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上海一餐吃掉四十万元真的很奢侈吗?内幕是什么?
(博讯2018年09月21日发表)

    
    
    一餐吃掉的四十万元是公款吗?为什么迪拜王子比习近平高尚?
    
    9月19日,一张餐费的账单成了网红,8人晚餐,消费40万,人均5万元,还不包括自带48万的酒水。奢侈吧!晒出账单的主,叫蒋鑫,是中国富人榜排名第37名的蒋泉龙儿子。蒋泉龙个人财富为103亿元,是上市公司中国稀土控股的掌门人,该企业是中国南方最大的稀土生产企业。蒋鑫吃饭的餐厅位于上海西郊5号,设在一家五星级花园别墅式酒店西郊宾馆内。餐厅很有名,曾接待过很多世界名流政要,英国女王也曾是它的客人。
    
    为什么一顿饭需要花费40万元巨资?他们到底吃了些什么天珍海味?看餐费单,单价最高者是“鳄鱼尾炖汤”,每例价格是1.68万元。此外,“清酒冻半头鲍”、“野生大黄鱼”两例菜品,单价也在万元以上。40万元的奢侈餐费引起了无数网友的议论,餐厅老板和这次晚宴的主理孙兆国作出了回应,称这顿饭是“迪拜王子请客”,参与饭局的“没有明星也没有领导”。
    
    美食家董克平也出面讲述了天价账单背后的故事。据董克平所述,一位迪拜王子要请中国朋友吃顿饭,孙兆国大师凭着自己对食材的理解,高超的厨艺,认真的态度,完成了自己烹饪生涯中一个重要的节点,挣了钱,扬了名。这是一种以自身本领的爱国主义行动,值得赞扬、值得学习。王子觉得在这个餐厅招待自己的朋友很有面子,这个钱花得值。餐后他还主动要求与孙兆国合影留念。一顿奢侈晚宴耗费40万元,居然能与爱国主义挂上了钩,这思维也够奇葩的。孙兆国表示,这顿价值40万元的“天价”晚宴所用的食材,都是“很早从各地私人订制”。对于晚宴的价格,孙兆国称,“在迪拜这点钱根本不算什么。”
    
    尽管孙兆国声称餐费是迪拜王子出的,没有官员参加,但我们还是有点疑惑。既然是迪拜王子请客为什么菜肴里会有猪肉?为什么要特别声明没有领导?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但质疑归质疑,没有证据之前,我们还是应该本着“疑罪从无”的原则,认为孙大师的言论是诚实的。
    
    就该事件,我看到一位网友的文章,她很鄙视这种穷奢极侈的消费。说脸书的老板扎克伯格身家5、6百亿美金,开过的最贵豪车也不过3万美金。饮食方面,他几乎是个素食主义者。他说:“我认为很多人都忘了,为了你要吃肉,有动物因此死去。所以,我的目标是不让自己忘记这件事,并对我所有的事物感恩。”小扎刚宣布,为CZI项目提供资金支持。这个项目的目标是“预测、治疗、管理孩子一生中所有的疾病”是小扎的妻子发起的公益项目。张凯律师因他的文章《都在同一条船上》获得读者140万的打赏。他宣布全部捐出去。他说我只是财富的管理者,而不是财富的所有者。盖茨、小扎这样的富人正是把自己当成财富的管理者,是替上帝管理人间财富的人,须心怀上帝的爱,将每一分钱都花得人道、花得谦卑,花在将这个世界向上牵引,而不是向无穷的贪欲堕落上。这个网友的文章的确写得很唯美。下面,我谈谈自己的看法。
    
    富人将自己视为财富的管理者,而非所有者的观点源于基督教的圣经教导,它是对人类社会财富观的超越。基督教文化作为西方文明的根基之一已经深深浸入西方人的血脉。慈善、节俭、帮助他人等在西方社会随处可见。但这是信仰和道德的力量,我们可以鼓励所有的人都遵守崇高的信仰和道德,但每个人必须遵守的应该只是法律。就本事件而言,如果钱来自迪拜王子,他在中国餐厅消费美食,支付餐费无可厚非。首先,钱是他自己的,他有权利支配。其次,他享用美食,支付巨额餐费拉动了中国消费。如果我们对迪拜王子买一栋价值千万美元的海滨别墅送给他的女朋友并不惊讶,当然也就没必要对一笔40万元的餐费莫名惊诧。当然,迪拜王子将钱用于社会慈善和科技创新上,那自然应该赞扬,但站在经济学的角度上看,消费也会促进社会财富的增长和社会创造。但如果这笔餐费不是来自个人财富的消费,而是来自中国领导的公款消费,那就必须要谴责,因为用老百姓集体的财产去满足个人的口腹之欲,是不道德的,是一种犯罪行为。我们不应该去批判个人的高消费,而应该批判慷国家之慨的炫富行为,因为它是肮脏的。
    
    中共是世界上最奢华的政党,习近平在招待朝鲜独裁者金正恩的晚宴上,一瓶矮嘴茅台就要花费128万元,相比较迪拜王子的40万餐费只不过是洒洒水。前不久,在2018年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上,习近平宣布向非洲国家撒币600亿美元,约合4,092亿元人民币,相当于全国财政用于最低生活保障支出的2.78倍;相当于全国财政用于科学技术支出的56.42%;用于全国职业教育的1.54倍,用于学前教育的3.47倍、高中教育的1.44倍,全国高等教育支出的95%;相当于全国财政用于全国公立医院支出的1.87倍,用于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支出的3.09倍,用于公共卫生支出的2.17倍。
    
    正如时寒冰先生在他《血色奢华》一文中所说:我不知道这种奢华的张扬到底要表达什么,但我知道,这些费用,足以让全国所有因贫困而失学的孩子回到校园,圆他们含泪的求学之梦;但我知道,这些花销,足以让全国所有无依无靠的老人,得到最基本的养老保障,使他们不再生活在恐惧不安的阴影之中······。凡是充满人情味的政治家,都不会过度的享受奢华,更不会沉浸在血色奢华中不能自拔。他们不需要人民高呼万岁,也不需要把他们包装成伟大领袖,他们是普普通通的人,他们以自己的感受,体味他人的感受;以自己的苦难,融化整个民族的困难;以自己的痛苦,给自己效忠的国民,送去温暖和希望。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敢于如此挥霍纳税人的血汗钱,让它们像幻影一样,散向无尽的黑夜。当掌舵者一次次地向世界送去巨额订单,把金钱外交发挥到极致,不知道是否想过,爱护自己的国民,让他们生活在富足、平等、自有、尊严的法制化的环境中,激起内需的力量,更能促进一个经济体的健康、可持续发展。血色奢华不能带来任何实惠,它是对财富极尽挥霍的产物,是对生命、权利和尊严极度蔑视的结果。就这个视角而言,我们不得不为迪拜王子的奢侈点赞。
    
    最后,我们用改写的老毛子《纪念白求恩》的文字来结束今天的节目:迪拜王子不远万里来到中国。一个外国人,毫无利己的动机,把中国人民的经济发展当作他自己的事业,这是什么精神?这是国际主义的精神。每一个中国共产党员都要学习这种精神。一个人能力有大小,但只要有这点精神,就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8/09/20180921112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