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覆盖党旗引发的争议
(博讯2019年03月16日发表)

    
    百岁老人李锐走了,这位在中共党内颇具影响力,尤其是在其后半生引发最多争议的老资格共产党员,在其身后又引起了争议。李老的女儿李南央曾经多次公开表示 “不开追悼会,不进八宝山,不盖党旗”是老人家最后的遗愿,应该得到尊重。但是在号称人人平等,却又等级森严的中共党内,生老病死是有一套严格的等级制度,官职大小,级别高低,待遇有别,而且不可逾越。李锐生前是中国共产党正部级干部,葬礼仪式必须要按照级别严格执行。对于出席领导的级别、哪位领导赠送花圈、花圈的大小、如何对其评价等都要严格要求。
    
    尽管,李南央在一份声明中写道,“李锐是个人,是个在共产党的铁腕统治下保持了独立的头脑,宣讲常识的有着真性情的人。······李锐自诩为独立思考的知识份子,那面镰刀、斧头的党旗上没有他的位置。”李锐在1996年3月14日写道,“今生只缺一挥手,告别无须八宝山。请问骨灰何处撒?楼前树底作肥源。”他还在2011年7月9日的日记中提到与朋友萧柏春的谈话。最后一句写道,“党旗镰刀、斧头,就是不重视知识和知识分子。”但是,身为共产党员,就要无条件地把一生献给党,这是铁定的规矩,不容任何人质疑。活着,说一些与党“离心离德”的怪话,看在资历,人脉与影响力,党也会权衡利弊,睁眼闭眼,放你一马。死了,一切就由不得你了,什么死者为大?!党的人,一切要听从党的安排。
    
    令人不解的是,2月20日,李锐告别仪式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举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陈希、中国国务院前总理朱镕基送了花圈。告别仪式由中共中央组织部按照正部级操办,李老身上照例覆盖了那面旗帜。中国官媒新华社却在2月28日,也就是葬礼后的一个多星期后才公开报道:原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中组部原副部长李锐(部长级待遇),于2019年2月16日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享年102岁。无疑,这种次序颠倒,也一定是党出于某种政治上的考量而做出的安排了。
    
    其实,李老的人生落幕,党也松了一口气。我却由此想起另一件有关逝者身上盖旗的奇闻。几年前的中学同学聚会上,与阔别50年的老班长第一次握手。当年文革,他是老红卫兵的头目,一身黄军装,臂上红袖章,腰间宽板带,脚下将校靴,军人子弟那种气势汹汹的样子令我等非红五类族同学退避三舍。谁也没想到,这一别就是半个世纪,花甲年纪相逢,握手拥抱,感慨万分。老班长还是直爽的性格,一口气讲述了他的经历,离开学校后,我等去插队,他跑去当兵,在部队遭人诬陷, 被迫提前退伍。九十年代初,自我反思与现在的党中央无法保持一致,故主动提出退党,此举令周遭亲朋好友大吃一惊,老班长泰然自若,该吃该玩,活的悠然自在。唯一令他至今耿耿于怀的是,老革命的父亲去世,组织上与家属协商追悼会,遗体告别等仪式安排事项时,提出其老父身上覆盖的党旗需要家属自己出钱购买。在丧父悲痛之时,惊闻此语,兄弟几个顿时炸了窝,气不打一处来:老爷子为打江山,冲锋陷阵,九死一生,临了身上盖个旗还要自己掏钱买?!这钱出得起,这口气咽不下,我们哥儿几个做主,这旗老爷子身上不盖了。多少年后,提起这档子事,老班长还是愤愤不平。说来也是,人走了,组织上在这点小钱上算计,多少有些不近人情!
    
    老班长一说,才知道,原来什么级别可以盖旗,这旗子什么级别公费,什么级别自费,在党内都是有严格规定的,只是我等百姓不知道罢了。还有一件匪夷所思的事也是发生我的中学校友家里,这位同学的父亲级别高,骨灰安葬在八宝山的单独骨灰堂里,其母是司局级,只能安身在红军墙上,每逢清明扫墓,她先去堂里拜老父,后奔墙上寻老母,花分两束,泪滴两处。原来革命一辈子,至死夫妻不能团聚,党的规矩,实在是令人哭笑不得啊。
    
    宜川 2019.3.4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9/03/20190316085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