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陈维健:历史潮流无法阻拦 中国的大变局到了
(博讯2019年01月05日发表)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陈维健更多文章请看陈维健专栏
    
    
    历史潮流无法阻拦 中国的大变局到了
    
    陈维健
    
        2018过去的一年,国际国内发生的变局再一次把中国送到了十字路口,中国向何处去?往左往右,向前向后未有定数,左右摇摆国家不稳,民众心中不实,向后倒退回到毛时代死路一条,唯有前行,才是利国利民的沧桑正道。
        
        2018年习近平的倒行逆施已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从驱除低端人口开始,到对709律师的迫害,从西藏的文化宗教灭绝到新疆的集中营,从拆十字架毁教堂到国歌红旗进寺庙。从狂热的个人崇拜到取消国家领导人的任期制,从香港“一国两制”的荒腔走板到对台湾的欺压霸凌。外交上“一带一路”到“人类命运共同体”,中国共产党用他的语言宣告;“乘历史的大势,走人间的正道”。而所谓的人间正道,就是让人民匍匐在领袖的脚下,由一个永不下台的政党统治一切,由党来告诉你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一切异见必须统统消失,再把这一切推向世界加诸人类。然而物极必反,2018年中共从顶峰开始跌落,美国对中国展开的贸易战是他的滑铁卢。
        
        从表面看美国对中国展开的贸易战,只关乎美国与中国的贸易之间的平衡,进一步地看,是中国违背承诺不尊守世贸签下的协议。再深入地看,则是中美两国不同制度造成的冲突,是美国包括整个西方世界在内,对中国的重新认识。中国的改革开放,不但让西方各国看到了商机,还看到了改变中国,使中国成为文明世界大家庭中的一员的希望。很显然西方国家看走了眼,中国不但没有为此拉近了与西方国家与普世价值的距离,反而因着纳入世界贸易系统,以低人权,破坏环境,社会不公创造出来的经济力量,加强了暴力统治。同时,向世界推出他的价值观与治理模式。
        
        川普说“这二十几年来,美国几乎重建了一个中国。”此话如果改为美国拯救了中共政权更为准确,如果没有美国接纳中国,帮助中国,中国不会有今天的强大,无论承认也好不承认也好事实如此。但更重要的是美国重建的中国没有使中国变得文明而是更为野蛮,也使中国民众反抗暴政,争取民主自由变得更为困难。当然“这样的日子结束了!”这是副总统彭斯的讲话。他的讲话可以与里根总统那句著名的话;“推倒这座墙”媲美。
        
        “2018年结束前夕,孟晚舟事件也许是画龙点睛的一笔。对美国来说,是对中国真正开始动手的标志,对中国来说通过孟晚舟事件,让国人恍然大悟,为国人所骄傲的“华为”,没有美国与其他国家的技术连一只手机都生产不出来,让人恐怖是中国利用这些技术,让国人的生活在毫无隐私地被监控之中。实现了奥维尔小说《一九八四》中的描写;无论你走到哪里,总有一双眼睛注视着你,老大哥正在看着你。而老大哥是一贯正确,全才全能,一切成就,一切胜利,一切科学,一切知识,一切智慧,一切幸福,一切美德,都来自他的感召。而这个全能的老大哥,正是我们的习主席习大大。
        
        历史再一次回到了毛的时代。黑格尔说历史上的重大事件都会出现两次,马克思补充说一次是悲剧的方式出现,一次是以喜局的方式出现。习大大的自我吹捧与吹捧已到了荒谬绝伦的程度。从背书单到二百斤麦子十里山路不换肩,从通商宽衣的口误到左手行礼都充满喜剧色彩。但喜剧的背后是残酷的杀戮;杀士,杀官,杀民,杀改革,杀一切文明健康的东西,使中国比经济奇迹还要快的速度转而为法西斯社会,社会道德倒退到洪荒年代。
        
        “国家昏乱有忠臣”,这个忠臣不是围在领袖身边的吹捧拍马者,不是那些不敢怒,不敢言的官员,也不是那些敢怒不敢言的知识分子商人。而是那些敢于拿身家性命,拍案而起的死士,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清华大学的许润章,经济学家吴敬琏,人民大学的向松祚等。 更有不惜坐牢,为民行义709律师群体与他们的妻子。他们为这个丑陋的时代写下了美丽的诗篇。还有象董琼瑶这样的敢于向习像泼污的年轻人。在新年来临之际中国百名知识分子为改革奋身呐喊,发表改革四十周年感言。在这样的历史时刻发表改革感言,无疑有着重大的意义。也很自然让人想到百年前,一千二百人联署的“公车上书”。荣剑感言;“历史三峡千回百折,吾辈以尽天命,践行人事,徒有努力,不计其功,惟求尽心尽力,知其不可为而为之”。虽有康梁遗风,但士气之昌却不复当年。
        
        十四亿人的中国他们是凤毛麟角,因为有了他们,我们这个社会才有了光亮,因为有了他们我们这个社会才有希望。他们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大英雄,真男儿,是背着民主十字架滴血的圣徒。我们千万不能让英雄孤行。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扼于风雪,为自由开路者不可使其困于荆棘。当然这一切与“红粉”无关,他们可以沉醉于厉害了我的国。也与“自甘奴”无关,他们可以过他们的岁月静好,可以对不公不平安之若素。但是社会的进步,历史的洪流中他们不过是一批小爬虫,可怜虫。
        
        我们无法阻止中南海的诸公们,怎样想,怎样做,寻死,寻活是他们的选择,历史自有裁决,作恶者不会放过,罪恶必须清算。我们义无反顾一条路,一条为世界大多数国家所接受的,民主自由宪政之路。也许民主并不完美,也许自由并不美好,也许宪政并不完善,但比之专制,那是一天一地。专制是人类世界的地狱,即使是开明的专制。苏联东欧共产政权垮台已有三十年了,那里的民众有想重回过去的吗?一个也没有。
        
        中国人寻求宪政之梦已有百年,中共建政七十年,无数的志士仁人,反抗暴政,追求民主血洒大地,无论激进的革命派还是和平理性非暴力派,都没有逃过中共的屠刀。革命者彭明如是,和平者刘晓波如是,民运的举旗人王炳章如果中共不倒,将把牢底坐穿。反抗暴政实现民主没有派别之分,革命和平都是一家。在2018年即将过去的时刻,我们对2019年充满了信心与期待。这是中共政权七十年的大限。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们,那是历史的潮流。“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这是我们的历史责任。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9/01/20190105062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