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痴癟穝籇
(博讯2001年07月28日发表)

昨天(7月13日)怀着期盼了多少个日夜的激动心情,终于等到了那令人激动人心的一刻:中国如愿获得了2008年奥运会的举办权!在这使广大炎黄子孙兴奋喜悦,夜不能寐的时候,我打开电脑留览新闻,看到了南微子先生这位著名“真爱国”人士在《枫华园》fhy0107b发表的文章,对笔者前些天寄给华夏快递的一篇叫《有奶是娘》的短文的较有“深度”的批判──相较于一位秦矫先生而言。

  在这举国欢腾之时,笔者有幸(?)观赏到了某些中国人的另一副嘴脸,正所谓是“有人欢乐有人愁”。使这些“真爱国”人士实在不理解的是:一个被他们描述成充满如此黑暗,邪恶,暴虐的专制警察国家首都,竟然被那些在世界民主自由的甜蜜温水里泡大的愚蠢(?)的奥运委员们选中:如果不是这些奥运委员们智商低下,难道还会是“真爱国”的南先生们愚蠢,或睁着眼睛说瞎话吗?南微子先生称中国“耗费大量资财去申办奥运,宁可损害大多数中国人的‘生存权’也要为给自己脸上‘喷绿’帖金,以便苟延残喘。”那么有关机构所做的民意调查,得出的95%的民众支持率也是中共制造出来的?而申奥成功后,北京街头每个喜悦兴奋的笑脸按南先生们的逻辑也是被逼迫装出来的?这里读者可自己看出偏见同谬误之间的微小差别。申办一个从未在中国举办过的奥运会自然要耗费巨资,况且即使不举办奥运,这些钱的一部份也会在以后十年内投入到北京城市建设中去。而南先生们却根本不愿去考虑举办奥运会对中国和世界的意义及对整个民族心理的深刻影响,这种影响所带来的巨大效应是无法做出任何金钱上的计算的。若笔者估计得不错,正是这种影响和效应使南先生们感到尴尬和失望。

  南微子,秦矫先生们无疑是不惜一切拥戴“民主”的斗士,为了铲除共产专制,让“民主”在中国尽早实现,不惜团结一切可能团结的力量:国际反华势力,台独,藏独,疆独,甚至各类贪污、刑事罪犯等。不知何种原因,也许他们永远不会明白,或装做不明白,“民主斗士”们却连他们首先应该团结争取的那八万“绿卡黑狗”同胞都团结说服不了,便抹下其在民主世界中浸泡了几天的面具,只差破口大骂,大打出手了。如此涵养功夫,与当年创业的中共相差何只千倍?南先生的理论,若还有点的话,其实也是剽窃来的。蒋介石先生当年在外敌当前的“攘外先安内”的理论和实践,只是给贫穷的中国带来了巨大的灾难和自己党国的不可避免的失败命运。相信南微子先生们的结局也好不了多少。当然南先生们可以一直生活在“富娘”温暖富裕的怀抱里,最多也就是有点心理不平衡,喝“富娘”奶间歇时实在气不愤骂几声娘而已。

  笔者实在不理解南微子先生有何证据说王川“没骨头”,难道南先生躲在世界最强国的保护底下骂几声“恶穷娘”、“我孙子”之类就算是“有勇气”的表现?据笔者所知,几年前美国“新麦卡锡主义”差点又死灰复燃,FBI在敏感领域到处调查起诉李文和式的“间谍”,弄得很多旅美中国人惶惶不安。在那种到处妖魔化中国的黑雾里,要客观描写和发表中国这些年进步的文章倒还的确需要点道德勇气呢!

  笔者虽不算很有勇气的人,但绝不是那种趋炎附势之徒。在76年天安门事件时,笔者还在当知青。在家乡的悼念周总理反四人帮集会上,曾同另外几个朋友也写了些诗词之类表达自己的感情。现在笔者记得写了一首诗,还记得其中几句是:

  这正是春回地暖的时节,  为何乌云突现,遮满蓝天?  这正是百花开放的春天,  为何霜雪齐下,违负众愿?

  就因为这几句,当时笔者已被内定为“反革命”分子,本人又是“右派分子”子女,无权无势,本来会被逮捕,但不知何故,竟未及时执行。后来又拖了一阵,四人帮垮台了,此事便不了了之,算逃过了一劫。要是四人帮继续当政,那时这种“反革命罪”是会判很重的。笔者不知道现在“有骨头”的南先生那时是否很有种?笔者只知道当时有的“同夥”在不停的审问追查下尿了,虽然他们远没有笔者写出的那么露骨的“反动”文字。

  这些年中国的确在不断地进步,不管是在经济社会体制还是人的思想意识方面。这是一种极其深刻本质的变化,这也是每一个客观的观查者和笔者多次回国的深刻体会。二十多年前天天写决心书,批判稿的革命老同学,现在一个个成了老板,经理或领导,骂起政府和领导人来比笔者更“反动”。就是混得不好下岗的,也各有活路,反正不象南先生们描述的“人间地狱”。在经济方面,二十多年前一般城市哪家若有自行车和缝纫机,便算是“小康”水平了,现在只有一般的电器如冰箱洗衣机电视之类只算穷人。城市建设近些年也取得了巨大的发展,人均居住面积比二十多年前提高了两三倍,而且不仅是几个超大城市,全国几乎所有中等以上城市都变得面目全非,如笔者家乡一带的成都,昆明,宜宾,曲静等城市。几乎我所有的老同学和朋友们现在都住上很宽敞的住房,不少已经买了下来,室内装修得比笔者在德国的住房还漂亮得多。想起笔者当年出国时,刚结婚时能分到一间10平米的宿舍已经要感谢上帝了。此外,通讯器材及技术的普及和发展更是突飞猛进,91年德国出板的某英语教材上还写着:各国每千人电话拥有量:美国xx台,德国xx台,印度4台,中国5台……。去年我告诉同事,中国拥有量超过80台了,同事以为我爱国过头犯神经了。若南先生们不顾各方面的统计事实,坚持要说中国这些年本质一点没变,若有变化也只是使统治集团更加受惠,小老百姓更加受苦,那我怀疑南先生们的头脑不是有毛病,仍旧停留在文革阶级斗争时代,就是极有偏见,戴着有色眼镜(或有所图谋?)。

  南先生通过有色眼镜过滤过的中国实况自然是另一幅图景:“面对绝大部份民主国家的高速进步,中国的发展有如逆水行舟”。笔者不知南先生从何得出这个结论?远不说西欧发达国家近些年经济增速一直徘徊在1%到2%的水平,今明两年前景也不是很乐观,更不用说极其依赖西方国家经济的东欧新“民主国家”了。近几天因评论2008年奥运举办国选举的德国电视台,虽如其他西方国家一样对中国有所偏见,但也不得不承认“中国经济这些年的高速发展和出色表现,使中国在申办奥运会上处于有利地位。”难道南先生们还有另外的经济数据?估计南先生们会辩解说中国政府的统计有水份。但笔者前些年也听到过欧美人士的另一种根据购买力来计算的统计结果,按此结果中国的国民生产总值将增大三倍。按南先生们的说法和逻辑,好大喜功的中国政府听了应该高兴还来不及才对,但事实是中国政府驳斥了这一算法为“数学游戏”。

  南先生质问,“穷娘”为什么穷?回避这个问题的人,算不上爱国者。按南先生的理论,中国的贫穷自然是因为没有“民主自由”的原故。但对没有“民主自由”的中国,却在文革末期经济几近崩溃的基础上,在近二十多年的时间里在经济增长上以超高速的傲人成绩使世界侧目。相反的,南先生所极度赞赏的大部份民主国家,特别是新兴民主国家,近十多年来一直在经济增长的边沿挣扎。在东欧国家中较幸运的是原东德。东西德统一后当时科尔政府曾夸海口,在民主自由的旗帜下,德国东部的经济和生活将在几年内达到西德标准,并且主要是靠德国东部人民自己的努力。现在12多年已经过去,德国东西部的差距并没有得到根本的改善,一些有限度的好转,也是德国政府不间断的大量输血的结果,至今已投入了上万亿马克的巨额资金。最近德国政府不得不承认,对德国东部的经济支持将是长期的任务,从现在起德国人至少还得交20年的“团结税”。幸运的原东德如此,那些可怜的东欧邻居的困难也就可想而知了。笔者一个罗马尼亚同事前两年回国探望父母,带了三个大包全是食品。问其原由,答曰罗马尼亚工资少物价贵,好一点的食品一般人吃不起,每月收入好一点的人有两百马克(约合100美元),而物价却快赶上西欧了。听到后我挺同情他的:起码笔者多次回国不用带什么食品,相反却每次都能在家乡大享口福。近些年在德国报纸电视台经常有关于俄罗斯的报导,自前苏联崩溃以来,那充斥大小城市街头的数百万无家可归的流浪儿童,苍白少营养的脸上带着无奈的表情,使笔者一想起来就万分难受。南先生是挺爱写文章的人,不知也爱不爱阅读?恕笔者提出这个浅薄的问题,因为笔者感到南先生似乎不知道(或不想知道?)以上事实,说出来的话让你一头雾水。也许南先生的真正意思是要拿中国同美国或西欧国家的现状相比,若真是如此南先生是不是多少露出了一个市井无赖嘴脸?当然笔者会这么想多少是有点侮辱了南先生的智慧。

  南先生们自然还会做出反驳,揭露中国目前还存在着的各种阴暗面:官员腐败,贫困人口(特别是农村),工人下岗及环境污染等。笔者不否认这些问题,相反笔者对这些问题的认识或许比南先生们更深,因笔者故乡也属于贫困地区,笔者的兄妹朋友中也有下岗者。问题是怎么看待和解决这些问题。若坚持说这些问题的出现都是因为没有“民主,自由和人权”,那怎么解释现在很多“民主国家”也存在这些问题,有的甚至更严重?除了咒骂,叫嚷“铲除,打倒”之类口号外,南先生们提不出任何积极的有建设性的方法和建议。如果不顾很多方面客观进步的事实,一味以社会阴暗面为借口提倡激进甚至暴力的手段,达到南先生们理想的“平等”及“民主”社会,南先生们是不是还想再搞一次农民起义式的“共产革命”?若要想专门揭露阴暗面,那么就算是那个世界最富最强国,不是还存在数百万流浪于各城市贫民窟的无家可归者吗?不是还存在全世界最严重的种族问题吗(请比较美国黑人及墨西哥裔同白人之间的所受教育,囚犯比例及平均收入差别。)?在还较为贫穷的中国,政府已花了很大力气和金钱来治理环境污染等问题,近几年中国二氧化炭排放量的减少就是明证。而那个世界最富国,其二氧化炭排放量占了全世界的40%,却为了自己的私利,一再拒绝在对减轻世界温室效应有很大意义的“京都协议”上签字。这么一个自私和不负责的国家,却被某些“民主人士”形容成高尚和道德的典型。

  难得南先生也做了点同印度的比较。相信南先生做了很大努力,终于找到一条印度的“应用软件开发远胜于中国”。南先生并且独具慧眼,替广大中国农民找到了又一条“康庄大道”:中国大多数农民有机会也很愿意去印度去生活:起码后者孩子的印度学位可以使他们免考托福。南先生爱读书并关心印度,想来一定读过前些天在“华夏快递”上一篇《印度见闻》,是一个叫何向芹的中国记者以友好的口吻写下的客观报导。那高达百分之六七十的绝对贫困人口,那到处成群结队的乞丐,想来在南先生们眼里这些人至少享有他们梦寐以求的“民主自由和人权”。南先生若也有点商业头脑,应速办一个《南记东印度移民公司》:未来那向印度蜂拥而去的“中国大多数农民”,使他们的孩子都拿到印度学位,免考托福(估计南先生当时考托福必定费了很大的劲,以至现在躺在亲爱的“富妈”民主怀抱里多年了还念念不忘,颇有怨言。),并一定会在短期内使该公司跃居全球500最著名公司之首!

  南先生还写到:“王川也许会举出‘一国两制’来反驳,但香港回归才不过数年,中共及其港人代理们的拙劣表演就已经自砸了这块骗人的招牌。”但笔者昨天读网上新闻还看到,董建华访美时,连原本对中国极有偏见的布什政府也不得不承认:“一国两制”在香港得到了成功落实。这难道是假话吗?下面再来谈谈南先生们跟着欧美某些“人权”分子们人云亦云的中国少数民族问题。笔者虽然不太懂得那些深奥的“民族自决”理论,但从小生活在中国的多民族地区,自信对中国少数民族的认识和理解比南微子们要深一些。某些中国人在谈到“种族歧视”时,口水涟涟的说,中国人实际上种族观念最强,在美国混得稍好一点就看不起黑人,阿拉伯人了。笔者反问:中国人的种族歧视若真有那么严重,那你在中国看到过汗人去放火焚烧少数民族的房子,就象前几年德国的新纳粹党徒对旅德土尔其人大纵其火一样吗?或者汗人有组织地去残杀少数民族,就象美国的三K党徒残杀黑人一样吗?凡被问者无不张口结舌。笔者认为这其实是一种阿Q心态。事实上,在笔者所居住的地区,各民族人民非常融洽平和地生活在一起,从未发生过任何民族间的较大矛盾纠纷,更不用说相互残杀了。十多年前笔者曾去过九寨沟,那里就居住着藏族牧民。凡笔者所乘旅行客车经过之地,遇到的任一藏民都友好地向我们招手,我们也还之以礼,所有车窗全是挥动的手臂,心中无不感到温暖如春。至于说政府的少数民族政策,更不能说是压迫少数民族。事实上正好相反。笔者的不少同学朋友都是来自少数民族,交谈时偶尔涉及这一问题,他们便会主动提及他们的少数民族出生,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因为在升学考试,提升干部时他们都有优势。从没有任何人为他们的少数民族身份感到自卑。而欧美某些反华“人权”分子,笔者相信他们绝大多数根本没到过中国,更别提去过中国的少数民族地区。他们不是出于无知,便是别有用心。他们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把热爱和平的勤劳善良的中国人民想象成和他们一样的生来的狼性。

  笔者再举一真实事例,以说明西方国家在其所控制的媒体上对中国的民族问题所做的歪曲宣传和报导。笔者认识一个L女士,是云南省某高校的德语教师。前几年L女士曾接待过一个做民俗研究的德国女学者W小姐。那次W小姐想做一个关于四川某少数民族的历史、文化及传说的研究课题。W小姐因语言等障碍,邀请L女士做翻译并兼向导。两人到了那个少数民族地区以后,L女士建议W小姐先去县文化馆了解一下。但W小姐根本不听她的,整天带着L女士在当地村落里转来转去,直接到村民家中采访。本来L女士还以为W小姐是想收集第一手资料,并为她的精神所感动。但一个星期下来,W小姐却很沮丧,说没有她所希望得到的东西。因为大多数村民的文化不高,口述的一些东西不是与题目无关,就是太零乱和支离破碎。最后W小姐不得不抱着试一试的心情同L女士一起去了县文化馆。使W小姐很意外的是,当地县文化馆所收集整理的该少数民族史及有关传说,甚至诗歌音乐等极其丰富完整,使W小姐的愿望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最后L女士才从有点不好意思的W小姐得知,原来W小姐从小受西方媒体的影响,根本不信任同中国政府有关的任何机构,以为中国政府一直就在压制和消灭少数民族文化。为什么会这样呢?在我们原来的想象中,崇尚民主自由精神的西方国家的媒体应该是客观公正的。

  最后,谈到南先生们打出的“政府≠国家”的招牌,笔者建议南先生再去读读栾豹等先生几年前对此题目所写的几篇精彩论述,笔者在此不想再作赘述。笔者只想指出,一个国家,特别是一个如中国般具有如此深厚历史文化背景和近代屈辱史的大国,其现代民主意识和民主体制的发展,只能主要靠全体中国人的长期努力,首先就需要经济、科技的进一步发展和整体国民文化素质的提高。那些想指望依靠外国势力以围堵和制裁的方式尽快制服、分化中国的人,他们的人格并不是很高尚,经常倚靠的是一面之词和谎言。他们所应用的方式实际上是毛泽东的阶级斗争理论和实践的又一翻版,离民主精神相距实在很远。因为他们所搞的一套根本背离了中国人民的总体利益,他们所期望的目的注定只会失败,中国的历史已一再证明了这一点。笔者是搞工程的人,对搞诡辩术并不精通,看问题主要是根据事实。出国以后,通过多年对西方社会和西方文化的进一步观察和了解,深感到中国的“民主化”并不是象原来想象的那样简单。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出于他们的国家利益考虑,并不希望中国强大起来。而前苏联和东欧的崩溃及四分五裂,便是美国等希望的“民主的胜利”。若这种“民主的胜利”能使苏联更强大,我看西方国家就只会希望苏联更专制了。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真的那么高尚,真心希望世界上所有贫穷国家都变得富裕而民主,那他们就不会支持纵容文革时的中共(那时中国确是处于最黑暗和最专制的时期),而对现在不断取得进步的中国却想要围追堵截,其用心不是昭然若揭吗?笔者觉得所谓的民主制度不是不好,但必须与经济文化发展程度相适应。否则便是拔苗助长,反受其害。中国北京获得举办2008年奥运会,便是世界对中国二十多年来各方面取得明显发展的承认。笔者预祝祖国未来在各方面取得更大进步。[寄自德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yuanqing/2001/07/20010728215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