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云南省巧家县4名儿童在家烤火取暖时死亡/无锡王振华
(博讯2018年01月07日发表)

    
    
     2017年12月24日,云南省巧家县包谷垴乡青山村青山梁子社陈某某家发生了一件非常不幸的事情,四个孩子因为父母不在身边照料,天气寒冷,他们兄弟四人在家里烤火,导致疑似烤火一氧化碳中毒,全部都失去了宝贵生命。
    
    这样的悲剧刺痛中国人的神经,穷不是孩子的错,孩子有生存的权利。
    
    另一方面, 2015年9月联合国会议:中国承诺向非盟提供一亿美元无偿军事援助;向“中国联合国和平发展基金”提供10亿美元,为发展中国家加强妇女能力建设工程提供1000万美元,2030年前对最不发达国家投资120亿美元,成立“南南合作援助基金”,首期提供20亿美元;免除最不发达国家、内陆发展中国家、小岛屿发展中国家截至2015年底到期未还的政府间无息贷款债务。在非洲,仅以安哥拉一个国家为例,据估计中国自2003年以来约向其提供的石油支持贷款就达到200亿美元之高。在亚洲,仅以巴基斯坦一国为例,中国就承诺给予400多亿美元的援助。
    
    近年来,中国经济在下行,中国的债务不断增加,警告声也越来越大。但是政府仍然在海外四处撒钱。中国自己还有很多地方需要钱,无论是失业保障,医疗补助,无论是免费义务教育,还是贫困地区发展,都面临巨大的资金缺口······
    
    看看云南省巧家县包谷垴乡青山村青山梁子社陈某某家孩子悲剧,天寒地冻,没有什么(例空调、暖气)取暖,围着烤炉取暖,一氧化碳中毒是当然的。同样一起悲剧,2012年11月16日,贵州省毕节市七星关区街头,5名男孩因在垃圾箱内生火取暖导致一氧化碳中毒而死亡,其年龄均在10岁左右,5个流浪儿的悲惨死亡,他们也有自己的父母,怎么就沦落到蜷缩于垃圾箱里取暖的境地?这种悲惨的景象,到处援助、免除债务不心痛吗?我们的国家究竟应该为这些孩子做些什么?
    
    网络有2011年12月15日云南省寻甸县仁德镇金所新田小学的照片,由于条件有限,他们每天只能吃两顿饭——午饭和晚饭,而且伙食很简单,花样几乎不变,每天都是煮土豆和水煮菜。想吃肉的话只能等到过年,平时根本吃不到。由于学校住宿的学生太多,他不得不和同学挤在一张单人床上,学校在海拔2000多米的山上,晚上特别冷,孩子们睡觉时都不敢脱衣服。
    
    《环球时报》把人民不满“到处撒钱”视为“民粹主义”的表现,认为“中国社会要迅速摆脱对外援助的那些钱能在国内做多少事的简单计算方式,决不可让民粹主义干扰国家的外援计划。如果舍不得外援,根本就没法在国际社会混······但,如果国内的老百姓连生存都困难,我们要争这样的国际地位干什么?是赢了面子,输了里子!
    
    云南省巧家县包谷垴乡九年一贯制学校的捐款图片,都是几毛几元面额,才募捐了 270元······可见哪儿有多穷······这钱是对孩子家庭的慰问、还是一种无奈!
    
    在贫瘠的西部,很多家庭人均收入不足400元;很多的学校因为没有教室而让学生们过起了三位一体的生活;很多的孩子因为上学路途太远而不能回家吃中午饭。在生活上,他们吃那不叫粮食的杂粮,几年下来就一套衣服,淋雨了连换洗的都没有。
    
    西部地区的大部分家庭,面对不高的生活费,也只能是望“学”兴叹。有些孩子因为没有钱买作业本,就会被家长叫回家做农活。孩子们其实很想上学,可是钱从哪里来?面对贫瘠的土地(地下的宝藏例稀土、煤还属于国家),家长们只好到中国东部或大城市去打工,将本需要父母宠爱的孩子留守在家里,来独自面对生活的艰辛。 
    
    “一带一路”截至2017年8月14日,汤森路透的数据显示,中国在“一带一路”沿线的68个国家内开展了众多收购项目其交易总额总额已经达到了330亿美元,在半年多的时间里就超过了2016年310亿美元的数据。如果拿出这些投资的百万分之一来改善贫困地区的学生,相信,这样的悲剧一定会减少,中国的绝对贫困人口有2亿(美国标准)呢。
    
    唉,一方面中国的权贵富得冒油,另一方面还在温饱线挣扎的穷人孩子,真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中国的财富被权贵掠夺了,中国社会结构亟需调整。
    
    中国,请你放慢脚步,等等你的人民;请“救救孩子”。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8/01/20180107225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