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丁凯文:林彪与周恩来形同水火还是守望相助?
(博讯2019年01月31日发表)

    
    
     “文革”中,林彪与周恩来的真实关系
    
     丁凯文
        
     “文革”期间周恩来对林彪的态度,同样也是以毛泽东对林彪的态度为态度的。但是周恩来与林彪的关系又与江青等“文革”极左派之间的关系大有不同。笔者曾在一篇文章中对此加以论述。概括而言,从历史上来看,林彪长期以来就是周恩来的学生和战友,从黄埔军校到北伐战争,从第一次国共内战到红军长征,从抗日战争到第二次国共内战,周恩来与林彪都经历了那段出生入死、如火如荼的岁月。林彪自1959年接替彭德怀出任国防部长后,就一直大力支持周恩来在国务院的工作。“文化大革命”中,周恩来和林彪的关系更形密切,在中央内部的军队一方和江青“文革”极左派等人的矛盾中,在“文化大革命”的很多具体问题上,周恩来都是靠向军队一边,也就是靠向林彪一边。 
    
     周恩来对林彪的态度主要有以下几点:第一,周恩来对林彪的大力称颂。八届十一中全会后,周在各种场合都坚决拥护林彪作为毛泽东的接班人,“文革”中周恩来发表的讲话里就曾反复称颂林彪是“毛主席的接班人,是我们的副帅”,甚至在中共“九大”上周恩来还发表长篇讲话,从历史讲到现实,大力歌颂林彪。周在党内地位原本一直都高于林,但是为了树立林彪接班人的形象,周恩来甘为人下,以此成为全党的表率。第二,周恩来对林彪极为尊重。周恩来不仅在公开场合注意突出林彪的地位,在向毛泽东汇报请示时也同样向林彪作汇报,有时甚至毛只交代周办的事情,周也向林彪通报,表现出周恩来很强的组织观念。王力以自己的亲身观察说:“总理对林彪还是很尊重的。”第三,周恩来对林彪的保护。庐山会议上由于林彪发起的对“文革”极左派张春桥批判,引发了毛泽东的不满。周恩来连夜为林彪修改讲话稿,甚至致信康生帮助修改,并说“此事纯属爱护副帅,忠党,忠于领袖。”与此同时,周恩来还在庐山上向毛进言,请毛在《我的一点意见》上去掉吴法宪的名字,同时周也帮助吴法宪写检讨,保护了吴法宪暂时没被打倒。下山后周更设法帮助军委办事组黄吴李邱诸人检讨过关。周恩来明白,保护了军委办事组也就保护了他们背后的林彪。第四,周恩来对林彪领导下的军委办事组的工作大力支持,其中涉及军队的战备工作、国防工业建设、对外军事援助等。“九大”后中国的经济建设开始逐步步入正轨,取得了许多傲人的成绩,如氢弹爆炸成功,人造卫星上天,核潜艇研制成功等。军队投入“三支两军”的工作也顺利展开,不仅稳定了全国的局势,且迅速恢复了由于“文革”运动造成的生产停滞,使国民经济有了较快的发展。第五,周恩来与林彪之间有着长达四十年的深厚友情,用“生死之交”来形容亦不为过,两家关系也十分密切,高层人士之间对此也是十分了解的。
    
     反过来我们再看林彪对周恩来的态度。林彪长期以来就支持周恩来在国务院的工作,“文革”期间亦然。林彪领导下的军队系统坚决支持了周恩来在中央碰头会和后来的中央政治局会议的工作,无论是叶剑英、杨成武主军之时,还是黄永胜、吴法宪的军委办事组当权之际,军队不仅从未参与过中央文革的倒周活动,而且大力维护周恩来的执政地位,这与林彪对周恩来的态度是分不开的。林彪明示军委办事组诸人要尊重、支持周恩来的工作,甚至在江青恶意攻击周恩来时,林彪不怕得罪江青,要军委办事组向毛泽东反映情况,并向周恩来及时通报。正是由于周恩来与林彪相互尊重与支持,且政治理念一致,周恩来与林彪的关系在“文革”期间处于最佳时期,而这恰恰是现在官方所刻意回避和掩饰的。
    
     近年来一些文革著作常引一段不大不小的情节,即周恩来在林彪死后曾嚎啕大哭。高文谦先生的《晚年周恩来》对此有翔实的描述。高先生是在采访纪登奎时纪向高作了这一表述。现原文引述如下:
      “当时最紧张的情形刚刚过去,大家都松了一口气。中央政治局成员还留在人大会堂集体办公。一天,当时协助抓国务院业务组工作的先念和我有事需要向总理汇报,见总理独自一人坐在他临时的办公室里发呆,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我们两人不知道他究竟为什么事情闷闷不乐,便进去好言劝慰。开始时,总理只是听着,一言不发。后来当我说到‘林彪已经自我爆炸了,现在应该高兴才是,今后可以好好抓一下国家的经济建设了’这样一席话时,显然是触动了他的心事,总理先是默默地流泪,后来渐渐哭出声来,接着又嚎啕大哭起来,其间曾几度哽咽失声。我们两人见总理哭得这么伤心,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就站在一边陪着。最后,总理慢慢平静下来,半天才吐出一句话来:‘你们不明白,事情不那么简单,还没有完···’,下面就什么也不肯再说了。”
    
      是什么原因导致周恩来在林彪死后如此伤心,乃至当着纪登奎和李先念的面不能自已呢?周恩来的侄女周秉德有如下解释,即林彪作为毛泽东的亲密战友和党章规定的接班人,却叛国投敌自我爆炸,周恩来深感无法向世人交代其中之原因。这一解释极为牵强。中共自建国以来大搞阶级斗争,整人无数,从打倒高岗到打倒彭德怀、乃至打倒刘少奇的文化大革命,中共何时感到无法向老百姓解释其中的原因了,毛泽东何愁找不出理由,给对手安个什么“反党、反革命”、“里通外国”、“叛徒、内奸、工贼”什么的罪名,可说是随手拈来,至於证据嘛,可以用非常手段获得。这些人反党反毛,罪该万死,老百姓只有听的份,跟着走,反正毛泽东是一手遮天了。
    
      对周哭林彪一事,华飞先生的《“军事林彪”和“政治林彪”》一文以及高文谦先生的《晚年周恩来》书里都有极其深刻独到的分析,特别是高先生的书指出毛周因治国理念的不同,周长期在毛的阴影下生活,有志难伸。这一解释有相当的道理。但笔者认为周恩来之哭还有更深一层的原因。
    
      毛泽东搞文革的一个首要因素就是要解决接班人的问题,也就是说要解决刘少奇的问题,而刘之后紧接著又是林彪,这两个接班人原都是毛一手扶植起来的人,对毛都是紧跟又紧跟的人,可他们最终尚且逃不出死于非命的结局。而周恩来从来就没被毛泽东考虑为自己的接班人,更何况周在历史上多次反过毛,毛手里还攥着“伍豪启事”这等“脱党叛变”的把柄,随时可以抛出来作为打倒周恩来的法宝。以前毛的对手是刘林,周还可以在躲在后面暂避毛的斗争锋芒,现在由於历史的原因周恩来一下子被推到了“二把手”的位置上,周本人能不心怀戒惧?林彪之死,周能不兔死狐悲?毛泽东的下一个斗争矛头必是他周恩来无疑。所以当纪登奎一提及林彪自我爆炸应该高兴时,周不仅不能高兴,反而悲从心来。周只能告诉他们“你们不明白,事情不那么简单,还没有完···”。显然,周恩来心里明白他不仅又要作一个新的专案组的负责人,制造新一轮的迫害,很可能他自己也逃不过这一被整的厄运,毛泽东怎么会容忍他周恩来坐稳接班人的位子呢?事实的发展果然不出所料,周很快就成为毛批斗的另一目标,批林批孔转而批周公、批现代大儒,毛甚至在周诊断出膀胱癌时阻挠周的及时医治,杀周于无形。毛周的关系到最后活脱脱就是慈禧太后与光绪皇帝的现代翻版,慈禧怎么能容忍光绪死在自己之后呢?想通了这一点,也就不难明白周恩来在林彪死后之所以嚎啕大哭的原因了。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9/01/20190131100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