入只有1023元,其中生产性开支占去665元,上交款300元,最後只剩下58元,农民全年日均开支只有1毛6。这58元要用来应付一个农民一年的生活开支、医疗费用,还有意外而来的、县镇政府为了树立政绩列出「十大」「八大」工程向农民强行收取的各种集资、入股、摊派资金(这也不是个小数目)。

  1978年,河南开封农民负担项目是五个,到1990年,农民负担项目飙升到了97个,四川界定乡农民,1985年负担项目为68种,1990年增加到107种。

  从90年代初开始,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的冠以「切实减轻」、「坚决制止」、「有力措施」、「管理条例」、「通知」、「决定」、「紧急通知」等减轻农民负担的红头文件数十件,编一本《制止农民负担文件集》绰绰有余。中南海的决策者们就农民负担问题开了无数次会,搞了不少的讨论、视察、座谈,汇报;又专门成立了「纠风办」、「减负办」、「农民负担检查组」、「减轻农民负担领导小组」、「农民负担监督管理领导小组」等各个机构;人大制订了《农业法》、国务院则有一系列减轻农民负担问题的行政法规。

  据统计,1995年,26个省、自治区、直辖市人大或政府制定了减轻农民负担管理的地方性法规;全国有1730个县实行了提留统筹预算制度;1247个县实行了农民负担专项审计制度,有1448个县(市、区)推行了农民负担监督卡或明白卡制度。但是,所有这些减轻农民负担的努力几乎没有任何效果或者是微乎其微。一直到1999年8月,国务院办公厅还在转发农业部、监察部、财政部、国家计委、法制办五部门的《关於做好当前减轻农民负担工作的意见》,要求坚决把农民不合理负担减下来。

  在最实质的意义上,「农民负担」是要求农民无偿或低偿提供财力、物力和劳务的政府行为和准政府行为。例如,农民向国家缴纳的各种农业税;乡村集体经济组织的提留、统筹及其劳务;各种集资、摊派和行政事业性收费;对农民的各种罚款;工农业剪刀差形成的隐性负担,如国家农产品定购任务等,甚至还包括全国妇联这样的群众性质组织向农民施加的负担。因此,「农民负担」实际上是农民承担的法律上的财产义务和对农民财产的强制性非法剥夺。为了分析的方便,可以把农民「赋役」分成「合法负担」、「费收」、罚款和隐性负担四大块。

  摘自:白沙洲《中国二等公民--当代中国农民考察报告》一书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yuanqing/2002/02/20020217014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