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痴癟穝籇
(博讯2001年08月17日发表)

南方周末: 这是中原一个僻静的小镇————河南省驻马店市新蔡县练村镇。麦收刚过,记者赶到这里时,一场大雨刚刚结束了这里近百天的干旱,风很大,村庄掩映在雨雾蒙蒙中。

  60岁的全国优秀教师徐朝山,是61名教师状告练村镇政府的发起者和组织者。

  为了打这起官司,徐老师已经花费了1400元,白发平添数根,外债4000元。有30多年教龄的徐朝山一家五口人,三个教师,工资长期被拖欠,衣食无着落。徐老师说:一时半载,东借西欠,尚可勉强度日,但长期如此,前景黯淡,生活难以维持。从1999年9月至2000年12月,徐朝山和他的儿子、儿媳一共被拖欠8029·41元。告状的61名教师,少则被拖欠1953元,多则达到6506·40元。61名教师共被拖欠了176641·04元。

  徐至今仍和儿子、儿媳、老伴居住在三间低矮、黑暗、潮湿的平房里。据他介绍,这还是好的,有许多教师的房子比他还差,学校没钱改善教师的居住条件。

  徐朝山说,他要找个真正能解决问题的办法。

  “做工作”

  徐朝山开始“转”新蔡的书店,花92元买了本《新编中华人民共和国常用法律法规全书》,内容含429个现行有效的法律及行政法规。他仔细翻阅了两个月,他决定告镇政府。

  2001年1月开始,徐朝山拿着自己设计的表格到全镇25所学校,请教师自愿如实地填写并签名。他起早摸黑,第一天送了13所学校,回到家已经半夜12时了。第二天下大雨,徐朝山冒雨步行,又是一天没吃饭。五六天时间,徐朝山已经在练村中学联系了47名教师,再加上黄楼小学3名,称湾小学6名,马埠小学1名,徐营小学1名,贾楼小学1名,王围孜中学1名,加上他自己,共计61位教师。

  消息传到了镇政府。镇政府在教管站召开全镇学校校长会。会上宣布,哪个教师敢签名告状,就不聘任谁。并要求校长坚决将此事压下去。在镇政府的巨大压力下,徐朝山发到教师手中的表格没有教师敢签名了,有的教师签了也不敢送到徐朝山这里来。

  学校领导也开始给徐朝山“做工作”。教导主任曹俊朋、政教主任王晓东、学校会计汪海洁都是徐朝山当年的学生,他们在校生活困难时,徐老师曾多次帮助支持过他们。校长阎道平上学时也听过徐老师的课。几个人一再劝说徐朝山不要告状。徐朝山说:“你们学过英雄,我也教你们学英雄,要坚持真理。你们现在不听老师的话,不是好学生。”

  一次徐朝山到镇里办事,主管教育的副镇长说:你马上退休了,你不考虑自己,你得考虑考虑你儿子、儿媳的前途问题。你的一举一动,我们都知道,你还是考虑考虑不要告了。

  徐朝山考虑了考虑,还是要告。

  不受理

  2001年1月17日,春节前7天,别人正忙着办年货,徐朝山带着材料来到驻马店寻找律师。他在驻马店济世雨律师事务所找到当地颇有名气的孙建立律师。孙律师说,因为拖欠教师工资而状告镇政府,这在全国还没有先例。可以从行政不作为上下手,我先帮帮你找找法律依据再说。律师费按诉讼请求17万的3%收取,即5100元。在徐朝山的再三恳求下,孙律师也很同情,只收了1300元。

  过了年,正月初七(元月30日),徐朝山又乘车来到驻马店。孙律师说,我通过中院搞行政诉讼的人了解到,这种行政诉讼找不到具体的法律依据,是否是可诉行为,也说不清。你还是到劳动仲裁部门进行投诉吧!

  徐朝山有些心灰意冷,拿着退回的钱坐上回家的车。途中,他在新蔡下了车,又开始在书店中寻找法律书籍。

  2月8日,徐朝山自己向新蔡县法院递交诉状。法院立案庭的四位同志反复向徐朝山说,这是社会普遍现象,乡里没钱,你告也没用,法院也执行不动。你都这么大年纪,还告啥哩。说了这么多,总之是不接材料。既不受理,也不出具文书。就这样,徐朝山去了三次,都没有结果。

  2月11日,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徐朝山直接来到驻马店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庭。中院的同志告诉他,初级法院应接受材料进行审查,并在七日内作出是否受理的答复。如不受理应出具文书。起诉人可拿此文书到中院上诉。这样,徐朝山还得回到新蔡法院去上告。

  回家路上,徐朝山花25元又买了一本《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徐朝山在看了受案范围————与行政侵权有关的案件均可受理,以及行政不作为两节后,如得天书,他对官司又重新充满了信心。

  2月19日,徐朝山第四次来到新蔡县法院立案庭。看到徐朝山态度坚决,立案庭的同志说,这件事我们也拿不准,你直接到行政庭去看看。徐朝山来到行政庭找到张庭长。在了解情况之后,张庭长把材料留下,叫徐朝山过几天再来。

  找证据

  几天后,徐朝山再次赶到新蔡县法院。张庭长说,行政诉讼的举证责任主要在被告,但你也得有证据证明人家欠了你这么多工资。

  徐朝山回到家,一面为法院留下他的材料而高兴,一面又为取证难而发愁。徐朝山叫同志们想办法到学校开欠款证明。有的校长怕担责任,叫会计开证明,而多数学校根本就不给开。怎么办?只能用工资表来查证。但在这种情况下,学校又怎么会让徐朝山他们来查看过去的工资表?

  徐朝山通过关系得知有人有1999年9月—2000年12月的教师工资表复印件。经过多次做工作,此人愿意提供材料。为防止暴露身份,他向徐朝山提出:两人在驻马店老车站口白马雕像下见面。

  这一天早上,徐朝山11时教完课,买了一个馒头便赶往驻马店。下午3时,徐朝山赶到约会地点。在白马雕像下等了很久,一个人提着兜左顾右盼地在找人。徐朝山上前一打问,那人说:“我找新蔡练村的。”徐说:“我就是练村的,叫徐朝山。”那人把东西交给徐朝山说:“一共24页,你收好。”徐朝山问:“你是哪儿的人?”他说:“你不要问,这是你需要的东西。坐6路车回去。”这一天雨夹雪,在回家的路上,汽车堵在了平舆,一堵堵到晚上12时。几乎一天没吃饭的徐朝山感到头晕目眩,一路又是泥又是雪,他赶到家已经凌晨1时多了。

  3月5日,在徐朝山忙碌奔波了两个多月之后,新蔡县法院终于受理了此案。在诉状中,61名教师状告新蔡县练村镇政府,要求被告履行补发拖欠教师工资、津贴及公疗费义务。此款项共计176641·04元。

  反撤诉

  徐朝山本以为可以歇一下,等待法庭的裁决,然而,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镇政府在收到法院送达的起诉状副本后,竟然根据副本所列原告名单,暗示原告必须无条件在镇政府统一印制的撤诉书上签名,否则在以后的整编聘任中有可能下岗。

  在后来的反撤诉证明材料中,原告之一的徐杰说:“4月11日下午,校长阎道平找我谈心,大意是劝我撤诉。我本人找不到任何撤诉的理由。校长说这是镇里的意思。说要么撤诉,要么后果自负。在这种高压下,我违心地签了字。”原告之一的王之正说:“4月12日下午,曹俊朋、汪海洁两同志找我说:‘告政府的状转回来了。撤诉书大部分都签字了,你签不签?'我想别人都签了,我也只好违愿签了。”原告之一的李丽说:“4月11日吃罢午饭,我正睡午觉。汪海洁、曹俊朋去找我,说法院不受理,书记让签撤诉书。如果不签,后果自负。我想反正法院不受理,就签了字。过后才发现自己受骗了。”

  4月11日至15日,61名原告有60名迫于被告压力,违心地在被告打印好的撤诉书上签名。教师们私下议论此事时,都感到万分的悲愤和无奈。

  还有一个人没有签字,就是徐朝山。

  4月13日,镇上有领导对徐朝山说:你徐朝山考虑你儿子、儿媳,不撤诉的话,该走就走,打工去吧。今天我就到站里安排,不准给你办退休手续,欠你多少工资算算,该走就走,练村不要你了。你现在考虑考虑撤诉。徐朝山说:被告强迫原告撤诉是违法的。这远比拖欠工资性质更为严重。结果两人不欢而散。

  针对多数原告在被告威逼下已签了撤诉书,4月14日,徐朝山组织教师反撤诉。有32名原告写了证明材料:“法院:迫于被告压力,不得不违心在被告打印好的撤诉书上签名。”

  鉴于被告递交的部分原告撤诉书与原告递交的反撤诉证明材料意见相左。5月22日,新蔡县法院7名法官到练村中学调查取证原告之意愿。

  一些原告在校方“做工作”之后还是撤诉了,坚持不撤诉的最后剩下10名教师。

  被驳回

  6月4日,审限的最后一天,新蔡县法院向61位原告送达裁定书。徐朝山等10位坚持诉讼的原告接到的裁定书大体相同,内容如下:原告诉称的被告练村镇政府不履行补发拖欠工资、津贴及公疗费的义务的行为,是一种内部管理行为,不是可诉的具体行政行为,不符合起诉条件。裁定驳回原告起诉,诉讼费60元由原告负担。

  徐朝山当晚一夜未眠。

  徐朝山说,难道法律也保护不了教师的合法权益?《劳动法》第五十条规定:“工资应当以货币形式按月支付给劳动者本人,不得克扣或者无故拖欠劳动者的工资。”更不要说《教育法》、《教师法》、《义务教育法》中的明文规定了。

  6月8日,徐朝山和另外4名原告,又向驻马店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徐朝山说,中院不行他上高院,法院不行他要告到人大。

  8月1日,驻马店市中级人民法院已就徐朝山等5人上诉一案开庭审理。镇政府委托练村中学校长阎道平为委托代理人。上诉人之一的退休教师周新元在陈述时,泪流满面。他说,去年全镇农业税90%已经收到镇财政,为什么会没有钱发工资?

  据了解,河南省财政厅、教育厅曾发文,要求河南省各地政府应于7月以前把1998年1月至2000年12月3年间拖欠的教师工资全部清理完毕。截至8月2日,练村镇教师领到了今年一、二两个月70%的工资。

  徐朝山说,虽然地方政府的行政行为已改变,但法院不应就此结案,仍应判决地方政府此前拖欠教师工资的行为。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yuanqing/2001/08/20010817222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