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冯小刚说《非城勿扰》(图)
(博讯2008年12月29日发表)

    
    来源:新华网
     贺岁片《非诚勿扰》是冯小刚和葛优合作的第十部电影。
    
冯小刚说《非城勿扰》

    
    52 岁的葛优依旧在影片中扮演“假正经,不靠谱”的大龄男青年,与以往的区别在于成熟一些,收敛了痞气。自夺得戛纳电影节影帝的奖项后,葛优的演技一直未有突破。这位平民影帝接受本报采访时,谈到自己的中年心态,“我也是从配角开始演起,十多年后才慢慢出名。我知道这个过程,所以有准备了。我现在就是把心态调整好了,想好了就行,没准以后我就真演配角了。”
    
    14 日,杭州,一位女记者当众夸葛优:“其实,我觉得你非常帅。”
    
    葛优,这个52 岁的大男人,脸刷的一下就红了。“这……”他一句话都没说出来,不自觉地用一只手捂着发烫的脸,笑得歪了腰,朝椅子的另一边倒过去。旁边30 多位记者,哗啦啦都笑了。
    
    过去,周星驰提到葛优,要连说四五个“实力派”。现在,葛优似乎颠覆了内地大众对美的定义,也成了“偶像派”。
    
    当晚,贺岁喜剧《非诚勿扰》在杭州举行首映庆典晚会。提前两天,葛优带着妻子贺聪坐火车来到杭州。18 日,该片在内地全线公映,这是继《大腕》之后,冯小刚和葛优分开8 年后再度合作的喜剧。
    
    《非诚勿扰》灵感创意来自监制陈国富的影片《征婚启事》,导演冯小刚亲自操刀写剧本。圈内人在争论,这究竟是冯氏电影喜剧的回归,还是转型?但电影院里,观众肯定不乏笑声,片中融会贯通了《甲方乙方》、《不见不散》,甚至《一声叹息》等多部旧作的笑点。
    
    葛优依旧是冯氏电影的金字招牌。片中,他叫秦奋。40 多岁从美国回来,卖了一个不靠谱的发明,赚了笔钱,开始严肃考虑终身大事,和各种女性约会征婚。葛优显得成熟,收敛了些痞气,还有点小个性。但他照样幽默,经常把怀有二心的舒淇逼到情感的死墙角。
    
    见记者的时候,葛优话少,且模棱两可。中途,他自己都有点过意不去,向记者解释:“最近半个月里,接待过很多拨记者,很多话题都说过了,没有那么多新鲜感了。”
    
    拍照的时候,葛优扯着身上这件白色的毛线外套,觉得别扭。“我今天已经穿这件衣服,给另外一家杂志拍过照了,怎么办?我不能再拍了,否则人家以为,葛优就这么一件衣服穿了。哦,我这脸今天也没收拾。”
    
    看着大家面露难色,葛优告诉记者,自己去楼上房间里换件衣服,一会再下来拍照。这个变故在事先安排的流程之外,摄影师惴惴不安地等着,生怕他这一走,不下来了怎么办?
    
    10 分钟之后,葛优一个人如约来了。身上换上了黑色的套头衫和黑色外套。他一边配合摄影师的要求,一边还跟记者致歉:“今天我的状态实在不好,说了一天的话,累了。现在也就这一个表情了,别的也变不出来了。”
    
    华谊的工作人员说:“葛老师答应过的事情,就肯定会做。”
    
    
    
     远离大众的平民影帝
    
    
    
    葛优是内地最大众化、最受欢迎的男星。同时,他也是离大众最远的明星:很少公开露面,尽可能避免接受采访。
    
    “你是一个最极端典型:得到了大众的同时,又失去了大众。”记者说。葛优认同这个结论:“没错!但你想明白了就行,活该,谁让你出名呢,你这么一想,那心里很舒服。”
    
    演完《编辑部的故事》之后,葛优开始觉得生活不方便了。“刚开始出名的时候,我还挺高兴,终于有人找我签字照相了。到最后人多了呢,你又不能拒绝人家的时候,会影响到你的一些事儿,就觉得不方便了。”葛优告诉记者。
    
    采访葛优的前15 分钟,他的眼神一直透过包厢木栏杆的空隙四处游离,甚至都没有看过记者。结束后记者才发现,包厢外边坐了十来个各种年龄阶段的男女影迷,有妙龄少女,也有中年男人。一个小伙子走过来说:“葛老师,看在我昨天早上6 点钟就去接你的份上,拍张照吧!”葛优幽默了句:“没接过,也拍!”然后,他来者不拒,和所有人一签名、留影。
    
    现在,葛优没事就躲在家里,钟点工来家里打扫卫生,他都呆在里屋。他喜欢摄影,来杭州,包里也随身带着相机,可就是没敢拿出来拍,“因为你拍,别人就看着你,静不下心来。”逛街购物只能去王府井的“世都”,因为那里人少,清静,贺聪慢慢挑,他就找个地方坐着等她。
    
    “葛优是非常难进入的采访对象。”《看电影》杂志主编三木告诉记者。在他看来,葛优对不熟悉的记者,会怕生、话少。
    
    如果遇到相熟识的记者,葛优也不拐弯抹角,就直接说自己的原则,那就是:“首先,我不评价导演、不评价别的演员,我的生活也是我的隐私。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我一年推了30 多部戏,都是因为剧本实在太差了。”
    
    “你们都想要独家专访,其实谁都没有独家,因为我说的话都是一样的,我就是流水作业,也没用心。”结束本次采访后,葛优一边拍照,一边对记者说。这话里既有真诚,又有点恶作剧的成分。
    
    葛优继续解释:“这是我的问题,我实在没办法让自己每天都重复这些话题。凑巧,今天你是最后一个,效果肯定是最差的”。记者只能哭笑不得,反问一句:“葛老师,你是在安慰我吗?”
    
    他还在自言自语:“明天怎么办?还有一大堆采访”。
    
    葛优母亲施文心是电影文学编辑,她认为儿子胆小、怕生是遗传了自己的个性。七八岁的时候,父亲葛存壮演一场戏,需要几个孩子当群众演员起哄,正在剧组玩的葛优就不敢上。葛存壮拍《南征北战》的时候,剧组夜宵发面包,让儿子去代领一下,10 多岁的葛优愣是没敢去。在中学里,葛优被人打了一拳,没还手,还一言不发。母亲问为什么这样,他说:“那是个专门打架的主,我惹他干吗。”
    
    施文心在《都赶上了》书里笑儿子:“葛优当不了英雄,就当个平民百姓吧!”后来,葛优成为平民影帝。成了名之后,葛优说话更谨慎了,尤其不擅于对外讲自己到底是怎么演戏的。葛优告诉记者:“我做演员,就不爱聊,因为演员这行当就不是一个聊的行当。应该是边上人看我演戏,自己去觉得怎么回事。”
    
    葛优家楼下有个咖啡屋,据说也是他轮番接待媒体和圈内人的客厅,现在已经关门了。他坐在那里和人讲话,五官清秀、文静的贺聪就远远地坐在另外一边,默默地看着。有时候,葛优就会对人说:“瞧,那边坐着的就是我媳妇,她经常这样陪着我。她跟我这么多年,也不容易,家里家外都是我说了算,有时候我觉得她很可怜。”
    
    冯小刚提醒记者,普通人容易把葛优当成电影里的人物,比如口若悬河、妙语连珠。其实戏外他大多只会说大实话。“提一个问题,他会想,我说这个话会不会伤人呀?这个问题有没有圈套呀?他每说一句话,都要很缜密,没有攻击性。但是灯一亮,往摄影机前面一站,他会变成电影里的葛优:有点玩世不恭,有点小攻击性。”
    
    
    
    继续“假正经,不靠谱”
    
    
    
    《 非诚勿扰》已经是冯小刚和葛优合作的第十部电影。冯小刚曾经总结过,他和葛优这对黄金搭档的影片最大特点是“ 假正经、不靠谱”。
    
    这次,葛优继续假正经。在他看来,秦奋不循规蹈矩,有点个性,属于大龄“剩男”的那类。“他的生活很丰富,经历过很多事儿,好多事儿都看得比较透、明白,你也戏弄不了、骗不了他,”葛优说。当然这个秦奋也有点怜香惜玉,遇见了漂亮的“舒淇”,老强调人家“好看”,接下来的事也就成了人之常情。
    
    电影里好玩的台词、爆笑的段子、追女孩子的浪漫招数,葛优全都推在冯小刚身上,“都是他的想法,我只负责演”。问他和秦奋有什么相似,葛优说:“肯定不一样,他敢出国,我不敢,没那个闯劲!”再问他天上掉下个仙女,敢不敢接?葛优说:“现在要想想,这未必是好事;搁年轻的时候,估计也就接了。”
    
    电影里,掉下来的仙女是舒淇。拍《非诚勿扰》之前,葛优对冯小刚说:“这次,能不能找个对手戏演得好点的女演员?不能找一个我看着她的眼睛都不知道她在想什么的人”。冯小刚以前电影里的女主角都有花瓶嫌疑,这次他找了集演技、美貌、性感于一身的香港女演员舒淇。
    
    为了和舒淇尽快熟悉起来,葛优头一遭主动对冯小刚说:“等舒淇来的时候,你陪我一起去机场接她。”舒淇第一次来北京试妆,冯小刚到机场内接舒淇,葛优躲在车子里等。当舒淇走出来了,正忙着戴眼镜、戴帽子,打开车门时,突然发现了葛优,被他吓着了。冯小刚事后还开玩笑:“他本人说接舒淇,是打着为了拍好我们这个戏的幌子,至于是不是见美女,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用心良苦!”
    
    “因为演这个戏,我才第一次和舒淇合作。也是借这个戏,才第一次见到舒淇,谢谢冯导给我安排了这个机会。都说了三四年了,我很期待,你说我长成这个样子,只能靠冯导安排女主角。后来说,这戏到船上就结束了;我说不行,应该继续。”葛优在一旁说。
    
    舒淇在片中扮演空姐笑笑,第一场戏就是站在机舱前迎接旅客登机,这是场上手就有矛盾冲突的戏。葛优特地到现场去看了,拍完后,他站在旁边,小声对冯小刚说:“我看行,稳!”
    
    葛优对冯小刚的电影,已经轻车熟路。他认为以前拍《甲方乙方》的时候有点演过了,现在更注意火候、分寸。《非诚勿扰》里,最难的一场戏就是第一次和“舒淇”喝茶,要讲一个害死小白的故事。这个故事要把他自己讲哭,还要感动陌生的“舒淇”。拍了前两次,分寸把握都有点过。冯小刚说,不行,一定要再来一遍,“我得拿影帝的要求来要求你。”
    
    “这部影片的定位就是‘相声+ 小品’,不是当多么大的一个事情,要承载多少东西,就是给大家带来欢乐。”葛优说。因此,冯小刚在剧本以及拍摄期间,也没想怎么刻意要让葛优在演技上去突破:“就是想写个怎么样的故事,怎么把它说圆了,观众有兴趣跟着故事走。但是写剧本之前,就想好了,这个人物是谁来演,他能怎么样。”
    
    写《非诚勿扰》剧本的时候,冯小刚把自己当成葛优,所有台词都在心里有感情、有节奏地读了又读,把这个角色先预演了一遍。
    
    《非诚勿扰》圆了冯小刚一个梦想,也圆了灰小子的梦想。在冯小刚看来,葛优就是邻家男,老百姓,“生活中长得像刘德华这样的人毕竟不多,怎么能够让普通人赢得舒淇,我觉得可以试一试。当然,生活中像我、葛优这样的人肯定没戏,但是电影里就是有戏。”
    
    
    
    冯小刚制造葛氏冷幽默
    
    
    
    陈国富导演认为,葛优是冷面笑匠。冯小刚认为,葛优越正经,越严肃,观众笑得越疯。
    
    “我一直都认为演喜剧比其他正剧、悲剧都更需要演技,葛优是个非常有技术的人。”冯小刚说。但是这种技术是冯小刚的电影赋予并强调的特性,让葛优还没出场,大家都期待着笑。
    
    第一个发现葛优这种“技术”的人是导演米家山。早在1988 年,葛优就接拍了米导演的《顽主》。该片是根据王朔小说改编而成,葛优在片中留着大背头,戴墨镜,演无业青年杨重,一出场就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冯小刚告诉记者:“当年,我就是看了这部电影,才觉得葛优行,他能有很自然的反应去拍戏”。
    
    1990 年,冯小刚还是《编辑部的故事》的编剧,和王朔一起,在葛优家楼下自行车棚里站着等了两三个小时。葛优告诉记者:“那时候我感觉冯小刚是一个对影视剧特别热情、执着、勤劳的人。”不过,他也强调自己不是被冯小刚的三寸不烂之舌打动,“我还是看了剧本以后,觉得好。”
    
    “从那之后,我觉得,我写的那些人物最合适演的人就是葛优,而且还没有稍微能差那么点点的替补,他是唯一的人选。”冯小刚告诉记者。
    
    至今,葛优认为个人投入感情最深的电影是1997 年公映的《甲方乙方》。“可能这是第一部贺岁片吧,拿了3 千多万的票房,当时是一个意想不到的事。”葛优说。也就是从这部戏开始,他对冯小刚产生信任,然后一路拍完《没完没了》、《不见不散》。
    
    连续拍了3 部贺岁片后,葛优身边很多朋友都在劝他,不要再拍喜剧了,老演这些没劲。冯小刚说:“葛优自己也一度听进去了这些话,和我聊过,我们两人达成一致,分开了一段时间”。那个时候,冯小刚正在筹备《一声叹息》,当年男主角本来是葛优,后来才找了张国立。而葛优也拍了第六代导演的一部低成本影片《蝴蝶的微笑》,只是该片没有通过审查。
    
    《卡拉是条狗》找葛优拍戏,冯小刚当了说客。“路学长的那个本子我很喜欢,我给他做监制。他说想要葛优演,我就帮着和葛优谈,这个电影也没多少钱,想让葛优象征性地收点钱,就来演。后来,葛优看了本子,就说行”。
    
    在外转一圈,2001 年,葛优、冯小刚又一起拍了《大腕》,以及接下来的《手机》、《夜宴》等。
    
    
    
    
     “技术”有时候会产生另外一种效应。葛优很在乎观众对自己影片的评价,每部电影他都会请父母看,然后全家人给他提意见。2006 年,《夜宴》试映时,听说有人笑场了。他仔细地盘问记者:“你们真的笑场了吗?为什么笑?”得知是事实后,他有点着急了:“这就是问题了,要好好想想??”
    
    给本报拍照的时候,遇到别扭的姿势,葛优会半开玩笑说:“别让我摆那么硬,很用劲的样子不舒服。就像我拍《夜宴》那会,观众都说,演得那么使劲干吗。我还是喜欢自然点。”
    
    古装戏本来就不是葛优的擅长。当年拍完《秦颂》之后,母亲施文心就在《都赶上了》中毫不避讳地指出,儿子对高渐离理解并不够,角色略显得苍白,还为他在电视剧《寇老西》里演的寇准叹息。母亲认为, “这是因为葛优缺乏历史知识,对历史人物不理解,脑子里没形象”,特地送给他多本历史书充电。
    
    冯小刚分析,因为自己和葛优这种黄金喜剧组合太深入人心,才带来了问题。“我们在拍《夜宴》的时候,观众仍然带着这种惯性在看葛优,其实他演得很不错。他的喜剧在人们心中的印象太深了,观众一定会想,他真的会这么严肃吗?一定是假的。”冯小刚说。
    
    现在,媒体动辄就担心葛优演了这么多喜剧会固步自封,限制了戏路。拿过戛纳影帝,葛优对自己的演技很自信,他很有底气地说:“这种评价我也听了很多了,我也不在乎,大家怎么说都可以,我的路子宽着呢。我在乎的是,演这个戏大家有没有人看。在目前这个阶段,我就是喜欢拍看的人多的电影。”
    
    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教授张华和葛优是老朋友。他认为,现阶段的葛优作品不如前些年那么多,他遇到困惑,很正常。“演技被大家承认容易,但要再上一个台阶往往比较难;每个人的性格气质会不自觉地带到塑造的角色中,葛优塑造的形象太多,想尝试新的角色,已经不那么容易了。”
    
    
    
    葛优
    
    小刚转型,有那么严重吗?
    
    
    
    B:你有8 年都没有跟冯导拍喜剧了。现在再聚在一起,本来大家以为能再看到个《甲方乙方》这样的片子,但发现不是那么回事儿。你和小刚这些年都在变化,以前那个状态是不是已经回不去了?
    
    G:其实他回去没事,但我回去,这岁数有问题。还是不一样的,可能我自己心里也有点儿问题吧,再这么耍贫啊斗嘴啊,心里特矛盾。其实我们那些戏也不全是那样的,它也是靠情节来带动的。
    
    B:你已经不想特别突出耍贫嘴这一块儿?
    
    G:我其实是想弄得更高级、更幽默一些。
    
    B:跟过去那些贺岁片比,看上去你的外表差别并不大,甚至更年轻了,内心有变化吗?
    
    G:状态还行,本人状态还挺年轻的。就这个戏来说,在年龄上倒也是没问题的。
    
    B:本来冯导是要拍《贵族》的,但迅速转入《非诚勿扰》,你也跟着他的节奏变,剧本写得也很匆忙,不知道现在你是否能适应他的节奏,快速转变?
    
    G:适应,那是他转得好啊!其实也谈不上转不转的,《贵族》也是类似的一个讽刺喜剧。在拍摄过程中有时候也经常这样,他都能想出新的方案,我们也都能接受,因为他不会出轨去想别的,都是在人物规定精神之内发挥。
    
    B:陈国富先生一直说你是“冷面笑匠”。因为你越严肃,大家就越想笑。这种效果是经营出来的,还是无意识的?
    
    G:有些是这几年剧本里面的情节和人物造成的。因为你演一个人物,得有一个剧本规定着你。我觉得人家里面就有这种东西,你就必须用这种方式去演。按照我自己性格,我也不会挤眉弄眼去耍。不会,不愿意也不喜欢,我更喜欢自然一些的东西。
    
    B:那和小刚导演合作这么多年,对你来说是不是没有难度了?
    
    G:有,每个戏都有难度。每部戏在写的过程中就很不容易,都有很多事儿在里面,我觉得我们每次拍都是费心血的。
    
    B:小刚是你合作最多的导演,彼此都熟悉对方想要什么,很默契。在演技上,小刚导演会不会特别给你设点难度?
    
    G:他没有,也没想那么多。他每次写剧本,在那个过程里就已经考虑到我能演到什么程度,考虑到我的范围。
    
    B:你和小刚导演是搭档,又是很好的朋友。平日会跟他一起讨论电影吗?
    
    G:聊啊,平常一直在聊。不只是在写剧本的时候聊,大家聊好再拍。我们在拍摄过程中都在聊,平时在吃饭时,时不时地说说,“唉,那个地方能不能换个别的样子?”说完了,再接着吃饭。
    
    B:有时候,生活就像拍戏,拍戏就像生活,会是这样的感觉吗?
    
    G:有,有这个时候。有时候生活中也像拍电影似的,但我举不出具体的例子来。
    
    B:不少观众认为《非诚勿扰》更像是冯导的一次转型,也不是一次回归,你怎么看?
    
    G:你们说有那么严重吗?我没看过完成片,但是中间粗剪片出来时候,看了点。他没有什么转型,他不用转型啊,这些东西以前也有啊,我没什么特别的感觉。
    
    象牙塔里住不惯,不是我的性格
    
    B:跟小刚导演拍这么多戏,在《夜宴》里观众第一次出现不同的声音,出现了笑场。这件事情过后,差不多有两年,你跟他都没有拍过戏,是不是在反思这个问题?
    
    G:没这么严重,我觉得自己演得挺好。刚才也有人问那部戏怎么样,我觉得挺好,这跟片子本身关系好像不大。如果这人就是冲着看这个电影去的,他应该能看得进去。这并不是说我演就好或者坏,有时候这是人的惯性,是看的人有问题。
    
    B:你的表演的确没任何问题,但大家是来看葛优演,大家怎么就对你有特别的期待了?
    
    G:我也不能老演这个,这事我觉得没什么太大的必要去谈。其实啊,你再说回来吧,不就一个电影嘛,都归到娱乐那行去了,都是商业,制作出来赚钱嘛。把它看得那么重干什么呢?你自己心里当回事,把它做好就行了。现在那么多娱乐的电影,你干吗非得让人家喜欢你呢!
    
    B:这未必是别人不喜欢你。而是有些观众已经有根深蒂固的印象在那里了。
    
    G:我能理解。但也就过去了,没事儿,我以后还可能演悲剧呢。一切都有可能,我不能吊在一棵树上。
    
    B:冯导这几年在风格上也有很多变化,从《夜宴》到《集结号》什么的。你个人在风格上是不是也想与时俱进,至少跟上他的脚步吧,把路子拓宽一点!
    
    G:对,应该是。这事儿其实也不复杂。
    
    B:你一年都要推掉30 多部戏,到底是什么原因?是在等什么样的剧本?
    
    G:主要原因是剧本不喜欢,还有一个原因是觉得不能胜任,觉得演不好。我也尝试过拍些其他的片子吧,效果不好。我就知道,不是什么都能演,不是什么都适合。这种感觉多一些之后,我就经常问自己,你干吗要拍那么多,又都是不好的电影搁在那儿,有什么意思?
    
    B:大家喜欢看你的戏,冯导说电影里的你和你的真实生活差距很大,为什么一打灯,摄影机前一站,你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你怎么做到的?
    
    G:哎呀,我有时候说不清楚。真的,我也懒得去讲,我这人挺懒的,没琢磨。以后倒应该总结总结,我现在一个戏演了就完了,扔了,想都不想。我这样确实不好,应该总结。所以我一聊吧,也聊不出太多东西。
    
    B:你以前也不太琢磨,拍完戏过了就过了?
    
    G:可能也不至于这么去琢磨,干一个工作就完事了,接下来又来一个,就接着再干。
    
    B:当时你拿影帝的时候,就没想过,他们为什么就给我一个影帝呢?
    
    G:你就是赶上这波了呗。你要是赶的是上一届,你还得不成呢,碰巧这些强片凑一块儿。人家对你感兴趣,不是说你演技多高,你能高哪儿去啊。
    
    B:冯小刚说,当年你拍了几部贺岁片之后,心里就矛盾了:观众很喜欢你,希望你拍,但圈内人认为你老是这样拍下去,没长进。现在你还矛盾吗?
    
    G:没关系。因为经历过了,也得过奖,其他拿奖的事情真不重要了。你说,我还能再得什么奖呀,再拿就是多一个了,那个劲儿没了。我现在就是拍我喜欢的,我现在为什么喜欢拍贺岁片,是因为有人看。电影没人看,干吗拍呢!
    
    B:冯导认为,如果葛优真的艺术了、深沉了,住进了象牙塔,估计也住不惯。会这样吗?
    
    G:完全有可能,我性格不是这样的。
    
    现在不拼了,保持就行
    
    B:你去过电影院看自己的电影吗?
    
    G:很少,就是去电影院看看观众的反应。但没怎么去,不方便。
    
    B:为什么不方便,怕引起观众骚乱?
    
    G:不不,就不让他们知道。就想去干这事儿,看看他们反应。怎么说呢,我的片子一般都很好,知道好了也就不去了。
    
    B:今年贺岁你主演的《桃花运》抢了头拨公映了,很多人是冲着你的名字进了电影院。
    
    G:他们肯定很失望。因为这事儿吧,我估计就蒙了、忽悠了好多观众。这就是《桃花运》的制作,发行的那些人,干得挺不好的一件事。
    
    B:很多人也在讨论,马俪文导演似乎很无奈,也不能说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G:我觉得她难,只能说,她不容易。
    
    B:现在你买房子,买游艇,媒体都会一窝蜂地报道,这些新闻你自己在意吗?
    
    G:谁让你出名呢,就是这回事,特简单。现在让你回去,你干么?你还不干呢。你不能都占着。这事这么一想,我挺知足的,这辈子就这样了。这就是你成名的代价,不能好事都让你一个人全占了。
    
    B:我听说你讲过要当导演的?
    
    G:没有,是别人都在造谣。人家都问我问了很多年了,要不要自己当导演,我到现在还没这想法。不说有没有这个能耐,单说这个累,我就受不了。你经常看小刚导戏,就觉得太辛苦了。
    
    B:你比较知足常乐,所以未必让自己有强烈的上进心、野心,是这样吗?
    
    G:可能是。我觉得现在也挺好,已经行了,不用去拼了,只要保持就行。
    
    B:这种观念放在现在这个社会,不算积极,不拼的人就很容易落后,怎么办?
    
    G:早晚有这么一天,没事儿。谁不想舒舒服服,我是不怕这事的。因为我这样不会是偶像派的吧,演演也就老了,人一老了呢,就??因为我一开始起步,就是从配角开始一步一步演起来,十多年后才慢慢出名的。我知道这个过程,以后的事我也都见过,所以有准备了。我现在就是把心态调整好了,想好了就行,没准以后我就真演配角了。
    
    B:你选择了做演员,就进了这个名利场,年纪大了,天然就会有危机感,你难道没有这种危机感?
    
    G:是这样,要是同年龄的人一个一个都跑前面去了,我落在后面,我可能会想。但是岁数年龄大了,年轻的人上来了,这是必然的。你怎么可能老演年轻的角色呢?现在多少人都演爸爸演妈妈了,这事儿得想明白呀。现在,演父亲角色也都来找我了。事实上,以后想每年都当主演不太可能,可能到最后,60 多岁,年龄越大戏路越窄。我原来说过这事,20 岁能演80 岁,但80 岁演不了20 岁了,但有更合适的了。现在也不能说自己喜欢的电影,只要是我觉得好的东西,就去做,不要求再去干多少事了。
    
    B:这么说来,演员这个职业到后来都有点悲凉、伤感?
    
    G:那是必然的。有一种演员,是一辈子都在演配角的。就是说谁红了,演到三四十岁就演不成了,你后边就歇了吧,可那些配角还能演到80 岁呢。就是说,特牛逼的好电影他还能参与,你就只能看着了。其实,山多高,谷多深,你都得受着,你不能什么都得着。得失你得知道,也必须得知道。
    
    B:那你如果不当演员,会做什么呢?
    
    G:不当演员就呆着呗。能干什么呢,经商是不可能的。我还能干吗呢?你要说我开餐馆也行,但开餐馆谁不会开啊,也不是你的长处。这么多年,我就喜欢这个行当,还能干,那谁都有退休的时候,就退呗。
    
    B:你有自己的偶像吗?
    
    G:没有。
    
    B:有自己的生活哲学吗?
    
    G:我觉得那都是一个过程,早点想明白吧!还有人死呢,只是早晚,我先过去了哦,你不是早晚得过来嘛!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sport_ent/2008/12/20081229200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