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张杰:是谁制造了江苏盐城惨烈的爆炸事故?
(博讯2019年03月23日发表)

    张杰:是谁制造了江苏盐城惨烈的爆炸事故?


    
    3月21日14时48分,平静的江苏盐城市响水县陈家港镇随着巨大的爆炸声,整个城镇顿时笼罩在恐怖之中。火光冲天,烟雾腾腾,居民四散奔逃。爆炸发生在陈家港化工园区,爆炸地点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水坑,并不断地冒出刺鼻的浓烟。据报道,事故是由陈家港化工园区内的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化学储罐发生爆炸引起,爆炸物质为苯,波及周边16家企业。目前爆炸造成的死亡人数已增至62人、超过600人受伤,其中90人重伤。天嘉宜化工公司的员工无一幸免于难。
    
    天嘉宜公司主要生产杀虫剂,成立于2007年4月,注册资金为9000万元人民币,股东分别为倪家巷集团有限公司和连云港博昌贸易有限公司。厂区占地220余亩,拥有职工280余人。近年来,该公司因违反环保规定多次受到处罚,并被停产整顿。国家安全监管总局去年曾查出该公司13项安全隐患。
    
    陈家港化工园区建成于2002年,占地面积10.05平方公里。据报道,该化工园区建成以来曾多次发生安全事件。2007年11月,响水县联化科技公司爆炸造成数十人伤亡。2010年11月,江苏大和氯碱化工公司发生泄漏,导致30余人中毒。2011年,当地传闻化工厂氯气泄漏,随时可能引发爆炸,当地数十万居民连夜逃亡。
    
    此次事故发生后,惊扰了正在意大利出访的习近平,他指示江苏省抢险救援,做好善后工作,及时发布权威讯息,加强舆情引导。总理李克强亦作出批示,要求各地排查并消除危化品等重点行业安全生产隐患。
    
    坦率地说,在中国安全事故几乎每天在发生,重大事故也屡见不鲜,耳磨成茧,如疫苗事件、煤矿爆炸事件、天津新港爆炸事件等等。但习近平的指示“及时发布权威讯息,加强舆情引导”还是引起了我的关注。不久,一篇来自中央政法委署名长安剑的文章随即刊登,题目是《疾呼,是时候为形式主义送葬了!》 。该文在为盐城事故痛惜之余,赞扬习主席的关注和英明领导,以及安监总局及时的安全警示,将事故责任的矛头指向地方政府的形式主义,其结论是形式主义制造了这场人间惨祸。这应该是为响应习近平的舆情引导指示而写的。
    
    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就该文的观点,我们不妨分析一下。文章将事故的发生归结于形式主义似乎有道理,因为各项安全措施如果均得到落实,自然不会发生安全事故。但问题真的简单吗?我们不妨推演一下:如果该公司生产设备和管理达不到安全生产标准,为什么能够堂而皇之地恢复生产?谁批准它生产呢?这里面是否涉及官商勾结的腐败?如果是腐败作祟,官商心知肚明,这显然不是形式主义的问题。其次,即使没有腐败,商人要利润,地方政府要税收,明知生产不达标,监管部门也只得放行生产。因为地方政府完不成创收指标,领导的乌纱帽就要掉,这也不是形式主义的问题。再次,事故发生后,地方政府千方百计地掩盖,先是通报死亡六人,后是47人,现在又上升至62人,明天可能会上升到百人。事故发生后,当地政府布置了反无人机干扰器,专门用来对付记者的航拍报道。这显然也不是形式主义的问题。
    
    综上所述,官方文章将事故原因归结为地方政府的形式主义显然在误导社会舆论,无法自圆其说。那么,到底是谁制造了这场盐城惨祸呢?我的看法是中共屏蔽信息和引导新闻舆论的维稳机制。
    
    第一,屏蔽言论、掩盖真相加速了灾难的到来
    
    2007年11月,响水县联化科技公司的爆炸事故就造成数十人伤亡。但地方政府并不是吸取教训,相反是掩盖真相。在响水县委宣传部写于2007年年底的经验汇报资料《沉着应对突发事件,全力做好舆论引导-响水“11·27”事故新闻协调工作的主要做法》的经验总结资料中,总结了当地多个部门密切配合、“引导” 21间媒体的69名记者采访报道的若干经验做法。据报道,该爆炸事件发生后,该地宣传部门“立即启动了一套禁止记者采访的应急预案,不惜采用武力威胁、软禁记者,重金收买、色相利诱等方式收买记者,阻挠采访”,终于被“协调”掉了、“有效抑制了谣言传播的空间”。地方政府认为,“突发事件传播,最可怕的不是记者抢发新闻,而是记者抢发的不是政府发布的新闻。”掩盖真相,无异于掩耳盗铃,有网友评论道:社会病症在长期的掩盖和粉刷之下,像定时炸弹一样藏在我们身边。这回,定时炸弹终于成精,以炸弹的形态轰然登场,顷刻间夺走了数十口人命。而这本是一场完全可以避免的人祸,却在当地政商遮遮掩掩之下,成了无法扭转的事实。在官方公布的一串冰冷数据的背后,是无数的生离死别和破碎的家庭。这种悲剧是无法修复的,失孤的儿童需要的不是赔偿,再多的金钱也无法取代父母,而年迈的老人也无法承受丧子之痛。
    
    第二,民众丧失知情权和社会援助
    
    那些曝光过毒奶粉、地沟油、黑煤矿、孙志刚案、山西疫苗等事件的调查记者哪里去了?那些宁可坐牢也不屈服的维权律师哪里去了?1998年,《山西青年报》记者高勤荣,因揭露山西运城渗灌工程造假,被判刑12年。2008年,《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景剑锋,因报道山西公安包庇黑恶势力,被判刑1年。2013年,《新快报》记者刘虎,因实名举报工商总局副局长,被关押346天。2010年中国经济时报记者王克勤对山西疫苗乱象进行调查,发表了《山西疫苗乱象调查》。但随后王克勤及签发这篇报道的中国经济时报社长、总编辑包月阳均被免职。2015年7月9日中国爆发了举世震惊的709事件,中共在23个省份大规模逮捕、传唤、刑事拘留、带走、失联、约谈了上百位律师、民间维权人士、上访民众及其亲属的事件,部分人士至今下落不明。2016年至2019年初,翟岩民、胡石根、勾洪国、李和平、谢阳、吴淦、王全璋等维权律师和人士被以煽动颠覆政府罪、颠覆政府罪判刑入狱。
    
    2010年曾在山西疫苗案件中,为受害者提供过法律服务的基督徒律师张凯在他的文章《都在一条船上》中这样写道:山西疫苗事件距今天已经八年时间了,这八年,我经历了人生各种起落和变故。就像坐在一艘大船里,自己完全无力左右命运,只能跟着大船起起落落。然而,我们何尝不都在一艘大船里,看起来船决定着我们的命运。事实是:船里的每一个人,决定着船的命运。如果2010年,那些做报道的记者、律师不是被打压,而是得到荣誉。如果那年的的疫苗事件,责任官员得到惩处,法院大胆的开庭审理,受害人得到高额赔偿。如果那些自发组织起来的NGO组织,可以自由的发挥他们的功效。那今天会怎么样呢?不用太聪明也会知道:会产生更杰出的记者、律师、官员······但,这一切都只是假设。如果把我的这些假设翻译成政治或法律词汇,就是:新闻自由、司法 独立、主权在民······这些已经被历史无数次的验证过的价值,难道我们还需要别出心裁,另辟新道吗?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9/03/20190323112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